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隐史战争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天闲竖着耳朵在听希波讲着往事,但是忽然间希波停了下来,以一种十分奇怪的眼神望着天闲。

    “怎么?”天闲古怪的看了看自己,似乎完全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你确定还想听下去吗?”希波忽然没头没脑的问。

    这是当然啊,话说到一半,这种事情才是最难受的,天闲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但我必须提醒你,有些事一旦知道了就不能再忘记,而知道了这些事往往是要付出代价的。”希波有些嘲弄的望着天闲,“看得出来,灵官并没有对你说太多的事情,那么你或许应该考虑一下,要不要知道关于我,关于圣灵殿的一些隐秘的往事,一旦选择知道的话……你就再也没有反悔的余地了。”

    天闲坐直身体,然后笑了笑,“尊敬的希波女皇,我并不是一个纯粹的秘密窥视者,我之所以寻求许多隐秘,是因为需要这些因为作为某些行动的必要条件,我从不会为得知某些隐秘而沾沾自喜,更早就知道要承担相应的责任,类似的事我已经经历过很多了。”

    希波哈哈一笑,“希波女皇,已经很久没有人这么叫我了,啊……好吧!既然如此,我不妨告诉你一些圣灵殿的隐秘,年轻人,你可要听仔细了。”

    就算希波不说,天闲也早就竖起了耳朵,到现在为止,希波说的可都像是天方夜谭,完全不是圣灵殿在人类大陆上的行径。

    很显然,圣灵殿的理念曾经发生过重大的改变!

    “当初,有人说……我们自己应该成为新世界的神!”

    天闲心里这想着这件事,希波就开始丢出重磅炸弹来,这句话听的天闲身体微微一抖。

    成为新世界的神!这才是现在圣灵殿在做的事情!

    希波微微咬牙,声音中透着恨意,“经历了最初的那段艰苦的时光,我们有了充足的食物,也开辟了富饶的土地,在大陆的西南方,那块并没有被诸神大战的力量过分摧残的土地上重新建立了一些文明,甚至我们开始在各个地方建立新的神殿……”

    “于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了一种声音,既然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了神灵,那么我们自己,为什么不成为新的神灵呢?”

    希波忽然盯住天闲,“年轻人,你说……这种想法是正确的吗?”

    这种问题太过笼统,也太过深奥,天闲自问可回答不上来,但是天闲倒是记得以前看小说的时候看到的话。

    “绝对的权力就意味着绝对的腐化,没有人限制你们的时候,腐化在所难免,其实诸神不就是一个例子吗?他们强大无比,他们无所不能,但是最后却倒在了自己的无上威能之下,你们……不过又是一个轮回而已。”

    希波吃惊的望着天闲,“腐化?我们……只是又一个轮回而已吗,哈哈!没想到一个毛头小子竟然都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我们当真是可笑!可笑至极!”

    希波放声大笑,笑的双肩不断颤抖,仰望着天空,声音中透着无限的感慨和凄凉……

    “我在这里被困了两千年,其实……也不过是因为一个轮回而已,哈哈哈……”

    天闲沉默下来,这些……并不是什么高深的道理,但是这个世界上,很多时候,很多足以改变整个世界走向的事,其实,就是那么简单。

    希波笑的双眼泛出隐隐泪光,这才止住笑声,就那么望着天空,好久好久才低下头来,眼中的泪光已经消失了。

    “是啊,只不过是一个轮回,诸神因为私欲而陨落,我们也差不多,只是我们还没有那种毁天灭地,足以毁灭别人的同时又毁灭自己的力量而已……”

    希波长长叹息,似乎要把这整个森林的气息都吸尽吐完,“是的,我们分裂了!一部分主张最初的想法,保护人类继续前行,一部分则主张自立成神,以强大的力量直接统治新的世界!”

    “然后呢?”天闲凝视着希波,隐隐感到自己接触到了人类历史上的一个巨大的隐秘。

    “然后?”希波苦笑,“然后……就是战争!”

    “战争!”天闲惊愕的差点跳起来。

    “是的,战争!在诸神摧毁过的土地上再一次掀起了一场战争,我们各自率领信奉自己的人类部队,在刚刚才建立起的家园上展开了一场长久的厮杀……”

    “等等!”天闲不由得打断了希波,“你的意思是……在圣灵殿的内部出现了温和派和激进派的分裂,并且冲突直接上升到了发动战争的地步?”

    希波一笑,“是的,这段历史一定没有任何记载,对吧?”

    天闲呆了呆,的确,这段历史……没有任何记载!

    仔细回想一下精灵们留下的那本几乎史实的记录,但上面记载的都是和精灵们相关的事物,而且那实际上也并不是史书,根本没有翔实的年代编纂,这段人类的历史,估计精灵们觉得根本没必要记录在精灵族的秘密典籍上……

    这是一段可能已经彻底遗失的历史。

    “那是一场十分残忍的战争……”希波眼神中流露出清晰的痛苦,“我们不得不和从前的生死同伴厮杀,不得不亲手杀死那些曾经为自己流血牺牲的朋友们……我们才建立起的家园被战火摧毁,人类再一次到了灭族的边缘……”

    苦笑,希波满脸满眼的苦涩,“最后,我们两败俱伤,几乎死伤殆尽,我们辛苦建立起来的一切……又被我们彻底摧毁了,而这一次,却连重新带领人类走下去的力量都没有了……”

    “那你……”天闲困惑,在那种情况下,希波显然没死,但怎么就到了这个地方呢?

    “我……”希波自嘲的一笑,“年轻人,不要小看我,当初我是温和派的首领,明白吗?”

    天闲微微一震。

    希波继续说道:“我们几乎死伤殆尽,那个时候我们都意识到其实战争的结果已经毫无意义,因为我们就像诸神一样到了消失的边缘,我们在将来无力像从前一样引导人类,给予人类足够的庇护,更不可能以强大的力量统御这个世界。”

    顿了一下,希波凄凉无限的说:“我们这些古代战争的遗民,已经失去了作为我们这一族太多核心的力量,我们已经失去了这个世界……”

    “但是,战争依旧在持续!太多的鲜血和仇恨让我们无法放弃,如果当时战争继续的话,我想……我们应该会同归于尽,人类或许也会从此绝迹……”

    抿了抿嘴唇,希波的眉梢杨了起来,“于是……激进派的首领做了一个决定!”

    “激进派的首领?”天闲微微愣了下,温和派的首领是希波女皇,但是激进派的首领她却没有提及是谁。

    “是的,他终于意识到这样下去我们将同归于尽,于是他不惜代价,采取了雷霆手段……”

    “雷霆手段?”天闲心中微微一凛。

    “不错,他孤身一人,以完整的恶魔解放状态,击杀了温和派的首领,结束了战争!”

    天闲一下瞪大双眼,惊愕的望着希波,“你……你说什么?”

    希波转过头,对着天闲嘲弄的一笑,“当然,这一定是事后他的说法!但实际上并非如此,他没有办法杀死我,甚至于我当时就比他要更加强大一些,但是他使用卑鄙的手段,将我困在了这里。”

    “你……是这样来到这个地方的?”

    希波眼露恨意,“不错!当时我也想将他击杀,结束这场战斗,可惜我们的实力相当,想要杀掉对方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我们一路打到海边,然后深入大海,最后到了这里……却没想到,他早在这里进行了布置!”

    握紧双拳,希波的手指关节因为用力而极度发白,“他发动了我没有见过的远古阵法,将这里和人类大陆隔绝,把我禁锢在了这个鬼地方。”

    “两千年了……”希波咬牙说道,“两千年的时光……无限漫长!如果不是我还有我的宠物在,或许我已经连人类大陆的语言都不会说了,我每天对着它说话,就像着了魔一样,有时候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疯了……”

    天闲默然……

    两千年孤独的生活……那种滋味简直无法想象。

    看了那只老鼠一眼,天闲暗暗摇头,这只老鼠,或许只是让孤独和仇恨在希波心中更加浓稠而已……

    “那……巨石和沙漏呢?”天闲问道。

    “巨石?”

    希波笑了一声,“那个东西是古代就存在的,已经陈旧到快要动不了了,如果是在两千年前的话,你这种水准,恐怕一个照面就被它杀掉了。”

    天闲心中顿时一凉,忍不住瞧了一眼远处那对七扭八歪的石头……

    “它也是激进派的首领留下的,他说……时间到了,上面的咒文自然会亮起,那就是我回归人类大陆的时候。”

    “哦?”天闲眼神微微一亮,“那位首领竟然还留下了这种东西,而且……也是,是什么意思?”

    希波懒得辩解,直接指了指那沙漏,“那个,也是他留下的!砂子全部漏完的时候,就是我回归的时候。”

    天闲看了看那已经所剩无几的砂子,皱眉说道:“这么说来,你很快就可以回去了。”

    希波大声一笑,“小子!你难道以为那是真的吗?他把我困在这里两千年,难道是为了让我在两千年后回去和他做对吗?”

    天闲想了想,“可……你心中不还是相信的吗?起码守在这巨石和沙漏旁边,两千年了。”

    天闲记的很清楚,当自己要仔细查看沙漏时希波的反应,显然她十分在意。

    希波淡淡说道:“虽然明知道那是谎言,但……除了相信,我又能做什么呢?我不得不承认,这两千年的时光,如果没有这块石头和沙漏的话,我或许根本无法坚持下来……”

    天闲心下黯然。

    “好了!我的事情已经说完了!”

    希波站了起来,紧紧盯着天闲,“年轻人!你要明白,知道了这些之后,你就无法置身事外了,我要回到人类大陆去,而现在没人还知晓我的存在,而你……将是我的第一个信徒,我需要拿回我的一切,我需要……”

    天闲忍不住出声打断她,“你回去到底想要拿到什么呢?”

    希波一愣,天闲已经继续说道:“我不得不说,你和你的同伴曾经期待的世代已经到来了,人类繁荣昌盛,统治着整片大陆,土地变得肥沃,粮食变得富于,你们所期待的一切都实现了,你现在回去……是要重新挑起战争吗?”

    希波愣在那,一时间竟然无法回答。

    战争,当然不是!战争给人类带来的创伤希波最清楚不过,可是……可是她必须要回去!

    如果不回去的话,那么还能去哪?

    可回去的话……又到底要夺回什么呢?

    希波忽然间发现,两千年中,自己一直梦想回到人力大陆,但是……回去之后,除了复仇,除了挑起战争之外,还能做什么呢?

    希波一下茫然起来。

    自己想做的,自己能做的,竟然已经让仇人做完了……

    希波发现当初的仇人的确没能杀掉自己,但是……他却成功了杀掉了自己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意义。

    人类世界,已经不再需要希波女皇了!

    希波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苍白的厉害……

    天闲本不想说,但……这就是事实。

    “我……”希波喃喃的说着什么,似乎是想要争辩,但最终也没能真的开口,而是无力的低下头,眼中一片空洞。

    天闲心中长长叹息一声,岁月啊……改变了太多的东西。

    正当天闲感叹的时候,忽然间希波抬起了头,眼中掠过一抹惊人的异彩,望向了背后的方向。

    天闲一愣,“怎么了?”

    希波猛的站了起来,难以置信的望着那个方向,她忽然激动起来,甚至激动的浑身发抖!

    一层湛蓝的波光从她身体中涌出,包裹住了她的全身。

    天闲感到一股澎湃的巨大力量迎面压来,逼的自己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

    湛蓝的波光闪烁几下,希波重新恢复了恶魔之力觉醒的女子姿态,一头长发高高飘起,犹如一条被风扯起的丝巾。

    “他……来了!”

    希波捏紧拳头,眼中放射出慑人的寒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