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烈酒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直以来,天闲都以为血盟已经出局了,自从古神骸骨横空出世,血盟的老窝暴露在世人面前,特别是暴露给了圣灵殿,现在他们疲于应付更方面的渗透,更要抵抗圣灵殿的打压,已经自身难保。

    而现在大陆的情况是上层世界的力量不断渗透,就血盟自身的实力而言,天闲觉得他们已经没有资本再兴风作浪了。

    但是,血盟的力量竟然是来自烟色大海上的那块大陆?这种事情可就有些让人震惊了!

    “血盟……来自于烟色大海?”

    灵官坚硬的脸庞抽动了一下,“是的,而且当初……那里并不是没有生命。”

    这一次天闲差点没有从位子上跳起来,“有生命!什么生命?上位世界的生命?神灵?”

    “神灵,也许吧……总之是十分强大的生命。”

    天闲听到自己的声音都颤抖了,“那么……发生了什么事?那些家伙是怎么对待我们的?”

    灵官苦笑,“没有什么如何对待我们,他们并不在乎我们,毕竟我们只是人类而已……而且他们并不知道我们在人类大陆正在做的一切。”

    天闲怔怔的望着灵官,一时有些愕然。

    竟然,还有活生生的神灵生存在距离人类那么近的地方!甚至于人类可以触及的到,可以亲眼看到,亲身感觉的到。

    那些神灵……竟然就在身边。

    “当年的血宗,是圣灵殿的一员,后来他叛离了圣灵殿,将他得到的力量在人类大陆生根发芽,最终发展成了一个和圣灵殿对抗的组织,也就是……血盟。

    天闲感到这简直是荒谬!

    圣灵殿的第一代血宗竟然从前是圣灵殿的成员,这难道就像是地狱之主是曾经光辉圣洁的天使那样狗血的传说吗!

    “因为一些原因,圣灵殿虽然能将血盟从这个大陆上铲除掉,但是却从来也没有这样做过,其实……很早之前圣灵殿就知道血盟的总部藏在什么地方了。”

    灵官安静的说着,而说到这里忽然微微停了下来。

    天闲的心中就犹如一股喷发的火焰般冒出一个念头,几乎脱口说道:“圣灵殿恐怕是想借着血盟转移人类的视线吧!自己的权威日渐衰落,很多事做起来不得不多加考虑,比如说一些见不得人的研究和实验,而这些东西……某一个邪恶的组织如果在做的话就再好不过了。”

    咬着牙,天闲愤怒的低声说道:“圣灵殿很早就掌握了血盟的情况对不对?关于血盟发展到一切都在圣灵殿的掌握之下对不对?之所以容忍这样一个组织的存在,是因为他们可以分担圣灵殿可能暴露的污名对不对?”

    灵官沉默,没有承认,可也没有否认。

    天闲就知道,事情一定是这样,以圣灵殿这样强悍的实力,怎么可能无法铲除完全和自己对立的弱小血盟。

    原因就在于,血盟对于圣灵殿是有用处的啊!甚至于血盟的存在可以提高圣灵殿的威望!可以让圣灵殿有施展实力的地方,震慑各方势力,还能从血盟的各种研究中得到好处……

    天闲心中一瞬间转过无数个念头,最后恍然而悟……

    血盟的高层之中,肯定有着圣灵殿的眼线,而且这个眼线的地位还不低,血盟的一举一动都在圣灵殿的监视之下。

    “圣灵殿想要造神,真是无所不用其极,我没有记错的话,血盟也只是在最近一些年才慢慢的洗白自己的名声,之前他们行事作风狠辣血腥,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为了对抗圣灵殿也是四处挖掘古神遗迹,而且不断的研究开发圣痕,甚至还研究出一套血盟的血徒专用的圣痕,这个过程中,不知道有多少人被残忍的迫害而死。”

    灵官没有吭声。

    天闲知道这是一种默认。

    “那么,灵官大人,您要告诉我的事情,是否可以这样理解,圣灵殿之所以建立,是因为当初的一批人想要成为神灵,他们认为抓到了最好的机会,于是竭尽全力建立了威望,以整个人类为实验对象疯狂的研究如何得到神的力量,圣痕……也不过是一种研究的工具而已。”

    “为了达成这个目的,圣灵殿不择手段,甚至不惜放纵一个敌人渐渐强大起来,就算这个敌人满手血腥,就算这个敌人残暴无道……”

    天闲忽然停住,动了动眉梢,说道:“不,我说错了,这只是一种手段而已,和是否血腥和残暴没有任何关系,因为人类不过是放牧的羔羊,怎么对待这些羔羊都不会牵扯到人性和道德。”

    “他们已经自诩为神,只是还没有真正的得到神的力量而已。”

    灵官长长的叹了口气。

    天闲继续说道:“而您,还有那一批像您一样的人,为了圣灵殿这个疯狂但是似乎能拯救人类的想法而起誓,付出了很多的代价后,得到了真正的神力,并且在两千年中矢志不渝的为了圣灵殿的这个目标而努力,我说的对吗?”

    灵官那岩石般坚硬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复杂难明的表情,这一次……他依旧选择了沉默。

    天闲无奈的叹息一声,有些疲惫的喝了口茶,“说吧,灵官大人,到底是什么事让您改变了想法,让您背弃两千年的誓言,我现在已经越来越好奇了。”

    面对天闲询问的目光,灵官显得很坦然,他微微的苦笑了一下,“我要对你说的,只有这些了而已……”

    天闲微微一些意外,“只有这些,这是什么意思?”

    灵官的目光落在自己大手中的茶杯中,清凉的茶水倒映着灵官苦涩的面容,“就是这个意思而已,有人向你讲述这个世界的状况,有人向你讲述圣灵殿的作为,而有些人……会告诉你在圣灵殿的视野之外,又发生了什么事。”

    世界的状况?圣灵殿的作为?

    天闲心中微微一亮,了解了灵官的意思。

    骑士的确只是说明了这个世界的状况,人类大陆这个水面凹陷般的状态,而灵官所说的是在这种奇异的情况下,圣灵殿在这两千年中都在做着什么。

    那么剩下的……自然是由白来说。

    而他要说的,似乎才是真正的重点。

    在圣灵殿之外,在圣灵殿疯狂的视野之外,这个世界在这两千年里又发生了什么呢?

    “我那位岳丈大人现在在哪里?”天闲直接的问。

    灵官喝了口茶,淡淡的说:“他出门了,你在城外赶走巴巴洛特的时候他就离开了,他要去一个地方拿一些东西,很快就会回来。”

    “很快是什么时候?”天闲现在非常想立刻就见到白。

    “一两天吧,他也没有留下准确时间,但不必担心,这个大陆上有资格担心他的人还真没有几个,最多两天他就回来,嗯……”

    沉吟一阵,灵官若有所指的说:“放心,在一年之期来临前,他一定会对你说一些你感兴趣的东西的。”

    一两天吗……天闲点了点头,那也就是说白已经出去快半天的时间了,快一些的话说不定晚上就会回来了。

    灵官显得有些疲惫,虽然他根本就没有说过多少话,但看起来就仿佛不眠不休的连续说了几天几夜一样,“我有些累了,先回去休息。”

    也不等天闲说什么,灵官自行站起来,转身离去,这一次他高大的背影落在天闲眼中,总有几分落寞的味道。

    这个世界,真实复杂难懂啊……

    天闲很是感叹了一番。

    白还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回来,天闲总算得到了喘息的时间,先跑去了瑶瑶的状况,而瑶瑶在昏睡,从昨天被精灵们救回来后就一直在昏睡,天闲摸了摸瑶瑶的脉相,除了有些虚弱没什么不妥。

    放下心来的天闲让看护她的精灵哨兵如果有什么情况一定要及时告诉自己,这才离开。

    救回了瑶瑶,赶走了巴巴洛特,天闲从未感觉阳光如此明亮而温暖,虽然一年之期已经堪堪临近,圣灵殿依旧虎视眈眈,但现在这一切都不重要。

    兴冲冲回到城镇大厅,天闲把所有人全部召集过来,直接搬了张桌子过来,自己就直接往上面一坐,很是激动的慷慨陈词一番,将这段日子发生的事情,林林总总,事无巨细全部都说了一遍。

    当然,关于龙四的事暂时隐瞒了下来,天闲怕她一时还拗不过这个弯来,不愿意公开关系,但是既然人已经落到自己手里,以后有的是时间软磨硬泡,天闲并不担心。

    大家虽然已经基本上明白了状况,但具体事情还是云里雾里,天闲这么一说,顿时都是恍然而悟。

    这么长时间以来,巴巴洛特的阴谋就好像一层阴云笼罩在大家心头,大家都不回说,但心中都积压着一股阴郁,瑶瑶到来的时候更是让每个人都感到了无以伦比的沉重。

    今天,终于拨云见日!万重雾霭一扫而空,天闲说到一半的时候,欢呼声已经要把城镇大厅掀飞起来。

    大家都是双眼发红,古丽她们几个更是哭的稀里哗啦,这些日子简直是太难熬了!

    虽然天才刚刚亮起,但天闲毫不犹豫的奢侈了一把,厨房立刻准备了接待国宾的晚宴,一群人聚集在城镇大厅里大呼小叫,欢庆农奴翻身把歌唱的激动时光。

    天闲也忘了自己喝了多少酒,整个人都昏沉沉的,嗓子也笑到发哑,眼睛莫名有些酸胀……

    说过什么,做过什么几乎都要记不得了,天闲只知道自己清醒过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月上梢头,竟然已经入夜了。

    城镇大厅里酒瓶乱滚,到处都躺着喝醉的人,天闲倒在地上,屁股下只有两个软垫,古丽和凌靠在天闲身边,都是双颊绯红,已经醉的不省人事,四姑娘也出奇的喝醉了,缩在天闲怀里甜甜笑着。

    “烟,醒了?”雪轻笑着说。

    天闲愣了下,这才发现大厅里横七竖八的人群中,雪是唯一一个清醒的,正蹲在自己身边,给自己端来一杯凉茶。

    一阵头痛让天闲差点又倒回去,拿过茶喝了一口,忽然想起一件事来,“现在什么时候了,圣灵殿派人来过吗?”

    雪到了天闲身后,伸手过来,把凉丝丝的手指按在天闲太阳穴上,轻轻揉了起来,“已经到了,等了一段时间了。”

    一股清凉渗进天闲的脑子,顿时让精神清明了很多,不过……这时候的天闲可一点都不清静。

    反手把雪抱过了过来,直接在脸蛋上香了一口,天闲眨眨眼,“雪,好久没抱你了。”

    雪俏脸微红,但这次却似乎格外的喜欢天闲这样,咯咯一笑,“讨厌。”

    天闲顿时食指大动,正准备先讨些便宜,一只酒瓶却戳到天闲脸上,然后露娜歪歪扭扭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喂……你,你……呃……”打了个酒嗝,声音才继续说:“不许是坏,快……快给老娘滚去应付那些圣灵殿的混蛋,雪妹妹……呃,是姐姐我的。”

    天闲无奈的抬起头,露娜笑眯眯的,明显醉迷糊的脸庞出现在面前。

    不得不屈服在露娜的淫威之下,雪立刻被露娜抢走了,不过天闲也趁机抱住露娜,在她脸上亲了几口。

    最后天闲被露娜一脚踹飞,笑骂道:“滚……滚,给老娘我滚开……哼哼,敢占我的便宜,那……那我就去占你老婆的便宜……”

    天闲不知道雪要怎么应付露娜,反正那不是天闲要去思考的事情了,来到成大厅前空地上,果然,那里已经来了一对圣灵殿的骑兵,还有一辆堪称华丽的马车。

    马里奥特就在一旁,没有丝毫不耐的等待着。

    “元帅大人……”

    逆心诀运转几周,化解了体内的酒力,天闲迅速清醒过来,笑呵呵的迎了上去。

    马里奥特顿时感到一阵酒气扑鼻,而且天闲现在的打扮实在是有些邋遢,衣着随便不说还皱皱巴巴,头发就好像被牛羊啃过一样……

    不过,教皇大人可是吩咐过好说好商量的,现在这位大公可是祖宗一样的存在。

    “尊敬的大公,教皇大人已经恭候多时了。”

    “好,那我们走。”

    天闲在马里奥特和一众骑兵怪异的眼神中,就那么的自己拉开马车的门,然后跳了进去。

    那景象,和一只脏猴子跳进了马车没有任何区别。

    马里奥特深呼吸两下,狠狠扫了一眼那些面色古怪的骑兵们,“我们走!”

    --

    还有一更,但会晚些,可以明天起来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