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恩仇尽散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恩仇尽散

    天闲心潮澎湃,手心凝结出一团火焰,恶魔之力渗透而出,那火焰一抖,瞬间化为了一个古朴的符号。 .t.

    巴巴洛特后退两步,谨慎的望着天闲手里的火焰,他很清楚,现在已经不是天闲的对手,如果现在冲突的话,他没有好果子吃,如果对方铁了心要杀人的话,自己恐怕还有危险。

    心里这么想,巴巴洛特脸却一片冷笑之色,“如果你敢动手,我让你全族死的干干净净,你没有办法阻止我的!”

    天闲的目光只望着手的火焰,淡淡说道:“我不会对你动手的,不过并不是害怕你残害我的族人,而是……已经没有必要了。”

    巴巴洛特双眸狠狠一缩,大笑起来,“一段时间没见,你竟然也学会说大话了!我看你只是心虚而已。”

    目光在天闲手的火焰打量几次,巴巴洛特发出一声冷笑,“来吧!我站在这!我看你怎么让我看一看这个世界是什么模样。”

    天闲轻轻点头,目光依旧停留在自己掌心的火焰,巴巴洛特……已经没必要再去留意。

    时至今日,当摧毁了巴巴洛特的傀儡时,天闲心已经有一种感觉,巴巴洛特已经不会再翻出什么风浪了。

    而当真正的面对他时,天闲更加确定了这一点。

    这个有天赋,有机遇,而且也曾经十分努力的年轻人,已经在野心的膨胀下,慢慢腐烂掉了……

    他没能看到更真实的世界,也没有窥视到更深奥玄妙的力量。

    堕落啊……

    天闲心一声长叹。

    手腕微微一抖,那团火焰从深红色陡然变成了苍紫色,一股澎湃的热力顿时扩散出来,荒漠冰凉的空气直线升温。

    巴巴洛特再退,目光死死盯着天闲手里的火焰,那火焰呈现一个神秘古朴的符号,他虽然不认得这符号代表什么,但是却深深的感到了对自己的威胁。

    那符号,是古神铭其的一个。

    但代表什么,天闲自己也不知道。

    支配者留下的古神铭十分庞杂,不仅数量众多,而且作用更是大到移山倒海,小到缝缝补补无所不包,天闲也只是学会了很少的一部分。

    而这枚陌生的古神铭,天闲没用过,只是觉得它的能量波动更加符合柳步那能量洪流移动的感觉。

    更纯粹,更加的简单清晰……

    天闲迷醉在那庞大的能量洪流过,那种感觉完全无法忘记,这铭几乎是下意识的跳了出来,天闲现在想要的,是让巴巴洛特体会一下……绝望!

    下层生命面对层生命的那一种绝望。

    无论怎么挣扎,怎么努力,只要你没能踏过世界的界限,没能看到另一个世界的样子,你只能深深的恐惧,然后低头,臣服……

    天闲感觉很可惜,因为曾经还想要和巴巴洛特联手,这个聪明而有天赋,而且不乏际遇的年轻人曾经和自己站在同一个起跑线,可惜……他最终毁掉了他自己。

    他冒死去过其他的世界,他甚至找到了恶魔法具,他对于诸神的世界有着独特的认知。

    但也仅限于此,他不了解恶魔的力量,甚至无法真正的知道狄斯塔丽在想什么。

    他的目光始终都聚集在这个世界之,这一块小小的大陆。

    终究,只是停留在这狭小的天地之。

    在那庞大的能量洪流之,天闲不仅看到了他使用傀儡的方式,更看到了他的力量流动。

    好像慢镜头一样在眼前缓缓的运转,天闲对于巴巴洛特那一身诡异的力量已经了如指掌。

    一切,也不过是庞大能量洪流的一部分而已。

    缓缓推出那朵火焰,火焰离开天闲手掌立刻膨胀,硕大的火焰铭缓缓向巴巴洛特压了过去。

    缓缓的,想躲立刻可以躲开的,天闲似乎并没有想击巴巴洛特,但是天闲的眼闪烁着一种淡淡的……好笑。

    这是一个赤裸裸挑衅。

    巴巴洛特眼底闪过恼怒之色,这分明是在说:你根本不敢接我这火焰铭。

    虽然知道真的打起来不是对手,但仅仅是一道火焰铭如此嚣张!这未免欺人太甚了!

    巴巴洛特全身的黑色气息顿时狂涨起来,看来是要硬撼这火焰铭。

    而与此同时,天闲已经轻轻的向前迈出了一步,虽然只是一步,步伐却显得古怪至极。

    两个世界,一步之遥。

    能量洪流的世界再次出现,天闲清晰的“看”到前方自己的火焰铭,以及巴巴洛特全身的能量流动。

    一切尽在掌握。

    迈出第二步,整个世界开始加速流动。

    迈出第三步,天闲再一次融入了巨大的洪流之。

    而这时,那缓慢的火焰铭还没到巴巴洛特近前。

    巴巴洛特望着天闲忽然开始七扭八怪的迈起了步子,心疑惑,而且莫名的感觉走动起来的天闲变得更加具有威胁。

    但算是这么觉得,现在也不能后退,一道火焰铭逼的自己后退,那今后也不必再做敌手了。

    正想着,巴巴洛特却发现天闲忽然原地定住了!

    好像忽然了定神法,以一个古怪的姿势停在那里,按理说一个人是不可能以那种不平衡的姿态站住的,但天闲那么生生的站住,石化了一样。

    这个该死的小子!到底在搞什么鬼?

    天闲的一切都看不透,巴巴洛特心情焦躁起来。

    而天闲,的确是定住了,并且不是自愿的。

    天闲很想继续先前迈步,然后直接雷霆一击将巴巴洛特击溃,让这个野心勃勃的家伙彻底看清实力的差距,让他明白自己的世界,已经和他完全不同。

    但这一步,竟然迈步出去了!

    天闲自己也十分错愕,在面对瑶瑶的时候,最后可是迈出了第四步的,虽然……和白教给自己的步伐似乎有点不大一样,但总算是迈出去了,但是这一次……

    强烈的荒谬感萦绕在脑子,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大叫:你这个白痴!下一步不是那样的!

    不是那样,那……那是什么样子的?

    天闲定在那,全身都僵硬了,那一步也不是迈不出去,只是天闲无疑惑,这种错误的感觉到底是从何而来?

    在能量的洪流寻找着这种感觉的来源,天闲陡然间留意到了自己的火焰铭。

    那铭的波动,似乎有些和自己预想的不大相同,或者说和这庞大的能量洪流的方向并不一样。

    而当注意到这一点,天闲感到自己的心颤抖了一下。

    心有一股难以抑制的悸动,有一种说不来的感觉正呼之欲出。

    那似乎是……某种力量?

    逆心诀,不……邪眼的力量,似乎也不是。

    银水精魄,不对,那是更加强大的力量。

    恶魔的力量吗?似乎是……可是似乎又不是。

    意念急转,天闲仔细的寻找那种悸动的根源,仿佛顺着自己的能量洪流飘过了无尽山川大海,最终在一片广袤无垠的金色世界,终于找到了源头。

    天闲发现,这竟然是支配者留下的古神铭,那枚正在半空燃烧的铭正在自己的心还闪闪发光。

    这似乎是支配者留下的一篇关于古神铭的某种使用方法。

    古神铭实在太庞杂了,支配者留下的记忆也是在太多了,天闲发现自己从来没有来过这个记忆的角落,并不曾发现这里的一切。

    单独的铭虽然不认识,但是这里留下了许多的铭,还有注解和图示,已经掌握不少铭的天闲极速搜索了一下全部的内容,心顿时有了七八分的了解。

    这一瞬间,天闲感到心一扇门轰然而开!

    “砰!”

    天闲重重的迈出了第四步,整个能量洪流的世界一下变得混乱了起来!

    能量洪流的混乱让天闲的神念从记忆清醒过来,而望着忽然间变得混乱的能量洪流,天闲微微的笑了。

    原来,自己居然领会错了,这才是真正的第四步!

    用雷霆一击打败巴巴洛特的想法直接打消,天闲手掌一翻,空的火焰铭从苍紫变成了赤金色,一瞬间光芒大放。

    庞大的能量洪流混乱着,忽然间分出一部分,目标明确的向巴巴洛特涌去!

    巴巴洛特只感到金光炫目,一瞬间眼睛都无法睁开,而一股浩然巨力蛮横的拍了过来,带着滚烫滚烫的热度!

    感受到巨大的危机,巴巴洛特全身的力量催动到极限,黑色气息活物一样狂舞外来。

    一声轰鸣!

    巴巴洛特全身的黑色气息土崩瓦解!

    在炙热的光芒的照射之下,黑色气息如泼水的白雪极速笑容,顷刻间无影无踪。

    巴巴洛特颤抖着,缓缓的张开了满是骇然的双眼,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燃烧的古神铭。

    金色的古神铭悬浮在巴巴洛特身前几步的地方,散发出强烈的金色光芒,还有灼人的热量。

    但是在全身的力量崩溃后,巴巴洛特却感觉这光芒不再刺眼,那灼烧的热量也不再猛烈。

    但是,全身的力量仿佛被完全清洗掉了,一丁点都没有剩下……

    身体一软,巴巴洛特无力的跪坐了下来,呆呆的看了看自己枯瘦的双手,再抬头望着那金色的铭,喉咙动了几下,艰难的吐出了几个字。

    “不可能……”

    奋力的握紧十根指头,但是从前那种强大而冰冷的力量却再也没有反应,身体之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那种力量,有的只是无力……虚弱……

    天闲缓缓站直了身体。

    完全睁开双眸,世界又回到了原本的模样,天闲看了看地的巴巴洛特,挥手散掉了半空的古神铭。

    巴巴洛特瞬间再一次被黑暗笼罩,只是这一次他再没有从前的惬意,反而心升起一股对黑暗的恐惧。

    努力握紧双手,巴巴洛特用艰涩的声音问道:“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和你当初对我做的差不多。”天闲淡淡回答,“只是更彻底一些,我将你身不属于你的力量全部除掉了,永远的……”

    巴巴洛特惊骇莫名的望着天闲,眼角不住的抽动,“这……这是恶魔的力量吗?”

    “恶魔力量的一部分。”天闲感慨,“这有些复杂,并不是单纯的某一种力量,如果你当初没有堕落的话,我想现在一定能够体会吧。”

    “堕落……你说我堕落……”巴巴洛特忽然大笑起来,“堕落的是你才对!”

    天闲并不想争辩,轻轻的说:“我还是把你的圣痕保留了下来,你依旧是从前那个出色的圣痕继承者,我们之间的恩怨……此一笔勾销吧。”

    “一笔勾销?”

    巴巴洛特颤抖着,愤怒的站了起来,“你把我的力量废掉!像丢一条死狗一样放我一条生路,然后说一笔勾销!?”

    天闲叹了口气,仰头望向天空,“我从前很想杀你,日日夜夜都想,你杀了诺玛,你让瑶瑶受尽了折磨,你让许多无辜的人丧命,你为了自己的野心连累了不知道多少人。”

    “但是,这一切已经结束了,杀了你并不能让时光倒流,你毕竟是见到过这个世界真实一面的人,或许未来,你还会有其他的选择。”

    这番话对于巴巴洛特来说是针刺在心,他睚眦俱裂,愤怒的咆哮:“你根本是在说,我已经没有资格被你杀了!是不是!?”

    天闲低下头,凝视着巴巴洛特,良久,点了点头,“你这么说……也没错,我现在没有杀你的必要了,你已经对我没有任何威胁。”

    巴巴洛特顿时脸涨的通红,牙齿咯咯作响。

    天闲再次叹气,转身离开,“如果你不满的话,大可以再去修炼强大的力量来挑战我,但那些偏门的邪恶力量大多不靠谱,你好自为之吧。”

    穿过寒古塔的防御阵,天闲跳城头,头也不回的消失在了火叶城。

    良久,黑暗之传来野兽般的愤怒咆哮:“天闲!你今天给我的耻辱!我一定会加倍奉还!”

    天闲并没有听到这充满了怨毒的话,顺着石阶走下城墙,故意放缓了脚步,慢慢向城镇大厅走去。

    天闲感觉心里有些空空的。

    这么久积累下的仇恨,竟然这样化解了?

    天闲曾经想过无数种和巴巴洛特决战的场景,想过无数种你死我活的局面。

    却没想到,最终竟然是如此的平淡。

    甚至心都没有什么波澜。

    是我真的变得强大了,还是随着强大,我的心变得冷漠了?

    天闲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只是心感慨,需要慢慢走一段,平复一下心绪。

    “你那么放他走了?”

    邪眼的声音忽然从心底传来,带着一丝蛊惑,“你要知道他去过那些穿越世界壁垒的门,他说不定还会去,然后在其它世界在搞出什么花样来,回来继续和你做对。”

    天闲淡淡回答:“如果他不看清这个世界的真面目,以他所在的位置,搞出再多的花样也无济于事。”

    “所以你放他走了,小子!你真是变得自大了。”

    天闲苦笑一下,“我只是想,他也是知道诸神回归这件事的人,虽然这件事现在看来已经和当初的性质不同了,但是毕竟是普通人更高的一种视线,或许他今后能成为我们的助力。”

    邪眼嘿嘿的坏笑,“小子,你不仅仅是自大,完全是有些狂妄,你竟然指望他能帮你,哈哈哈!”

    天闲耸耸肩膀,“从前我并不觉得,但是知道这个世界的一部分真相后,我忽然觉得……那些仇恨,那些化不开的鲜血,其实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沉重,更广阔,更沉重的世界在等着我们,一味沉迷在狭小的自我世界,那么永远也不可能对抗超越你世界的敌人。”

    “嗯……”邪眼玩味的说,“小子,你只是个人类,不要忘记这一点,你或许十分幸运的看到了一些真相,但你依旧是个人类,你永远无法想象真正的神灵有多强大。”

    天闲一笑,“我是一个人类!让我去做别的我还不愿意呢,可人类又怎么样,足够强大,人类也可以战胜神灵,太过弱小,神灵也只能陨落任人欺凌。”

    “我现在能做的,是以最大的努力向前走而已,其它的……已经不多考虑了,很多事完全超出了我考虑的范围。”

    邪眼沉默了一阵,忽然幽幽的说道:“果然,恶魔的力量开始觉醒,你已经开始变的不同了。”

    “哦?是吗……我倒是没觉得。”天闲摸摸鼻子,“但这种力量太霸道了一些,我总要适应一下。”

    邪眼嘿嘿笑了两声,没了动静。

    天闲也不在意,独自徜徉在火叶城的街头,虽然已经是深夜,但依旧灯火通明,人群来来往往,火叶城的街道从来没有休息的时候,刚刚有一大片街区被毁,这似乎也没有打搅居民们正常的生活。

    “神……神使大人。”

    天闲正走着,忽然背后传来怯生生的呼唤声。

    天闲停下脚步,回头一瞧,不由乐了,“莱妮,你怎么……这副打扮?”

    莱妮全副武装,甚至披了精灵们绝少使用的金属铠甲,满身的武器装备,背后孔雀开屏一样背着七八支箭壶,每支箭壶里都是满满的铁木箭。

    莱妮顿时脸红起来,忙低下头,讷讷说道:“莱妮……莱妮想随神使大人战斗,所以……但没想到……”

    天闲不由大趣,“没想到我直接把那个家伙吓跑了,你这一身行头全都没了用武之地对不对?”

    莱妮的脸这下红的要滴出血来一样,头都垂到了饱满的胸脯,“莱妮,莱妮……嗯,因为……不……其实……”

    天闲哈哈而笑,过去揉揉她的头,轻轻说道:“好了,危机已经解除了,你不必再穿成这样了。”

    精灵是极少使用金属铠甲的,天闲很明白,这次莱妮恐怕是准备拼命,已经抱了必死的决心。

    莱妮被揉的有些发晕,虽然将将算成年的莱妮身姿高挑,但还是天闲更加高大,抬起手到头,这个高度刚刚好。

    既懊恼又开心,莱妮有些不满自己被当成了小孩子,但是……却贪恋这手的温度。

    “对了!”

    天闲眨了眨眼,“瑶瑶呢?我记得刚才是被精灵们带走了。”

    莱妮赶紧向后缩了缩,飞快整理一下头发,抬起头认真说道:“瑶瑶已经送回去休息了,她还没醒,还有……是……”

    莱妮又犹豫起来,似乎有点不敢说。

    “还有什么?”天闲怪的问。

    低下头,莱妮的声音低了下来,“还有莱妮已经向摩云山脉的族人发去消息了,让他们立刻将山峰隐藏,想必已经快要发动了。”

    “哦!”

    天闲笑笑,然后眨眨眼,“你都听到了?”

    莱妮抬眼看了下天闲,见天闲盯着自己看,赶忙又低下头,“是……是莱妮不好,但……但莱妮还是想……”

    “没什么不好!”天闲大笑,又伸出手去,但这次莱妮微微缩了一步,天闲顿时摸了个空。

    然后天闲看到了莱妮瞬间抬起头时的幽怨表情……

    我不是小孩子了……

    摸摸头,天闲知道自己做错了事,莱妮可是要嫁给自己的妻子,而且说起来她已经是精灵一族举足轻重的人物。

    虽然,看起来还是一个小孩子。

    “我也正想通知那边,莱妮你却先做好了,谢谢。”

    莱妮顿时着慌,“没……没什么,啊不!不是的神使大人!您不能向莱妮道谢,莱妮是您的仆人,而且……”

    天闲大笑,“好了!我都知道了,总之这件事你没有错,而且做的很好,告诉那边的姑娘们,她们辛苦了,等她们回来的时候,我一定好好犒劳她们。”

    莱妮这才抬起头,满脸兴奋的点了点头,“莱妮这去告诉她们!”

    说完,莱妮一阵风似的跑了,摇摇晃晃的箭壶真的很像孔雀开屏。

    天闲心怀大畅,这么几年来,从来没有过这种心胸开阔的感觉,简直忍不住想要大吼三声!

    火雾山族人们的安全绝对是有保障的,这一点天闲丝毫不担心。

    因为派去的精灵们可不是去做守卫的,而是去布置了精灵们的秘法阵。

    借助火雾山本体的地火炎脉力量,借助那里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因素,精灵们把火雾山围在了一个硕大的,能量源源不绝的秘法阵。

    启动这个秘法阵,火雾山会被精灵们的临时空间笼罩起来,变成一个单独的世界。

    除非拥有对抗整个火雾山周围所有自然力量的人,否则的话这个世界绝对不会被入侵,而那些黑甲统帅,显然没有那份实力……

    算是现在的巴巴洛特也已经无能为力了……

    解决了一年之期的问题,带着老婆们回家见父亲吧!

    天闲哈哈大笑。

    ://..///12/1296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