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一丝怜悯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630book.la ,最快更新逆血天痕最新章节!

    饭桌上的气氛有些古怪。

    瑶瑶坐在那里闷头吃着,就好像香的灵魂附体,大嚼大咽,杯盘碰撞声不绝于耳,食物被风卷残云的消灭,好像几个世纪没吃过东西一样。

    大家都用古怪的眼神看着瑶瑶,就连香都望了吃东西,不过香望着瑶瑶的眼神儿多少有点奇怪——除了我之外,竟然还有这么能吃的女人。

    天闲让人不断送上食物,自己也把食物全推到瑶瑶面前。

    最终,还是凌按捺不住了,狠狠瞪了天闲一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家的眼神顿时全落到天闲身上。

    显然,这个瑶瑶……和之前的那个瑶瑶有点区别,虽然她看起来依旧不友好,而且似乎还变得粗鲁了,但是她居然不再缠着天闲了!

    平时吃东西的时候哪次不是腻在天闲身上,而且桌上根本不许有别人,就好像一只母老虎在护食一样。

    这一次,大家都有一种莫名奇妙的感觉——陌生!

    这个瑶瑶似乎是从前的瑶瑶,但……又似乎根本不是。

    天闲压根儿就没听见凌的话,现在的天闲一脸傻笑,只会在一旁给瑶瑶送食物,似乎看着她吃东西就是世界上最开心的事情了。

    凌顿时大怒,毫不客气的一把丢了一只勺子过去。

    “啪!”

    瑶瑶忽然还沾着油腻肉汁的手,一下抓住了要打到天闲脑门上的勺子,抬起头,冷冷的看了凌一眼,随手将勺子捏弯,低头继续吃!

    凌简直被气的要死!直接站起来,举起了一整盘烤羊腿,古丽连忙拉住她,“妹妹……有话慢慢说。”

    “可他根本不说话!”瑶瑶伸手一指天闲,然后再指着瑶瑶,“这个该死的女人却在胡吃海喝!今天叫我们来难道是看他们两个吃东西的!?”

    古丽也是苦笑,要是从前的话,说不定她早就拔剑上去理论了,但历经变故,她终究是变得成熟沉稳了许多,特别是在天闲面前。

    目光扫过餐桌,古丽有些无奈,露娜为了操控古神骸骨已经返回精灵王城了,这个火叶城内再没有谁扑上去把天闲揪着耳朵过来问个究竟了。

    “咚!”

    瑶瑶把硕大的汤碗放下,打了个饱嗝,然后厌恶的瞪了天闲一眼,“我吃饱了。”

    天闲赶紧说:“要不要再吃点,千万别饿着了。”

    满桌子人顿时又是一阵恶寒,这种对话已经是第四次了。

    果然,瑶瑶皱眉说:“不必了,我的东西在哪?准备好的话我立刻就走。”

    “稍等一下,因为我让人准备了足够的食物和水,可能需要一些时间,不如再吃点。”

    瑶瑶实在吃不下了……

    扫了一眼桌上的人,瑶瑶大喇喇的靠坐在椅子上,“算了,这段时间也给你们带来了不少麻烦,趁这个机会,我可有几句话要对你们说。”

    凌一双漂亮的眼睛差点就竖了起来,咬牙问道:“你也知道给我们带来了不少麻烦?好啊!我倒是想听听你有什么好说的。”

    瑶瑶擦了擦嘴巴上的油,然后用大拇指一指天闲,懒洋洋的说:“首先,这个白痴,我不要了,还给你们好了。”

    静——————

    桌上一片诡异的寂静,所有人都瞪圆了眼睛望着瑶瑶,好像她刚才说的是诸神已经降临一样令人震惊的事情。

    “你……你说什么?”凌的嘴角都在抽动。

    这个该死的混蛋跑来火叶城缠着自己的丈夫,还公然在自己的房间里放荡苟合,她时时缠着自己的丈夫满脸恶毒之色,时时防备着周围的人抢走她的男人,任何女人接近她的男人都是愤怒无比,甚至会动手杀人。

    现在,她居然说不要天闲了!

    瑶瑶没有重复的意思,淡淡说道:“其次,我要离开这里,我们之前的一切恩怨一笔勾销,我不会再来找麻烦来。”

    凌一下又站了起来,满眼燃烧怒火,“你这个贱人!现在想跑吗?”

    这句话凌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凌恨不得杀之而后快的人,那么就一定是瑶瑶!

    无论如何凌也不会忘记自己不得不离开自己的房间,然后忍受自己的丈夫和其他女人在自己的床上欢好纠缠的屈辱。

    而且必须忍耐!必须眼睁睁的看着!

    瑶瑶的眼中闪过一丝杀气,毫不示弱的盯着凌,“贱人,你最好小心说话,我可是现在闲哥哥的面子上,才懒得去杀你,否则你那张漂亮的脸蛋现在已经被剥下来挂在城头上了。”

    凌当即一脚就踩在了桌子上,“砰”的一声,香的餐盘都飞了起来,火气从凌的脚下一直烧到头顶,这个该死的女人真是越来越嚣张了!现在居然敢当面挑衅!这还能忍?

    指着瑶瑶,凌满眼寒光,“小贱人!仗着男人护着你算什么?有本事咱们一对一生死不论!你敢吗?”

    瑶瑶霍然起身,修长的美腿一抬,也是一脚跺在桌子上,“有人活的不耐烦了,那我有什么不敢,哼!到时候可别哭着跪下来求饶,我可没有那种仁慈,当然你要是光着屁股绕城里跑一圈,我倒是可以考虑!”

    “欺人太甚!”

    凌一听,还哪管什么决斗,直接抄起了手边能抓到的东西就要冲上去,瑶瑶也是挥手抓出了长剑,毫不示弱。

    “哎……”

    一声叹息响起,声音不紧不慢,还带着几分无奈,同时一道人影闪了出来,后发先至的拦在了凌和瑶瑶的之间。

    一手一个,按住了两个发怒母猫般的女孩。

    “别在饭桌上打架,这是常识,影响别人胃口还浪费粮食。”天闲站在餐桌正当中,教导般的看着凌和瑶瑶。

    “你又护着她!”凌和瑶瑶异口同声。

    天闲无奈的对凌苦笑,“好了,我的老婆大人,今天我是有话要说的,还没说你就要动手了。”

    凌被天闲一句“老婆大人”叫的顿时一愣,虽然已经是睡在一张床上,但天闲从未有这样直白的以夫妻相称,等凌回过神来,已经被天闲按回到了椅子上。

    “要了瑶瑶,咱们不是说好了,好好吃饭,好好说话的?你怎么拿剑出来了?”天闲回过身看了看瑶瑶,微微摇头。

    瑶瑶动动眉毛,不情愿的退了回去,随手散去长剑,悻悻的嘟囔了一句:“是她先要动手的,不关我的事。”

    把瞪眼咬牙的两人按回去,天闲这才咳嗽了一声,然后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今天呢,我给大家介绍一个新朋友,喏……就是这位现在大家面前的——瑶瑶。”

    说着天闲来到瑶瑶身后,笑眯眯的拍了拍瑶瑶的双肩,瑶瑶则是大翻白眼儿。

    所有人都用惊讶、不解、甚至是怀疑和同情的眼神望着天闲。

    难道是疯了吗?

    龙四古怪的问:“我的大公,您的这位朋友……似乎不算是新的,她在我们这里可是捣乱了很久了。”

    所有人的目光“唰”的落到天闲脸上,赤裸裸的表示赞同龙四的说法。

    “那是从前巴巴洛特派来搞破坏的家伙,现在我已经把她赶走了,这里的……是瑶瑶!”天闲喜不自胜的说。

    众人都是一呆。

    瑶瑶哼了一声,打开天闲的手,直接说道:“我现在已经不再受巴巴洛特的控制,我是一个独立自主的人了,今后我做的事和巴巴洛特没有任何关系,当然……之前我做的事也不会去否认,你们想来找我报仇的话随时欢迎,说实话就算是现在我依旧看你们十分不顺眼,能有机会杀掉你们的话,我会很开心的。”

    这一次,所有人都露出了惊愕之色。

    古丽结结巴巴的问:“你……你不再是,不再是那个傀儡了?”

    瑶瑶眼神闪过一丝冷芒,“是的!我现在……哼!就暂时还用瑶瑶这个名字好了。”

    大家互相看看身边的人,顿时小声的议论起来。

    开什么玩笑!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一直以来,所有人都在为了除掉巴巴洛特,或者是除掉这个瑶瑶而努力,甚至于已经做好了牺牲原本无辜瑶瑶的准备。

    当然,能唤醒瑶瑶的本来人格,完全救回她是最好的!

    但是!没人想过还会冒出一个新的瑶瑶来!

    一脸的冷漠和蔑视,粗鲁无理,而且不再粘着天闲——这和原来的瑶瑶完全不同,也根本不可能是那个单纯的小女孩,这分明就是另外一个人啊!

    再看天闲,竟然一脸笑眯眯的站在那,居然有几分幸福的模样?

    难道千辛万苦之后想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吗?这个瑶瑶摆脱了巴巴洛特的控制,火叶城的危机解除了这一点固然好,可是……可是瑶瑶呢?

    瑶瑶在哪?

    那个被抓走、被折磨,那个可怜的女孩子在哪里?

    “天小哥……”四姑娘犹豫了一阵,小声的说了一句,眼神里全是询问。

    “哦,对了!”

    天闲一拍脑袋,似乎想起了什么,“还有一件事,瑶瑶也在这。”

    再次双手落到瑶瑶的肩膀上,天闲喜滋滋的对所有人说:“今天瑶瑶告诉我,要我好好照顾她,瑶瑶也说自己很好,到了合适的时候会来和大家见面的。”

    众人再次一脸惊讶,而且这次古丽不由发出了一声惊呼,圆睁美目望着瑶瑶,满脸不可思议的模样。

    古丽明白自己也有双重人格,听到天闲的话不由感到一种特别的滋味在心头。

    瑶瑶很不喜欢大家看过来的眼神,那种眼神并不是在看自己,而是看另外一个灵魂。

    用力推开天闲的手,瑶瑶站起身来后退两步,冷冷看着天闲说道:“我不知道那个可怜虫对你说了什么,你又是怎么和她取得联系的,但我要告诉我,我永远是我,她怎么样和我无关,你不要妄想有一天我会让她回来,现在这身体是我的,也永远都是我的。”

    天闲一点也不着急,而且连连点头,“我明白,但你不用这么着急走,我还在让人准备东西。”

    “不必了!”

    瑶瑶这次一口拒绝,“我会自己去找食物的,留下来只是想把话说清楚,不愿意走的不明不白而已。”

    说着瑶瑶狠狠的扫了一眼餐桌边的每一个人,“你们……如果我心情不好的话或许会来回杀你们解闷,你们最好祈祷我每天都开开心心的。”

    这句话让所有人都有些恼火,不过天闲倒是很开心,立刻说道:“放心吧瑶瑶,我会每天祈祷的。”

    “不包括你!”瑶瑶怒瞪天闲一眼,“反正我又打不过你,可不想来自取其辱。”

    说完,瑶瑶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去。

    天闲赶紧追出几步,“瑶瑶!你真的不带行礼和食物吗?要不然等到天亮再走吧!现在外面那么黑,你一个女孩子……”

    瑶瑶早一个纵身消失在夜色中,而一个声音却从远处传来:“你给我闭嘴!”

    天闲呵呵一笑:“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喜欢生气。”

    一回头,天闲对上了满桌子差异和疑惑,乃至怜悯的眼神。

    塞纳戳着自己盘子里一块美味的肉排,叹气的说道:“我亲爱的财主老爷,你不会是为了这个女人而发了疯吧?别的不说,她可是毁掉了接近四分之一的街区,虽然我们早就撤离了人群,但损失也大的惊人,先不说钱的问题,单单重建的工作量就足够我们忙活了,你不把她抓回来做苦力,竟然就这么放她走了?”

    龙四这时候也不客气,端着一杯酒神色古怪的说:“而且,不管她现在是谁,但这么放她走了,以后去哪找瑶瑶?你难道指望她对你念念不忘然后回来找你吗?”

    大家顿时七嘴八舌的议论开了。

    不管是出于对火叶城考虑,还是出于对瑶瑶的考虑,所有人都觉得不应该就这么让瑶瑶离开。

    只有天闲站在那傻笑。

    等大家都说的差不多了,天闲才信心满满的拍着胸脯说道:“放心,我肯定她会回来的。”

    坐下来,天闲终于吃了今天的第一口饭,然后笑眯眯的说:“我今天已经见过瑶瑶了,还和她说了一阵话,所以才会放人走的。”

    “什么?你见过瑶瑶了?”所有人全聚了过来。

    “嗯!”天闲点头,然后望着大家好笑的说,“不然,你们以为我疯了不成,她好不容易摆脱了巴巴洛特的控制,我怎么放心她在四处乱走。”

    顿时,天闲感到一股浓厚的杀气扑面而来,眼前的面孔一个个的黑下去,而且那目光,开始流露出恼怒之色。

    天闲吞吞口水,赶紧放下饭菜,“呃……我的确还没说过今天的情况,其实,其实是这样的,凌……你先把叉子放下,我们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嘛!”

    天闲把今天和瑶瑶战斗时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说着,才说了一半,正到关键的时候,外面一个精灵哨兵一脸惊慌,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这些哨兵们平时可是极其冷静而且纪律肃然的,今天这么惊慌的跑进来,顿时让所有人心中一跳?

    “出什么事了?”龙四第一个问道。

    这个哨兵脸色苍白的厉害,满头冷汗,“巴巴洛特……出现了!”

    这消息让所有人心中一沉。

    “而且……他在城外截住了瑶瑶小姐的去路。”

    “什么?”这次所有人都站了起来。

    无论如何,瑶瑶都不能再落到巴巴洛特手中了,所有人都已经吃够了苦头。

    就在大家立刻就要出门去营救瑶瑶的时候,天闲却不紧不慢的在吃东西,“不用着急嘛,这个我早料到了。”

    那气定神闲的模样顿时又把凌气的半死,上去抢下天闲的盘子,凌怒道:“那你还不去救人?”

    天闲嘿嘿一笑,说出了一句让所有人感到恶寒的话来。

    “寒古塔的防御阵没有对外开放,巴巴洛特进不来的,你们忘记了?”说完,天闲施施然的站起来,“好了,我们去瞧瞧那位老朋友吧!”

    天闲慢悠悠出门,凌却是懊恼的直跺脚,寒古塔的防御阵向来都是她来掌控,一时情急她居然没有想到这一点。

    塞纳则是大为叹气,“我们的财主老爷看来根本不可能让自己的小情人出去遭遇危险,但是强留又留不住,有了这个巴巴洛特的话……唉,我们都被耍了。”

    火叶城边,通明的灯火和防御阵散发的光芒将黑夜照亮,瑶瑶喘息着,背靠城墙站在那,双眼直勾勾的望着城外。

    寒古塔外层防御阵的光芒范围内什么都没有,冰冷的荒漠甚至被柔和的光芒照耀的有几分暖色。

    但在光芒之外,黑暗在涌动!

    瑶瑶牙齿微微打着颤,她清楚的感觉到了!在那涌动的黑暗中有着什么东西,虽然她看不见,但是心底那种熟悉的恐惧却让她确定,那个魔鬼就在那里!

    从前的一幕幕又在脑海中浮现而出,那个恐怖的家伙,那个以残忍的手段折磨自己的家伙!

    瑶瑶感到双腿在发抖,无论如何也无法再向前移动哪怕一寸的距离,那个人留在心中的恐怖竟然如此厉害!即使摆脱了他的控制,可是这种恐惧却无法磨灭……

    忽然间,一个声音从城外的黑暗中传来,低沉而阴冷,带着令人心悸的恐怖气息。

    “回来!!”

    瑶瑶顿时身体一抖,险些坐倒在地,瞪大眼睛望着城外,眸子中全是难以言喻的畏惧。

    城头上,精灵哨兵们早已经严阵以待。

    虽然瑶瑶看不到城外的黑暗中的景象,但是精灵哨兵们却是可以看的清清楚楚。

    一个漆黑的影子站在黑暗的边缘处,全身环绕着比夜色还要浓稠的黑暗,仿佛黑夜都在向他汇集,被他吸收进身体之中,然后变得更加冰冷骇人。

    而传来的声音更是让精灵哨兵们浑身微微一抖,顷刻间所有的哨兵弯弓搭箭,齐齐对准了城外那个浓稠的黑影。

    “回来!!!”

    那声音再次传来,这次已经暴怒无比。

    瑶瑶紧紧靠在城墙上,剧烈喘息,冷汗顺着脸颊流下,她仿佛看到了那个影子穿透了防御阵,来到了自己的身边,向自己伸出了那恐怖的手。

    扼住自己的脖子,用力的扼住……狠狠的用力,让自己无法呼吸,冰冷的寒气包裹身体,冷的脑子都被冻结,双眼看不到东西……

    无尽的黑暗,无尽的冰冷……还有无尽的恐惧和绝望……

    一道身影在这时从天而降,带着一身淡淡的火光落到了瑶瑶面前。

    瑶瑶眼神狠狠抖了两下,呆呆望着眼前的人,望着那一身淡淡的如同火焰般的金色气息。

    天闲歉意的望着靠在墙上,犹如吓坏的小兔子一样的瑶瑶,“抱歉,瑶瑶……我知道他会来的,所以我说要你等等再走啊,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心急。”

    瑶瑶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少年伸出手,然后擦了擦自己的眼角。

    不知何时,自己竟然害怕的哭了出来。

    自己竟然会哭?

    少年温和的声音传来,暖洋洋的,和他手上的温度一样,“别怕,闲哥哥在这,我去把那个家伙赶走。”

    少年慢慢转身,带着那一身耀眼的金色光晕慢慢向着黑暗中走去,瑶瑶呆呆的望着这个背影,终于再也支持不住,一下瘫坐来下来。

    天闲缓缓走到寒古塔的防御阵前,随意在防御阵上摸了摸,好像穿过一层水波般走了出去,防御阵荡漾来几圈涟漪,立刻恢复了原样。

    踏出防御阵,天闲感到自己的心灼热起来。

    黑暗中,就是那个影子,曾经给予自己无边痛苦的家伙,他就站在那!他甚至还想来再一次夺走自己的瑶瑶!

    再一次夺走!

    一种难言的愤怒,难以诉说的仇恨从心底升起,天闲身上的金色光晕变得浓郁,看起来火焰似乎更加的明亮。

    在黑影身前十几步站定,天闲冷冷望着前方,那个黑影已经在天闲身上的光芒下显露出身形。

    一身黑衣,面色阴沉的巴巴洛特站在那,一双眼好像九幽地狱的冷光盯着天闲,随着天闲的接近,他身上的黑色气息变得更加浓郁,缓缓的波动翻滚,如有生命。

    “我们又见面了。”天闲淡淡的说。

    巴巴洛特眼神变得更加阴毒,“你竟然破掉了心钉,而且竟然还能破掉我的傀儡,我真的没想到。”

    天闲点了点头,面无表情,“我也没有想到,原本……应该是你能笑到最后吧,毕竟我最后也没有想到安全拔除心钉的办法,不得不铤而走险。”

    “铤而走险?”巴巴洛特冷笑,“好一个铤而走险!你似乎还忘了说一件事,那就是拐走了狄斯塔丽!你拔除心钉的力量就是从她那里得到的吗?”

    天闲顿时心里一亮。

    狄斯塔丽真的消失了!而且巴巴洛特也不知道她的去向,看来结果距离自己的猜测似乎越来越近了。

    “她的力量?”天闲也是冷笑一下,“你似乎却没有她的那种力量,果然她根本不信任你!”

    巴巴洛特闻言瞬间陷入暴怒,“果然是那个蠢女人!区区一个恶魔而已!要不是我找到了她的法具,她就会在永恒的黑暗中度过永远的时光!是我解放了她!她竟然敢这样对我!”

    天闲冷笑着看着巴巴洛特,狄斯塔丽可没有给予自己什么力量,虽然她多少起到了引导出恶魔力量的作用,当然天闲现在自然是不会说破的。

    巴巴洛特低声咆哮着:“如果我能得到那种力量!如果我可以拥有恶魔的力量……那个该死的蠢女人!居然欺骗我!将恶魔力量的法门告诉了你!”

    忽的,巴巴洛特想起了什么似的停止了咆哮,脸上露出神经质的笑容,“不过……没关系!你得到了恶魔的力量也好,你破坏了我的傀儡也好!这些都没有关系!因为你的弱点依旧存在!而我已经掌握了你的弱点!”

    巴巴洛特阴恻恻的说道:“别忘了!小子!火雾山还有许多人!我知道那个地方!怎么可能不给自己留一手呢?”

    天闲抬抬眉毛,“我还以为你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抢回瑶瑶,你居然没有这个意思?”

    巴巴洛特哈哈大笑:“蠢货!我并不是只有那个女人而已!虽然为了她浪费了我无数的心血,但是我也更加清楚的了解了你的弱点,啊……伟大的神启者啊!您真是仁慈而善良,就算是那样的女人你都不舍得伤害,那么……你的族人!你的父亲!你的叔叔们!你一定也不会让他们受到伤害的!”

    看着哈哈大笑的巴巴洛特,天闲心中恍惚了一下。

    不知道为什么,刚才那种怒火一下子消散了许多,没来由有些恨不起来眼前这个人,一丝丝古怪的情绪却从心中升起。

    仔细的品味,仔细的琢磨着这古怪的情绪,天闲有些惊讶的发现。

    那,竟然是怜悯。

    巴巴洛特,我竟然怜悯这个家伙吗?天闲自己都感到十分意外,这似乎完全是没有来由的事。

    慢慢吸了口气,天闲缓缓的说:“同样的手段,我不会让你得逞两次的,我的族人们早已经加强了戒备,而且我暗中已经派人去火雾山附近保护他们,从精灵哨兵回馈的消息来看,那周围没有任何危险,也没有你的人,巴巴洛特,你已经没有那样的机会了。”

    巴巴洛特嘿嘿的笑了,“是啊,我知道你会这么做的,而且我现在似乎也不是你的对手了,但是……你难道不奇怪吗?当初战场上那些穿着黑甲的统帅们为什么后来都不出现了呢?”

    天闲微微一怔,当初那种黑甲统帅确实数量不少,可是后来就算龙渊帝国出战,也很少见到他们了。

    “我派他们去摩云山脉了。”巴巴洛特咧开嘴,恶毒的笑了。

    “摩云山脉?”

    “是的!我不会把全部赌注都压在那个不怎么听话的蠢女人身上,我知道你的族人在哪,也知道那些精灵们擅长追踪探查,我让他们都在远远的地方藏着,甚至在没有吃喝,完全活不下去的地方藏起来,而只要我一声令下,或者是我死了,几千那样强悍的统帅就会向火雾山进发!”

    巴巴洛特笑的更加狠毒而得意,“你来不及救援,因为他们就在你的家门口,他们现在有一些或许已经在恶劣的环境中死掉了,但没关系,他们不会全死掉的,到了明年这个时候应该也还有一千多人,想想吧……你的那些族人是不是全部都能躲过他们的暗杀呢?甚至是你派去保护他们的精灵和狮人,他们或许会死伤惨重。”

    天闲的确没有想到这一点。

    没有想到巴巴洛特会这么狠!那些黑甲统帅居然就这么被扔进了摩云山脉,自生自灭。

    一种悲哀从天闲心中生出,除了怜悯,天闲更加感到一种悲哀……

    “你想要这个世界吗?”天闲忽然轻轻问。

    “不错!所以我需要你!需要火叶城!我需要你和这座城市的凝聚力!”说着他舔舔嘴唇,“我需要神启者这个称谓被窝所用。”

    天闲长长一声叹息。

    望着双目闪动着幽幽光芒的巴巴洛特,天闲忽然有些疑惑。

    我们,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了差别的呢?

    “你了解这个世界吗?”天闲又轻轻的问。

    这个问题让巴巴洛特微微迟疑了一下,然后冷哼一声,“这个世界有许多未解之谜,但我不是学者,我可以在得到它之后,在慢慢去了解,我有的是时间。”

    天闲唯有苦笑。

    现在,除了苦笑,天闲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巴巴洛特,这个当初和自己一起进入雷霆古城,无论是天分还是才智似乎都在自己之上的一个年轻人。

    “你有没有想过,离开雷霆古城的这几年,如果你不是这样野心勃勃,或许你得到的会更多。”天闲轻轻问,脸上不喜不悲,似乎在叙述一件朴素简单的事。

    “巴巴洛特,这个世界远远不是你想象的那个样子,如果你不是把心思都花在阴谋算计上,或许你会拥有更加强大的力量,或许你可以看到这个世界更多的真相。”

    慢慢抬起手,天闲的掌心燃烧起一团安静的火焰,火焰金色,光芒璀璨,“巴巴洛特啊,我现在对你已经有些恨不起来了,有的……只有无奈而已,今天我不妨让你看一看,看一看这个世界另一个样子!”

    --

    明天一点五倍更新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