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比试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瑶瑶浑身缭绕着一层黑气,就好像一块烧红的烙铁投进了水中,她周围的空气剧烈扭曲着,沸腾如水,四周的景物也随之剧烈的扭曲拉伸,然后淡化……

    安静无人的街道好像烈日下的冰雕极速融化,瑶瑶身后的街道重新出现了熙熙攘攘的人群,而地面上那些刚刚生长出来奇异小花也随着瑶瑶走过而极速枯萎。

    “那个巴巴洛特也的确是个厉害的角色,恶魔法具这种东西可不是随便就能搞到的,可惜……他太短视了,没有看清楚这个世界的真正面目。”

    天闲回头时,骑士早已经不在那里了。

    但他的声音却依旧从远处传来:“年轻人,解决你面前的麻烦是一个必要的考验,到时你就知道这一切是为什么了,现在我只能祝你好运。”

    骑士的声音远远传来带着几分飘渺的味道,停顿了几秒钟,似乎又传来一声叹息,“你可千万不要死在这里,我们对你的期望很大。”

    话音就此终止,骑士已经远去了。

    天闲紧皱眉头,凝视着慢慢向自己走来的瑶瑶,心想你们这些老怪物!对我期望很大的话能不能多向我透露一点情报,每次都是挤牙膏一样一点一点的透露出来,这感觉好像有一百只小爪子挠着你的心,难受的无以伦比。

    但天闲也知道,这一次骑士所透露的情报已经算是海量了!相比起来,白和灵官简直是一个字都没说过。

    这些情报十分重要,对今后的行动也十分有利,但是!

    要把眼前的这一关过了,才有机会利用这些情报。

    “闲哥哥,你竟然骗了我!”

    瑶瑶在十几步外站定,身上缭绕的黑色气息变得更加浓郁,犹如黑色火焰在燃烧,而瑶瑶虽然停下了脚步,这个精灵秘法创造的空间却依旧持续的崩塌着,街道上的人重新出现,喧闹声重新回到空气中,很快空间的边界掠过天闲身边,天闲顿时感到周围明暗变化了几次。

    空间完全恢复了,地上的花朵全部枯萎凋落,天闲和瑶瑶就站在街上,互相对视着。

    街上的行人很快发出了惊呼声,有的眼尖认出了天闲,而其他就算眼神儿再差的,也发现了站在那浑身仿佛燃烧着黑色火焰的瑶瑶。

    立刻,行人风卷残云般消失在街道上,商铺的主人也顾不得收拾自己的财产,飞也似的逃走。

    在火叶城,瑶瑶的大名可算是家喻户晓了,因为她是唯一一个在火叶城四处招惹麻烦,甚至大肆破坏之后,还好端端留在城里的人。

    而且还是被大公捧在手心上,倍加呵护的人。

    大家都知道火叶城的官方上到天闲这位大公,下到各处仆从,从不会仗势欺人,更不会让这里任何一个人的财产受到无辜的损失。

    但这位瑶瑶小姐可和所有人都不一样,她似乎出现在这就是为了搞破坏的,而且看起来这个娇滴滴的小丫头根本就是杀人不眨眼的,好多常年走南闯北,刀头舔血的冒险者在和她的眼神接触时,都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那是一种极度阴沉和狠毒的眼神,就好像凝聚了几十年,几百年几千年的怨恨和怒火一样的眼神。

    好在有大公极力维护,一直没有出什么乱子,偶尔有些小问题也是妥善的解决掉了。

    但火叶城的居民们现在奉行一条原则,那就是发现这位瑶瑶小姐出现后,什么都不用去想,立刻有多远逃多远,至于她会干什么那完全不必去考虑,就算她拆了半个城市也不必去管,大公自然会好好处理的。

    至于她损坏的私人财产,火叶城的所有人都明白,这个城市里,最最有钱的就是自己的大公了,至于他到底有多少钱,那却没有人说的清,传说大公仔沙漠深处有一个庞大的地下金矿,但这个传说每个人都知道,可惜无数人为此进入沙漠探索,到现在也没有任何结果。

    街上的人几乎是眨眼间跑的干干净净,空旷的街道倒是和刚才精灵们的创造的空间一模一样,只是这一次多了几分肃杀的气息。

    天闲苦笑,“瑶瑶,我怎么会骗你。”

    瑶瑶的神色顿时愤怒起来,身上的黑色气息也随之剧烈波动,“闲哥哥!我以为你为了我甘愿承受心钉的痛苦,原来你根本早已经破解了心钉,恢复了原本的力量!可是你却瞒着我!让我以为你一直疼爱我,珍惜我!到头来……你只是在骗我!”

    瑶瑶咬牙切齿,“你根本不在乎我,你只想着你的那些野女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趁我一个人的时候做了什么!那个寒古塔里的贱人!你身上有她的香气,那不只是接近就能沾染的上的!你背着我和她苟且偷情!还在我面前装的多么疼爱我!闲哥哥,你太让我失望了!”

    天闲早已经对现在的状况做了充分的准备,但说起龙四的事,天闲却一时间有点说不出话,天闲自然不会辜负龙四,那是海一样的深情,那个看着自己流血直到死亡,倒在自己的血泊里以温柔目光望着自己的女子,天闲现在想来依旧无比震撼。

    但是面对瑶瑶,天闲却依旧感觉心有愧疚。

    瑶瑶敏锐的捕捉到了天闲眼中的那一丝丝愧疚,上前一步,恨声说道:“我原以为你真的想补偿我,真的愿意为了我放弃一切,到头来你根本不愿意为了我委屈你自己,你根本不愿意屈居在主人之下,更不愿意放弃你那些下流的贱货!闲哥哥!我问你!我为你受尽折磨,为了你身体被长行催长成这个模样!你知道我有多痛苦!你知道我大声哭喊,大声哀嚎的时候有多凄惨!你知道……”

    天闲感到瑶瑶的话每个字都像针一样刺在自己心上,虽然知道这不是真正瑶瑶想说的话,但……这就是事实!

    “不要说了,瑶瑶……不要再说了。”天闲痛苦的闭上双眼,轻轻打断瑶瑶的话,

    “我为什么不能说?”

    瑶瑶再次跨前一步,杏目圆睁,“你不想听了是吗?你感到愧疚了是吗?你再一次良心发现了是吗?”

    紧紧抿住嘴唇,瑶瑶的眼中满是恨意,但也有一种莫名的东西时而一闪而逝,这让她的表情显得无比复杂。

    “闲哥哥!”

    瑶瑶的呼吸微微急促起来,周身黑色气息也波动的更加剧烈,但这一次稍显杂乱,而瑶瑶的声音也微微有些颤抖,她慢慢抬起手来,指着天闲低声说道:“本来……主人是要我直接去杀了那些贱人的,但……瑶瑶不想那样!”

    天闲睁开眼,凝视着瑶瑶,这一点天闲早就想到了,但没想到的是,瑶瑶竟然会说:不想那样。

    不想那样?为什么?

    按理来说瑶瑶应该恨不得将雪她们几个挫骨扬灰,为此天闲还专门进行了防备,但是现在瑶瑶说,不想那样。

    瑶瑶甜美娇嫩的面孔微微扭曲起来,“闲哥哥,只要……只要你给我一个保证!一个主人能接受的保证!我就不杀她们!否则的话……”

    瑶瑶轻轻抬起手,她身上的黑色气息自动聚集过去,在掌中凝结成了一把黑色长剑,“闲哥哥!你该明白,我所使用的力量和她们是不同的!她们不是我的对手,而且……”

    瑶瑶眼中闪过一抹血腥之色,“你不会让我死的,我最多只会被打伤,我可以回去养好伤再来!总有一次,我会把她们全杀掉!”

    天闲心中微微一叹,事情还是发展到了这个地步,没等得到解救瑶瑶的办法,巴巴洛特已经坐不住了,显然是瑶瑶被召唤回去将火叶城发生的事原原本本告诉了巴巴洛特。

    知道自己居然还能战斗,巴巴洛特知道心钉竟然没能起作用自然是立刻抛出了杀手锏,再也等不得怀柔的手段。

    这种局面,是双方都不想看到的。

    天闲需要时间,巴巴洛特也希望耗下去,只要心钉在,只要瑶瑶在,一点一点磨平天闲的棱角,早晚会顺从自己,可是圣灵殿派来幽灵骑士的做法彻底打破了这种和平。

    “瑶瑶,她们都是我心爱的人,我不能让你伤害她们,就像我不能让她们伤害你一样。”

    瑶瑶冷哼一声,眼中流露出恶毒之色,“闲哥哥,你可不要忘了,我和她们是不同的,我们可是已经结为夫妻,而且我已经怀了你的骨血!”

    看到天闲脸色一僵,瑶瑶眼中闪过一丝得意,“于情于理,你都应该把那些野女人赶走!闲哥哥,我已经忍了很久很久了!”

    瑶瑶心中痛快无比,终于到了这一天了!终于到了这一天!

    那些野女人简直令人无法忍受,她们苍蝇一样围着闲哥哥转来转去!用各种手段却勾引只属于自己的闲哥哥!简直是下流无耻至极!

    但主人说过不能轻易动那些女人,那需要时机!而且自己身体里那个可怜的小妞也哭着哀求自己不要杀人,哼!要不是这个小妞还有用,早就一口吞了她!免得她搅的自己心神不宁。

    几天终于可以杀人了!终于可以杀掉那几个贱人了!

    瑶瑶近乎渴望的盯着天闲,她知道自己立于不败之地!天闲不可能抗拒她!她的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这是雪她们不具备的优势,而且这个优势会随着时间的增长而让天闲不断的向她这面倾斜。

    “闲哥哥!你怎么不说话了!?”瑶瑶大声质问,心中一团火在燃烧,今天就算杀不了那几个贱人,也可以狠狠的收拾她们一番,起码让她们全部滚的远远的!

    我的闲哥哥,我的闲哥哥!过了今天,闲哥哥就是我一个人的了!

    瑶瑶心中疯狂的大笑。

    但很快,瑶瑶连上得意的神色凝固了,然后一点一点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以伦比的愤怒。

    天闲脱掉了自己的上衣,赤裸上身,露出了身上厚厚的,但依旧被鲜血浸透的绷带。

    慢慢除下绷带,绷带下是那恐怖的伤口。

    天闲心口的伤一直没有愈合,始终有鲜血渗出,这么久的时间过后,这个伤口的血肉已经发白翻卷,伤口周围皮肤也是发红发黑,血脉鼓起,看起来异常恐怖。

    在伤口内,一点寒芒微微闪烁。

    也不说话,天闲一手轻轻按住伤口,身上浮起了淡淡的金色光晕。

    这光晕虽然只是淡淡的一层,但出奇的让人看起来觉得灿烂而辉煌,犹如一层细细的金色火焰在天闲皮肤上安静的燃烧。

    深吸一口气,天闲的双眸渗透出几丝冷幽幽的寒芒,然后猛然间两根手指狠狠戳进了伤口之中。

    一股鲜血飙射而出,喷了一地。

    天闲身体微微颤抖,但依旧站的笔直,手指挖进伤口,一寸寸的深入,最后捏住钉在心脏上的那枚心钉尾巴上。

    “瑶瑶!”

    天闲深深吸了口气,“我本想再等等,但看来已经没有时间了,我不得不这么做,因为……你或许还没意识到你自己已经陷入了危险之中。”

    用力捏紧心钉的尾部,天闲咬紧牙关,猛的一声怒吼,手从伤口中抽出!

    血如喷泉般射了出来,天闲另一手飞速在心口周围重重点了几下,封闭了几处大穴,喷涌的血顿时减少了很多。

    瑶瑶死死盯着天闲的手,在天闲手中,一枚蓝幽幽的钉子被抓在那里,上面还沾满了鲜血。

    只是这枚原本闪烁着蓝色幽芒的钉子现在光芒暗淡,被天闲身上金色的光辉所包裹,压制的几乎看不到多少光芒了。

    “恶魔的力量……”瑶瑶简直有点不敢相信。

    天闲望着手里的心钉,这还是天闲第一次好好打量这个折磨了自己很久的东西,这么久的时间,这枚心钉只取出过一次,那是在和骑士对决的时候,不过那一次用火柱遮掩了身体,别人并不知道自己取出了心钉。

    这是一枚怎么看怎么普普通通的钉子,只是上面传来异常阴寒无比的气息,就算是拿在手中天闲都觉得手掌被冻的有些麻木。

    天闲小心翼翼的把这枚心钉收入了怀里,虽然冷的出奇,但这比插在身体中可舒服太多了。

    “瑶瑶,今天……我们看来要比试一次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