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五万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圣灵殿总部。

    “就这些?”

    教皇的脸犹如一片死水般阴沉,一张一张翻看马里奥特带回来的纸页,一直看完最后一页最后一个条件。

    “就……就这些!”

    马里奥特沉声回答,脸色也是无比难看,教皇每看一个条件眉毛就抖一下,多年追随教皇的马里奥特非常清楚,这是教皇心中恼怒的表现。

    “这件事……交给你亲自去办。”教皇的声音透着寒意,重重的点着那些纸页,“上面所有的要求,翻倍给火叶城送去!”

    马里奥特顿时眉毛拧在一起,低头说道:“教皇大人,这样的话,我们岂不是就低头了?那些条件……”

    教皇重重哼了一声打断马里奥特的话,目光扫过手上的纸页,上面写着:

    七叶冰花一百朵,每天一朵

    …………

    ……

    教皇顿时又是眼角乱跳,恨声说道:“我们低头的时候还少吗?那个该死的小子!但这件事……”

    说到一半,教皇的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就好像涂了一层黑灰,却是停了下来,咬牙切齿了半天,“总之,你就按照这上面的东西去办吧,今天好好休息,明天你继续去火叶城拜访。”

    教皇如此坚持,马里奥特心中顿时沉重了几分,小心问道:“教皇大人,那位骑士他……”

    目光狠狠的扫了马里奥特一眼,教皇眼中渗透出几分难以掩饰的恼怒,“这件事你不用问了,去把手里的事情做好吧。”

    马里奥特连忙低下头,“是,教皇大人。”

    马里奥特已经十分明白了,看来这位骑士大人,怕是又没有回来。

    当初灵官去火叶城的事情,马里奥特也是知道的,后来灵官近乎奇迹般的留在火叶城没有走,这件事让教皇焦头烂额的好一段时间,那一次是因为火叶城展示了神迹,不得不请灵官出面。

    而在那之后,因为灵官逗留在火叶城,圣灵殿的许多动作都变得束手束脚,可以说对火叶城多了无数的顾忌。

    这一次的幽灵骑士竟然又是这样……

    虽然不了解很多内情,但是马里奥特十分明白这位幽灵骑士的存在可是一个巨大的隐秘,这个隐秘甚至还要高于灵官的存在,灵官的存在之所以保密倒也似乎并不是有什么特别的理由,人类大陆上还是有不少灵官的传说的,甚至有人也亲眼见过灵官。

    但幽灵骑士就大大的不同了。

    他的存在也在传说之中,没有任何人能拿出证据证明这样一个骑士存在,并且为圣灵殿服务,因为能证明这些的人和物,都已经被完全抹杀掉了。

    灵官的隐秘身份可以在特定的时候揭晓出来,这甚至能够振奋士气,一个伟大的守护着!

    但是幽灵骑士,却犹如一个污点般永远也不能被外人知晓。

    灵官一身浩然正气,但幽灵骑士却是死亡的象征,而且他本身就是一个亡灵,使用的力量和做事手段都是见不得光,这两千年来,圣灵殿屹立人类大陆而不倒,除了那些光芒万丈,被人类所敬仰的传说和事迹之外,在阴暗处同样发生了无数的事件。

    光与暗并生,有光芒的地方就一定会有黑暗,圣灵殿两千年的历史辉煌无比,没有任何的污点,没有任何可以被诟病的地方,因为那些所有从黑暗中诞生出的罪恶和污垢,都被暗中吞噬,清洗掉了。

    而这其中最最主要的力量,就是这个幽灵骑士!

    别看他只有一人一骑,但在圣灵殿的历史上,却可以说做出了不可磨灭的伟大贡献,当然……这些绝对不会存在于任何一种记载,哪怕只是野史传记之中。

    有的,只是一个虚无缥缈,绝对不允许存在于纸面的,幽灵骑士的传说。

    任何伟大的东西都会有各种传说,好的坏的,千奇百怪,但只要没有证据,这些其实都是正面的影响力。

    圣灵殿不介意这个幽灵骑士的传说小规模的传播,让有一些人心有余悸,也让人们传播着圣灵殿伟大而神秘的历练。

    但是现在呢……

    这个幽灵骑士就活生生的出现,而且逗留在了火叶城中!

    要知道这个幽灵骑士哪怕是曝光一下下,那对于圣灵殿都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

    尤其是在这种敏感的时期,圣灵殿如果陷入大陆各方势力反抗的泥潭,那么这一次百万大军在外屯兵一年之久的“壮举”,不仅会颗粒无收,很可能还会导致更加严重的后果。

    马里奥特心中惆怅,但不敢耽搁教皇的命令,离开了那个奇妙的宫殿,回到军营之后立刻开始筹备物资,消息雪片似的发出去,圣灵殿的资源立刻运作起来,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开始向火叶城聚集。

    而就在马里奥特离开那座奇妙的神殿之后,教皇猛的一脚踹翻里桌子,怒吼着抓起手边一切能抓到的东西狠狠砸在地上。

    “一个两个!全都是这样!那个该死的杂种到底有什么好处!你们这些混账竟然全都不再回来!你们到底还是不是圣灵殿的守护着!?”

    教皇发了疯一样砸东西的时候,骑士正在白的小院里沉默的看着灵白和灵官下棋。

    他已经在这里坐了好久,白和灵官每天几乎算得上是无所事事,大多数时候都是下棋打发时间,现在也没人理会骑士,一盘一盘的下着。

    忽然骑士嘀咕了一声,“你们说,除了我们三个,还有谁活着?”

    灵官看了骑士一眼,没有说话,继续落下了棋子,白则好像没有听见,笑嘻嘻的吃掉了灵官一大片棋子。

    骑士似乎也没指望这两个家伙回答,似乎有什么心事的自己说道:“当初,我们立下誓言,谁也没想到两千年后我们依旧还活着吧,我记得当初的誓言是,千年不悔……”

    灵官这次停了下来,“怎么,两千年过去了,你觉得誓言已经可以不算数了吗?”

    骑士听了也不生气,而是仰头望向天空:“这千年时光,比我们想象的要快的多了,这世界的变化也是完全出乎我们预料,我们的誓言虽然似乎已经不再有效了,但我依旧认为那没有任何错误,我们活下来的理由就是为了坚守誓言,但……”

    骑士看了看白,“我的朋友,你能否告诉我,你为什么……会背弃誓言呢?”

    白只是笑笑,“你刚才不是已经说了,我们当初的誓言只是许诺千年而已,但现在已经度过了两千年的时光,我们的誓言在一千年前就已经完结了,我一直忠诚的执行我的誓言直到最后一刻,我的朋友,我可是一个忠诚的人呐,你这样说我可是很伤心的。”

    显然,骑士没有想要从白嘴巴完全挖出来什么东西的打算,无数的岁月之前,骑士就知道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了。

    “那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呢?”骑士有些困惑的望着白。

    白和普通人看起来完全没有什么两样,甚至可以说比普通人看起来还要丰润饱满的很,岁月没有在他的身上留下丝毫的痕迹,他看起来丰神俊朗,穿上一袭白衫站在微风之中,当真是龙凤之姿,飘飘然不是凡夫俗子能比拟的模样。

    而相比之下,骑士和灵官的情况就大有不同了,一个付出了自己的身体为代价,一个甚至直接付出了整个生命,这些都是为了能活下来,为了可以坚守自己的誓言。

    白只是笑笑,也不直接回答,似乎想起什么其他的事情淡淡说道:“我听说寂静森林里有一种鸟,每一次都会产下很多蛋,这些蛋最后会散落各处,有的掉进水里,有的在树枝上,有的则可能被埋进土中,但他们最后都可能活下来,并且长成一种模样。”

    拍了拍骑士的肩膀,白笑的有些神秘,“我的朋友,并不是只有像你们这样才能活下来的,我的情况……你们不知道也罢,这其实也是秘密,你们就不要追问了。”

    说着白落下了一枚棋子,然后随意的补充了一句,“当然,这世界上没有白白得来的便宜,我能活到现在,能活着等到誓言终结,我也付出了对等的代价。”

    看了看骑士,又看了看灵官,白微微笑着,“不比你们轻的代价,相信我,当然你们从来都不相信我,好吧怀疑也没什么,这件事我也没有办法好好的解释。”

    白说的轻松,但是骑士和灵官的神色却显得有些凝重。

    白说的一点没错,这个世界上没有白来的好处,骑士和灵官为了活下来都付出了非人的代价,而白这样好端端的,就好像一个不老不死的正常人一样的活下来,他所付出的代价,恐怕是最为沉重的。

    虽然现在还看不出这个代价到底是什么,但骑士和灵官明白,这不会是谎言,因为这是世界的法则,是这个世界永恒不变的真理。

    “那么,这一次……”骑士也不追问白的代价到底是什么,口气微微一变,但依旧有些沉重,“你确定你选择的是正确的路吗?”

    “我不确定。”

    白露出自傲的笑容,“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可以完全确定的,我的朋友,我们就是为了那些不确定而许下了誓言,你忘记了吗?”

    这句话说的骑士默默无言。

    白继续说道:“虽然我不确定我的路是否正确,但我能确定的是我曾经的路并不能达到我想要的解雇,这就足够了,我要换一条路走,或许依旧没有结果,但总是多了一种可能。”

    骑士沉默了很久,目光转向灵官,似乎在询问着什么。

    灵官长长的叹息一声,“我的朋友,我其实并不抱什么希望,但既然没有什么希望,也不妨留下来看一看。”

    “可我……”骑士看了看自己抬起的手,那只手隐隐发青,没有丝毫血丝,而且隐隐散发出一股幽兰的微芒。

    白忽的一笑,眯起眼来近乎蛊惑的说道:“我的老朋友,老伙计,你恐怕还不知道这里是怎么样一个地方吗?这座火叶城可是一个十分有趣的所在,你完全不必担心自己,我可以保证,就算你现在大摇大摆的走出去,证明自己其实已经死了上千年了,这里的人们也不会太惊讶的。”

    说着白上下打量了一下骑士,有些好笑的说:“比起一个会走路的四人,这个城市里稀奇古怪的东西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骑士皱眉,有点不相信的看着白,“虽然有关我的记忆大多都被篡改和消除了,但是……一个亡灵,真的可以在这里大摇大摆的走动?”

    “你去试试!”白指了指小院的门。

    骑士是直肠子,想了两秒钟后直接站了起来。

    大概半个小时之后,骑士骑着他的战马一溜烟的回到了白的小院,当他重新坐下来时,脸上是一面无比古怪的神色。

    “怎么样?”

    骑士没有回答,只是摇头。

    “你倒是说话啊?”

    骑士看了看白,“刚才……有好多人拉住我,向我兜售棺材。”

    白一声就大笑了出来,笑的前仰后合。

    灵官坐在对面,也是忍不住笑出声来。

    骑士不由一阵气恼,“这个见鬼的地方是怎么回事?还是有人记得我的事情,而且知道我是一个死人!该死的他们居然抓着我的马尾巴向我卖棺材!还说可以赠送陪葬品!这些混蛋!”

    白已经笑的喘不过气来了。

    “对不起,对不起老伙计,我还没有说明这里的情况,哈哈哈哈……对不起我忍不住笑!你不要介意,其实……啊哈哈哈哈,抱歉我又笑出来了,其实那些棺材一定不错,这里第一个好处就是每样货物的品质都……唉你别拔剑啊,我这不是正为你说明情况……啊哈哈哈……唉你动真格的!!”

    白的小院里开始迸射出杀气的时候,天闲正在叫大家飞快的准备,并且教训嘉米娜。

    “嘉米娜,作为火叶城的一份子,你怎么这么没自觉,下次要写五千颗宝石,记住了吗?”

    嘉米娜连连点头,“是,主人,嘉米娜知错了,嘉米娜刚刚学会了五万怎么写,这个可以吗?”

    “嗯,好,好……孺子可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