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谈判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天闲是心里十分清楚的,这一次骑士敢明目张胆的闯进火叶城来杀人,一方面是教皇起了歹毒的心思,另一方面是因为教皇不怕失败,因为灵官就在城内,无论骑士最后成功没有,灵官都不会让幽灵骑士存在的这个秘密外泄的。

    这可是血赚不陪的买卖!

    因为杀了人的话一了百了,杀不了的话,那我耍赖还不会吗?

    现在这个马里奥特元帅就是教皇派来耍赖的了。

    但天闲也打定了注意,就算是耍赖皮,那也要先剥下一层皮来再说,龙四好像还在筹划怎么对圣灵殿这次恶劣的行径进行狠狠的打击,那当然是今后的事了,而眼下非要从这位马里奥大叔身上切下肉来不可。

    马里奥特元帅坐在餐桌前,心中也是一阵阵的无奈,这份苦差事可是谁摊上谁倒霉,看看这一桌子年轻人,每个都年纪不大,按理说很好对付,但就是这群年轻人支撑起了这座近乎奇迹的城市,如今坐在这里,真有一种掉进了狼群的感觉。

    以天闲为首,大家都眼巴巴的望着马里奥特,谁也不说话,贵族官场上的那些寒暄客套更是一句没有,餐厅里除了杯盘碰撞和咀嚼声外,安静的可怕。

    马里奥特不得不咳了一声,堆起笑容,首先端起了桌上的酒杯,“尊敬的大公,沙漠环境艰辛,如此丰盛的晚宴,真是让我受之有愧。”

    天闲也举起杯,只是呵呵一笑:“没关系,喜欢就好。”

    和马里奥特碰了碰杯子,天闲小小的喝了一口,继续眼巴巴的望着他。

    马里奥特元帅心中发苦,心想看来这位年轻的大公是死活不肯放过我了,连一丁点客套话都不肯说。

    又咳了一声,马里奥元帅放下酒杯,脸上露出几分阴沉来,“尊敬的大公,不瞒您说,我这次来,是因为教皇大人听说有人冒充圣灵殿的骑士来行刺大公,不知道这个消息是否属实?”

    “当然属实!”在一旁的凌已经是目露寒光的盯着马里奥了,“而且不仅是冒充圣灵殿的骑士,还带来了教皇的亲笔信,这件事不知道教皇要怎么解释?”

    “竟然这么严重……”马里奥特皱眉,目光和凌对视一下,然后飞速扫过天闲的面孔。

    这一餐桌看起来想要把自己生吞活剥的年轻人其实都好对付,因为最终他们还是要以一个人为核心,也就是自己身边这位笑呵呵的年轻大公,他们如何咬牙切齿,甚至呼喝叫骂都没关系,只要这位大公的态度……

    马里奥只看到天闲笑眯眯的表情,心中顿时有些没底。

    古丽放下餐刀,刀锋隐隐对着马里奥特,眼中也是寒光闪闪,“马里奥特元帅,这件事岂止是严重,简直就是无法想象!要知道我们和圣灵殿可是亲密的盟友,但这次来的骑士从铠甲到战马全部都是西殿的标配,甚至连那几个侍从的战马都依据圣灵殿的规矩按主人的标准降低一级,他们本身更有不弱的实力,还有那个骑士的剑术更是圣灵殿传承千年的标准战斗技巧,他们五个人,从头到尾都是圣灵殿西殿的骑士,我从小在西殿效力,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真实的假冒者。”

    “是啊!”阿里昂立刻接话过来,“我记得有一位朋友对我说过,一个骑士和他的侍从如果骑在马上,位置可是有严格规定的,一个侍从和两个侍从站立的位置也不相同,今天那个骑士带来了四个侍从,他们从头到尾都以极其严格的位置拱卫在那个骑士身边,这种近乎军队般严格的行为,看起来和真正的圣灵殿骑士没有任何区别呢。”

    顿时,桌上七嘴八舌的议论开了,天闲也不知道这些家伙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是怎么收集到了有关圣灵殿骑士这么详细的消息的,甚至于香都放下餐具来,煞有介事的说她的族人说过,圣灵殿骑士的战马脖子上扬的角度和其他战马不同之类……

    香大小在北部高地长大,不通世事,她居然知道圣灵殿战马脖子上扬角度的问题,这简直是见鬼了!而且是吃东西的时候停下来才说的,这根本不是香!

    天闲瞧了瞧马里奥特元帅,他一脸平静,不过额角已经隐隐见汗了。

    “马里奥特元帅……”天闲轻轻笑着,“用困惑的表情望着他,这些情况您听到了,我们真的十分怀疑,是不是真的有人能伪装的这么像圣灵殿的骑士,而且他给我的教皇亲笔信上虽然没有教皇大人的签名,但我已经叫人拿去做纸张鉴定了,圣灵殿对外颁布的政令公所用的纸张都是有些特别的,如果查证这张纸是来自圣灵殿总部的话,那么教皇大人或许就该好好对内部进行一番彻查了。”

    马里奥特不由深深的看了天闲一眼。

    那张教皇的亲笔信自然不是教皇写的,这种证据怎么能留下,教皇早想到了这点,但……这个小子居然去追查纸张的来源!

    天闲继续说道:“而且,最重要的是灵官最后居然出面平息了这件事,哦您这样高位的元帅一定知道灵官大人吧,这是最让我感到疑惑的地方,如果那个骑士和圣灵殿没有关系的话,灵官大人为什么会出面救他呢,您或许还不知道,那个骑士本来因该被我干掉的,但他却被灵官大人救走了,而且……“

    天闲眼中闪过一丝极度的不满,“灵官大人故技重施,干扰了我的子民的记忆,对于那个骑士的种种行为已经记忆模糊,他们只知道有人来和我决斗,但细节已经都记不清了。”

    说着,眉头一挑,天闲的声音冷了下来,“灵官大人第一次来访时就给火叶城带来了不小的麻烦,而且干扰了我的子民的记忆,我是看在教皇大人的面子上才没有计较这件事,而今天,居然有人明目张胆的来杀我!灵官大人居然也明目张胆的把人救走!这一次如果教皇大人不给我一个合理的交代!那么……哼哼。”

    餐厅里数十道目光齐刷刷的瞪到了马里奥特的脸上,这位久经战阵,一辈子大风大浪过来的老元帅一下子感觉很疲惫。

    教皇甩下来的这个锅也未免太大了!

    揉揉额头,马里奥特露出最真诚的笑容,“尊敬的大公,请不要动怒,教皇大人得到消息后也是十分震怒,这才立刻派我来追查这件事,无论如何都会给大公您一个合理的交代。”

    说完,马来奥特眼中忽然闪过几分古怪的神色,“那么大公可否告知,那位骑士现在人在哪里?”

    天闲心中微微一动,马里奥特虽然笑的真诚,还有几分发苦,但他的眼中却还是忍不住露出了几分掩饰不住的神色。

    那分明是一种老狐狸的狡猾。

    天闲心中念头飞速转动,心中知道这位马里奥大叔恐怕是有什么倚仗,否则也不敢这么快就跑来演戏。

    至于骑士的去向,他现在自然是呆在白的小院里,和白与灵官那两个老怪物聊天喝酒呢。联想到之前在白那里听到骑士说的话,天闲忽然感觉心中的疑惑层层剥开,变得豁然开朗起来!

    这次骑士前来杀人,教皇也是兵行险招,恐怕事先也没那么考虑,而且有些事恐怕就算他仔细去考虑,也是绝对想不到的。

    天闲瞄了马里奥一眼,眼中流露出和他一模一样的神采来,骑士……恐怕在教皇的预想中大闹一场就会立刻离开了,到时候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上哪求证去?

    难道要找灵官问话?人家是何等身份,何等实力?随便编一个理由出来你也没办法推翻。

    嗯……教皇看来是早就做好万一击杀不成就赖账到底的打算了。

    但,骑士没走啊,还和自己聊了好一会儿呢……

    马里奥特忽然感觉不妙,因为天闲忽然笑的开心起来,而且眼神儿里的笑意越来越浓,让整张脸都好像一朵花似的笑开了。

    “马里奥特元帅,那个骑士去哪了我当然不知道,这件事还要去问灵官大人,但他老人家身份尊贵,可不是我能责问的,这件事还要教皇亲自过问才行。”

    马里奥特顿时面露红光,这种情况教皇大人已经交代过了,这是耍赖的最大本钱,你没拿到人,那怎么就能说是圣灵殿的人呢?没有物证只有人证,而且人证全是你的人,那自然是不算数的,所以就简单的赔偿你一点精神损失好了,这还是看在盟友的份上,毕竟那根本就不是我们圣灵殿的人啊,你自己盘查不严放了敌人进来,这总不能也怪到我们头上吧。

    至于去责问灵官,哼哼,这个大陆上,恐怕还没有什么人有资本质问他。

    虽然马里奥特自己对灵官不是很了解,但到了他这个位置,各种传闻总是听说过的,而且教皇发来的消息中,提到灵官的地方口气都无比尊敬,甚至带着些虔诚的味道,那么这位灵官的地位也就不言而喻了。

    但马里奥特还没说话,天闲已经好似轻描淡写的说道:“不过我刚刚才到灵官大人那里去过,那个骑士就在那,我们还谈了谈,喝了杯酒。”

    马里奥特当场石化。

    那个幽灵骑士没有走?这可和教皇大人交代的情况完全不同!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小子还过去和那个骑士谈了谈,还喝了杯酒?

    马里奥特死死瞪着天闲,一时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天闲慢悠悠的继续说道:“当然,那个骑士的身份我没有问出来,人家不说嘛,灵官大人在场,我也不好过分的询问,所以这件事还要教皇大人亲自过问才行,哦既然您来了,那么或许可以代表教皇大人去询问一下,毕竟……那个骑士随时会离开,那样可就无法对证了。”

    马里奥特额角的冷汗已经流下来了,情况出现了完全预料之外,甚至是截然相反的变化,那个骑士不仅没有立刻离开,居然还主动现身和这个小子接触!这种事怎么可能发生?

    难道是在说谎?

    马里奥特凝视天闲,心中七上八下,是不是说谎回去禀报教皇大人就知道了,但现在无论如何不能答应代表教皇去询问,灵官可是教皇都要低眉顺目都存在,自己一个小小都元帅哪里敢去?真的触怒了这位灵官,或许教皇也保不住自己。

    可是不答应又不对,作为来调查这件事的人,骑士就在眼前怎么能不去?

    天闲这个时候又说话了,这次可是把马里奥特吓的心惊肉跳。

    “我看不如这样,我现在就派兵封锁城门,包围灵官的住处,免得那个骑士跑了,灵官大人虽然身份尊贵,但怎么也是圣灵殿一份子,要听教皇号令,您既然到这来,一定有教皇的信物,到时候我们拿了教皇的信物,打起圣灵殿的大旗,以教皇的名义询问这件事,灵官应该也不好不开口。”

    “不行!绝对不行!”马里奥特忍不住失声叫道。

    天闲露出困惑的神色,“怎么,难道您有什么难处?”

    马里奥特顿时语塞,心想我的难处?这难处可比天都大了去!

    幽灵骑士明明就是教皇派来的,自己哪有胆子去问?触怒了灵官我自身难保不说,这件事弄砸了,圣灵殿和火叶城撕破了脸皮,到时候就不知道多少人要倒霉了。

    幽灵骑士竟然没有走!这件事太过意外了,而且自己现在也不敢去问真假,这……

    忽然,马里奥特在天闲的眼中捕捉到了一丝丝的戏虐的眼神,天闲笑着,手里晃动着自己的酒杯,一脸好以整暇,在看桌上的其他人,也是一脸恶意的笑容。

    马里奥特不由恍然大悟!暗骂自己愚蠢。

    事情发生了这么久,那么哪有现在才想起去封锁城门,然后再去质问的道理?这位大公是吃准了自己不敢去问,所以才会这么说的。

    但……骑士到底走没走,这是一个决定性的问题,现在必须要回去向教皇通报消息才行。

    “尊敬的大公。”想通这些,马里奥特镇定了许多,“灵官大人的身份在圣灵殿十分超然,这次我来的匆忙,并没有什么教皇大人的信物,也没有想过这件事会牵扯到灵官大人,我看不如这样。”

    假装思索了一下,马里奥特点点头说:“我现在就回去面见教皇大人,请来教皇大人的亲令,然后才方便去询问,这段时间大公您就封闭城门,不要让那个刺杀这逃掉!我想最多明天早上我就能带着教皇亲令回到这里。”

    天闲微微一笑,看看餐桌上大家已经跃跃欲试的眼神,忽然点点头,“那……开始吧。”

    马里奥特正奇怪开始什么,却发现所有人从餐桌下拿出了纸笔,然后飞快的在上面写了起来。

    “大公,这是?”

    天闲也在闷头写东西,也不看马里奥特,“没什么,我们有些东西托您带给教皇大人,他老人家一看就明白了。”

    马里奥特心中顿时有些不安,偷偷瞄了一眼天闲写的东西,顿时心脏抽搐了一下。

    只见天闲用歪歪扭扭的字迹写道:

    秘银:五百箱(大号)

    厚帆布:二十车

    圣痕(凡品):五十箱(大号)

    建筑石料:五万斤

    建筑木料:一万斤

    育儿指南:一百册(内容不同)

    …………

    ……

    马里奥特眼角发抖的看着天闲不停的写,而其他人也是一样,尤其是那位塞纳小姐,火叶城的财政大臣,现在简直是满脸红光,看起来恨不得把桌布都扯下来写字一样。

    很快,一张张写满了字的纸片就全堆到了目瞪口呆的马里奥特眼前。

    马里奥特眼珠子都瞪出来了,最上面的一张纸是维罗写的,这家伙不客气的在上面写了五千匹战马,还要全副的骑士武装,以及足够五千骑兵十年消耗的武器装备补给,以及可以长时间存储的战马草料。

    这些对于圣灵殿来说当然不是小意思,但问题是这些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张纸上,而且要带回去给教皇看!

    再有就是,这只是一个条目,在这个条目下还有长长的一串字,而在这张纸下面,还有厚厚的一打,每个上面都写满了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马里奥特甚至看到边角的地方露出的一页上写着嘉米娜工工整整,如小学生初学写字般的字迹,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五百颗宝石,材质种类大小不限,要求:颜色不同。

    简单的翻看了一下,什么五百双软皮靴,要软底高帮的、一百块脱水面包,最好是香葱味……之类的东西数不胜数!

    “大公,这……这是什么意思?”

    马里奥特满脸黑云,这份东西拿回去,教皇一看之下不气死才怪!

    天闲露出和善的微笑,“没什么,这是我们家乡孝敬长辈的东西,您带回去交给教皇大人就好了,您可不要私藏哦,我们都是有存根的。”

    说着,天闲叹了口气,有些苦恼似的说:“也不知道那个骑士走了没有,现在去封锁城门应该还来得及。”

    马里奥特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两下,一声不吭的把面前所有的纸张收拢整齐,叠好放进了怀里,这次闷声说道:“大公请放心,我一定把您的心意完全带到。”

    说完,这位老元帅也丝毫不客气,直接站了起来,“告辞!”

    “哦,要走了吗,真是可惜……但正事要紧,我来送您吧。”

    马里奥特转身就走,“不必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