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围城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骑士刀劈斧砍的岩石一样的脸上全是惊愕,他呆呆的看着灵官丢掉了那件破损的长袍,不知从哪里又取出一件同样款式的袍子披在身上,遮住了只有头和双手双脚的身躯。

    “你……”骑士的脸颊狠狠抽动了一下,“你的身体呢?你的……四肢呢?”

    灵官缓缓系好袍子,脸上露出几分淡淡的苦笑,“老伙计,当初我们这些人,能活到现在的寥寥无几,还活着的哪一个不是付出了代价,比如你……”

    骑士的身体重重颤抖了一下。

    白把棋盘和棋子慢慢收拾好,随意似的说道:“为了能活下来,他放弃了身体,如果只有手脚和头的话,圣灵殿的一些秘法倒是可以让他得到长久的生命。”

    骑士颓然坐了下来,手里的骑士剑掉落在地,缓缓失去了光芒……

    “我们……活的太久了。”骑士怅然一叹,这叹息中似乎有无限的悲哀和无奈。

    “怎么,你后悔了?”白把酒瓶重新放到桌上,刚才骑士踹翻了桌子,白第一个挽救的目标就是这两瓶珍贵的酒。

    “不!我不后悔,只是……”骑士双眼射出凌厉的光芒,打在了天闲的脸上,“我只是感到耻辱和忧虑,我们已经活成了怪物,但当初的誓言,却似乎依旧无法实现,或许我们终将背负自己的誓言,带着屈辱死去。”

    白笑了笑,“誓言……那真是遥远的事情了。”

    灵官也笑了笑:“两千年而已,倒是也不算很遥远。”

    三个老怪物都沉默下来,一下沉浸在两千年漫漫的时光中,两千年的岁月,沧海桑田,曾经的誓言犹如金色的印记烙印在灵魂深处,如今誓言依旧,却已经物是人非。

    天闲略微觉得有些尴尬,在这个时候不知道自己该说点什么,似乎这里并没有自己这个只有二十几岁经历的“小不点”说话的地方,但就这么坐在这里,真是如坐针毡,浑身难受。

    好在沉默没有持续很久,白首先说道:“我们也有消失的一天,所以我做了一个选择。”

    骑士的目光依旧盯在天闲身上,“这个小子,就是你的选择吗?”

    “或许是,只要他能达到我的要求。”白询问似的看了看骑士,“你觉得他怎么样?”

    骑士眼中流露出几分不屑:“和你一样狡猾的让人厌烦。”

    白哈哈大笑。

    骑士捡起自己的剑插剑鞘,正襟危坐,肃然对天闲说道:“小子,继续刚才的话题吧,你想知道什么我可以告诉你,但你先要回答我几个问题。”

    天闲松了口气,总算还能继续提问,当下飞快的回答:“骑士先生请问。”

    “你在圣灵殿的秘密宝库里,到底见到了什么?”

    这个问题一说出来,白和灵官都是微微苦笑。

    天闲思忖一番,还是实话实说:“在那里,我找到了一个花园,里面有一个老人守着一块石碑,半空还有许多游的光芒。”

    说完这番话,天闲发现骑士虽然表面上依旧冷静,但他的眼角抖了记下,嘴唇也死死抿住,显然正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

    只听骑士以沉重而缓慢的声调继续问道:“他,对你说了些什么吗?”

    “他说……他是圣灵殿的第一批建设者,他是圣灵殿第一任大教司。”

    骑士默默的低下了头,天闲发现他的身体在微微颤抖。

    “他……叫什么名字?”骑士的声音已经抑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我不知道。”天闲摇摇头,“直到最后他也没有告诉我他的名字,因为他自己也不记得了,我先后去过两次,第二次他甚至已经记不清我,他说他的记忆已经消失了大半,很快会和其他同伴一样,在那个地方永远的长眠,他说那个花园就是他们的安息之地。”

    “原来是这样……”骑士用力吸了口气,重新抬起头来,面色和往常一样坚硬而冷漠,但天闲发现他的眼中多了不少血丝。

    “很好!”骑士沉重的点了下头,“我已经知道我想知道的了,现在你可以提问了。”

    天闲正要开口,灵官却忽然插口问道:“小子,他有没有……提起我?”

    顿时,其余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灵官身上。

    灵官的眼神有些殷切,“有没有……我是说,哪怕一点点。”

    天闲不知道灵官为什么这样问,但那种眼神却不知为什么有些让人感到心酸。

    “有的,灵官大人。”天闲恭恭敬敬的回答,“其实他看过您的教典,不是那本教典的话,我第二次可能就无法见到他了。”

    灵官眼中陡然爆发出一层光芒,“他看过我的教典了?”

    “是的,灵官大人。”

    灵官那向来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竟然激动的发红,哈哈笑了两声,“好,好……那就好,怪不得那次你没有立刻归还教典,好……非常好。”

    天闲目光落到灵官的袖子上,发现他连袖子落进酒杯都没有发觉,那个圣灵殿里干瘪的小老头,似乎和骑士与灵官都有着密切的关系。

    回头,天闲忍不住看了眼白,结果被白狠狠瞪了回去。

    “那……我能继续提问吗?”天闲愈发的感觉这三个老怪物之间隐藏着什么重大的秘密,这种神秘的压迫感让天闲觉得自己好像一个纯洁的小兔子在三个狡猾的老狐狸面前瑟瑟发抖。

    “可以!”骑士立刻回答。

    “恶魔的力量……可以从一个目标身上转移到另一个目标身上吗?”

    三个老家伙都是面色微微一变,天闲飞速的继续说道:“我想这个问题并不属于“不能回答”的范畴之内,因为这其实就是刚刚问我的问题,对吗?”

    显然,这个问题有些敏感,骑士皱眉,看来在犹豫,但天闲说的也不错,刚刚骑士还怒吼着问天闲的力量是从哪里来的,这其实是两个很相近的问题。

    当然,其中的包含的意义却完全不同。

    “可以的。”骑士最后还是选择了回答,“恶魔的力量本来就是从宿主那里得到的,具有非常良好的传导性,只要使用合适的方法,确实可以进行转移。”

    天闲“哦”来一声,表面尽力保持平静,但心中却掀起滔天巨浪,因为天闲想到了一件事!

    “这也是为什么刚刚骑士先生会怀疑我的力量是从别的地方得到,而不是自己觉醒来的,是吗?”

    “是的。”骑士这次回答的非常痛快。

    “那么又是如何转移的呢?”天闲似乎是随口的那么一问。

    骑士这次一个字都没说,干脆的摇了摇头。

    天闲心中一叹,果然一旦涉及到深层次的恶魔话题,骑士也像白和灵官一样守口如瓶。

    不在意的笑笑,天闲让自己看起来好像一个很有风度的贵族,“那么……”

    忽然转向白,天闲讨好的笑了起来,“岳父大人,我想您对我的考验应该不包括教皇在一旁捣乱的那些事吧?您当初的预计中,应该只有瑶瑶,对不对?”

    白不无警惕的看着天闲,本能的感觉到这个小鬼又要动什么坏心思,但这话说的倒是没错,当初的考虑中,已经降临的狄斯塔丽和瑶瑶是唯一的考验标准,当然这是不能说出来的。

    “没错。”觉得没什么问题,白点点头。

    “那么我现在问一些不关乎这些事的问题,而是另外一些同样关乎我生死存亡的问题,应该被回答,对不对?”天闲一脸希翼的望着白。

    白的神经顿时又紧了几分,似乎嗅到了某种阴谋的味道,但是天闲说的并没有任何问题,这也算是今天叫天闲过来的目的。

    毕竟希望骑士能给予更多的帮助。

    “没错。”

    天闲顿时笑了,笑的整张脸好像一朵花一样。

    “骑士先生!”天闲提高了音量,“在一年前,我曾经许下诺言,一年后公布黑色大海上一块陆地的位置,但说实话,当时只是权宜之计,我并没有什么位置可以公布,也没有见到过真正的陆地,但是从圣灵殿和龙渊帝国的反应来看,他们对这件事的重视程度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您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

    骑士的脸色顿时古怪起来:“你……不知道黑色大海里有陆地吗?那……”

    白立刻咳嗽了一声,一面苦笑一面打断了骑士的话。

    骑士对白打断自己看来有些不满,但倒是闭上了嘴巴,不再说话。

    天闲却已经捕捉到了有用的信息,骑士的意思很明显:黑色大海中存在着陆地,你难道去了一趟还不知道吗?

    就是这个意思!

    那么……天闲的心变得火热!

    既然骑士知道黑色大海存在陆地,白也知道,那么灵官肯定也知道,大胆猜测一下的话,圣灵殿的高层,最起码教皇也是知道这件事的!

    而且应该远不止这些,教皇应该还了解关于黑色大海中陆地的更多秘密,知晓那一个,或者是那些陆地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宝贵意义。

    “骑士先生!”天闲提高了音量,“现在圣灵殿和龙渊帝国为了这个我虚构的秘密而在城外对峙,教皇怀疑我受到龙渊帝国的控制,甚至不惜召唤您来击杀我,这已经对我构成了足够大的威胁,我想如果您还恪守刚刚说起的原则,那么在我的岳丈大人考验我的范围之外,应该尽量回应我的问题。”

    骑士默默点点头,但并没有立刻说话。

    天闲继续趁热打铁:“我不奢望知道我现在不该知道的秘密,但我不想被教皇这样算计而死,我想知道的,是关于这件事上,教皇接下来大概还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什么样的理由可以改变教皇的想法,什么样的因素可以影响教皇的判断,我想这个要求,并不过分吧?”

    骑士这次深深的皱起眉,一脸凝重。

    天闲不知道能不能得到回应,毕竟自己手里其实没有任何必胜的筹码,如果骑士不想说,自己一点办法也没有。

    骑士思考了一阵,很然对白说道:“我大概明白你为什么选择他了。”

    白抬抬眼皮,“为什么?”

    骑士轻轻哼了一声,“因为他和你一样,看起来人畜无害,实际上却阴险狡诈!”

    白愣了下,然后忍不住放声大笑,灵官在对面也不禁莞尔。

    骑士瞪着天闲,以严肃的口吻说道:“年轻人,虽然你只是想要知道黑色大海的秘密,但我不得不承认你说的话不无道理,我只希望你得到答案之后……”

    停顿一下,骑士看了白一眼:“不要一时冲动,像某些人一样走上不归路。”

    天闲用力点头。

    骑士沉声说道:“教皇会怎么做,我自然无法猜测,但我能告诉你的是,圣灵殿存在的意义并不在于保护人类,并非是为了人类的崛起而出现的势力,简单的说……圣灵殿并不希望黑色大海里有任何东西,那是一片一无所有的大海的话,将是圣灵殿最希望看到的结果。”

    天闲顿时一怔,这是什么意思!?

    “黑色大海中存在的一切都是圣灵殿应该抹消的存在,当然实际存在的无法抹消,但……可以将存在的消息抹消在人类大陆上。”

    天闲顿时瞪大了眼睛。

    骑士继续说道:“按理来说,人类大陆附近的黑色大海是一无所有的,但你说存在一片陆地,那么圣灵殿一定不会坐视不管,如果真的存在陆地,那么圣灵殿一定要弄清它在哪,然后采取措施,绝对不会让人类大陆上的任何人与那片大陆有任何联系,我这样说,你听懂了吗?”

    别说听懂,这么几句话,天闲的冷汗都流下来了。

    “我……能再问个无关紧要的问题吗?”天闲小声说。

    “可以。”

    “如果,我是说如果,东部王国可以从人类大陆上断裂出去的话,圣灵殿是不是会更愿意看到这种事。”

    骑士深深的看了天闲一眼,“年轻人,你很聪明,这个问题的答案,是的!东部王国其实一直是圣灵殿非常不希望存在的地方。”

    天闲感到一阵眩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