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千年的奉献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虽然知道自己不可能从眼前这三个老家伙手里得到什么至关重要的情报,但意识到巴巴洛特其实已经不是自己最大的威胁,天闲心中也忽然间送了口气。

    是啊,现在巴巴洛特的确不算什么了,现在该打算的事情,远远要高于巴巴洛特。

    想到这些天闲就感觉心中发热,对于接下来面对瑶瑶心中又多了几分期待。

    “小子,你想知道些什么?”白有意无意的笑着,笑容里似乎包含着某些让人看不透的东西。

    天闲摸出几个酒杯来,在白期待无比的目光中把那两瓶美酒中的一瓶打开,先倒了一杯给白,然后是灵官和骑士。

    白和灵官早就习惯了,嗅嗅酒香,一口吞进肚子,顿时都是一脸享受,只有骑士冷冷的望着天闲,摆出一副不受收买的面孔。

    天闲微微一笑,“骑士先生,我们已经亮过武器了,现在美酒当前,只是随便聊聊,用不着剑拔弩张吧?”

    说着天闲自己也倒了一杯,美美的喝了一口,然后吐出凉丝丝的酒气说道:“这是火叶城的特产,虽然没有什么年份,但绝对算的上是佳品,骑士先生不尝尝吗?”

    白和灵官早就不管其他,专心喝酒了,桌上的气氛顿时有了些微妙的变化,骑士绷着脸,与气氛格格不入。

    “哼!”

    又哼了一声,骑士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哦”骑士显然很意外这酒的味道,“这是……你们自己酿的酒?”

    天闲暗暗而笑,酒这种东西,堪称神物,骑士一杯酒下肚,脸色明显和刚才就不一样了。

    天闲又给骑士倒上一杯,骑士也不客气,大模大样的等着,然后又是一饮而尽,末了还舒服的吐了口气。

    天闲淡淡说道:“人类在诸神时代过后,明繁荣昌盛,这酒也是越来越好了,不知道骑士先生从前喝过类似的酒没有。”

    骑士皱皱眉,看了酒杯一阵,还是恪守骑士的本分,实话实说:“没有,这酒……很特别,清冽无比,但又蕴含几分火气。”

    “别的地方可喝不到,人类这两千年的历史,只有火叶城有这种酒。”天闲干脆把另外一瓶酒放到了骑士面前,“早知道我多带几瓶来,下次吧。”

    骑士的脸色变了几次,看得出很中意拿瓶酒,但最后还是没有去动那瓶酒。

    “说吧,小子,你想知道什么,看起来你似乎是想问我。”

    天闲露出优雅的笑容,“当然,骑士先生,这两位前辈已经在这里有一段时间了,能问出来的,我已经都知道了。”

    骑士不由得带着一种近乎虔诚气愤的表情瞪了白和灵官一眼,白和灵官都没有看他,注意力都在那瓶酒上。

    “说吧,年轻人!虽然我无法承认你真正的打败了我,但你的确战胜过我,你有资格提问。”

    天闲笑的有些开心了,“骑士先生,这并不会和我们之间的胜负有关,而是和您的信仰有关。”

    “我的信仰?”骑士皱眉。

    天闲的表情严肃起来,“骑士先生,说实话,我有很多很多的问题想要问,但是您看到了,我的岳父大人,还有这位灵官大人虽然在这里已经居住了很久,但很多事他们对我守口如瓶,我现在依旧好像在一片浓雾中前行,没有任何方向。”

    骑士脸色微微僵硬:“那么有些事,恐怕我也无法回答你,那是有原因的。”

    天闲心中微微一声叹息,这个家伙先这样说了,那么恐怕就不会再吐露什么隐秘的东西了。

    不过,一般的情况应该还是能问出一些东西才对。

    “当然,我知道有些事现在并不适合我知道。”天闲看了看那里对着酒瓶一脸享受的白,“我的岳父大人虽然脾气古怪,但还是很偏袒我的,如果真的对我有好处,我相信他一定会告诉我那些秘密的。”

    白的目光不经意的闪烁了一下,轻轻扫过天闲:算你小子识相!

    天闲继续说道:“但有些事,我觉得他们过于担心了,所以现在我想向您询问,这些事同样关乎人类大陆的命运,我想既然您不像我的岳父大人那样奸诈,而是有着高尚信仰,有着纯洁灵魂的骑士,既然您还遵守着一个高贵骑士的准则,那么您一定会回答我的问题的。”

    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哼哼了一声,但也没说多余的话,不过却把骑士面前的酒瓶拿了过来。

    骑士以庄严的声音回答:“如果真的如你所说,我一定会回答你的问题!”

    灵官这个时候忽然间说道:“老伙计,很久没有人对你说,你还有着纯洁的灵魂这种话了吧?”

    骑士的神色没有丝毫变化,淡淡说道:“的确,但我不会被这样的话迷惑,我的灵魂到底将要回归何处,我很早之前就已经清楚了。”

    灵官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小子,问吧!”骑士挺直了身板。

    天闲斟酌着自己的话,知道这种机会可是绝无仅有,类似幽灵骑士这样的存在,恐怕就算是圣灵殿也不会再有了,今天能问到的就问到了,如果没问到的话,那么就只有等到解决了瑶瑶的麻烦才能从白的口中得知了。

    一念至此,天闲才发现自己的心中一下子涌起无数个问题来,诚然,对于现在的局面,天闲简直好像一个无头苍蝇在乱撞。

    明明知道自己的前方有一个庞大无比的未知事务,但却无法抓到对方固定的形体,那种感觉真的让人十分难以忍受。

    稍微思索一下,天闲问道:“骑士先生,我想首先知道,教皇召唤您来的意图是什么呢?”

    骑士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思索了一阵,似乎在猜测天闲这个问题的意图,之后才缓缓答道:“我并不知道,虽然我现在有我自己的猜测,但那并不是事实,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天闲微微头疼,这个骑士还真是恪守本分啊!

    “那么换一种说法,骑士先生!教皇召唤您来,具体的命令是什么呢?”

    天闲问出来就见到骑士皱起眉,立刻补充道:“您应该清楚,现在火叶城处于人类大陆争端的中心漩涡,作为这座城市的主人,我关乎许多人的生死,如果今天我在广场上战死的话,我可以保证后续发生的事情是您无法想象的,我甚至现在有一个猜测,教皇的命令十分简单,您根本不知道详情,只是出于忠诚和原则就服从了召唤,是吗?”

    骑士看着天闲的眼神变了几次,他不由得上下打量天闲,好像第一次看到天闲一样。

    白忍不住说道:“老伙计,我们留在这里可不是没有原因,这个小子虽然还嫩的很,但……也算是比较出色了,尤其是在头脑方面,你怕都不是他的对手。”

    骑士脸色微微有些难看,但也没有反驳白的话,而是闷闷的回答:“教皇的命令的确十分简单:来到火叶城,在众人面前杀掉火叶城大公,就是这样。”

    天闲心中恍然,果然是这样!

    教皇好很辣老练的手段!

    这就等于是扔了一颗炸弹到火叶城来试探,炸不死人起码也撇清了迷雾,能看清楚局面。

    天闲现在肯定教皇已经收到了骑士战败的消息,而就在今天晚上,肯定会有圣灵殿的使者再次光临,并且就这件事做出一个冠冕堂皇的,华丽丽的无责任辩解。

    联盟还要继续。

    教皇明白既然自己没有力量全失,那么自然是要对抗龙渊帝国,那么双方就不会撕破脸皮。

    这个老不休!

    “骑士先生,那么您知道这样做会有什么后果吗?或者说……您最近留意过人类大陆的局势吗?”天闲再次问道。

    骑士这次思考了很长时间,甚至看了看白和灵官,但他们都没有说话,“我……”

    再三犹豫,骑士谨慎的说:“你战胜过我,对我应该已经有所了解,那么你因该能明白我其实不会经常留意人类大陆的局势,我我责任是守护圣灵殿的荣光,我听从每一代教皇的召唤,就是这样。”

    天闲一听立刻就明白了!

    这个骑士,平常的时候并不能得到这个世界的消息,古丽说过他是一个拥有不死之身的亡灵!这听起来有些奇怪,但也恰恰说明了他没有可能像正常人那样生活。

    或许他因为身体和力量的原因被控制在什么与世隔绝的地方,或者平时根本就不在这个世界中逗留,后一种是最可能的情况,毕竟既然有迷雾小镇那种地方,那么这个世界还连接着什么奇怪的空间也说不定。

    所以其实并不了解这个大陆的局势,直白的说,他是圣灵殿手中一把无往而不利的剑!只有关键时刻才会拿出来使用,平时都是雪藏起来。

    这就是教皇的算计啊!天闲心中越想越是冒火,这个老不休,早晚要好好的和他算完这笔账。

    “那么……”天闲想了一下,“骑士先生,对于您个人我很有兴趣,虽然您不能透露过多的秘密给我,但我只是想泛泛的了解一下,因为我在不久之后将会有一个重大的决定,这个决定和圣灵殿有着极其密切的关系,我希望能从您的身上进一步认识圣灵殿的本质。”

    骑士直接点头,“可以回答的,我一定回答。”

    天闲点头,“那么……我先说说我的事。”

    看了看白,天闲笑了起来,“我和圣灵殿之间,有许多不清不白的恩怨,直到现在我也无法确定圣灵殿存在于人类大陆上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我虽然通过一些渠道了解了一些情况,但现在教皇的做法让我非常疑惑,我甚至怀疑我之前曾经见到听到的是不是事实。”

    这一次白和灵官都目露疑惑,骑士更是皱眉看着天闲,不知道天闲要说些什么。

    天闲故意停顿了一下,缓缓说道:“在一段时间之前,我曾经得到机会,进入了圣灵殿的藏宝库。”

    这句话让骑士的脸色顿时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白和灵官也是互相看了看对方,然后同时露出了几分苦笑,立刻又低头去喝酒了。

    天闲继续说道:“圣灵殿不愧是屹立人类大陆两千年不倒的庞大势力,宝库内的收藏让我无比惊叹,我甚至怀疑是不是整个世界的宝物都被收藏在其中。”

    骑士的脸色开始变得难看。

    天闲笑着看着他,“当然,我说的不是外面那些糊弄人的东西,而是那个秘密的宝库。”

    “你……果然!”骑士猛的吸了口气。

    天闲淡定的继续说道:“就在刚刚,您说过怪不得我的身上有某种东西,不知道是不是我猜错,难道您感觉到了昔日同伴的气息?”

    骑士猛的站了起来,眼睛瞪的老大,“你……你见到了他!你见到他了?”

    猛然间,骑士意识到什么,居然一把抓住白的衣领,整个的将白提了起来,怒吼的问道:“你们早就知道了是不是?早就知道他在那?啊……他们!是他们都在那对不对?你们早就知道了!”

    白苦笑,任凭骑士抓着,只是摇头,并不说话。

    灵官闷声说道:“我们知道的,不知道的……只有你而已!”

    骑士一声怒吼将白丢了出去,抬脚踹翻了桌子,直接拔出了骑士剑,眼中一片猩红的血丝,“你们这两个混蛋!我今天杀了你们!!”

    天闲低头躲过飞起的桌子,整个人都傻了,这……这到底是唱的哪一出戏啊?怎么说着说着就动手了,而且还不是要向自己动手,反倒是对着白和灵官喊打喊杀。

    骑士剑闪烁蓝芒,凶猛无比的劈来,只是一剑就将灵官的身体劈成了两半。

    时间,就在这一刻定格在了骑士的身上。

    灵官宽大的袍子被撕裂,露了并不存在的空荡荡的“身体”,他苦笑的坐在那,岩石般的脸上流露出几分落寞。

    “老伙计,并不是只有你奉献了自己的一切啊。”白走了回来,拿着被踹翻的桌子。

    骑士已经整个愣在了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