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人类的力量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天闲现在忍耐的无比辛苦,就好像相同的东西会互相吸引,骑士展开的亡灵结界让压抑在身体中的那股力量蠢蠢欲动,特别是在骑士拿出了双剑之后,这股力量简直要破体而出。e小┡说ww┡w1xiaoshuo

    如果使用这种力量的话,很可能立刻击败眼前的骑士,天闲有这种感觉,但仅仅是刚才使用了一点点之后,天闲就知道到时候被击败的恐怕不只是骑士,而且还有自己。

    天闲甚至能听到那灼热的力量在呐喊,在咆哮着想要来到这个世界上,但在那之后,要怎么让这股力量完全平静下来,那却是完全未知的。

    刚才仅仅使用了一只手,天闲就感到自己差一点回不来了!

    或许这种力量就不该在这片土地上重新出现,天闲目光凝重的望着笔直冲来的骑士,双拳握紧,平伸,全身仅有的部分血脉鼓荡着逆心诀的力道,黯淡的古神铭文从皮肤下浮现而起。

    恶魔的力量天闲并不清楚,但对于自己使用纯熟的力量,天闲从不会怀疑!就算现在浑身大部分筋脉几乎都被冻结,气血无法流畅运行,人都瘦了一圈,但是天闲明白,这个时候,相信自己的力量才能得到胜利。

    双拳互击,天闲一声大喝:“来吧!”

    骑士身躯似乎抖动了一下,“彭”的一声“跳跃”了一段距离,双剑一把在前,一把在后,以一个古怪的姿势向天闲劈来。

    天闲怒吼一声,猛然向前窜去,双臂上燃起了微弱的邪眼火焰,蓝幽幽的火焰和骑士剑上的光芒极其相似,但是气势却弱了很多。

    浑身出一阵惊人的响声,天闲的身体整个散了架,好像一个被丢出去的破布娃娃撞向骑士。

    骑士剑带着哭嚎之声,一瞬间劈在天闲的手臂上。

    “轰!!”

    身影相撞,双方身上猛烈的气劲爆出惊人的巨响,骑士的双剑以古怪而简洁的轨迹挥舞而过,天闲的身体则是在半空翻滚而过,两道血线早飞上了半空。

    一个交错过后,骑士停在了原地,并没有再次强攻,他的脸上流露出十分疑惑的表情,仔细的看了看自己的骑士剑,没有现任何问题后,这才转过身来,古怪的望着天闲。

    天闲两只手臂上各自出现了一道长长的伤口,伤口深可见骨,血正汩汩流淌。

    场外,观战的人们顿时鸦雀无声,先前虽然天闲也是处于下风,被追的狼狈逃窜,但是骑士似乎也拿他没办法,不能真正的伤到他,但是这次仅仅一个照面,天闲就已经深受重伤,这种局面真是糟糕透顶。

    “不是说,要夺走我的剑吗?”骑士凝视天闲,眼中并没有嘲弄之意,似乎真的是想问这个问题。

    天闲受了重伤,两只手几乎已经暂时无法使用,但脸上却带着奇怪的笑容,看着骑士的那种眼神似乎在说:你上当了。

    费力的举起手臂,天闲飞快的在伤口周围封了穴道,流出的血量立竿见影的减少了很多,看的对面骑士有些目瞪口呆。

    盯着自己双臂上的伤口,天闲嘿嘿笑道:“夺你的剑,那有什么用处,不过是骗你的而已,我虽然没有拿到你的剑,但是已经拿到了我想要的东西!”

    这话听起来有些勉强,俨然只是不肯认输而已,但是传到了场外那些火叶城的居民们耳朵里就不一样了,正在为天闲担心的居民们瞬间低落的情绪再一次被点燃,就好像有人一下掀开蒙在头上的阴暗面纱,阳光瞬间照亮了每个人的面孔。

    大公必胜!

    大公必胜!

    山呼海啸一样的呼喊声再一次传来。

    骑士对此充耳不闻,但他真的有些疑惑的盯着天闲,刚才双方错身而过,外人是很难察觉到双方都做了什么的,而骑士自己却清清楚楚刚才那一瞬间的事。

    虽然觉得不大可能,但是骑士心中却由不得的冒出一个荒唐的念头:这个小子似乎是自己把手凑上来让我砍伤的。

    而且

    骑士慢慢皱起眉,“你刚才使用的,是什么技巧,从哪里学来的?”

    天闲听到这个问题,心中立刻又明白了一件事,这个幽灵骑士不仅活了很久,而且十分可能是知道白的。

    因为刚才正面和骑士擦身而过,除了利用缩骨功外,主要让自己有勇气这么去做的,是因为已经将白所教授的“柳身”修习到了一个的程度。

    否则,骑士拿出双剑之后气势和刚才截然不同,仅仅是刚才那一个照面,可能已经被分尸。

    柳身这一招是当初白所教授的,是用来在关键时刻保命用的,天闲一直也没有什么机会使用,没想到这次倒是真的有了合适的地方使用,这骑士的剑术虽然十分难以躲闪,但走的是简单粗暴的路线,正好被柳身这种技巧克制。

    嘿嘿一笑,天闲瞄了一眼双臂上的伤口,打算为自己争取一点点时间,说道:“怎么,你知道这种技巧,这可是当初一个怪人教给我的。”

    “怪人?”骑士的眼神流露出几分奇异的神色,“什么样的怪人?”

    天闲已经默运逆心诀,气走双臂,古怪的力量开始在身体中流淌,而这骑士竟然会直接问这个问题,天闲倒是十分愿意多回答上几个。

    “一个黑黑眼的人。”天闲思索一下,似乎在回忆,“喜欢喝酒。”

    骑士的神色明显出现了一些变化,“他是不是穿一种样式奇怪的白色衣服!”

    样式奇怪?

    天闲回想一下白的打扮,说起来他的白衫似乎的确不是大6上任何一个国家的打扮,从天地里的农夫到帝国的士兵,甚至是那些佣兵游侠,和所有人的打扮都不大一样,不过那一身白衫不像是随便扯里布料就套在身上,似乎是经过细心裁剪的,只是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地方的服饰。

    “哦,那倒不是,他穿着一件和圣灵殿神官差不多的袍子,”天闲的脑子里立刻回忆起灵官的打扮来,现在能拖延一会儿就拖延一会儿。

    果然,骑士皱眉了,这和他印象里的人完全不一样。

    天闲仔细留意骑士的表情,心中更是断定这个骑士和白有着某种关系。

    同时天闲忍不住心中嘀咕,这种和白有着各种关系的怪物,在人类大6上到底还有多少啊?

    在没有遇见白的时候,人类大6上最厉害的角色似乎也就是那几个传闻中的圣痕继承者而已,但是和这些个老怪物们相比,那些圣痕继承者们就好像小孩子一样。

    灵官和幽灵骑士都属于圣灵殿势力,那么其它势力是不是也有一些隐藏的秘密力量,比如说血盟是不是还有什么没有露面的老怪物?当初那个血女被白一剑就给斩了,双方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可血盟可是与圣灵殿正面敌对,而且周旋的有来有回的庞大势力,绝对不可能没有依靠的力量。

    否则,大概只要灵官这种重量级的人物现在往血盟总部那个天坑里一扔,那么血盟就要从此在人类大6除名了。

    人类大6,说到底还是怪物们在统治这个世界啊。

    “哦对了,他长的很丑!”天闲索性放开胆子,毫不含糊的说,“头像海藻一样,披散着,看起来怎么也有六七十岁了吧,当初饿晕在我家前面,我可怜他就给了他一块面饼,他就教了我这种技巧。”

    骑士的脸色顿时变得复杂难明起来。

    而在火叶城角落里的小院中,白已经忍不住气的跳脚:“这个混小子!学了保命的绝招,现在居然来编排我!看我到时候”

    灵官在一旁稳稳的在棋盘上落下一枚棋子,淡淡说道:“那也要他能活过这一次才行,真没想到教皇竟然敢召唤他来到火叶城,唉”

    叹了口气,灵官的口气里充满了无奈。

    白气呼呼的坐下来,横了灵官一眼,“教皇难道没有告诉他我们在这里吗?起码应该告诉他你在这里才对。”

    灵官直接按住白打算作弊落子的手,沉声说:“你知道他的,那些话恐怕他根本就没有听,去那里,做什么,他只要知道这些就够了。”

    白额上微微冒出冷汗,灵官巨大的手掌蕴含无穷巨力,捏的他的手指嘎嘎作响,不得不丢下了想要偷偷放到棋盘上的棋子,然后哼了一声说:“当初,按照我们的预想那个小子也就是经受一些磨砺而已,但是事情一再出乎我们的预料,现在这个家伙都跑来捣乱,我已经不是很清楚到底要不要坚持本来的原则。”

    灵官满意的看了眼白正常落下的棋子,缓缓的说:“这一切都会集中到最后的考验中,虽然有些出乎我们的预料,但我觉得依旧可以接受,如果他终究不是那个你想要找的人,那么无论如何也无济于事,如果他真的能够成为命运之子的话”

    思索了一阵,灵官放下自己的棋子,吃掉了白的一大片棋,“那么无论他眼前的是人还是神灵,那一切都不重要,区区一个幽灵骑士还无法阻挡命运之子的脚步。”

    白忍不住玩味的看着灵官,“现在,似乎是你更相信会出现一个命运之子。”

    灵官回望着白,“我们这些本该已经消失的家伙,哪一个不这样期望着,只是有一些已经经历过太多的绝望。”

    白微微一笑:“但愿,这次我们得到的依旧还是希望。”

    广场上,天闲东拉西扯,骑士的脸色也是时好时坏,他似乎很想知道白的消息,不过天闲总是说一点点,然后就漫无边际的开启扯淡模式,说的话半真半假,完全无法让骑士分辨。

    在说完那个教授天闲柳身的家伙是一个独眼龙而且跛着脚后,骑士终于失去了耐心,两把骑士剑再次扬起,“年轻人,这种技巧,没有办法对我生效两次的!”

    天闲看了一眼自己的双臂,忽然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当然,我从来没有这种奢望,但这一次我真的要夺走你的武器了!”

    双臂微微一震,伤口瞬间被天闲完全震开,刚刚才止住的血立刻再次快流淌出来。

    骑士惊讶,不明白天闲为什么忽然自残,但他的目光忽然间锁定在天闲的双臂上,眼中露出一片凝重之色。

    天闲的伤口虽然崩裂,但是整个手臂的肌肤也随之亮了起来,就好像肌肤下有火焰在燃烧,一层古怪的火红纹路出现在天闲的双臂之上,从肩膀一直到小拇指。

    这些纹路清晰无比,但却不是古神铭文。

    这些,是骑士剑上那些古怪的刻纹!

    天闲沉喝一声,不只是手臂,整个人都散出一层火红的微光,身上每一道被骑士剑劈砍出来的伤口都火炭般亮了起来。

    一串一串的火红纹路出现在天闲的皮肤之上,长的有几十厘米,短的只有寥寥几个刻纹,但每一个都和骑士剑上的纹路一模一样。

    骑士看着天闲身上浮现出来的刻纹,眼角不由一下一下的抽动,“你竟然想使用我的力量!”

    天闲全身伤痕全部亮起,加上双臂上的刻纹,虽然断续,但终于组成了完整的骑士剑上的纹路,一丝一毫都不差。

    “我不知道你的这种力量到底是什么,但看起来似乎并不怎么样,也不打算去使用,我刚才已经说过了,下一次,我就要夺过你的剑了!”

    天闲眼神中闪烁精芒,双拳慢慢握紧,逆心诀不住流动,皮肤上的那些古怪的纹路忽然生了变化,它们逐渐变得暗淡,隐没在了天闲皮肤之下,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新的纹路。

    新生的纹路看起来带着古老而神秘的色彩,和骑士剑上的纹路俨然相差不多。

    天闲双手在手臂的伤口上一按,血沾满了手掌,五指握紧自己的血,天闲摇摇望着骑士,冷然喝道:“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你们这些非人的怪物所不知道的,人类的力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