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阴谋诡计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圣灵殿来了上百人,清一色全副武装的骑士,带头的大骑士长是个生面孔,天闲赶到城镇大厅的时候发现不仅这个带队的大骑士长不认识,他手下的几个副官也全部都是陌生人。

    一百多个骑士聚集在城镇大厅外,连马都没下,隐隐呈一个包围圈围住城镇大厅的门口,而在门口处,古丽站在最前面,身后是一种精灵哨兵和狮人战士,正与这些骑士们对峙。

    气氛显得十分微妙。

    那带队的大骑士长一脸寒霜,但见到天闲后立刻换上了一副皮笑肉不笑的面孔,也不下马,只是在马上微微弯腰行礼,“尊敬的大公,您可算是来了,看来您的部下和我们之间出现了一点小小的误会。”

    天闲的目光极速扫过每一个骑士,心中不由冷哼一声。

    误会?

    遗忘古恩作为使者来到火叶城的时候,也就带着三五个随从,如果不是特别的理由他甚至可能穿便服来,而这次整整来了一个骑兵小队,而且全副武装。

    按照道理来说,火叶城虽小,作为大公的天闲也是一国之君,加上和圣灵殿的友好关系,这个大骑士长必须要下马行礼才行,在将礼仪视为骑士生命一部分的圣灵殿来看,只是在马上微微行礼,这种行为明明是表露来敌意。

    “怎么回事?”天闲小声问身后的古丽。

    古丽一脸怒容,飞快的说道:“这些家伙一来就要接管一些城内的防务,说是教皇派他们来的,已经和你达成了共识。”

    共识?什么见鬼的共识?上一次见教皇已经是很多天之前的事情了。

    天闲心中奇怪,这些骑士不会是假货吧?这么容易被揭穿的谎话怎么拿到这个地方丢人现眼?

    再一次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些骑士们,天闲确定里面没有隐藏着什么惊天动地的人物,心中顿时更奇怪了,这大骑士长这种态度,现在自己把他揪下来一顿暴打教皇也无可奈何,他怎么敢这么嚣张?

    “我看这的确可能是有一些误会。”天闲不动声色,“请各位下马来喝杯茶吧,算是我向大家赔罪了。”

    古丽当即上前一步,低声在天闲耳边说:“不如把他们现在全部都扔出去!”

    “先看看他们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天闲摇了摇头。

    “可是!”

    天闲不动声色的捏捏古丽的小手,“这次听我的,好吗?”

    古丽微微一怔,低下了头去,胸口不由微微起伏,这些日子里,已经很久没有听到天闲这样对她柔声软语的说话了。

    “不必了!”

    那大骑士丝毫没有领情的意思,直接拒绝了天闲的邀请,“我们奉了教皇大人的命令,前来和您进行接洽,这段时间火叶城的治安很差,教皇大人非常担心各位的安全,所以我们还是不要浪费时间了。”

    故意拉了拉缰绳,大骑士的战马嘶鸣几声,四蹄翻动将尘土卷起,灰尘顿时沾满了天闲的脚面。

    古丽怒极,“呛”的一声抽出剑来,一双美目直盯死了这个大骑士。

    天闲却轻轻按住了她,眼中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圣灵殿已经在暗中开始动手脚了,这些天闲是知道的,而且这些情况都在哨兵们的监视之下。

    可是天闲实在是有些搞不懂,现在这是演的哪一出戏?

    这分明就是上门来找事,或者说分明是来讨打的!

    就这么一百人的骑兵队,看起来里面还没有什么特别厉害的角色,这个气焰嚣张的大骑士顶多也就能和一个普通的狮人战士打个平手,随便一个哨兵一箭就可以结果了他。

    这么一队人难道是来找死的吗?

    忽然,天闲心中一道亮光闪过,顿时明白了过来。

    天闲转头在古丽耳边小声说道:“这是陷阱,不要冲动,交给我处理,你现在立刻去找龙四,叫她安排这些骑兵。”

    古丽听到是陷阱不由神色微微一惊,看了看天闲,见他正微笑的看着自己,虽然脸色苍白,但依旧那么沉稳自信。

    “好。”咬咬嘴唇,古丽转身离开。

    天闲回过头来,瞧着那些骑士们顿时心里乐开了花,真是才打瞌睡就有人送枕头!

    “诸位,教皇大人的好意真是让我惭愧,不过……火叶城向来平安无事,不知道教皇大人怎么会派你们前来协防?”

    大骑士冷哼一声,“大公,圣灵殿想知道的事情就没有不知道的,最近一段时间火叶城频频发生事故,不仅有毒虫肆虐,还有龙渊帝国的密探四处活动,甚至还出现了来历不明的怪物,您的城镇大厅,不是才被拆掉过吗?”

    说着,这大骑士嘲弄的看了一眼几乎崭新的城镇大厅,“而且我私下里听说,大公您还被那头怪物袭击受了重伤,所以还是不要再推脱了,作为盟友,圣灵殿也不希望火叶城出现这么多的麻烦。”

    天闲本来多少还有那么一丁点的怀疑,现在却完全肯定了心中的猜测。

    这些家伙,就是来讨打的!他们的目的就是被狠狠的教训一顿,然后灰溜溜跑回去。

    看来教皇的消息果然是十分灵通的!

    火叶城之前发生的各种事故自然是瞒不了人的,那么多的毒虫,那么大的怪兽,只要是长了眼睛的人都看的清清楚楚。

    但露娜带领哨兵们清理龙渊帝国的密探好歹不是明面上进行的,圣灵殿也知道的一清二楚,甚至……还知道自己受了伤!

    从被巴巴洛特算计之后,这么久的时间中天闲一直将自己受伤的秘密严加看管,从来没有走路过任何一丁点消息。

    看来火叶城内有圣灵殿十分深的暗桩,很可能就是城镇大厅里的仆人杂役,甚至可能是一些官员,总之是能接触到自己和身边人的某些人,他们如果小心收集证据,多少还是能发现蛛丝马迹的。

    那大骑士又说道:“还有,教皇大人让我带话给您,尊敬的大公。”最后的称呼时这大骑士明显带着嘲弄的口气。

    “哦?”天闲不咸不淡的动动眉毛,“他老人家还有什么话说吗?”

    大骑士长一脸倨傲,扬起了鼻子,就好像现在说话的是教皇本人一样:“教皇大人说,现在外敌当前,大公您最好洁身自爱,不要和那些来历不明的女人鬼混,小小年纪损耗身体不说,还说不定给敌人抓住把柄,到时候丢了性命,就算是教皇大人也没办法救你。”

    这一下,连在天闲背后的精灵哨兵们都忍不住了,这些精灵们对待人类的言辞从来都是抱着冷漠的态度,这是露娜严令要求的,毕竟在精灵们看来,人类的许多言行简直应该受到诅咒。

    但这一次,她们却无法选择漠视,这个大骑士长的气焰太嚣张!竟然敢当面侮辱天闲!

    哪个精灵不把天闲当做神灵的化身看待!侮辱天闲就等于侮辱她们心中最神圣的那一部分。

    数十利箭一瞬间对准了这个大骑士,十几个狮人战士也双眼泛红的走了上来。

    讲道理,这一百个稀松平常的骑士,还不够这十几个狮人战士塞牙缝的。

    这个大骑士脸色见到这种阵仗也是脸色发白,但还是色厉内荏的叫嚣:“尊敬的大公,您……您就是这样管束您的部下的吗?这可是教皇大人叫我转达的话,您这样不知好歹,恐怕早晚……”

    “好了……”天闲不耐烦的打断了他的话,但脸上却是一片笑意,回头对已经要杀人的狮人战士和精灵哨兵们说,“听见了吗?不要让人看笑话,还不快把武器放下?”

    精灵哨兵们寒着脸,不得不把长弓压低,但是拉满了弓弦却没有放开,现在只要天闲有那么一丁点不开心的意思,立刻一阵暴雨般的箭矢就把对方一百个骑士全部射个对穿。

    哨兵们有信心在每个骑士落马前射光箭壶里所有的箭。

    大骑士见哨兵们放下弓箭,狮人们也低吼着不甘后退,脸色总算好看了一点,但他见到天闲笑吟吟的看着他,不由头上一阵冒汗。

    这个该死的混蛋!怎么能忍到现在?

    天闲挠了挠下巴,好以整暇的说:“您看,我的部下们有足够的力量维护这座城市的安全,或许是教皇大人弄错了什么,你们为我带话给教皇大人,就说他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们这里没有供养骑士的相应补给,你们还是趁着天黑之前原路返回吧。”

    说完天闲恶意的笑了笑:“火叶城几乎是黄金打造的,这里的一切可不便宜,我怕你们一顿晚餐就吃光一辈子的薪水。”

    大骑士见天闲站在那,似乎完全没有动怒的迹象,不由得心中焦急,“不行!我们奉命协防,在没有接到教皇大人接下来的命令之前,我们不会离开这里!尊敬的大公,您这样要赶我们走,不会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不想让我们知道吧?”

    天闲眨眨眼,呵呵一笑:“我能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我的事现在整个大陆或许都知道了。”

    大骑士先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咬牙说道:“尊敬的大公,但我却听说,您最近的那个女人似乎是从龙渊帝国弄回来的,您最近魂不守舍,任凭她在城内兴风作浪,还开放城关任由龙渊帝国的密探四处活动!我看你脸色苍白,小小年纪就沉迷女色,为了她不顾一切,到时候……”

    一个轻轻的咳嗽声打断了大骑士的话,露娜在一旁皱眉的看着这个大骑士,“小鬼,要不要……杀了他?”

    话音未落,一片乱七八糟的拔剑声响起,一百多个骑士全部亮出了兵器,大骑士更是用寒光闪闪的骑士剑指着天闲,“执迷不悟的毛头小子!今天就算是粉身碎骨,我也不会让神的荣光受到玷污,出手吧!”

    天闲差点笑出声来。

    刚才这些骑士们老老实实的骑在马上,还看不出什么,这一拔剑就全都漏了陷。

    古丽在圣灵殿时,虽然没有正统的骑士封号,但她是一个严于律己的圣痕继承者,她的战斗姿态是最标准的骑士决斗姿态,只是根据女性的身体条件和武器的特点进行了改进。

    天闲算是近水楼台,古丽几乎把自己的全部所学都传授给了天闲,其中就包括绝对正统的站姿,坐姿,持剑姿态,等等……

    一个真正的骑士,无论在什么时候都该保持自己骑士的姿态,这是一种品格。

    但这一百多个骑士的花样可就多了,有似模似样从身边拔剑的,有横着抽出剑来的,甚至还有直接甩掉剑鞘的,而坐在战马上的持剑姿态就更是五花八门,有一个家伙甚至双手抓着骑士剑,用完全是耍战斧的姿态准备战斗。

    这些家伙,天知道他们是做什么的!

    但天闲可以肯定的是,这一百多个骑士,或许只有这个大骑士长是圣灵殿的正牌骑士,其余的就说不准是什么牛鬼蛇神了。

    眼看对方亮了武器,精灵哨兵的长弓迅速再次抬起,狮人战士们更是毫不犹豫的摘下了战斧。

    “等等,等等……”天闲笑容满面,赶紧制止两边的冲突,然后想了想,露出了一脸沉痛的神色,“是啊,教皇大人说的没错,是我松懈了,屠戈!啊屠戈不在,亲爱的露娜姐姐,你能带他们去西面城墙吗?那里应该可以安插一百人的骑兵队进行协防。”

    露娜满脸的古怪,用见了鬼的目光看着天闲,两脚生根的站在,一时错愕无比。

    天闲遗憾的摇摇头,“对了我想起来了,那边一直是狮人们不妨的,嗯……雅各布,过来!”

    狮人战士中的一个特别粗壮的听了天闲的召唤顿时两眼冒光,兴奋的大步走上来,“咚”的一声半跪在天闲面前,激动的说:“您竟然记得我的名字,雅各布随时听候您的命令!”

    天闲没有让雅各布起来,因为这个高大的狮人战士比起屠戈也不遑多让,他半跪在那才能和天闲差不多一般高。

    拍拍雅各布的肩膀,天闲嘿嘿笑着说:“你们每个人的名字都记得,而且不只是名字,雅各布,你上次去偷看精灵哨兵洗澡被她们射掉了一片鬃毛,我可是印象深刻。”

    透着脸上细细的毛发,雅各布整面孔都涨红了,“这……是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天闲安慰似的说:“没事没事,男人嘛,而且这次你将功折罪,我保证没人会再追究这件事。”

    雅各布顿时抬起头,“大公请吩咐!”

    天闲向身后的骑士们轻轻摆了摆头,“带他们去西面城墙协防,记得好好照顾他们。”

    特意用力捏捏雅各布的肩膀,然后天闲直接走人。

    大骑士一瞄见雅各布那望过来的不怀好意的目光,顿时心知不妙,大声呼喊道:“忠诚的战士们,现在是……”

    话才喊到一半,声音忽然卡在了大骑士的嗓子里,他瞪圆眼睛,发现天闲已经不在原地了。

    竟然,溜走了!一声不响的就溜走了!

    雅各布站了起来,身材魁梧壮硕的狮人战士迈着沉重的脚步来到大骑士面前,他的个头比大骑士骑在马上还要高一头。

    露出满口的獠牙,雅各布以和善的笑容死死盯着大骑士,“走吧!大公已经答应你们的要求,我们就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露娜无力的吐了口气,虽然不大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既然天闲决定了,她才懒得操心,直接一挥手,精灵哨兵们上前几步,弓箭死死逼住了这一百多个骑士。

    大骑士目光四下乱转,发现天闲完全不见人影,顿时面如死灰,手里的剑颓然放下。

    十几个狮人战士,几十个精灵哨兵,友好的“陪着”这一百多个骑士去了火叶城西面城墙的防御区。

    这些骑士才被带走,古丽就从寒古塔赶了回来,在城镇大厅一楼找到坐在那里面沉似水的天闲,皱眉说道:“已经通知四姐姐了,她说会安排好一切。”

    天闲嗯了一声,再没动静。

    古丽抿了抿嘴唇,最后还是什么都不问,转身就走。

    天闲却在这是一下拉住了她的手,微微用力,把她的身子一下拉到了怀里。

    犹如分隔了一个世纪,天闲用力的抱紧古丽,力量大的要把她的身体直接揉碎,并直接封住她就要发出声音的嘴巴,热情如火的痛吻那丰润诱人的双唇。

    古丽全身开始颤抖,短暂的惊愕后近乎疯狂的回应,不管身体被天闲勒的生痛,拼命的扭动,似乎想要完全融进天闲的身体里。

    不知道多久四片嘴唇才各自吐着粗气分开,古丽已经泪流脸面……

    看着流泪的古丽,天闲一阵心碎,柔声的说:“我每天……都在想着可以这样把你抱在怀里。”

    古丽浑身一颤,满眼泪光中浮现出多日不见的神采,她抬手轻轻拖住天闲的脸颊,忽然眼中流露出痛苦之色,“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天闲轻轻抵着她的额头,只能苦笑。

    没有再多的言语,互相依偎之间,眼神,甚至是气息述说着太多的东西。

    良久,白光闪过,古丽脱开了天闲的怀抱,背着天闲站在了城镇大厅的门口,平静一下心中的激荡,古丽轻轻说:“早点回来,我们都在等着你。”

    说完也不等天闲回答,古丽飞速离开。

    望着大门,天闲无奈的笑了笑,“一定。”

    话音未落,一声叹息在天闲背后传来:“唉……真是看的姐姐我也想找个男人嫁了。”

    露娜的一双魔爪子应声从天闲背后伸出来,抓着天闲的脸就是一阵揉捏,“小子,你为什么对女人这么有办法,搂搂抱抱,亲亲摸摸全是在占便宜,却让她们神魂颠倒。”

    天闲只能任凭露娜蹂躏,什么时候她捏够了,自然就会放手……

    “那些骑士没什么问题吧?“天闲苦笑的问。

    “知道你不喜欢杀人,他们都会活着的,不过……估计只有半条命了吧。”露娜一脸疑惑,“这些家伙到底搞什么鬼,我差点就想把他们全当做母王藤的肥料了。”

    “我们走漏了消息,教皇恐怕是知道了我现在力量全失,这是一次试探,那些骑士并不是骑士,而是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替死鬼!”

    露娜正拉着天闲脸蛋的手顿时一僵,惊呼道:“走漏了消息?谁走漏了消息?”

    “不会是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但我们都没有完全回避城里的居民,总会有痕迹显露出来,所以教皇也不能完全肯定,所以才有这次试探。”

    露娜翠绿的眸子极速滚动了两下,“那么这次你没有出手,岂不是等于回应了教皇你已经力量全失?”

    天闲笑了笑,“如果我一怒把这些骑士全部打伤,那么教皇自然知道消息错误,但我没出手,他依旧只是怀疑。”

    露娜可就没有天闲这么轻松了,“竟然有人在我们身边刺探消息!竟然不把我放在眼里!”

    天闲安慰的拍怕露娜的小手,面的她因为恼怒而把自己的脸抓破,“听风者自然是声名远播,所以一定会针对你做一些防范,比如完全不做任何事情,只是特定的时候传递一点点消息而已,那样就算你能监听整个城市的声音也不一定抓得到对手。”

    露娜大为火光,在她这听风者生活的城市内,竟然有人敢近身窃取情报,无论如何这都是不能忍受的。

    “让我抓住这个人的话……”露娜咬牙切齿,怒火却全都撒在了天闲脸上。

    “还会有第二次试探的。”天闲不得不转移露娜的注意力。

    “还会有?”露娜十分惊讶。

    天闲露出了恶意十足的笑容,“我已经让龙四行动了,那一百多个骑士一会儿就会被丢出城去,嗯……不过吃苦头的话,这才刚刚开始。”

    露娜忽然神秘兮兮的笑了笑,脸颊凑到天闲旁边,斜着眼睛瞄着天闲,“小鬼,你最近为什么总是跑到龙四那里去?”

    猛的被问到,天闲心中不由紧张了一下,赶紧笑了笑回答:“没办法,现在就寒古塔最安全。”

    “哦?”露娜干脆转过身,正对天闲,翠绿如宝石的眸子几乎贴到天闲脸上,“龙四那个小姑娘,连一片粉都不愿望脸上擦,她最近居然会熏香,你说这是为什么?那些熏香可是我们精灵才能制作的东西。”

    天闲愣了下,这才明白龙四身上多了的那种好闻的味道原来是精灵们的熏香。

    露娜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天闲,“我们精灵是用那种熏香凝神祈祷,或者清除一些树木异味的,龙四没有信仰,住在寒古塔里,似乎……只能用在自己的身上。”

    几乎把天闲的脑袋逼的向后仰过去,露娜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一个女人,把自己弄的香喷喷的,你说是为什么什么呢?”

    天闲一阵头疼,不用说,露娜恐怕是知道了自己和龙四的关系。

    “好姐姐,你暂时给我保密好不好?”天闲知道只是徒劳,赶紧识趣的求饶。

    露娜双眉一扬,咯咯笑着坐到了天闲对面,“那我有什么好处?”

    好处……天闲顿时语塞,想了好久才恍然大悟,“我下次去精灵王城,给你带两包零食!”

    “呸!你以为我是香!”露娜气的狠狠踢了天闲的小腿两脚,“你这个花心萝卜!两包零食就想让我帮你隐瞒勾引女人的事!?”

    天闲苦笑,只好把当天龙四服了烈性催情药,然后割血求死的事情完整的说了一遍。

    这件事大家都只知道后半部分,对于龙四以死相逼让天闲振作起来的做法都是震撼不已,露娜知道前半部分的故事也是呆了呆,“这个小丫头……真是有点发疯了。”

    天闲眼中流露出几分柔情,“是啊,我也觉得她简直是发疯了,但……我不得不说她真当我感到震撼,真的深深打动了我,我绝不是想要一个情人而已,但她现在一时还不能接受,所以……”

    “原来是这样……”露娜眨巴眨巴眼睛,“好吧,看在你苦苦求饶,还有那个小丫头实在也有些可怜的份上,我就暂时帮你隐瞒好了,但问题依旧是……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天闲哭笑不得,“我的好姐姐,这火叶城里你看什么东西好,直接搬走就是了……”

    露娜眸子微微一闪,“我并不想搬走任何东西,相反……我还想反过来送你。”

    天闲的笑容顿时一僵,明白了露娜意思,“姐姐是说……莱妮?”

    露娜眼中调笑的神色飞速散去,轻轻叹了口气,“是啊,我说的是莱妮,我把消息传回王城,莱妮开心的不得了,就像个小孩子,她一连给我发来三次消息问这是不是真的?”

    嘴角露出淡淡的苦笑,露娜心中也满是无奈,“小鬼啊,她甚至完全忘记了自己是要成为精灵祭祀的,肩负着精灵一族传承的使命,如果真的嫁给你还有许多麻烦要处理,在她心里,怕是整个精灵一族也没有你的分量更重。”

    天闲也是无奈的叹了一声,莱妮的情况,真的是剪不断,理还乱。

    露娜看着天闲的神色,征求意见似的问:“你可以接受龙四,为什么就不能接受莱妮呢?龙四肯为你死,莱妮也一样,她甚至不顾精灵一族的未来,她除了还没有被你接受外,已经将灵魂都献给了你。”

    “或者,你想要姐姐嫁给你?”露娜突兀的问。

    天闲吓了一跳,瞪大了眼睛望着露娜,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露娜无奈的说:“人类和精灵的接触是我们的愿望,互相结合完全不可避免,而一旦发生悲剧,人类和精灵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融洽关系将出现难以弥补的裂痕,小鬼啊……我要怎么说你才能正视这个问题,不是你喜不喜欢莱妮,而是你必须迎娶一个精灵才行啊。”

    天闲这次不由一呆,这个问题之前可是没有想到的。

    “莱妮和我,你选一个吧。”露娜的神色惆怅无比,似乎做出了痛苦的选择,“当然我是最好的选择,人类神使迎娶了精灵女王,完美的婚姻,当然,莱妮才是最幸福的选择,她愿意为你付出一切,而且大祭司的身份也足够了。”

    天闲心想那不就是明明只有莱妮一个选择吗?这个问题怎么就从要不要接受莱妮变成了必须选择一个,而且其实只有莱妮一个选择了!

    而要说起露娜的话,天闲不由用新的目光重新打量露娜。

    注意到天闲的目光,露娜大方的站了起来,在天闲面前走了两步,还转了个圈,妩媚的一笑,“喜欢吗?”

    露娜具有精灵该具有的一切,完美诱人的身段,引人遐思的曲线,一张人类永远无法比拟的绝美面孔,柔顺靓丽的一头异色长发。

    而且,迥异于普通精灵的经历,让露娜的脸上和眼中有着一股白纸般精灵不具有的妩媚和诱惑。

    看看露娜饱满的酥胸,挺翘的臀部,那丰满修长的大腿和忍不住想要去抱紧的纤纤细腰……

    天闲无奈的叹了口气,如果是别的女人,这样肆无忌惮的饱餐秀色真是一件刺激的事情。

    但露娜……天闲发现自己兴不起半点兴奋的念头。

    这头美丽的母暴龙就好像自己的亲姐姐一样……有时候想要扑到她怀里,嗅嗅那好闻的味道,感受柔软身子传来的阵阵暖意。

    但却冒不出任何色欲的念头……

    露娜摇摆着自己的身段,对天闲抛了几个媚眼儿,发现天闲却只是瞪着自己发呆,顿时眼中蹦出两颗火星来,直接扑上去揪住天闲的脸颊,“臭小子!你是想说老娘我完全没有魅力是不是?嗯?给我说!!”

    天闲只能苦笑……

    “早知道会这样!”随手丢开天闲,露娜眨巴眨巴眼睛,“好吧,那我只好认输,让莱妮嫁你好了。”

    天闲头疼不已,“我说好姐姐,你就是算计我,好歹也不露痕迹一些好不好?”

    “有什么关系嘛?”露娜的脸色瞬间就变了过来,嘿嘿笑着一把勾住天闲的脖子,“走吧,让姐姐看看龙四那个小丫头和你到底在暗中搞什么鬼,莱妮的事也要详细的商量一下,走吧走吧,别哭丧着脸了,乖……乖……”

    ---

    两更一并发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