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夜色·难消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天闲的猜测不仅吓坏了龙四,天闲自己也是冷汗涔涔。 23us.最快

    当下龙四再不留天闲温存,一番嘱咐之后立刻送走天闲,等天闲火急火燎的赶回城镇大厅,瑶瑶已经在房内等待了。

    瑶瑶看起来没什么变化,依旧是那惹人怜爱的模样,眼底闪动着令人心悸的恶毒光芒。

    一见天闲瑶瑶立刻就扑了上来,挂在天闲身上嘟嘴说道:“天都快亮了,你跑哪里去了?害的人家还要等你。”

    嗅了嗅天闲的衣衫,瑶瑶顿时大皱眉头,“你又去找哪个女人鬼混,身上还带着香气!”

    龙四最近会用一些很淡的熏香,一般情况下是绝对不会被发现的,但是瑶瑶好像一只护食的老虎,横眉立目瞪着天闲,大有不依不饶的架势。

    天闲现在哪还有心思理会这些事,直接抱起瑶瑶就向床上走去。

    瑶瑶目露喜色,还是不依的哼道:“男人都不是好东西,才和别的女人鬼混,现在还这么猴急。”

    天闲把瑶瑶放在床上,不理她那秋波欲滴的撩人眸子,三两下解了她腰衣,露出细嫩光滑的小腹。

    瑶瑶顿觉痒痒,咯咯笑了起来,“闲哥哥,你这是要做什么花样?不许欺负瑶瑶呢。”

    说是不许欺负,瑶瑶却轻轻扭着身子,裸露的小腹嫩肉质质,看的人心火急升。

    天闲却是心中寒气直冒,双手按上瑶瑶的小腹,能量触角的气息缓缓的渗进肌肤,同时问道:“瑶瑶,你最近有什么难受的感觉吗?”

    瑶瑶见天闲关心自己,喜不自胜的回答:“有呢!这些天头晕脑胀,累的厉害,根本不想起床,还干呕了好多次,但瑶瑶不想让闲哥哥看到,把自己关起来,等舒服些了再见闲哥哥。”

    天闲哪里会信这些话,瑶瑶把自己关起来和她的傀儡人格与原本人格之间出现问题才是真的,以她得到了恶魔之力的身体,那些孕身反应就如挠痒痒一样可有可无,恐怕早就被力量强压下去了。

    但看瑶瑶的反应,天闲断定就算狄斯塔丽已经得手,她也完全不知情。

    “闲哥哥,你这是做什么呢?”瑶瑶见天闲按着自己的肚皮不放,一脸的神色凝重,这怎么也不像是要和自己欢好缠绵的模样。

    天闲现在还是头大如斗,一时间猜测到狄斯塔丽可能在打瑶瑶腹中孩子的注意,龙四也是吓的不轻,仓皇之间谁也没想出好的应对办法。

    现在以能量触手探查瑶瑶的身体是很危险的事,因为瑶瑶继承了恶魔之力,这来自上层世界的力量很容易感知到能量触角,一旦瑶瑶发现天闲还没有完全丧失力量,那么一切将前功尽弃。

    更头大的是现在这件事不能让瑶瑶知道,先不说还无法确定狄斯塔丽是不是真的打着这个注意,单单是解释为什么知道狄斯塔丽的想法就会曝光和她的暗中联盟,这一样还是会前功尽弃。

    可……如果不探查清楚的话,万一狄斯塔丽已经得手,那将是一个根本无法解开的死结。

    天闲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那等于狄斯塔丽杀死了自己的孩子!杀死了苦命的瑶瑶的孩子!

    无论如何,天闲不想让任何的悲剧再降临到瑶瑶的身上。

    瑶瑶已经目露怀疑,天闲已经渗透进瑶瑶皮肤的能量触手不得不缩了回来,“瑶瑶,我是说……更加奇怪的感觉,毕竟你是第一次怀孕,而且你还动用过那样变形的力量,我不想我们的孩儿出现任何意外。”

    瑶瑶脸上顿时再次露出笑容,喜滋滋的躺好,把肚皮往天闲这边凑了凑,“瑶瑶好的很呢,闲哥哥仔细摸一摸,看是不是有什么动静了?”

    天闲苦笑,这个时候能有什么动静,又不敢以能量触角试探,只能徒劳的捏着瑶瑶腰腹的软肉,惹的她咯咯娇笑。

    忽然,天闲灵机一动,“瑶瑶,你已经有了身孕,今后要更加爱惜自己,不能随便胡闹,知道吗?”

    瑶瑶一哼,“瑶瑶才没胡闹呢,是你身边的那些野女人整天想着算计瑶瑶。”

    天闲笑笑,“你不必在意她们,她们是看你有了身孕,稍微妒忌而已。”

    瑶瑶顿时得意起来,抚摸自己的腹部说道:“那些个野女人,和闲哥哥鬼混这么久都没有一子半女,一定都是不能为闲哥哥延续血脉的,留着她们有什么用?”

    天闲顺着瑶瑶说道:“比起你来,她们倒真是不如了。”

    瑶瑶还是第一次听天闲说她比别人强,顿时心花怒放,仰起身子搂住天闲,热切的说:“闲哥哥不要再理那些野女人了,今后瑶瑶会给闲哥哥诞下许多子女的,闲哥哥有瑶瑶就好了。”

    天闲微笑,“那也要你老老实实,先把这个孩子生下来才行。”

    瑶瑶喜上眉梢:“瑶瑶一定老老实实的,然后有好多个孩子。”

    天闲欣慰似乎的抚摸着瑶瑶的肚皮,叹道:“我离开火雾山这些年,时常想家,只是身不由己无法回去,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最后倒是你遂了我的心愿。”

    在火雾山,养育儿女是一件大事,每有族人降生族长都会亲自到场,瑶瑶虽然少不更事,但这样的事情也看的听的多了,天闲现在说起来更是深信不疑,见天闲还面带落寞,顿觉这肚子里孩儿最终还是让天闲软化了。

    “闲哥哥,到时候我们回火雾山去,见了族长你娶我过门,我们长相厮守,好不好?”

    天闲听了这话一时有些恍惚,险些就要信以为真,就要抱着瑶瑶大声回答时才想起自己身处何等境地,而现在的瑶瑶又是以何等的目的说出这些话来。

    心中五位掺杂,天闲依旧柔声回答:“好,等过些日子了解来一年期的麻烦,我们就回火雾山去。”

    天闲心中想的是,等到了结了一年之期的麻烦,瑶瑶的问题也应该到了解决的时候了,如果那个时候依旧没有救回瑶瑶的话,恐怕……

    瑶瑶欢天喜地,直接脱了外衫就缠了上来,一副欢天喜地的模样,自从来到火叶城,她从来没这么开心过。

    天闲知道机会来了,想起什么的轻轻扳住瑶瑶的双肩,严肃的说道:“我记得了,三娘说,女孩子家有了身孕,要以圣痕温养身体,每天不断,才能使婴儿健康出生。”

    瑶瑶一愣,稍作思索,倒也想起些什么,“好像是……是三娘说的?”

    火雾一族确实有自己安胎的独特方法,但并非什么用圣痕温养身体,天闲自己也只是知道有那么一种手段,但具体要怎么做却根本不知道。

    但天闲确定,瑶瑶也不知道!一个十岁不到的小丫头怎么会知道如何去安胎?族内也不可能有人对她讲,那应该是她嫁人,并且有了身孕后,长辈们告诉她的事情。

    “当然是三娘说的!”天闲不容置疑的说,“而且说一定要每天温养,否则就不灵了,嗯……我们现在就试试。”

    “现在?”瑶瑶大吃一惊。

    天闲板起面孔,“当然是越早越好,你胡乱活动,要是伤了自己怎么办,这件事听我的,不许反对。”

    瑶瑶正心花怒放,见天闲虽然板着脸,但却说着让自己心里暖烘烘的话,索性一挺身又躺了回去,咯咯笑道:“是,天闲大老爷,瑶瑶听你的就是了,哈哈……但是闲哥哥你知道怎么温养身体吗?”

    天闲直接从口袋了掏出了一把圣痕来,这已经是天闲随身携带的必备物品了,“你闲哥哥我偷进祖屋翻东西的时候,你还在咿呀学语呢。”

    瑶瑶不服的挺起身子来,“后来我还给你把过风呢!要不是我你早被三娘打手板了。”

    说着瑶瑶嘻嘻笑起来,倒回床上抱着肚子笑的直喘气,“可是后来你还是被三娘打手板,每次都没逃过去……”

    天闲看着眼前咯咯娇笑,一脸娇憨的瑶瑶,心中却是一片冰冷,如果这是真的瑶瑶,那该多好……

    瑶瑶和自己虽然不算两小无猜,但也是青梅竹马,她虽然当时对婚嫁一时抗拒,但小女孩的心思难以捉摸,她终究还是喜欢自己的,如果当时自己多熬些日子,说不定那次青潭被罚回来后她就会拉着自己的衣襟以小妻子自居了。

    短短几年时光,物是人非。

    天闲忽然有些难以自已,放下圣痕,过来拥住瑶瑶深情的吻住了她,瑶瑶呢喃出诱人的声音,激烈的回应着。

    天闲心如刀绞,明知这不是自己亏欠的那个瑶瑶,可是……她却又是!

    在瑶瑶伸手来抱天闲的时候,天闲放开来她,轻轻说:“乖,不许闹了,现在开始第一次温养,以后每天不断,知道了吗?”

    瑶瑶有些意乱情迷,只剩下嗯嗯点头的力气。

    天闲不敢再看她,迅速拿起圣痕,把瑶瑶的身子放平,圣痕一枚一枚摆在了她的小腹上。

    瑶瑶感觉有些奇怪,但现在心中全是欢喜,也根本不知道族内到底是怎么温养身体的,索性任凭天闲施为。

    天闲的目的,自然是探查瑶瑶身体的状况,探查狄斯塔丽到底有没有把目的打到瑶瑶腹中的孩子身上。

    如果确定了这一点的话,那么说不得天闲就要和狄斯塔丽拼个鱼死网破了!

    圣痕一枚一枚的摆上去,最后摆了一个天闲也没见过的形状出来,天闲努力让自己显得吃力的继承了一枚圣痕,让后迅速的引动这些圣痕的力量,将禁锢在其中的力量迅速释放出来。

    圣痕如果被解封而没被正确继承的话很快就会变成废物,只能激起一起流窜的能量波动而已,天闲一面迅速的解封这些圣痕,一面不动声色的揉捏点击瑶瑶平坦的小腹,暗中释力,点了她几处穴道。

    瑶瑶虽然觉得古怪,但是天闲开始“温养身体”之后,除了腹上圣痕传来冷热不一的感觉外,腹内也却是产生了几道热流,热流来回滚动,让她舒服的想哼哼出来,对天闲更是毫无怀疑之心。

    在瑶瑶毫无戒备,还在一心享受“孕妇待遇”的时候,天闲的能量触角以极度的小心谨慎,重新渗进了瑶瑶的肌肤。

    在圣痕的冷热刺激,和穴道产生的热流掩护下,天闲飞快探查瑶瑶的状况。

    狄斯塔丽如果已经入侵瑶瑶的身体,那么必然会有异常的能量反应。

    一个人或许可以将自己的力量隐藏在自己的身体最深处,在血脉最底层,但在生命之初,在婴儿还没有成型的原始形态,只要小心的梳理探索,一切都无所遁形。

    天闲清晰的“看”到了瑶瑶腹内凝结的生命,没有时间去感慨命运对自己和瑶瑶的捉弄,迅速的探索这个原始生命的里里外外,每一个纹理,每一个力量的传递,甚至是每一个细胞的自然抖动……

    结果却一无所获。

    天闲不知道自己应该找到什么,但天闲明白自己什么也没有找到,这个凝结的原始生命没有任何不妥,没有任何外来力量干预的痕迹,更没有狄斯塔丽的力量气息,哪怕是一丁点都没有。

    难道自己猜错了?

    天闲想着,可是又迅速否定这个想法,因为狄斯塔丽虽然什么都没说,但其实已经留下了很多线索,她第一次强调要严格的保护瑶瑶,这绝对不会是随口说说而已,加上她说要消失一段世间,但只要瑶瑶安好,就一定还会见面。

    而且是会让自己大吃一惊,并且会阻止她那样做的一种见面方式。

    再加上恶魔化为人身的猜测,这一切难道只是巧合?

    一个巧合可以接受,这么多的巧合凑在一起,那么只能是必然!

    她显然是要借助瑶瑶腹内的婴儿转世一样重新再这个世界中活下来!

    但现在,竟然毫无发现!

    难道是探查的不够彻底?

    天闲错愕之间,瑶瑶已经爬到了肩上,“温养完了没有嘛,圣痕都用光了……”

    回过神来,天闲见到瑶瑶热情如火的目光,不由苦笑:“第一次……有些生疏,但已经好了。”

    欢呼一声,瑶瑶一下搂紧了天闲,甜甜说道:“闲哥哥你真好,这世上就你对瑶瑶最好了。”

    天闲嗯了一声,心下黯然。

    当晚瑶瑶出奇的没有再像发情的母猫般纠缠天闲,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真的有了身孕感到疲惫,缩在天闲怀里就那么沉沉睡去了,不时的哧哧直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