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零八十三章 新生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天闲感到更加不安,这一次见面,狄斯塔丽和上一次简直换了一个人样,不仅口气轻快,举止也是带着一股轻飘飘的味道,上一次见面她得知自己的真实身份时那种愤恨和无奈已经在她身上全部消失了。

    而且,天闲发现她在尽力掩饰这种解脱一样的喜悦,这让天闲确定她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

    难道她重新被巴巴洛特控制了,就像控制了瑶瑶那样?

    天闲一想到这个心中就不由得升起阵阵凉意,狄斯塔丽可以完全看穿自己的内心,如果她重新被巴巴洛特控制,那么自己布置的一切都无所遁形。

    “你似乎害怕了。”狄斯塔丽带着几分嘲弄说道,“似乎在怀疑我是不是像以前那样受到控制,会让你输的一塌糊涂。”

    天闲皱起眉来,顿感棘手。

    狄斯塔丽咯咯一笑,就算隔着脸上的黑色面具,那种喜不自胜的表情还是满溢而出,“你放心好了,巴巴洛特并没有察觉到我的变化,他自己对于恶魔也是一知半解而已,我帮你才有可能好好活下去,这一点并没有改变,只不过……我现在找到了一个可以让我安全生存下去的办法。”

    天闲大感古怪,“什么办法?”

    狄斯塔丽发出一串娇笑声:“这个当然不能告诉你,这可是我保命的本钱,当然我依旧需要你的帮助,我们依旧是盟友,怎么样,现在满意了吗?”

    天闲听了这话倒是安下心来,不过并非相信了狄斯塔丽,而是如果狄斯塔丽又被巴巴洛特控制的话,她大可以窥视自己的内心直接离开,说这些话完全没有任何的必要。

    她找到了什么办法可以在恶魔法具之外存活下去?天闲心中冒出大大的问号,但也无法再问,人家摆明了不想告诉你。

    不过天闲倒是确定狄斯塔丽必然是找到了一个十分稳妥的办法,因为她那欣喜的模样已经有些掩饰不住了,眼角都荡出喜色来。

    狄斯塔丽很有些得意的继续说道:“至于瑶瑶的傀儡人格,你猜的不错,其实那也是我的一个影子而已,毕竟以我为本体的话,方便又安全,哼,巴巴洛特自然是觉得得到了恶魔法具就完全掌控了我。”

    先前狄斯塔丽还是心有忌惮,但是现在找到了可以活下去的办法,说气话来有底气的多了,这让天闲暗暗称奇,一个寄身与法具中的恶魔,到底要怎么才能避开巴巴洛特的控制,安全的活下去呢?

    奇怪归奇怪,天闲不忘正事,谨慎问道:“那么如果你可以脱离巴巴洛特的控制,那么瑶瑶的傀儡人格,是不是一样可以?”

    狄斯塔丽摇摇头,“这恐怕不行,虽然我是本体,但人格是独自成长的,从我身上分离出的那一天起就是另外一个人,完全不受我的控制,她只掌握在巴巴洛特的手上。”

    天闲听了多少有些失望,不过好歹是得到了确切的消息,沉吟一阵问道:“有一件事,我其实疑惑很久了,希望你能如实告诉我。”

    “说吧,我现在心情非常好,只要知道,应该会告诉你的。”狄斯塔丽随意的一笑。

    “你是依靠恶魔法具来到这个世界上的,那么……从我身上诞生的恶魔到底是谁?是你,还是瑶瑶的傀儡人格,又或者两者都是,又或者两者都不是。”

    狄斯塔丽大笑起来,“我还以为你不会问这个问题了。”

    “我之前只是没有精力和机会。”

    这个问题天闲早就想弄清楚了,最初的狄斯塔丽可以变化成任何人,可以完全洞悉自己的想法,甚至可以模仿出变化人物的力量,那种无孔不入的攻击让人想起来就心生寒意。

    而自从恶魔法具从瑶瑶身上摘下来,完全独自的狄斯塔丽出现后,这个强悍的让自己觉得无比棘手的对手似乎消失了。

    从狄斯塔丽身上几乎感觉不到当初那股压力,而瑶瑶的力量先前已经见识过了,虽然诡异,但完全没有当初压倒一切的优势。

    “这个,稍微有些复杂。”狄斯塔丽看起来心情确实不错,耐心的说道:“以你为源头而诞生的恶魔,其实已经不存在了。”

    天闲微微吃惊,“不存在了?”

    “当然,恶魔法具只有一个,那么新的恶魔要怎么来控制?而且还是你这个实力比巴巴洛特还要强悍的家伙心中诞生的恶魔,你以为巴巴洛特会让那种东西存在于他的计划中吗?”

    坐在那里得意的晃着小腿,狄斯塔丽像是得到了糖果的小女孩般开心的说:“从巴巴洛特摘下恶魔法具的那一刻,那个刚刚诞生,还没有来得及凝结独立意识的恶魔就已经被我和瑶瑶瓜分掉了。”

    举起两只手,狄斯塔丽喜滋滋的说:“瑶瑶得到了恶魔诞生时的力量,所以她虽然只是个普通的人类,但是现在拥有强悍的实力,甚至可以化身成巨兽,只是她毕竟是个人类,而且无论身体还是精神都十分脆弱,无法将这股力量完全发挥出来,但那在人类世界也是一种足够强大的力量了。”

    这种力量天闲已经深深的体会过了,瑶瑶化身黑色的巨兽,拆了城镇大厅不说,周围的街道房屋也被殃及池鱼,火叶城几乎是精英尽出,但最终也没能把瑶瑶怎么样。

    “那你呢?你得到了什么?”天闲目光灼灼的盯着狄斯塔丽。

    “我本来什么也得不到。”狄斯塔丽的声音中多了几分恨意,“我只是一个媒介,让瑶瑶得到恶魔力量的媒介,当你的恶魔凝结成型,瑶瑶继承了这种力量后,我就没有用处了,本应该被巴巴洛特收藏起来,可惜……巴巴洛特毕竟不过是一介人类,许多事情不是他能算准的。”

    轻轻抚摸脸上的面具,狄斯塔丽心中忽然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瑶瑶并没有得到完整的恶魔力量,或许是因为恶魔的独立人格还没有完全成型,又或者是什么其他的原因,她不仅无法窥视你的内心,而我在她得到恶魔的力量时,也分到了一点点本不该得到的力量。”

    天闲顿时明白了,“现在能窥视我内心的并不是瑶瑶,而是你……这是在恶魔法具被取下时发生的事故?”

    狄斯塔丽一笑,“事故?这或许是必然,巴巴洛特不敢等到你的恶魔变成一个独自的存在,提前摘下恶魔法具分割这种力量自然会出现问题,我分到了其中的一点点力量,也正是这一点点力量让我完全从被封印的混沌中清醒过来,你无法体会,原本连生命都算不上的我,意识到将会有机会活下去时,那是一种怎么样的感受。”

    天闲完全明白了,就是说,从自己身上诞生出的恶魔已经被分割成了几个部分,瑶瑶得到了其中大部分力量,狄斯塔丽得到了小部分,而恶魔的人格却在还没成型时被撕碎了。”

    不得不说,巴巴洛特果然是个工于心计的家伙,他一手创造了一个恶毒而强大的瑶瑶,这也准确无误的击中了自己的要害。

    不过得知这些天闲却也松了口气,当初在火叶城,狄斯塔丽神出鬼没,每一次出现都会变得更加强大,那种近乎无法阻挡的力量压的人几乎无法喘息。

    而这种力量终究还是在没有完美成型时被心有忌惮的巴巴洛特撕碎了。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么一个完整的恶魔出现在自己面前时,天闲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能战胜对方,毕竟那是自己的影子,而且是和自己一样强大,但阴险狡诈的多的影子。

    现在这个影子的灵魂已经消散,剩余的力量被瓜分,而得到力量小部分的狄斯塔丽现在算是自己人,那么只要专心对付瑶瑶的傀儡人格就可以了。

    这可比对付自己的恶魔要省时省力多了。

    可惜的是,狄斯塔丽对于巴巴洛特是如何操控瑶瑶的傀儡人格也是一无所知,更不知道要怎样破解这种控制。

    天闲想到之前她说过,现在这个傀儡人格已经和狄斯塔丽完全不同,也知道恐怕是问不出什么了。

    不过,这次天闲已经算是得到了许多有用的情报,试探的问道:“多谢你告诉我这些,这下我心中就更加有底了,作为盟友,不知道我可以为你做些什么?”

    狄斯塔丽莞尔一笑,“我现在还不需要你为我做什么,你只要好好想办法挽回瑶瑶就可以,你一定要记住,千万不能让瑶瑶受到任何一点伤害,否则的话,我也没有身体来见你了。”

    天闲微微一怔,隐约觉得狄斯塔丽的话里似乎有着什么古怪的东西存在,可是一时又想不通,回答道:“当然,我好不容才找到瑶瑶,绝对不会让她再受到一点伤害。”

    狄斯塔丽忽然冷下声音,重重说道:“就算是轻微的磕碰擦伤都不行,你不要忘了刚刚发生的事情!”

    天闲知道狄斯塔丽指的是不久前瑶瑶化身巨兽,火叶城精锐尽出围攻瑶瑶的事,当下心中更是古怪,狄斯塔丽就算出于自己活动的考虑,但似乎也未免太过关心瑶瑶的安危了。

    “我自然有我的分寸。”

    狄斯塔丽不置可否的哼了一声,“好吧,希望你说到做到,没什么事的话我要回去了,只是窥视一下你的内心,我似乎用了太多的时间。”

    天闲忍不住问道:“那么你都看到了些什么呢?”

    狄斯塔丽狡黠的一笑:“我的大公,我没有必要窥视你的任何事情,我现在可不想和你有任何冲突,我能不能活下去可全都指望你呢,巴巴洛特那里我只要随口胡说就可以唬弄过去,毕竟他依旧觉得掌握着我的生死。”

    天闲无法确定狄斯塔丽是否窥视过自己的内心,但这并没什么所谓,如果她是敌人,那么自己早就要死了,如果她是盟友,那么现在倒是也不介意被她窥视一下。

    毕竟,现在没办法阻止人家……

    “今后,我们可能很长一段时间无法再见面了。”狄斯塔丽慢悠悠走到门口,忽然回身说道。

    天闲顿时皱眉,“我设法让巴巴洛特起疑,让你来窥视我不可以吗?”

    狄斯塔丽发出一阵得意笑声,“不,我是说为了活下去,我要先进行一些准备,就算是巴巴洛特,恐怕也无法驱使我了。”

    天闲不知为何心中觉得有些不对劲,可又说不出哪里不对,“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狄斯塔丽也不回答,只是笑着说:“我能告诉你的,基本上都告诉你了,接下来就看你自己的运气了,但只要你信守承诺想必就不会失败,我们一定还会见面的,但时候……可不要吃惊。”

    说完,狄斯塔丽得意洋洋的笑着,消失在了门口。

    天闲微觉郁闷,狄斯塔丽那得意洋洋的笑声在心中徘徊不去,让天闲感觉十分不舒服。

    想着狄斯塔丽返回巴巴洛特那里复命,瑶瑶回来恐怕已经是天亮之后,这段时间倒是可以先好好谋划一下。

    思来想去,天闲苦笑的发现自己还是要去找龙四。

    这些日子里不免冷落了其余几位未婚妻,雪和四姑娘还好,凌几乎每天都是暴躁无比,古丽则变得沉默寡言,想想近来这些事涉及到恶魔的秘密,而瑶瑶对于这几位先于她的女孩戒备无比,很有可能化身成谁去套取情报,天闲也是有苦难说。

    古丽其实做事十分谨慎,但一旦涉及到天闲就会十分敏感冲动,当初被大小姐算计也是如此,凌更是肚子里藏不住话的率直心性,天闲真想现在就把她们抱进怀里倾诉衷肠,这些日子两人日渐消瘦,天闲自己何尝不是疼在心上。

    现在,最最安全的人,就是始终躲在寒古塔里不怎么出来的龙四,瑶瑶始终没能进入寒古塔,这是最后胜利的巨大保证。

    瑶瑶啊,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真的把你救回来啊……

    心中一声叹息,天闲还是匆匆赶往寒古塔。

    已经是后半夜,龙四居然没睡,斜靠在案桌旁,接着精灵光石散发出的柔和光芒翻阅着成堆的卷宗,但她明显心不在焉,卷宗拿倒了也没有发现。

    天闲来到的时候,向来谨慎的龙四竟然也没有发现,依旧看着手里的卷宗,皱着眉,目光却似乎穿透卷宗不知道瞟到哪里去了。

    天闲虽然本来就是深夜打搅,但见龙四原本就没睡,而是通宵工作,不由怜意大起。

    “这么晚了,还不睡。”

    龙四听到声音顿时一惊,抬头看时才发现天闲竟然已经到了面前,一时愣在那里。

    天闲微微奇怪,龙四的眼神似乎有点不自然。

    自从那天龙四放了胆子以催情药破了肉欲的闸门,她对天闲已经表现的十分随性而慵懒,但现在眼中却流露出让天闲疑惑的紧张。

    “你……你来做什么?”龙四有意无意看了眼窗外深沉的夜色,用手拉了拉领口掩住来雪白的脖颈,竟然微微向后缩了缩身子,很是惧怕天闲靠近一样。

    天闲心中就奇怪了,怎么龙四今天变了个人一样?

    “有事找你商量。”天闲不动声色,一如往常的坐在下来,目光自然的落到龙四身上。

    有了肌肤之亲,更感动于龙四割血的勇气和深情,天闲对龙四也自然不再规规矩矩,目光在她美好的身段上流连忘返,尤其是隐藏在宽松衣裙下丰满的酥胸和纤细盈握的腰肢,每每这个时候去看龙四似怒似喜的表情,也成了天闲的乐趣之一。

    但今天,龙四却在天闲的目光下,紧张的脸都发白了。

    天闲大为疑惑,龙四是谁?深具智慧,可谓韬武略的龙渊公主,她从前对自己总是不咸不淡,转眼两人却变成了“奸夫她倒是轻松写意,偶尔还会放荡形骸,什么时候这样紧张的不知所措过?

    天闲甚至有点怀疑,眼前这个女子是不是自己的那个内政大臣。

    “你怎么了?”天闲挨了过去,轻轻按住了她如削的肩膀。

    哪成想龙四猛的抖了一下,竟然猛的打开了天闲的手,失声喝道:“不要碰我!”

    天闲手停在半空,一时完全愣住了。

    龙四也没想到自己会反应这样激烈,同样惊的瞪圆了眼睛,急促的喘息了记下,低头说道:“我今天不舒服,想睡了。”

    这显然是在睁眼说瞎话。

    天闲想了想,然后也不说话,直接靠了过去,在龙四惊呼声中将她直接揽过来抱了个满怀。

    龙四犹如受惊的兔子,激烈的挣扎起来。

    天闲也不管她如何挣扎,只是将她牢牢抱在怀里。

    过了好一阵,龙四挣的额上冒出了细细的汗珠,见天闲异常坚持,丝毫没有放过自己的意思,只好委屈的咬了咬嘴唇,头重重的靠在了天闲肩膀上,直接没了声音。

    天闲慢慢放松了手臂,轻轻抚着龙四顺滑的黑发,“别怕……发生什么事了,告诉我。”

    龙四不由苦笑:“你这个混蛋,这次我真是被你害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