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破巧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更新快,,免费读!

    圣灵殿到底会怎么行动,这一点天闲并不知道,这是自己这一边的一切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但无论圣灵殿会怎么做,天闲觉得自己都不会陷入被动。

    经过瑶瑶初次到来时的喧嚣,以及之后的几次事故之后,火叶城这个适应力极其强悍,保罗万象的古怪城市现在基本上已经恢复了本来的运作。

    这个城外有百万大军屯聚,城内有一个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爆炸的城市就好像一切都不存在一样,云淡风轻的度过每一天的日子。

    城外的百万大军早已经不是居民们闲暇时的谈论话题,因为那实在是已经没什么可以谈论的了,百万大军互相虎视眈眈的对峙,可是却不动手,这种事情恐怕在人类历史上也不多见。

    现在大家愿意津津乐道的是大公的新欢,那个神秘的女孩子现身之后有过很多的传说,前一段时间各种谣言更是达到了让人瞠目解释的程度,不过她的身份到底是什么,现在谁也说不清。

    而让这位女孩的身份再一次蒙上神秘面纱的是,最近的这些日子,她已经很少露面了。

    人们纷纷议论她现在的去向,在做什么,然后又回到她和大公之间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详细关系。

    凡事牵扯到天闲的话题都会成为热门话题,城外的百万大军早被冷落,人们热衷于关于瑶瑶的各种话题,而且……现在是心中感到十分安稳的在议论。

    因为现在天闲又开始面带微笑的出现在大家面前了,虽然看起来表情似乎有些怪怪的,但的确在很大程度上恢复了从前的模样。

    大公的部署们也明显开始恢复状态,自然的出现在任何该出现的地方,面对居民们的询问表现出各种不同的反应,而且看起来之前的一切似乎并没有发生过。

    那位瑶瑶小姐现在只是偶尔露面,她看起来似乎不是那么精神,虽然依旧总是缠着大公,大公对她也一样是满脸的宠溺,但是这个最初给了火叶城居民们极度危险信号的女孩子,现在似乎在很大的程度上失去了威胁。

    “这就是你今天来找我的理由?”

    龙四在一份文件上为快的签名,满脸无奈的叹气,望望坐在自己面前一脸认真的天闲,一时间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才好。”

    天闲皱着眉,看起来很是担心的样子,“我也没有别人好去商量,现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我只能来找你,哎呀你就先别管那些公文了。”

    天闲索性把桌上的公文全部都推到了一边,敲着桌子说道:“现在,火叶城的一员就坐在你眼前,急需你立刻解决他的问题,这件事情优先解决。”

    龙四看看远离自己而去的工作,无奈的说道:“我尊敬的,可敬的大公,我以火叶城最公正的内政大臣的身份提醒您,您这是在滥用职权,我现在手上有……”

    “好好好……”天闲赶忙打断龙四的话,“那么现在我以你的情夫的身份来求助,这总可以来吧?”

    龙四双眉微微动了下,脸上露出了狡黠的笑容,然后把手中的那份文件随意一丢,“啊,原来是我的情人来找我来,那么让那些该死的政务去见鬼吧,你要让我做什么呢?”

    天闲也是苦笑,“说过了啊,瑶瑶的问题。”

    龙四耸耸肩膀,“大公您似乎不是一个合格的情人呢,自从那次之后,你似乎还没有在和我好好的亲热过,这还不算,你现在居然是为了另外一个女人来找我商量,作为一个只想做情妇,完全没有其他理想的女人来说,这真是巨大的悲剧。”

    天闲无力的趴在了桌子上,“我的情人的小姐,你想让我怎么办……我现在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龙四咯咯的笑了两声,伸出手,调皮的抚了抚天闲有些杂乱的黑发,“我的大公,您现在最好积攒一些经验,好在我这个情人还是宽宏大量,而且是绑在您身上毫无退路的,以您这样见色起意的性格今后还说不定会有多少情人,到时候可不要惹的她们怒火冲天才好。”

    天闲无力的呻吟了一声,望着窗外,忽然说:“所以情人没什么好的啊……我还是想要老婆。”

    龙四怔了一下,连忙咳嗽了一声全当没听见,“嗯……好吧,既然您开口求我,那么作为您忠贞不渝的情人,我多少还是应该尽力为您解决麻烦的,不过……您为什么不去找四妹妹商量呢?她也应该知道所有的事情了。”

    天闲转过头,眨了眨眼,“瑶瑶……她十分怀疑四姑娘,对她相当戒备,相比起来对你则没有那么戒备。”

    龙四转转眼珠,想了想,“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比起四妹妹那种一眼看过去就是一个精明强干,满肚子阴谋诡计的妖媚女孩,我看起来则要光明正大的多了。”

    “差不多。”

    “啊……这么说,我怎么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呢?”

    天闲嘿嘿一笑,“这说明你隐藏的够深嘛!表面上看起来严肃和善,嗯……好像这么说……”

    “实际上淫荡下流是吗?”龙四抬了抬眼眉。

    天闲讨好的笑了,“怎么会呢,我的情人小姐您可是,呃……可是……”

    “算了,你就不要苦思冥想的胡说八道了,反正我是怎么样的我自己现在也不那么在乎了……”

    轻轻长叹了一声,龙四看了一眼窗外,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自从那天之后,我感觉自己变成了和之前完全不同的另外一个人,我的人生又被赋予了和之前完全不相同的另外一种意义,至于到底哪一种才是正确的,或者说哪一种才是值得的,哈哈……谁去关心那种无聊的事情。”

    回过头,龙四嘻嘻一笑,“我并不后悔,甚至时常窃喜,我喜欢现在的自己,这就足够了。”

    双手拍了拍桌子,龙四浑身散发出一种无穷的活力,“好吧!我的情人先生,看来你遇到了麻烦,您所希望挽救的少女似乎……出现了一点问题是吗?不过在我看来总是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似乎也不能算是什么了不起的问题,要知道女孩子很多时候都喜欢这么做,当然我不会的……”

    天闲飞快的摇摇头,皱眉说道:“不,瑶瑶的情况不大对劲儿,她把自己关起来的时间越来越多了,而且我之前也说过我听到了两个声音,我怀疑……”

    龙四直接说道:“你开始怀疑瑶瑶的人格是不是开始出现明显的分化,原本的人格正在复苏并且夺取身体的控制权,是吗?”

    天闲双眼顿时放出亮光,“是的!我就是这样怀疑的!”

    有些激动的,天闲双手握拳,飞快的说:“瑶瑶并没有离开,她的人格就在自己的身体里,只是暂时被巴巴洛特的傀儡人格压制了而已,我亲耳听到瑶瑶在说话,我知道她在那里,现在瑶瑶更多的把自己关起来,我有理由这么猜测。”

    龙四冷静的望着天闲,谋子里甚至没有半分感情,“是的,你有理由猜测,但现在我们要的并不是理由,而是真相,以及……方式!”

    “方式?”天闲愣了一下。

    龙四抬起双手,轻轻捧住天闲的脸颊,拉近了之后盯着天闲的双眼缓缓说道:“我可怜的情人先生,我希望你能清楚的意识到一点,你所说的都是你的猜测,就算瑶瑶的人格的确还存在,而且她正在夺回自己身体的控制权,可是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正确的挽救她,一般来说这种凶险的时候我们一旦做错了什么不仅帮不到她,还会对她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而且……”

    龙四再一次把天闲的面孔拉近,几乎鼻尖对着鼻尖的盯着天闲的眼睛,“而且她到底是什么情况没人知道,你所说的……全部都是假设和猜测!现在还根本没有到我们应该怎么去做的时候,而只是我们应该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明白吗?”

    天闲有点发愣。

    放开天闲的脸颊,龙四撇了撇嘴巴:“女人的问题上,你似乎都处理的不错,但是这个瑶瑶真的是你的弱点,该死的诸神在上,你就一点也没想到这一点吗?”

    天闲不由慢慢皱起眉,低声说:“可……可现在要怎么去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能探查到的情报十分有限,瑶瑶把自己关起来,还会布置防御阵,自从上一次我探查到一些情况之后她似乎有所察觉,现在防御阵已经变得难以突破了。”

    “那就当面去问好了。”

    天闲愕然。

    龙四自然而然的说:“她就在你的身边,时时刻刻都能看到她,为什么不直接去问呢,没什么是比这种方式更加直接了。”

    “可是……”

    “没有可是,你这个笨蛋!”龙四打断天闲,瞪了他一眼,“现在给我闭嘴,我要思考一下。”

    天闲只好乖乖闭嘴,眼巴巴的等着龙四思考、

    过了好一会儿,似乎已经神游太虚,隐隐有些睡着意思的龙四终于回过神来,眼中一片欣喜之色,“是的,你为什么不直接去问呢?这才是最好的办法!你根本就不应该来我这,这简直就是在浪费时间!”

    龙四几乎是一下抱住天闲的脑袋拉到了自己面前,贴着耳朵对天闲一阵飞快的耳语。

    天闲听完,不由有些发呆的看着龙四:“这……这可行吗?”

    龙四十分不负责的摊了摊手:“我怎么知道,瑶瑶这种情况到底会发生什么谁也无法预料,但这总比什么都不做强多了,而且和我们原先的计划也不冲突,我想……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而且……”龙四又想了想,“作为一个女人,这似乎已经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我的大公,您是不是不要让您的情人来帮主您去挽救另外一个勾引您的女人。”

    天闲完全明白了,这应该就是龙四觉得最合适的办法了。

    “好,我立刻去试一试!”天闲点点头,站了起来。

    龙四对天闲左看看,右瞅瞅,“我的大公,您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事情?”

    天闲挠挠头,赶紧把刚才自己推走的那些文件全部都搬了回来,就在龙四重新拿起笔的时候忽然将她抱住,用力亲了她两口:“谢谢。”

    望着天闲匆匆离去的背影,龙四拖着腮帮很是无奈的叹气,“我这个情人怎么好像和别的情人不大一样,给情夫出谋划策去哄女人真的是情妇该做的事情吗?”

    天闲是听不到龙四的嘀咕了,现在脑子里全是刚才龙四说过的话。

    说起来这完全不是什么精巧的办法,但……倒是有几分蛮力破巧的感觉。

    瑶瑶依旧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这一次的时间额外的长,已经整整一天的时间了。

    仔细回忆一下,天闲发现最近几天自己和瑶瑶竟然是见少分多,这种情况和瑶瑶刚刚来到火叶城的时候完全反了过来。

    来到房门前,天闲好不有的砸了两下门:“瑶瑶!是我,开门!”

    房间已经被瑶瑶布置的防御阵法笼罩,不过这些阵法都是防止窥视的,倒也没有什么坚固的防御能力,天闲砸门的声音可以清晰的传入房间,甚至可以破门而入。

    房间里没有任何反应,天闲持续不断的砸门,“瑶瑶!开门!是我!”

    足足在外面砸了十几分钟的房门,而且是越来越用力,就在天闲已经做好了把房门砸烂的准备时,房间的防御阵法开始松动了。

    “咣当”一声,房门被粗暴的推开,一脸怒色的瑶瑶出现在门口,“你吵什么?不是告诉过你我要一个人安静一下,不要来打搅我,你……你,你给我出去!”

    天闲毫不客气的直接走了进来,并且一把抓住瑶瑶拉进房内,“瑶瑶,我有话要立刻和你说,所以才来砸门。”

    房间里凌乱不堪,就好像才刮过一场暴风,天闲的目光在木质的桌椅上扫过,竟然发现了一些抓痕。

    “瑶瑶,我们出海吧!”天闲郑重的说。

    “出海?”瑶瑶毫无准备,一下瞪圆了双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