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哄哄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更新快,,免费读!

    能量触角将清晰的声音传递到天闲的耳朵里,那是两个熟悉的声音。

    其中一个是瑶瑶的声音,她恶狠狠的说:“你最好不要再做梦了!如果再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就将你完全吞掉!你最好不要逼我这样做。”

    另外一个声音带着哭腔,正在小声哀求,“别再伤害闲哥哥,他已经受伤了……”

    天闲心神巨震,环绕身体的古神铭文一瞬间出现了混乱,身后的光芒闪烁不定,四姑娘见状不由心中也是吃了一惊,琴声顿时乱了一拍。

    房间里,瑶瑶冷森森的眸子忽然望向被厚厚窗帘遮挡的窗子,几步走过一把拉开,立刻看到了窗外的天闲。

    天闲坐在那里,脸色依旧苍白,正慢慢的喝着凉茶。

    在瑶瑶看不到的身体侧面,天闲身上的古神铭文正极速消失……

    “今天是最后一次警告你!”瑶瑶咬牙切齿的说。

    房间里,除了瑶瑶再无他人,声音微弱的回荡,好像是在说给自己听的一样。

    打开房门,瑶瑶又和往常一样跑出来缠住了天闲,天闲也一如往常,就好像挽着自己热恋的情人,只不过天闲心中却已经泛起了巨大的波澜。

    房间里并没有第二个人,这是显而易见的事实,两个声音都属于瑶瑶,而且就算有人来秘密见瑶瑶也不会选在这里。

    最初的瑶瑶不仅还在,而且还有着独立的自我意识,甚至可以和现在的瑶瑶对话,这简直是再好不过的消息。

    也就是说,救回瑶瑶的可能性再一次变大了!

    瑶瑶的性子依旧嚣张跋扈,但比最初已经有所收敛,特别是见到雪和凌的时候,浑身都散发出一股毫不掩饰的敌意,以及深深的戒备。

    而自从上次的战斗后,凌的眼中就常常含着杀气,她已经非常深刻的认识到了,眼前这个该死的女人一旦脱离了天闲的保护,杀掉她并不是不可能的,甚至是完全可能的事情!

    这种情况或多或少的都出现在大家身上,其中屠戈是最最明显的,这个丝毫不会掩饰心中想法的魁梧战士,每次见到瑶瑶的时候都会露出獠牙,手自然而然的抓紧战斧。

    随着时间的推移,火叶城里龙渊帝国的密探被踢的一干二净,而瑶瑶的气焰也被压了下来,经过一段的动荡时间后,火叶城神奇的又恢复了宁静。

    嚣张跋扈,总是会闹事的瑶瑶俨然也成了火叶城的一份子。

    一年之期堪堪就在眼前,圣灵殿开始频繁的派出使者来火叶城进行沟通,对此天闲总是三言两语的将他们打发掉,对于瑶瑶的事更是闭口不提。

    教皇显然已经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但他也无法完全搞清楚,只有干着急的份。

    而天闲也开始发现,瑶瑶把自己关起来的时间越来越多,也越来越频繁了,最初只是三五天的时间才会出现一次,而且时间很短,而最近这些天,她几乎每天都要自己单独的呆一会儿,有时一呆就是整整半天的时间。

    甚至夜里抱着天闲睡的好好的,会忽然跳起来把天闲赶出去,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直到天亮。

    天闲问起,瑶瑶却一个字也不愿说。

    隐隐的,天闲感觉,机会似乎已经来临了。

    “机会?”

    龙四倒了杯酒,然后把那瓶来自龙渊帝国,火叶城已经绝无仅有的酒放到桌上押住散乱的卷宗,“你可不要太心急,机会抓不住不说,反倒是送给了巴巴洛特机会。”

    天闲坐在案桌前,从背后把龙四搂在怀里,正轻轻嗅着她身上的香气,从前天闲倒是没注意,不过前一段时间天闲发现龙四身上的香气很特别,带着一种温和的草木气息,混着她热烘烘的体香,闻起来特别的迷人。

    “所以我还没有动手。”天闲轻轻捉住龙四的手,把她杯子里余下的半杯酒送到口边慢慢吞掉,舒服的吐了口气,“但我不能放过任何机会,这些机会可能是唯一的。”

    “只要活着,机会有的是。”龙四轻笑,“很多事只要耐心等待,就一定会有结果,啊……你真的可以喝酒吗?要不要我拿凉茶来?”

    天闲搂紧她,深深嗅着她脖颈间钻出的幽香,“不必了,有你就够了。”

    龙四被天闲喷出的气息弄的脖子上麻酥酥的,轻轻推开天闲的脑袋转头说:“你的伤到底怎么样了?心钉……还是无法退出来吗?”

    “有一点进展,但还不行。”天闲摇摇头。

    龙四无奈的叹了口气,避开天闲的心口,有些慵懒的完全躺到天闲怀里,“真是遗憾。”

    天闲笑笑,“很担心我吗?”

    “当然了,毕竟……我们可是奸夫**来着。”

    天闲一时哑然。

    龙四忽然笑笑,“你说,雪她们知道了我们的事情,会怎么样?”

    天闲想了想,“这个……还真不好说,但凌应该是吵着要杀人吧,瑶瑶来的时候她就已经气的要发疯来,现在你也来插手,她简直要被气死了。”

    “那你就心中没有愧疚吗?”龙四不轻不重的打了下天闲的手,挽救了自己的酒。

    “有的。”天闲的口气认真起来,“对于凌,对于雪和古丽,还有已经知情的四姑娘,我其实是愧疚的。”

    龙四小小的叹气,“的确应该有些愧疚的,不过……啊算了,我们这种关系没有什么需要保证和说明的,差不多新奇的感觉过了,当做没发生过也是不错的选择。”

    “你灌了我催情药,现在想要不负责任了?”天闲哼了声。

    龙四有点无力,“重点不在这里好不好?这件事……也不要再提了。”

    天闲眨眨眼,呵呵笑了起来,“好好好,今后我不提这件事了,不过我心中固然愧疚,可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那就不只是愧疚而已了。”

    深深埋头,用力嗅着龙四身上的香气,天闲缓缓的说:“你的血让我前所未有的震撼,你倒在血泊里的时候我心中很明白,我渴求着你,无论是身体还是灵魂,我想要完全占有眼前的女人,谁也不给,就算是死神也不行。”

    龙四轻轻的笑了,满面酡红,“你……只是从来没学会把人扫地出门而已,你对雪心怀愧疚,对我……何尝不是呢?”

    天闲不客气的舔了下龙四优雅柔美的脖颈,龙四顿时发出微微一声惊呼。

    “我就是这样的,喜欢你也好,不喜欢你也好,是愧疚也好,不会扫地出门也好,我现在决定霸占你了,你难道想要反抗吗?”

    龙四“噗”的一下笑了出来,“好好好,我无力反抗,而且我要的也就这么多了,我们今后不说这些了好吗?继续做我们的奸夫********真聪明。”

    “那么我的情妇小姐,请问我让你准备的事情已经完成了吗?”

    “前天已经全部准备好了。”龙四微微躲着天闲蹭着自己脸颊的头,但被搂在怀里,反倒是耳鬓厮磨,显得主动的多。

    “不过,瑶瑶现在的情况,我想还是应该谨慎一些。”

    “我知道,四姑娘有什么建议吗?”

    “好了你别闹了……”龙四感到脖颈和脸上痒痒的,想笑又要忍住说正事,只好无奈的按住了天闲的脑袋,结果一只手顿时失守了酒杯,半杯酒又落尽了天闲的肚子。

    龙四气恼,狠狠白了天闲一眼,“恶魔的事暂时要保密,无法和四妹妹说的太多,但是……我觉得这件事早些向她完全说明的好,她心思缜密,而且对于你的事,就算你说自己是古代神灵,要杀光全人类她也会毫不犹豫帮你的,根本没什么好顾忌的。”

    “不,我是在顾忌另外一件事。”

    龙四一怔,“另外一件事?”

    “嗯……现在还不能说。”

    龙四瞪大眼睛,愕然回头看着天闲,“还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对我说的?”

    天闲认真的看着龙四,“我对我的小情人发誓,这是不得已的做法,我也是经过了很多考虑才决定的。”

    龙四双眉左右乱跳,迅速审视天线的表情,“那……让我猜猜!”

    “这个……免了,你……”

    龙四用酒杯堵住了天闲的嘴巴,“首先,你是否不信任我,嗯……这似乎是不大可能的,我现在是你最信任,应该说是情况迫使下最可以信任的人,恶魔这种事都已经告诉我的前提下……哦对了,应该说你其实相信身边的每个人,只是因为情况的不同,你只能选择性的告诉我们一些事。”

    “那么……这是出于保护的考虑。”龙四眉毛杨了起来,“什么事会威胁到我们?现在来看……当然是巴巴洛特和瑶瑶,又和秘密有关……”

    龙四嘴角微微上扬,“是怕瑶瑶从我们这里得到消息吗?如果是这样……”

    再一次审视天闲,龙四的笑容莫名的轻松了几分,“算了,这种事猜测也没什么意义,十有八九会猜错。”

    天闲已经冒汗了。

    这世界上最锐利的,或许就是看着男人的女人目光!

    天闲有一种完全被龙四看穿的感觉,这种感觉就算是面对瑶瑶的时候都没有感觉到过。

    重新靠进天闲怀里,龙四轻轻说:“很抱歉你现在有伤在身,我不能好好服侍你,不过也请你相信,其实我也忍耐的很辛苦,女人的堕落速度是男人想象不到的。”

    天闲呵呵苦笑,“抱歉,但抱着你的时候,心里就会安静一些。”

    “看来我和冰块的作用差不多,这可是火叶城的好东西。”龙四嘴上抱怨,脸色可是一点都不恼火,“圣灵殿那边怎么办?古恩今天晚上还会来。”

    “随便应付一下吧,现在可没功夫对付他们。”

    “但已经没有多少世间了。”龙四在天闲晃了晃小手,“还有一个月零七天,一年之期就到了,你说不出所以然来的话,龙渊帝国现在我们反倒是不怕来,但圣灵殿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一年来啊……好快。”天闲苦笑,“可是我能说什么呢?原本打算去探索黑色大海,可是被瑶瑶拖住了,现在一个字都没有。”

    “是啊,我就知道你这种白痴想不出办法,所以我想了一个。”

    天闲微微吃惊,“你说什么?”

    “给本小姐倒酒。”龙四拉了个长声。

    天闲赶忙拿过酒瓶,认认真真倒了杯酒,“情妇小姐,您的酒来了。”

    龙四哧哧的笑了起来,端起酒杯,“最近肩好酸啊。”

    天闲搓搓手,轻轻拿住龙四的肩膀,“小的给情妇小姐揉揉,您看看小的手法怎么样?”

    说起按摩,天闲倒是实实在在有些手法的,五分钟不到龙四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肩膀竟然真的松弛了下来,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简直有些飘飘欲仙。

    “脚最近很酸。”

    于是龙四很快又享受了专家级捏脚服务。

    原来做情妇的感觉是这样的吗?从前给这个混蛋出谋划策的时候可没有这种待遇……

    “好了,本小姐满意了。”轻轻打开天闲有意无意在自己光滑小腿上抚摸的手,龙四舒服的哼哼了一声。

    “那……”

    龙四眸子中闪过一道精光,“其实,办法不就现成的摆在我们面前吗?瑶瑶已经进城这么久,圣灵殿自然知道的清清楚楚,而且瑶瑶被巴巴洛特抓走的事他们也一样清楚,那么……”

    “那么?”天闲满眼希翼。

    龙四发现,眼前这个人有时候真的十分聪明,但有时候又蠢的可以。

    “我们刚把打工的龙渊帝国密探赶走了,他们一定很生气,所以……我们可能需要赔礼道歉。”

    天闲一愣,然后转转眼珠,立刻眉开眼笑,“你是说这样啊!我竟然没想到!”

    龙四不无得意的哼了一声,“你想到过一次,这次却忘的干干净净,真是蠢的可以。”

    天闲嘿嘿的笑了,“当然,还是情妇小姐您聪明绝顶。”

    “这件事应该布置了,时间只有一个月,我怀疑教皇会提前有所行动。”

    天闲沉吟一阵,“我立刻就去安排!”

    说完,天闲匆匆离去,龙四浑身还麻酥酥的,倒了最后一杯酒,喝了一半忽然愣了下。

    “不会……一直在哄我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