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救赎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其实,天闲并没有什么正事。

    目前瑶瑶威胁火叶城的情况下,要做的事反而很少,而且都已经在按部就班了。

    天闲只是单纯的想来看一看龙四,不得不承认,她无畏的勇气和近乎疯狂的行动深深的震撼了天闲。

    “你到底……有什么正事?”天闲随意闲聊着,龙四终于发觉了。

    天闲耸耸肩,索性靠了过来,龙四顿时有点紧张,但这一次总算没有向后缩。

    “要抱抱吗?”天闲期待的问。

    龙四瞪圆眼睛,“你……你胡说什么?在这种地方怎么……啊你干什么?”

    天闲已经绕过地桌,龙四微微的不知所措了一秒,然后赶紧逃走,但已经被天闲一下拉住,拽到了怀里。

    龙四自己的伤还没有恢复,虚弱的很,又知道天闲重伤在身根本不敢挣扎,被天闲搂到怀里,一股温热的气息顿时包裹了她全身,龙四的脑子瞬间宕机了一下。

    “你看起来瘦瘦的,但身材意外的好。”天闲抱着龙四,一手在她的小蛮腰上抚过,缓缓上滑。

    龙四一把按住了天闲的手,羞的满面滚烫,“蠢……你这个蠢货,这里不行!会被人看到!”

    天闲实在忍不住的笑出声来,“我只是说抱抱,你到底在说什么不行?”

    龙四一愣,顿时明白上了当,天闲那只手只在腰上来回挪动,并没有丝毫要进一步探索的意思。

    “你……”

    天闲呵呵乐着,轻松的吐了口气,“我没什么重要的事情找你,让我抱抱……最近真的感觉有些累,连一点轻松的时候都没有。”

    龙四不明所以,还是有些愣在那。

    在龙四看来,男人想要抱着女人的时候,就是要脱光她们的衣服抱上床的时候,除此之外……男人还需要抱女人吗?

    不过,龙四不习惯的挪了挪身子,这种近距离的接触,似乎感觉也不那么坏。

    房间里陷入了寂静,天闲不再说话,龙四的心也陷入一种奇怪的状态。

    良久,龙四忽然发现天闲竟然抱着自己睡着了,还发出微微的鼾声。

    “呃……抱歉抱歉,似乎……不小心打了个盹儿。”几乎在龙四发现的同时,天闲就醒了过来。

    龙四忽然感觉有些难过,歪头看看天闲疲惫的面孔,“这些天都不能好好休息吗?”

    “啊,瑶瑶缠着我,她永远精力过剩。”天闲苦笑。

    “睡吧,你喜欢的话就抱着我睡。”

    天闲却摇摇头,“没那么多时间,我一会儿就得回去看看瑶瑶的情况,她现在需要人照顾。”

    龙四只好点点头,“说实话……我完全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她不是瑶瑶,你也不亏欠瑶瑶任何东西,这个世界上没有谁亏欠谁什么。”

    天闲点头,“亏欠的,是我自己的心,你现在可能不大明白。”

    “那么复杂麻烦的事情,我也不想明白,你一定要去做,我就帮你好了。”

    “谢谢。”

    龙四沉吟一阵,忽然轻声笑了起来,慢慢笑的大声。

    天闲奇怪的看着她,“你笑什么?”

    “没什么,只是……”龙四索性枕着天闲肩膀放松了身体,“我只是没想到会有男人抱着我闲聊的这一天,男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谜。”

    奇怪的瞧瞧天闲,龙四忽然问:“为什么是我?你不是应该去找雪和古丽她们聊这些的,我想她们才喜欢在你怀里说些什么。”

    天闲一笑,“因为你是秘密的情妇啊,你不知道男人都是背着妻子去找情妇寻欢作乐的吗?”

    “哦……”龙四一脸了然,“你寻欢作乐的方式还真奇怪,差点自己睡着了。”

    天闲呵呵笑了起来,然后无奈的说:“他们还不了解这件事,恶魔的情况除了香之外只有你知道,我的情况她们也不了解,我说的越多她们就担心的越多,还不如暂时保持现状。”

    “而且……”天闲作势打量龙四,“想起那天你的样子,我就真的想来抱抱你,感觉……抱着一个让我不能放弃的理由。”

    龙四微微沉思,“这……难道就是甜言蜜语?”

    天闲哈哈大笑。

    逗留了一阵,天闲抱够了软玉温香,带着一身龙四的淡香离开了,房间里剩下神色有点古怪的龙四,“男人对一个女人不渴望她的身体,那还渴望什么呢?”

    天闲推开房间的门,有点意外的发现瑶瑶已经下床了,独自坐在梳妆台前梳妆。

    梳妆台是四姑娘的,基本上就是一把梳子,一面镜子,只有很少的粉黛胭脂,那还是用来掩饰过于妖媚的面容,不过这倒是也和符合瑶瑶平时的打扮方式。

    来到瑶瑶身后,天闲轻轻按住瑶瑶的手,拿过了梳子,为瑶瑶梳头。

    这种事天闲也算是习惯的了,在火雾山上四处游荡,有时拉着红炎,有时带着瑶瑶,女孩子的头发乱了回家可是要挨骂的,天闲就不得不担负起临时救火的重任,久而久之倒也算是熟能生巧。

    “小时候,闲哥哥也是这样为我梳头的。”瑶瑶望着镜子,忽然轻轻说了一句。

    天闲心中一震,不露声色的说:“啊,梳的不好,还被二娘骂过,哈……”

    瑶瑶显得十分安静,甚至安静的让天闲觉得有些不正常,虽然说瑶瑶受了伤,但其实只是皮外伤,这样迷迷糊糊的休息了几天已经是很奇怪的事情了,现在又这样安静就更是奇怪了。

    “瑶瑶,你……哪里不舒服吗?”

    瑶瑶轻轻摇摇头,“没有,闲哥哥你把我的头发梳乱了。”

    “啊……啊对不起,马上就好,马上就好。”

    有点手忙脚乱,但总算顺利的给瑶瑶梳理完头发,天闲的手艺还算可以,看起来很有模有样。

    “真好看。”对着镜子左看又看,瑶瑶似乎很开心。

    天闲注视镜子,惊讶的发现镜内瑶瑶的眼神安静平和,犹如夜晚宁静的湖泊,映出几分美丽的月色。

    那种狰狞的暴躁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消退了。

    “闲哥哥,你的伤怎么样了?”瑶瑶转过头来问。

    一瞬间,天闲有些恍惚。

    瑶瑶安静的坐在自己面前,神色柔弱而亲昵,眼神中带着几分楚楚可怜,这模样……就和当初她在山里受了伤看着自己的时候一模一样。

    “我……我的伤?”天闲回过神来,“没事……我的伤只是小伤,不碍事的。”

    瑶瑶的目光在天闲的心口扫过,眼神中流露出一闪而过的伤感,“闲哥哥,心钉在心脏中,你这样还能行动自如,离开火雾山的几年你真的变的厉害了很多,当初你没有圣痕被童虎他们欺负,现在……他们已经远远不如你了。”

    这是自然,在生死之间徘徊,在整个世界命运的漩涡里挣扎,那些在宁静大山中享受桃源生活的孩子们如何能够相比。

    但天闲自己也不知道,如果再给自己一次机会,是不是还会选择离开火雾山,来到这个混乱的山外世界。

    昨天的一切铸就了今天的自己,一切已经不能再重来。

    “等我们解决了这里的事,就回去看他们,他们一定会很惊讶。”天闲笑了笑。

    “回去?”瑶瑶的眼神微微有些空洞,“闲哥哥,我们还能回去吗?”

    天闲笑容微微一僵,这个问题……竟然如此难以回答。

    瑶瑶微微摇头,“闲哥哥,瑶瑶不想回去,再也不想回火雾山,不想见那里的任何人……”

    轻轻拉住天闲的手,瑶瑶忽然有些热切的说:“闲哥哥,瑶瑶知道你心里的苦,可其实只要听从主人的话,闲哥哥没有必要受苦,这个世界还是那个世界,一切也都不会改变,瑶瑶会求主人取出心钉的,闲哥哥……”

    瑶瑶微微有些激动:“我们不回火雾山,我们就留在这里,我们就这样过日子,闲哥哥娶多少女人瑶瑶都不会说半个不子的,闲哥哥你别再离开了,别再抛下瑶瑶了,好不好?”

    天闲有点懵了。

    这……这难道也是巴巴洛特的攻心计?

    可是,无论是不是巴巴洛特的诡计,天闲都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有些被打动了,或者说被深深的撼动了警戒心。

    瑶瑶是如此柔弱,如此的无力,她的手那么小,那么凉,无助的抓着自己诉说心中的话,每一个字似乎都透着心中的恐惧,都带着对命运无尽凄凉的绝望。

    天闲张张嘴巴,差点就冲口答应下来。

    “瑶瑶,你先把伤养好,这些事可以以后再说。”

    “不,闲哥哥你现在就答应我好不好?”瑶瑶忽然坚持起来,眼中也露出焦急之色,“闲哥哥你答应我,瑶瑶求求你了。”

    天闲心中开始感到蹊跷,瑶瑶怎么会忽然说这些话?

    “瑶瑶,你怎么了?”

    瑶瑶眼神焦灼,“闲哥哥,你答应瑶瑶!快答应瑶瑶啊!来不及了,要来不及了!你不赶快答应的话就来不及了。”

    天闲心中一惊:“什么来不及了?瑶瑶!你说清楚!”

    瑶瑶哭了起来,“闲哥哥!你答应啊!你快答应!”

    “瑶瑶,你……”天闲的脸色猛然间一变,双眸猛的缩了一下。

    瑶瑶整个人僵硬了下,然后松弛下来,就好像一下经历了一次蜕变,她的眼神完全变了。

    柔弱和无力重新隐没在黑色的眸子中,一层精光从眼底浮起,逼人的闪烁着锋芒。

    “瑶瑶……瑶瑶?”天闲难以置信的望着眼前的瑶瑶。

    瑶瑶眼神闪了闪,咯咯娇笑,“闲哥哥,瑶瑶在呢,怎么了?”

    天闲顿觉一股凉气从脚底升起,这个瑶瑶……不是刚才的瑶瑶!

    那么刚才……刚才那个瑶瑶?

    那柔弱的眼神和乞求般的眼神,那焦急的神态……

    天闲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刚才……那难道是真正的瑶瑶吗?

    真正的瑶瑶就在自己面前出现,而自己却一无所知,甚至……甚至没有回应她苦苦的哀求?

    天闲瞪大眼睛,人完全呆住了。

    瑶瑶打量天闲,忽然一阵放肆的娇笑,“闲哥哥,看来你还是想着那些野女人呢,瑶瑶都答应你可以娶她们了,你居然都不要瑶瑶,瑶瑶好伤心,哈哈……”

    天闲眼前一黑,用力抚住梳妆台,重重的吐了口气,“刚才……不是你!”

    瑶瑶挑起双眉,得意的说:“很麻烦呢,瑶瑶偶尔还是会想起以前的事,人就变得软弱起来了,软弱的人在这个世界可活不久的,所以瑶瑶立刻坚强起来了,闲哥哥是不是更喜欢瑶瑶了?”

    不,不对!完全不对!

    天闲死死盯着眼前的瑶瑶,好像想把她完全看穿,瑶瑶就在这里,她的人格,她的灵魂,怎么说都好!从前的瑶瑶就在这个身体之中,她苏醒了!她苦苦恳求!她希望从恳求中得到解救吗?她可以被解救吗?

    “闲哥哥,你的眼神好怕人啊!”瑶瑶妩媚的笑了起来,“是不是这两天瑶瑶没有伺候你,感到心里空荡荡的?呵呵……那也不要这样要吃了人家一样看着嘛,瑶瑶也是一直忍着的。”

    说着瑶瑶直接站起来搂住了天闲,把香喷喷的气息吐在天闲脸上,“闲哥哥……”

    天闲猛的一把推开了瑶瑶。

    瑶瑶撞到梳妆台上吃了一惊,脸上不由浮现出怒色,“闲哥哥!你这是做什么?”

    天闲微微喘息,牙齿咬的咯咯作响,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瑶瑶不由脸色阴沉起来,“闲哥哥,你终于不想要瑶瑶来对吗?瑶瑶为你受过的苦已经开始忘掉了对吗?你自己一走了之,留下一个可怜的女孩子落到巴巴洛特手里忍受非人的折磨,这些事你已经不愿再去想了是吗?”

    上前一步,瑶瑶恶狠狠的说:“你终于也想像那些该死的人渣把心里的愧疚全部丢到脑后,再也不想见到我了是吗?”

    天闲望着瑶瑶,脸上闪过无数种表情,最终,笑了……

    “瑶瑶,过来,让我抱抱。”

    瑶瑶露出了胜利的笑容,“真是的,就会吓瑶瑶,等回火雾山让三娘教训你!”

    “嗯,等回去了……一定好好让大家教训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