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天堂地狱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

    天闲已经不记得自己是被痛晕的,还是被瑶瑶凄楚的述说所痛苦而眩晕,还是根本就是体力耗尽晕倒了……

    天闲只记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第一次有记忆时那个老骗子装模作样给自己看一本医书的景象,照方抓药,上山采草,漂泊四处,还要随时准备跑路……

    唯一安定的一年是在那个杂货店前租住的小门面里,那个杂货店老板的小女儿真是可爱啊,圆圆的脸蛋儿,整齐的苹果头……

    可惜还没等搭上关系就被一道天雷劈中,来到了这个世界……

    火雾山好像一座世外桃源。

    但世外桃源也有烦恼,只属于自己一个人的烦恼,好在这其实也不算是克服不了的困难,自己的父亲是族长嘛,大家又善良宽厚,就算那些调皮的孩子们总是起哄,但终归只是小孩子。

    红炎姐走了,嫁到了外面的世界,本来还想讨她做媳妇的,但她喜欢外面,这种事可千万不能说出来,要不然她会为难的,啊……这个女人啊,脾气不好,可是性子里很有些优柔寡断的。

    瑶瑶和自己年龄相当,但说实话自己并不怎么喜欢小屁孩,虽然瑶瑶粉嘟嘟的十分可爱,但要讨老婆的话,当然是要红炎姐那样窈窕美丽的大姑娘啦。

    但自己也才十岁出头而已,也就不想那么多要求了,但愿过些年瑶瑶也能长成红炎姐那样美丽的模样。

    值得庆幸的是,瑶瑶慢慢长大,果然变成了美丽窈窕的女孩,身姿婀娜,火雾山的云朵一样凹凸有致,一颦一笑间吐露妩媚,笑声好似清泉流水让人心中痒痒的。

    童虎他们都很不甘心,因为他们也喜欢瑶瑶,而自己虽然没有圣痕,但瑶瑶还是喜欢跟在自己身边,早晚“闲哥哥”“闲哥哥”的叫着,眼中一片柔情蜜意。

    十五岁的时候早早成婚,把童虎他们全都请到一块,虽然他们一副很记恨瑶瑶嫁给自己的样子,但是请他们美美的吃了一顿铁翅鸟的烤蛋后似乎就把这件事完全忘记了。

    洞房花烛夜,瑶瑶很害羞,似乎还有点害怕,但过了些日子,她就喜欢每天晚上缠着热烘烘的身体入睡了。

    把长发挽起,变成小小少妇的瑶瑶走出门的时候比起红炎可多了不少妖媚的味道,当然她最妖媚的时候甜腻的哼声和呢喃只有自己才知道……

    学习一下村庄的建筑,学习一下族内代代相传的传记,背诵一下族谱……火雾山与世隔绝,似乎也就没什么事情需要着急了。

    等瑶瑶怀孕,等待孩子长大成人,等待时光慢慢老去……

    今天,天气晴朗,是青潭的亲鱼到水面晒太阳的日子,也是钓鱼的好日子。

    放下鱼钩,还在想一会儿那条臭鱼是不是会跑上来趁机捉鱼,背后传来一个蹑手蹑脚的声音。

    “干嘛?”不用回头也知道是瑶瑶偷偷溜了过来。

    咯咯的笑声里温软的身子扑到了背上,一只小手拎着饭盒出现在眼前,“你的午饭。”

    瞧瞧身边,自己带来的饭盒好好放在那,“我不是带了,那条臭鱼今天要忙着抓鱼,不会来偷吃的。”

    “这里有额外的加菜。”瑶瑶转到正面腻来上来,吐出香甜的气息,咯咯娇笑。

    “别闹,会被人看到的。”

    瑶瑶的小手却摸了上来,“除了你不怕那条臭鱼,才不会有人来这里。”

    “等晚上回家的。”

    “我不,你昨晚就知道欺负,现在轮到我了!”瑶瑶脸颊浮起红霞,发出了猫儿似的声音。

    好吧,鱼竿就插在那,但愿不会有太大的鱼来把鱼竿都叼走……

    小夫妻嘛,总是饥渴无比,不分时间,不分场合……

    一番缠绵,瑶瑶不仅没能报仇,反倒是又被欺负了个够,抱着光溜溜、软绵绵的瑶瑶在潭边的溪水里洗了身子,躺在温热的青岩上真的十分惬意。

    至于已经被不知道哪条倒霉的大鱼拽走的鱼竿,谁还去关心那种东西……

    背后的青岩温热光滑,有点像瑶瑶的身子,要是在软点就好了,就像天上的云朵一样。

    “瑶瑶,起来了,你身子都开始冷了。”拍拍瑶瑶的身子,催促一下这个懒猫似的小妇人。

    瑶瑶没反应。

    成婚之前还那么活泼可人,现在总是这么懒洋洋的了,“瑶瑶,有人来了,快起来穿衣服了。”

    瑶瑶还是没有反应。

    “瑶瑶!你……咦?瑶瑶你身子怎么这么冷?瑶瑶?瑶瑶!你怎么了?”

    天闲猛然睁开眼。

    依旧是那个阴暗的监牢,小窗的铁栏穿进强烈的光芒,天闲发现自己这次躺在一张床上上,身上伏着一个有些滑腻,凉丝丝的躯体。

    天闲一瞬间感觉脑子空空如也。

    一头如云烟发铺洒在胸口上,下面是瑶瑶疲惫昏睡的面容。

    两人浑身赤裸,身体依旧纠缠在一起,简陋的床周围丢着破烂的衣衫,一袭薄薄的被子皱巴巴的蜷缩在床角,空气里还残留着糜烂的气息……

    天闲的眸子一缩再缩,望到了床上嫣红的血迹……

    空空如也的脑子一阵轰鸣作响,一连串画面在天闲脑海里闪过,那个笑靥如花,面颊通红,与自己在青潭边缠绵的瑶瑶,那个双眼无神,流着泪但依旧扭动身体,和自己疯狂纠缠在一起的瑶瑶……

    “嗯……”瑶瑶的睫毛轻轻颤动,慢慢的睁开了眼眸。

    望着那双迷茫的眼睛渐渐开始恢复清明,天闲感到绝望袭上自己的心头……

    瑶瑶的眼神稍微明亮了一些,然后猛然瞪大了双眼。

    那种惊愕而恐惧的眼神瞬间把天闲完全刺穿。

    动了下身体,意识到依旧和天闲纠缠在一起,瑶瑶再也不敢动了,泪花从眼中涌现而出,她把身体缩成一团,泣不成声:“闲哥哥……”

    天闲大痛,犹如灵魂被撕成两半,勉力起身,感到心脏犹如被一下一下凿击的疼痛。

    咬紧牙关,天闲扯过了那片薄薄的被子盖在了瑶瑶身上。

    然后,天闲有些茫然。

    一切,怎么会这样?

    “瑶瑶……”天闲不知道自己现在该说些什么,又该怎么做,而这个时候,监牢厚重的大门响了起来,一个轻快的脚步声传来。

    “啊……我想美妙的婚夜也该结束了,毕竟现在已经快要到中午了。”巴巴洛特的身影出现在监牢里,满含恶意的目光扫了扫床边撕碎的衣衫和床上裹着被子瑟瑟发抖的瑶瑶,脸上全是得意的笑容。

    听到巴巴洛特声音的瑶瑶惊恐的叫了起来,极力向床角缩去。

    天闲怒吼一声扑了上去。

    巴巴洛特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天闲一拳砸了回去,轻松的说道:“不要不知好歹,你应该感谢我,看哪!这个小美人在我手里这么久,我可是一下都没有碰过她,美妙的处女,滋味儿怎么样?”

    天闲咆哮着,但心脏中剧痛涌来,浑身一丝力气也没有,眼前更是一烟,血从嘴角流了出来,顿时萎顿下来。

    “不要白费力气了,你现在别想使出一丝一毫的力量。”巴巴洛特拉过旁边的椅子坐下来,笑眯眯的望着天闲,“真是无比愉快的场景,你从来没有想过会落到我的手里吧,还是这样凄惨的模样,哈哈哈哈……”

    天闲浑身颤抖着,“你……你抓到我了,放瑶瑶走……她对你已经没用了!”

    巴巴洛特一挑眉毛,大笑道:“你在说什么?她对我没用了?你真是太天真了!她的用处现在才刚刚要发挥出来,而且今后会越来越好用,我怎么可能就这么放走我精心培养的工具。”

    “你……”天闲咳了两声,又是吐血。

    “别挣扎了,你越是挣扎,就可能死的越快,我可不千辛万苦才抓到你,结果你却毫无价值的去死,不过当然,我确定你不会自己去寻死的,毕竟你还有同伴,还有朋友,哦对了!看哪,你现在还有妻子!瑶瑶,一个追着你离开火雾山,落入坏人手里,惨遭折磨,但现在又被你夺走处子之身,又完全属于你的可怜女孩。”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天闲咳着血。

    巴巴洛特凑上前一点,咧开嘴露出两排白森森的牙齿,“很简单,我需要你老实一点,帮我成为这个世界的主宰。”

    “所以,我需要一个牢靠的枷锁拴住你才行,只是心钉太无力了,那种东西是不能被完全信任的,但是瑶瑶,她却可以。”

    巴巴洛特把阴森森的目光投向瑶瑶:“好好看看吧,这个独一无二的女孩!你那么想救她,你那么思念她,悔恨和愧疚日积月累,让你无法自拔,她承受痛苦和折磨,这一切都是因为你,要在这个昏暗冰冷的监牢里被粗暴的侵犯侮辱,同样是因为你……你永远也摆脱不了这份愧疚和自责。”

    “但是……”巴巴洛特转变口气,眼神却依旧阴冷,“我会给你机会的,我把她还给你,你觉得怎么样?”

    天闲怔了怔,一时有些错愕。

    “你看,她也同样思念你,被我抓住的日子里她那么希望你来救她,她那么渴望你,她的心属于你,当然现在身体也属于你了……今后永远属于你。”

    故意停顿了一下,欣赏天闲错愕莫名的表情,巴巴洛特举起了手,幽暗的光芒开始聚集,空气里出现了一面诡异的阵法。

    “不过……”巴巴洛特凝视天闲,双眼放射着疯狂而恶毒的光芒,“她的灵魂……永远属于我!”

    轻轻有戒律的敲打阵法,一道道烟色波纹隐隐闪动,瑶瑶缩在床角大声哭泣起来,“不……不要!不要!!”

    猛的一拳砸碎了空气里的阵法,巴巴洛特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用命令的语气说道:“下来,我们要走了。”

    天闲心中一空,床上那薄薄的被子里冒出里一股浓厚的烟烟,烟尘落在地上凝成了人形,身着烟色贴身软甲的瑶瑶站在了那,双眼呆滞,如同失去了魂魄。

    “看到了吗?完美的傀儡!”巴巴洛特喜滋滋的说,“那面恶魔法具赋予了她力量,虽然她原本只是个毫无能力的小女孩,但现在却不同了,今后这个完美的傀儡会属于你的,不过要等上几天的时间。”

    巴巴洛特得意的笑着,“她会在你身边,在你一切能看得到的地方,时时刻刻的提醒着你心中那种已经无法挽回的愧疚和悔恨,时时刻刻的提醒着你是谁把她害成了这个模样,也时刻的提醒你,是谁……在主宰着她的一切。”

    “哦对了,她会怀上你的孩子,开心吗?”

    天闲眼神一抖,难以置信的望着巴巴洛特。

    巴巴洛特咧开嘴巴笑着,“她是个完美的傀儡,可惜……或许不能活太久,但就算她死了,我也有新的,更好的傀儡可以使用,多么完美的计划!”

    天闲感到天旋地转,发疯一样扑了起来,但被巴巴洛特轻易的再一次打倒了。

    望着倒在地上吐血的天闲,巴巴洛特哈哈大笑:“蠢货!就是你那种想要保护所有人的愚蠢想法害你落到今天的地步,而且今后还会一直让你无法摆脱我,我要你永远看着这个女人,永远看到你自己无法挽救的愧疚!她会有你们的孩子!你的孩子!然后继续成为我的傀儡,你永远救不了她!也永远摆脱不了这一切!”

    “我们走!”放声大笑,巴巴洛特带着瑶瑶离开。

    天闲不知道时间,甚至不知道白天和烟夜,接下来的日子里瑶瑶会经常出现在监牢里,每一次都是眼神暗淡无光,神情呆滞的模样。

    她会脱光衣服,爬上床来和几乎无法动弹的天闲疯狂交合,直到精疲力竭才会倒在床上慢慢恢复神智,然后痛哭失声……

    天闲感觉整个世界都已经暗淡无光,今后会怎样更不敢去想……

    不知过了多久,这样的日子终于结束了。

    “好了,我忠诚的仆人和完美的傀儡,今天是你们离开的日子了,毕竟还有很多人惦记你们,太久不出现的话他们会担心的。”

    巴巴洛特打开了监牢的大门,刺目的阳光照射进来,天闲感到刺骨的寒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