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围堵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似乎开始了。 w.vo.com??火然文 .?r?a?n??e?n?`”灵官正要落下棋子,忽然抬起头来。

    “嗯,这个小子把事情弄到没有办法缓和的地步了。”白叹了口气,“如果能拖延过今夜,明天开始那个东西的力量就要开始衰弱了,这就是命运啊……”

    灵官缓缓落下棋子,不由轻轻一叹,“明天,我们就可以离开了,现在他没有赢的可能。”

    白随手放下一枚棋子堵死了灵官精心布置的棋局,“现在下结论还太早了,起码一直以来事情的发展都是出乎我们意料的不是吗?”

    “但这一次,似乎已经没有意外的可能了。”灵官再次落子,意外的反杀了白的妙手。

    白愣了下,有些意外的看了看棋局,哈哈一笑,“你终于赢一局了。”

    “一局能赢到最后,足够了。”

    在火叶城边缘,露娜正大皱眉头,“莱娜,还是不行吗?”

    莱娜精美的面孔上一片焦急,额上全是细细的汗珠,“我们的阵法被干扰了,已经不受控制,这条街周围有异常的防御阵,我们无法攻破。”

    古丽在一旁不安的来回走动,“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这是陷阱吗?为什么他进去之后会发生这种情况?”

    露娜看了雪一眼,“他现在怎么样?”

    雪的眼神微微有些暗淡,似乎在被什么困扰,“黑……还好,受了些轻伤,正在和那个东西战斗。”

    “这个防御阵不会是他自己弄出来的吧?”露娜直白的问。

    大家顿时一愣,惊讶的望向雪。

    雪垂下目光,微不可见的点点头。

    龙四顿时气的双眼冒火,“这个该死的混蛋!每次都是这样,不管告诉他多少次,最后还是要自己跑去解决问题!简直……”

    “这一次不一样。”雪轻轻说。

    “哪里不一样?”龙四懊恼的问。

    “这一次……”雪抬头向前望去,眼神中满是担忧,“这一次必须是黑自己去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谁也帮不了他。”

    大家听了不由满色古怪,露娜来到雪身边,“这是什么意思?”

    雪摇摇头,“我也不是十分清楚,但我感觉但到……这一次黑但心中这种想法无比强烈,我相信这一定是有理由的。”

    “傻妞……”露娜拍拍雪的头,脸上全是不满,“这个该死的混小子,每次都让我们担忧不安,他总是不明白,越是他一个人才能解决的问题,就越是需要我们。”

    凌皱眉问:“这个防御阵,真的有点办法都没有吗?”

    莱娜遗憾的摇摇头,“非常抱歉,虽然里面有精灵的秘法支撑,但是更加强大的力量已经取得了控制权,我们已经无法再做任何事了,现在除了等待防御阵自然消失,就只有……”

    “只有强攻?”

    莱娜点点头,“虽然我们没办法化解这个防御阵,但它但强度并不高,如果强攻的话……”

    “算了。”露娜打断了莱娜的话,“既然他不希望我们靠近,那么我们也不要那么不知趣了,虽然我很想立刻暴打他一顿,但这个时候……我们应该做的是相信他吧。”

    叹了口气,露娜对大家挥挥手,“去准备些食物和水,还有疗伤用的东西吧,应该马上就用得上了。”

    大家互相看了看对方,心中也是无奈,只要按照露娜的话迅速行动了。

    在街道深处,两道身影正纠缠在一起。

    天正则面容扭曲,手中的黑色长剑犹如毒牙一样疯狂的追着天闲的身影,天闲并不反击,只是左右躲闪,不过那把黑剑的速度和角度都极其诡异,就算是身轻如燕的天闲也会偶尔挂彩,很快天闲已经满身血迹。

    一面追砍天闲,天正则疯狂的笑着,“愚蠢的人类!你怎么不还手?为什么不还手?我并不是天正则,并不是你父亲!你在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真正的亲人,你只不过是个外来者而已,你为什么不还手杀掉我!?”

    天闲沉默着。

    天正则一番追击,自己似乎也累了,停下来呼呼喘气,一双眼睛死死瞪着天闲,嘿嘿怪笑,“就算是明知道我是假的,依旧无法还手对不对?哈哈!这就是人类愚蠢的地方,啊……让我猜猜,你现在正在想些什么?”

    毒蛇似的眼睛放出诡异的幽光,天正则盯着天闲,仿佛盯着美味的食物,“我猜的到,甚至看的到,你心中在想些什么我一清二楚,天正则……你在这个世界的父亲,真是一位仁慈的男人,你害死他的妻子,你没有自立的力量,但他依旧庇护你,希望你能独当一面,可惜……”

    天正则眼中满是恶毒的光,“可惜他不是你父亲,他也不知道你其实并不是他的儿子,你只是个占据了他儿子身体的……某个东西而已。”

    “哈哈……对了还有那个女人,你的母亲,真是个可怜又愚蠢的女人,她明明可以活下去的,不过为了你,为了那个已经不存在的这几的孩子,她选择了死亡……哈哈哈!”

    天正则疯狂大大笑着,身体一抖一抖,好似在抽搐。

    天闲的脸孔犹如钢铁一样漆黑而毫无表情,“我有一个问题,一直想不明白。”

    天正则的笑声好像一下噎住,瞪眼望着天闲,“什么?你想问问题?”

    “你可以变化成其他人,我甚至也无法辨认出真假,但你的行为和本人有一些差异,或者说……完全毫不掩饰,难道你能知晓那些人心中的想法,就像……知道我在想什么一样。”

    “你想问这个?”天正则满脸得意,丝毫不掩饰的说,“是的,这是我的力量!哦不……是你的,是你们的力量,我从你们的精神之中诞生,是你们赋予了我这样的力量。”

    “我才是最真实的一面。”天正则双目放射恶毒的光芒,“你们将自己的阴暗和丑陋掩饰起来,将**压抑在心底,而我就是所掩饰和压抑的一切!”

    天闲眼神微微了然,“原来是这样,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难怪……”

    天正则发现天闲盯着自己,眼神古怪,不由怒道:“难怪什么,该死的人类!”

    天闲轻轻问:“你的样子,就是我父亲现在真正的样子吗,你见过他?”

    天正则哈哈大笑,“我没见过他,那根本不是问题,人类小子,我的力量你还无法理解!”

    望着眼前的天正则,天闲的心忍不住再次发颤。

    父亲苍老了……

    黝黑发亮的头发已经花白,这几年中,他在火雾山一定每时每刻担心自己的安危,红炎一定会定期将自己的消息发回火雾山,想必这几年他一直在担忧中度过。

    想到这,天闲鼻子不由微微一酸。

    长叹一声,天闲放下荒尘大剑,屈膝跪在了地上,对着眼前的天正则轻轻一拜。

    天闲颤声说:“孩儿不孝!当初少不更事,如今表妹落入敌人手中迟迟不能救回,又让您在万里之外日日担忧,他日回到火雾山时,甘受家法!愿您保重自己,等待孩儿归来之日。”

    天正则愣了下,随后疯狂大笑,“蠢货,你在向谁下跪?你这个……嗯?”

    天闲已经不在原地!

    一道怒火极光突破街道上七彩的光华,其中是天闲暴怒的双眸!

    “砰!!”

    铁块一样的拳头砸在天正则的脸上,骨头嘎嘎声中碎裂,天闲如咆哮的野兽,荒尘大剑留在原地,只用双拳,发疯一样攻击。

    天正则被打的犹如筛糠般乱抖,一瞬间不知道挨了多少拳,断线风筝一样飞了出去,一头撞在地上,全身已经没有任何完好的地方。

    天闲长长吐出一口浊气,对着地上勾勾手,“起来,我还没打够!”

    天正则已经完全扭曲的身体真的就这么站了起来,身体扭曲着复原,发出骇人的嘎嘎响声,甚至口鼻流出的鲜血都倒流了回去。

    抹了抹嘴角,天正则满脸阴狠之色,“你这个杂种,竟然真下得了的手!你杀了天正则的儿子,还有那个蠢女人,你这个连父母都不知道……”

    “砰!!”

    燃烧怒炎的拳头已经砸在天正则的脸上,天闲的速度快了不止一倍,天正则完全来不及反应已经被天闲欺进身前,怒火燃烧的拳头再一次暴风雨般砸了下来。

    火山爆发般的拳头冲刷天正则的身体,将他直接打的稀烂,全身几乎完全崩溃。

    最后一拳打穿天正则的胸口,天闲抓着他的头发将他提了起来,双目已然怒火蒸腾,“你这个没有**和灵魂的怪物不要在我面前说这些东西,明白吗?”

    天正则已经不成人形的脸上露出狠毒的笑意,“你感到愧疚,感到畏惧,你不敢告诉他你的身份!你不敢告诉他你害死了他的妻子和儿子,你……”

    一道火光从天闲手上炸开,彻底吞没了天正则残缺的身体,天闲丢垃圾一样将他远远丢开,冷冷说道:“的确,我不敢说,但我依旧十分感恩,是我的父亲养育了我,那个女人是我最尊敬的人,她是我的母亲……他们不是你这样的东西应该冒充的!”

    疯狂的笑声在火焰中翻滚着,“你杀不了我!你更骗不了我!你没有办法欺骗我,因为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而你对我……其实一无所知。”

    火焰猛然一跳的消失了,天正则似乎被燃烧殆尽,但是在不远处,浓烟黑雾正在重新凝聚形体。

    “阴魂不散!”天闲把手一招,荒尘大剑飞到了田先生后里。

    那人影极速成型,这一次是一个中年男人的模样。

    “闲儿,你还认得我吗?”中年人露出狡黠的笑容。

    天闲眼皮发跳,眼中怒火更盛。

    这人瘦高的个子,长相十分俊朗,一把火红的长胡子更是醒目。

    “你不会连二叔都不认识了吧?”中年人嘿嘿冷笑,“自从你离开之后,瑶瑶就好像变了一个人,茶饭不思,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谁劝也不听,后来……她就忽然自己跑掉了。”

    “我们找啊找啊,最后还是没有找到……原来是被人抓走了,闲儿啊,都是你……”

    荒尘大剑飓风般劈来,一剑把中年人劈成两半,天闲的身影紧随其后,双拳一拳一边,两团火焰炸开,将劈开的身体完全包裹,只是一瞬间就将身体烧成虚无。

    “啊……没想到你竟然这样心狠手辣,自己的亲人都下得去手。”不远处,黑色的身影又一次凝结起来。

    天闲双眼不满血丝,“你的一切都是假的!只要我确信这一点,坚守本心,你就已经死定了!现在你只不过是在徒劳的激怒我而已,如果你不想死的太难看,最好……给我乖乖呆在那,让我好好的把你烧个干净。”

    “哼,你杀不了我的!”

    “很遗憾,这条街已经用我最新发现的阵法加固过了,你逃不了的,而且……你难道没有发现吗?就算我不用进入上位世界,也不启动阵法,你也已经不是每次都能避开我的攻击了。”

    忽然间,狄斯塔丽的尖叫声传来,那重新凝结的影子上跳出一点苍紫色的火苗,火苗只有那么一点点,但燃烧起来之后就疯狂的扩张。

    黑影直接甩掉了被烧着的部分,迅速向后窜出老远,退到了安全的距离上正才停下,而被舍弃的那一团黑影只是瞬间就被烧成了虚无。

    黑影重新凝结,这一次是狄斯塔丽的模样,她的喘息更粗重了,似乎呼吸都很吃力。

    “怎么样,邪眼火焰的滋味儿不好受吧?”

    狄斯塔丽恨声问:“你到底做了什么?”

    天闲冷笑,“你自以为能潜入上位世界就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可笑!你虽然知晓我的一切,但似乎并没有我的脑子,难道你忘记了我可以布下神域?”

    “神域?”狄斯塔丽闻言眼神顿时有些慌乱。

    “是的,神域……契合上位世界的领域,你还没有发现吧,这条街从刚才开始就已经慢慢的神域化了,你……已经无处可逃!”

    ://..///12/1296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