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痛下杀手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更新快,,免费读!

    这并不是一条繁华的街道,就算是火叶城也有繁华之地和僻静之所,随着火叶城面积不断的向沙漠中扩张,城市布局变革中很多地方都有了改变,繁华的街道变得人流稀少,这里就是其一。

    现在这里依旧还有一些店铺,但只是三三两两,天闲来到街道入口的时候,精灵哨兵们已经悄悄将这里完全封锁了。

    街上本来就没有多少人,精灵们暗中疏散后,这里变得清静起来。

    “都布置好了?”天闲轻轻问。

    露娜点点头,“按照你说的都布置好了,随时可以发动。”

    天闲捏捏拳头,对大家说,又似乎是在对自己说:“你们在这里等我,我先去查看情况,一定很快就回来。”

    大家并没有什么异议,不过古丽飞快说道:“我会随时支援你。”

    天闲点点头,没有说话,举步向街上走去。

    走上这条安静的街道,天闲单手轻轻一挥,一道火焰阵法凌空浮现,正是遍布整个火叶城的巨大阵法,在这条街道的位置轻轻虚抓,整条街周围的捕虫花都亮了起来,一瞬间街道似乎被火焰包围。

    天闲向前走着,目光冷冷凝视前方,手掌始终在火焰阵法上慢慢的移动,现在那面阵法已经只剩下这条街道的部分。

    忽然,天闲停下了脚步,眼前虽然是空荡荡的街道,但却解下了荒尘大剑,眼中透出杀气。

    “现在才想要逃走,太晚了!”天闲举起荒尘大剑,遥遥指向前方,“魔物,今天我就要把你斩杀在这!让巴巴洛特那个混蛋知道他到底有多蠢!”

    轻轻的笑声从空气里传来,天闲身前十几米的地方忽然虚空扭动,一个人影缓缓浮现而出,正是狄斯塔丽。

    “没想到你居然可以找到我,人类……你真是让我惊讶。”狄斯塔丽的目光盯着天闲手里的火焰阵法,“是这个东西吗?我真是疏忽了,那个支配者留下了太多的记忆,有一些我也没有时间一一查看,能量水晶加上这个古代的阵法,你的想法真是与众不同。”

    “不过……”狄斯塔丽哧哧的笑了,“你真的以为能杀掉我吗?我之所以暂时呆在这,只是还没想好怎么折磨你而已,可不代表我就怕了你。”

    “没有办法变成我的样子对吧?”天闲忽然说。

    “什么?”

    双目寒光闪动,天闲冷声说:“你可以随意变化,但却没有办法变成我的样子,以我的身体来战斗,对吧?否则的话逆心诀几乎无往而不利,你很清楚这一点,但是除了我自己之外,没有人能施展这种法门,那是意外得来的法门。”

    狄斯塔丽哼了一声,“逆心诀算什么,在我看来不过是儿戏而已,不用那种东西一样可以轻松杀掉你。”

    “是吗?之前我或许还相信,但是现在……”

    天闲眼中杀气暴涨,一手猛然推出,那面火焰阵法忽然放射出强烈的火焰,整个街道上的捕虫花顿时全部剧烈晃动起来,小太阳般散发出光芒,七彩的光芒将夜空照的光怪陆离,整条街隐隐出现了一些似真似幻的奇怪影子。

    怒吼一声,天闲直接扑了上来,荒尘大剑卷起一道火焰风暴砸向狄斯塔丽。

    狄斯塔丽目光缩了缩,想也不想迅速后退,天闲一颗流星般砸在地上,炸开万道火花,火花如有生命,灵蛇般追向狄斯塔丽。

    狄斯塔丽骂了一声,全身极速化为浓烟黑雾向一旁闪去,但这一次她没能迅速消失,捕虫花散发的光芒犹如显型药剂一样让她的身体轮廓分毫毕现。

    火焰中天闲怒吼而出,荒尘大剑暴风般逼迫而来。

    狄斯塔丽见自己没有办法隐匿行踪,当即怒喝一声,一把漆黑的长剑幻化而出,千钧一发之际堪堪挡住了荒尘大剑凶猛无比的进攻。

    “轰!!”

    狄斯塔丽被狠狠打飞,手中的剑也应声爆裂。

    天闲一击得手,转身一个回旋,蛮斩已经追击而来。

    狄斯塔丽完全没有反抗的能力,长剑眼看要再次幻化而出,荒尘大剑已经将她一剑斩为两段。

    天闲收住剑,皱眉,被斩为两段的狄斯塔丽水雾般化为黑烟,飘散无形,而在不远处,狄斯塔丽的真已经迅速凝结而出。

    “你跑的倒是够快。”两招过后,天闲心中大定,这个东西虽然十分诡异,但是正面作战却是自己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只要在这里抓住她不放,那么最终的胜利者只有可能是自己。

    狄斯塔丽微微有些喘息,刚才天闲的攻击虽然没有直接命中她,但似乎也对她造成了一定的伤害。

    “疯狂的人类……”狄斯塔丽虽然喘息着,但是话里依旧带着绝对的自信,“你难道真的要杀了我吗?你真的知道我到底是谁吗?”

    “那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天闲的眼神万古冰霜一样寒冷,“我已经看穿你的把戏,干掉你之后,我再去找巴巴洛特算账,这个老鼠一样的东西已经骚扰我太久了。”

    “是啊,这个老鼠一样的东西也同样骚扰我太久了,所以这次我也一样要干掉你,然后再回去找他好好的算账。”

    狄斯塔丽竟然说出了和天闲一样的话,手中重新幻化出一把黑色长剑,身体也再一次开始变化。

    长发窄腰,明眸俏脸,穿着长衫的香出现在天闲眼前,“小生就在这里向你讨教一二。”

    天闲眼中怒意更盛,但同时也露出几分不屑,“你这是自己找死,可怪不得我!”

    猛然前冲,天闲的荒尘大剑这一次却没有火焰燃烧而出,而是泛出冷冷的蓝色波光,如一块巨冰砸向眼前的香。

    闪波刀出鞘,香清喝一声直接迎上,波光闪动中,刀锋直劈天闲,竟然是正面对撞。

    一声巨响,荒尘大剑几乎没有受到任何阻碍就击碎了闪波刀,香闷哼一声,被荒尘大剑上散发出的凌厉寒气几乎冻结了整个身体,千钧一发之际猛然扭身化作黑烟躲开了致命一击,荒尘大剑的剑锋几乎是以毫厘之差没有砍到她真实的身体。

    飞退,不顾一切的飞退,再次被天闲一击打退,重新凝结出身体的狄斯塔丽恢复了原型,脸色已经变得极为难看。

    天闲嘴角露出一抹嘲弄,“你以为香的身体更能发挥可用的力量吗?香或许是我们当中仅次于我的强者,但她的强大之处不在于闪波刀,也不在于她掌握的力量,她真正强大的地方在于坚韧的意志,能自己掌控黑甲的力量,并且迅速化为己用并修炼到极致的女孩,你真的能模仿这样的人吗?”

    狄斯塔丽呼呼喘着气,“人类小子,不要得意,你只是稍微赢了一招而已。”

    天闲忽然歪着头看了看她,“这个就是你本来的面目吗?果然你之前是在骗我,不过你要是愿意帮我对付巴巴洛特的话,今天我可以放过你。”

    狄斯塔丽听了不由哈哈一笑,“人类小子,你以为已经吃定我了吗?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

    “好啊,那么你就来教导我一下什么是天高地厚吧!你这种躲在阴暗角落里老鼠一样的东西,依靠汲取灵魂深处黑暗才能生存的污秽之物,我真的很想看一看,你到底还有什么花招可用!”

    狄斯塔丽再次幻化出一把黑色长剑,低声说道:“人类小子,我其实并不想这么快就杀掉你的,毕竟……你活着对我还是有些好处的,但既然你不知好歹,那么现在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恐怖的东西!”

    狄斯塔丽再次变形了……

    这一次天闲不由愣了愣。

    狄斯塔丽竟然变成了天正则的模样。

    “闲儿,是你吗?”天正则已经满头花白,比起天闲印象里的天正则要苍老许多,那曾经厚实的身躯也显得单薄了许多。

    纵使明知道这就是狄斯塔丽变化的,但天闲还是短暂的失神了。

    离开火雾山后,就再也没见过父亲,他真的已经这样苍老了吗?几年前他还满头青丝,他才不到四十岁啊。

    “混小子!你在干什么!?”邪眼的怒吼声忽然间从天闲心中炸了开来。

    天闲猛然一抖,一道细细的黑色精芒已经不知何时闪到了眼前。

    瞬间天闲全身绷紧,竭尽全力向旁边一闪,那黑芒擦着天闲胸口而过,有古神铭文的防御和逆心诀强化的身躯豆腐般被划出一道深深的伤口,鲜血飘洒。

    怒吼一声,苍紫色的邪眼火焰炸开一个火焰圆盾出现在天闲周围,同时天闲极速后退两步,和对面的天正则拉开了距离。

    而这时,天正则的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他轻轻招手,黑暗中那把消失的黑色长剑重新回到他手中,上面带着新鲜的血迹。

    天闲感到一股阴冷的力量顺着伤口侵入了身体,急忙调动古神铭文的力量对抗,依靠逆心诀对身体的绝对掌控迅速将这股力量逼出体外,顿时从天闲胸前的伤口处流出一股股黑色的血液……

    “我一定要宰了你……”竟然在战斗中失神,不是邪眼提醒的话这一下恐怕已经重伤,天闲心中顿时惊怒焦急。

    天正则握着剑狞笑起来,“我的闲儿,这是一些小把戏而已,但人类就是这样,这些小把戏戏弄了你们一千年,一万年,就算到了世界末日你们也依旧逃脱不了这些小把戏的戏弄。”

    天闲一把扯碎了上衣,深深吸了口气,已经将所有异常力量全部逼出体外的伤口开始飞速的愈合,转眼间本来翻卷的伤口已经只剩下一道新鲜的疤痕。

    天正则眼中露出差异的光芒,“逆心诀果然是奇异的东西,你的那个世界真是不可思议。”

    天闲心中杀气滚动,出生以来,第一次这样想杀掉一个人。

    不论是这个东西屡屡变化成天闲熟悉的人已经彻底激怒了天闲,还是它所了解的秘密,这些都让天闲意识到绝对不能放它离开。

    现在天闲几乎可以肯定这个东西自从进入火叶城之后就应该没有离开过,那么它应该没有和巴巴洛特联系过,它所了解的一切也还没有来得及向巴巴洛特汇报。

    也就是说,现在自己是外来者的秘密还没有传播开。

    天闲绝对不想让自己穿越者的身份被公开,虽然这样的人似乎在这个世界上并不那么被排斥,大家都知道还存在着许多个世界,在那些世界中有着千奇百怪的人和事。

    但……

    天闲知道自己能回到原来世界的机会渺茫到几乎不可能,这个世界已经是唯一的根,如果这个根也被否定的话……

    而且如果自己的父亲,天正则知道这个天生异常的儿子原来并不应该是这个世界的人,他的降生并不是自然的,如果不是他,而是一个正常的新生儿的话,那么自己的妻子或许……

    天闲不愿再想下去,一旦自己不再是自己,那么整个世界对于自己来说将变成完全陌生的国度,那绝对不是天闲想要看到的。

    “给我去死!”天闲咆哮着,纵身而起,荒尘大剑上再次燃烧起火焰,直劈面前的天正则。

    天真则没有任何反抗的动作,而是双目瞪大,一脸惊愕又似乎是解脱的表情,“婉儿,我来找你了。”

    天闲闻言手不由一颤。

    “婉儿”是天正则对妻子的爱称,当他在妻子画像前凝立时,总会这样对着画像说话……

    天真则那张似真亦幻的面孔就在眼前,荒尘大剑竟然迟疑了……

    “噗!”

    天正则手中的黑剑可丝毫没有迟疑,电光火石之间已经刺穿了天闲的肩膀,血再次飙射而起。

    “蠢货!你这个蠢货!!”邪眼在天闲心中疯狂怒吼,“那不是你父亲!你难道不知道吗?你这个十足的白痴!给我砍了他!烧掉他!”

    天闲极速后退,逆心诀疯狂运转,将侵入体内的阴寒力量迅速逼出。

    天正则哈哈大笑:“着就是人类的愚蠢,明明知道我是假的,可是你真的能对这张脸下得去手吗?你心中愧疚,自责!你没有办法战胜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