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狂乱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

    “雪……”

    天闲舔了舔嘴唇,眼神流露出少见的柔情,面对雪天闲其实流露的感情不多,自从寂静森林中一起经历过虚无幻境,感觉雪似乎是自己的分身,无需沟通,无需多言……

    但现在,天闲仍然忍不住流露出难言的温柔,给那不在这里的眼神……

    雪安静的走进来,带着浅浅的笑容,好像一片雪花落在心间,冷丝丝的,甜甜的。

    没有像往常一样坐在天闲身边,在空旷的餐桌上,雪在天闲正对面坐下,目光朦胧,嘴角的笑意更浓了。

    “你真美……”天闲轻轻赞叹,目光在雪的面庞上流连忘返,这是最让天闲心安的面孔,在血和铁的炙烤之中,蓦然回身,只要是这张面孔天闲就感觉无比宁静。

    “嗯,我知道……”雪微微点头,端起一杯果酒,轻轻抿了一口,蹙眉。

    “你喝不惯的。”天闲微微一笑,“你只喝水,纯粹的水。”

    目光期待的在果酒杯子上移动,雪点点头,“我很想喝一杯,就像大家那样。”

    “你不用像大家那样,你已经足够完美了。”

    雪抬起目光,抿嘴微微一笑,“烟……只有你这样想呢,火叶城中绝大多数人都以为我是个来自北部雪域的魔女呢。”

    “那也一定是最美的魔女。”

    雪的面上寒莲静静绽放,丝丝笑意勾魂摄魄。

    “那……你想对我说什么?”天闲轻轻的,歪着头问。

    雪摇摇头。

    “没有吗?”天闲有些意外。

    “没有,我也很意外。”雪望了眼丰盛满满的餐桌,“我果然还是吃不惯这些。”

    天闲将手边的一个盘子轻轻推了过去,“你的晚餐在这,你忘了。”

    盘子里是十几片花瓣,还有一小块四姑娘精心制作的点心,以及一杯水,这已经是雪最大限度的食物了,还是被天闲一再要求才答应全吃掉的。

    雪只是看了眼那个盘子就不再理会,“看来,这次选错了对象,她并不是一个好人选。”

    天闲眯起眼,“的确,雪并不是一个好的人选,她和其他人都不同。”

    雪忽然歪了歪头,露出了完全不属于她的诡诈笑容,“你是怎么知道我要来的?”

    “你一直没离开不是吗?我也很想知道你下一个会选择谁,但看来你似乎选了一个错误的人选。”

    雪站了起来,忽然放肆的笑了起来,“你似乎……觉得抓住我的尾巴了?”

    天闲凝视着这个雪,目光慢慢转冷,“我已经大概明白你的伎俩了,你再也骗不了我,但我想知道你要什么?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雪笑的双肩耸动,“你完全不明白我在做什么,但你很快就会明白的,人类小子……你会为你做过的一切付出代价。”

    天闲笑笑,小心将雪的餐盘拿回来,淡淡说道:“我未必就不明白,完美的模仿,不……不知是完美的模仿,而是完美的盗窃,你只出现在我面前,知道那么多不可能知道的秘密,其实仔细想想就应该明白,那些事……其实只有我一个人是全部都知道的。”

    雪双眼放出奇异的神采,“哦……你居然这样想。”

    “并非你的模仿完美无缺,而是仅仅在我面前而已,这一切……源于我自己,我说的没错吧?”

    “哈哈哈……”雪放肆的大笑,“聪明的人类,可这毫无意义!”

    雪面露狰狞,“你所知晓的仅仅是我全部力量的冰山一角,你……等死吧!”

    说着,雪哈哈大笑着,身体微微一扭,整个人膨胀起来,炸成一片浓墨般的雾气,迅速渗入地面消失不见。

    天闲坐在那足足五分钟,这才慢慢抬起有些僵硬的手,擦了擦额头上渗出的冷汗。

    竟然,真的是这样!

    是因为我自己吗?天闲内心巨震。

    先是龙四,再是凌,又是屠戈,刚才是雪。

    其实,全部都一模一样。

    龙四独自饮酒的秘密,还有根本无法复刻的圣痕,其实并非是对方知晓这些,这个世界上知晓这两个秘密的其实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天闲!是自己!

    真的是我自己心中的镜像吗?

    可又似乎不完全是这样,对方有着自己印象中所没有的一面,那个东西似乎同时窥视着其他人的内心,天闲觉得这个东西模仿出来的人是完美无缺的。

    身型、外貌、声音、举止、神态、性格,甚至于……埋藏于心底的念头。

    这个东西疯狂的挖掘着每个人灵魂深处的真实自我,赤裸裸的展示出来,龙四对孤独的忍耐,凌对世人的冷漠,屠戈为了族人和妹妹的嗜血凶残……

    每一个,都好似他们内心深处最真实的自己,不被拘束,不被任何阻挡,随心所欲的展露出来……

    这份完美的自我才让这个东西暴露来自己,说起来真是讽刺。

    如果那如猜测的是一个个真实的自我,那么……

    天闲眼神忽然微微一动,因为餐厅的门偷偷的被推开,一个人探头探脑,有些鬼祟的正紧张向里面张望。

    天闲微微一笑,“大家派你来情况吗?”

    门后的古丽顿时缩缩脖子,随后跺跺脚还是推门走了进来。

    看看空荡荡的餐厅,古丽目光谨慎,“那个东西……没来吗?”

    “啊,看来对方也不是总有闲工夫的。”天闲笑笑,对古丽招招手,“过来,我有话和你说。”

    古丽蹑手蹑脚,就好像生怕惊动了什么的来到了天闲身边,一脸警戒。

    天闲看的好笑,直接揽住她纤柔腰肢,抱起一双美腿将她放在了怀里,“这里没别人的。”

    “你……干嘛?”古丽想挣扎,但发现天闲的手臂有些用力,只能没好气的瞪了天闲一眼。

    天闲笑吟吟望着怀里的诱人尤物,指尖轻轻划过她的鼻梁,轻轻抹着柔嫩的红唇,说道:“我在想,等我们去过火雾山,见过我父亲,你们谁该第一个为我们天家传下后代。”

    古丽满脸错愕,但转眼间面颊完全浮起了不自然的红晕,眼神透出微芒,“当然……当然是我!”

    直起身体,古丽轻轻搂住天闲的脖颈,目光火热,“雪那种冷淡的性子,凌恐怕是不会愿意第一个,四姑娘从小在血盟长大,你说过她的身体有许多暗伤,需要调养几年,再说……她们的年纪还小呢……只有我,我一直在努力提升圣痕,等我再做一次突破,一定能解除身上的时间枷锁!”

    说着古丽的气息灼热起来,整个人都揉了上来,“我一定会突破身上的时间枷锁的,一定会……”

    “原来,这是古丽的想法,果然是个笨女人的考虑。”天闲笑着,眼神里多了分淡淡的无奈。

    “什么……”古丽微微诧异。

    天闲眯起眼,眸中透露出丝丝精光,手不知不觉已经扣住了古丽腰眼,“你还不明白吗?完美的模仿未必就能骗过我,就能拆散我们这些人之间的信任,古丽最渴望能突破身上的时间枷锁,她喜欢小孩子,无数次对我说过想要一个自己的宝宝,但她绝对不会因此而排斥其他人的,这是女人的矜持,你懂了吗?”

    古丽的神色瞬间变化,脸上的红晕退净,只剩一片惨白。

    “而且,其实她最听我的话了,就算大家让她来,她也不会来的,倒是四姑娘,虽然总是千依百顺,但关键时候却有勇气逆着我的意思做事,这是女人的勇气,你恐怕依旧不懂吧?”

    一丝苍紫色火焰从天闲手中升起,直接爬上了古丽的身体,那诱人的娇躯顿时燃起了火焰。

    古丽没有喊叫,甚至脸上连痛苦的神色都没有,她露出惊讶而愤恨的表情,“你果然不那么好对付。”

    天闲冷冷说道:“同样的手段一而再,再而三的使用,就算猴子都懂得应付了,你没有什么新招数的话,最好不要再来烦我了。”

    火焰中,古丽的身躯化为了灰烬,随后会为浓墨般的烟烟钻进了地底。

    深深吸了口气,天闲心中多少感到些许快慰。

    又一次面对这个莫名的东西,而这一次是完全的胜利。

    天闲确定已经抓到了这个东西的短板,它再也无法迷惑自己了,

    但愿,今夜一切还会这么顺利,天闲破天荒的祈祷了一阵,向那不知名的某个领域的随便某一位神灵。

    叫回大家,晚餐还是正常开始,虽然饭菜稍微凉了一些,不过大家都看出天闲神色轻松了不少,久不聚集在餐桌前的大家倒是也气氛融洽。

    “大家,保持警惕,今天应该还不会那么简单结束。”晚餐结束后,天闲留下这句话,独自离开了。

    天闲很清楚,对方会在自己面前出现,但如果它没有这个机会的话,说不定就会做出一些意料之外的事,起码现在对方的行动还是可以掌握的。

    晚餐时间过后的火叶城灯火通明,这是城市最热闹的十分,燥热的空气完全退去,留下夜晚沙漠舒适的凉爽,人们仿佛懒睡足的猫儿一样来到街上,到处都是人,到处都是喧嚣。

    天闲披了一件破旧的袍子,戴上兜帽漫无目的在街上走着,火叶城的喧嚣会一直持续到深夜,黎明之前城里都不会感到寂寞。

    仿佛等待可预知的命运,天闲等待着对方的出现,并期待着这一次对方会以什么模样出现。

    穿过僻静的小巷,天闲并不向人多的地方移动,偏僻的地方可以制造更多的机会,天闲现在更期待对方出现,期待能更多的了解那个东西的一切。

    忽然,不远处传来了惊人的喧哗声。

    天闲望了那边一眼,那是两条小巷外热闹的街道,这个方位的话,应该是赌场,不知道今天又是谁得到了幸运女神的眷顾。

    正想离开,天闲又听到一阵惊天的欢呼声,今天的声音似乎和往常有些不同,这欢呼声中,隐隐也带着些惊恐。

    距离不远,天闲想了想,还是决定去看一眼,赌场这种地方很容易出问题,本来不打算开放的,不过塞纳觉得这个地方可以很容易把沙漠来历不明的黄金洗白,天闲也只好默认。

    今晚,赌场照例在太阳下山之后在门面前摆开巨大的赌桌,开设百人赌局,这是一种独特的玩法,上百人可以同时下注,可以各自为营,也可以单枪匹马,有时独中头元可以一本万利,收益高的吓人。

    今天,赌场迎来了一位前所未见的赌客,坐定百人赌局,单枪匹马横扫四方,这已经是她第三次独自赢光所有赌注了!

    百人赌局的赌注清一色使用黄金,三次头注,她已经赢了上千根金条,足足装满了好几口箱子。

    而这一次,她又下注了,压上所有的黄金,依旧是独自为战。

    赌场里几乎八成的人都被吸引到了百人赌局这边,足足上千人围观,这个来历不明的赌客第一次下注只有一根金条,三次头注翻了上千倍!这次再中的话将突破上万根金条!

    这已经是比一些小国的金库储备都庞大的巨款了。

    赌场的荷官额头上满是冷汗,咬着牙望着这个从未见过的赌客,要不是自己亲眼所见,要不是赌局完全由自己操作,简直不敢相信会有这样的事!一个人居然可以连中三次头元!这种几率简直比喝水噎死还要低!

    看着那满满几箱子的金条,荷官心中突突直跳,如果再中的话……

    天闲不动声色来到这上千人围观的赌局外时,所有人一下爆发出冲天的惊叫声,无数人直接大吼起来。

    第四次中了头元!

    不知是荷官心中发凉,这次连围观的赌客都感到有些脖子上凉飕飕的,这简直有些邪门了!

    而且,大家心中都不约而同冒出了一个不能说的想法。

    这赌场虽然是私营的,但谁都知道,幕后老板其实是塞纳二小姐,是火叶城的财政大臣,这里的每一分钱最后都会流入火叶城的库存中。

    大家心知肚明,不过这赌场向来没有半点猫腻,全凭运气,大家倒也无所顾忌,但今天,这个来历不明的赌客要在火叶城的身上割下一片肉来,这……

    上万根金条啊!

    然而,在大家惊恐的目光中,赌客再一次全额押注,依旧是自己单独一人。

    “客人,您……您应该累了,应该休息了。”荷官终于有些顶不住了,虽然塞纳交代过按规矩办事,只靠抽成赚些零花钱就是了,可这种情况下再按规矩办事的话恐怕赌场就要关门大吉了!

    “怎么,难道赌场不是赌钱的地方吗?”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还带着几分稚嫩的女声听的人心里麻酥酥的,但是现在听到荷官耳朵里,却犹如催魂魔音。

    赌场里安静无比。

    上千双眼睛看着,荷官不能赶人,但现在真的不能再开局了,连中四次,这就算再白痴也知道其中有什么问题了!

    “客人,这里是给火叶城的人消遣的地方,您手段高明,我们认栽了,但现在您可以去休息了吗?”

    荷官心在抽搐,上万的金条啊,已经派人去通知塞纳二小姐了,但这次这些钱能不能真的收回来还是两说,如果不能的话,自己这份肥差恐怕是不保了,二小姐什么都好,就是一提钱就变了个人一样。

    “我就是来消遣的。”清脆的声音笑吟吟的说,“怎么,难道就不能连中四次,你们赌场好欺负人啊。”

    宾客们下意识的后退了一些,这明显是来找茬的……敢在火叶城闹事,这种事还真是少见。

    荷官的脸色彻底变的难看了,“客人,赌场有赌场的规矩,您太过分了。”

    正在考虑是不是先求助精灵哨兵将这个不知好歹的客人拿下,荷官的肩膀被拍了下,一个声音传来,“你下去吧,我来陪这位客人。”

    荷官一愣,回头一看,天闲正将兜帽摘下来,顿时眼珠子瞪圆,慌忙行礼,赶紧闪到了一边。

    赌客们高声惊呼,个个嘴巴张大,而天闲已经坐在了赌桌前。

    火叶城的大公到了!赌客们瞬间情绪高涨,一下全涌了回来,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天闲淡淡笑着,笑容里带着掩饰不去的凝重,一双眸光闪闪发亮,盯着对面的赌客——那个小小的女孩。

    十一二岁的光景,红衫烟发,白净的脸庞,圆溜溜的乌烟双眼,天闲的目光在她红衫上扫过,眼角痛苦的抽搐了一下。

    那件红衫上缺少一个钮扣……

    红衫女孩见到天闲顿时露出了惊喜的神色,一下站了起来,“闲哥哥,你来陪我了。”

    虽然已经坚守本心,但这一声“闲哥哥”还是差点把天闲的眼泪叫下来。

    咬咬牙,天闲点头,“啊,我来陪你……瑶瑶。”

    红衫女孩赫然是瑶瑶的模样,俏生生站在天闲面前,一如当年火雾山上那个懵懂无知的小姑娘。

    “那……我们赌一局吧!”瑶瑶兴奋的说,“输了,你要背我去采果子。”

    天闲牙齿咯咯作响,“好……好!”

    ----

    双更没到,小小补一下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