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妖娆魅语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更新快,,免费读!

    天亮了。

    天闲在城外守了很久,怕对方可能会有办法穿过寒古塔的防御阵,但一直到天光大亮,对方也再没有出现。

    空气里那种森然寒冷的气息也渐渐稀薄,古怪的能量波动再也没有出现。

    对方似乎是离开了。

    这让天闲有些摸不到头脑,根本不清楚对方忽然出现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小子,你在那里做什么?”终于,城头上传来了露娜不耐烦的声音,“哨兵告诉我你在这里已经转悠了很长时间,我都已经看累了,你还不打算上来吗?”

    天闲看看天空,顿时苦笑,时间的确已经过去很多了,对方既然消失,恐怕是真的暂时离开了。

    “没事,只是出来观察一下情况,龙渊帝国和圣灵殿这两天或许会有动静。”

    露娜看了一眼风平浪静的两军阵营,忍不住的翻了翻白眼儿,“他们或许恨不得直接睡死在这里吧,在这里空耗着,真是有钱有粮食,人类的想法太可怕了。”

    天闲无奈的摇摇头,转身跳上了城头。

    和露娜回到城内,天闲第一件事就是叫来了莱娜。

    作为露娜的心腹部下,莱娜现在在精灵族内部有着极高的声望,同时也握有绝对的权力,天闲仔细吩咐了她一番,并且叮嘱这件事要暂时先瞒着露娜。

    莱娜用惊讶的眼神望着天闲,她不明白这件事为什么要瞒着露娜,不过对于天闲绝对的信任和服从还是让她立刻点了头。

    没过多久,莱娜带着天闲新刻画好的小型防御阵匆匆离去,迅速召集了一匹精锐哨兵在城墙周围布置新的防御。

    天闲心中有些沉重,这一次接触和想象的不大一样。

    按照白的说法,对方应该是能威胁到自己生命的东西,那么这应该是一场恶战才对,天闲虽然对这种莫名奇妙砸到脑袋上的厄运无可奈何,但绝对的严阵以待,毕竟那可是白那个老怪物几次强调的敌人。

    但,这个敌人居然只是来看了看自己,然后就迅速消失了。

    难道第一次只是来打个招呼而已?

    可时间只有三天而已。

    天闲深信白绝对不会无的放矢,他说的三天必然有着绝对的道理,那么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个早上,对方露了一面迅速消失,下一次什么时候出现还是未知数,但既然是后退了,那么下次再来起码要有些缓冲的时间。

    天闲估计怎么也要中午左右吧。

    总感觉,那个东西慢悠悠的,似乎胸有成竹的模样。

    三天,真的就能让我如坠地狱,甚至生不如死吗?

    天闲回想着之前白提醒自己的那些话,一个字一个字的从记忆中翻出来,细细的回想,但除了表面的意思,似乎也没有什么更深层次的含义。

    简单的说,这三天里,这个恐怖的敌人会让自己生不如死!

    “小鬼,你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吗?”天闲的心中传来了邪眼的声音。

    “要是知道就好了,我倒是想问问你,你总说自己是上古邪灵,经历过无数岁月,那么那个东西应该认得才对。”

    邪眼的声音显得有些不自在,“我是上古邪灵不假,我经历了无数的岁月也不假,但那并不意味着我就一定会认识这个东西,小鬼,这个世界比你想象的还要广阔,不知晓的远比你知晓的多的多。”

    “这么说你也不认识。”天闲懒得废话。

    邪眼沉吟一阵,“我也清晰的感受到了这个东西的气息,的确非常奇怪,似乎有些熟悉,那绝对是我曾经遇到过的某种东西,但似乎又不是,我一时也说不上来。”

    天闲并没有指望邪眼现在能给自己什么有价值的答案,如果邪眼真的知道那东西的底细,他自己早就大喊大叫的说出来了。

    在脑海里慢慢检索支配者和大祭司留下来的记忆,天闲希望能从中发现一些蛛丝马迹,现在敌人已经出现在眼前,可是自己居然对敌人一无所知,这真的让天闲十分难受。

    安静的坐在原地足足一个小时,天闲以最佳的状态检索脑海里的一切记忆,可惜的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没有任何线索是和那个东西相符的。

    天闲甚至把那个东西和精灵王做了一下对比,他们似乎有些相同之处,不过这个东西和精灵王又有明显的不同,毫无疑问精灵王是不会随心所欲变形的,而且这个东西所散发出来的能量气息比精灵王要诡异的多,冰冷而阴森。

    那种似乎渗透出无尽怨恨和憎恶的气息让人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咚!”

    天闲正集中精神,忽然面前一个酒瓶重重放在桌上,发出让天闲眼角一阵乱跳的响声。

    “你?”天闲无比好气的看着出现在眼前的龙四,这个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这里,手里居然还拿着酒瓶。

    看看窗外,现在正是上午太阳明亮的时候,工作时间啊!

    工作时间中内政大臣怎么会从脱离岗位从寒古塔里跑出来,然后抱着酒瓶来到这里?

    现在就连龙四都开始不务正业了?天闲感到自己的火叶城恐怕要完蛋了!

    “我?”龙四扬起双眉,“我怎么了?我不能来吗?”

    天闲无奈的吐了口气,瞄了一眼窗外灿烂的阳光,“我的姐姐唉!现在是大白天,而且还是公务繁忙的时候,你这个内政大臣这个时候不好好为子民们劳作,却跑来找城主公然饮酒,是不是有些影响不好?”

    “哦?”龙四好笑的看着天闲,“公务那种事情,谁做都可以,我的副手那么多,我想开小差的话简直再容易不过了,而且我完全没有必要开小差,我是直接丢下工作跑来喝酒的。”

    天闲一时竟然有些不知道怎么回应。

    拿了喝凉茶的茶杯过来,龙四直接坐下,“火叶城的公务越来越简单了,我也没办法,只好偷偷懒。”

    天闲听了简直想要晕倒。

    “怎么,难道现在不能陪我喝一杯吗?”龙四古怪的看着天闲,“我可是发现我珍藏的好酒被某个毫无自觉的人擅自拿出来喝掉,连瓶子都没有给我留下,我尊敬的大公,这样的人是不是该好好惩罚?”

    天闲摸摸鼻子,那酒自然是自己喝的……

    “说好了偶尔会来陪我喝几杯,可惜你似乎从来没有主动的专门来陪我喝酒,甚至某个可怜女人私藏的酒都喝的一滴不剩,我尊敬的大公,您……”

    龙四拿鄙夷的眼神上下打量天闲,“是不是多少应该有些羞耻心,作为臣子,有时候真觉得在其它人面前抬不起头来。”

    天闲长长的吐了口气,“好的好的……其实你尊敬的大公也是个十分不错的人,只是你还没有意识到而已,比如……他总会信守诺言的。”

    说着,天闲拿过茶杯,对着龙四晃了晃。

    龙四立刻笑了起来,咕噜噜的给天闲直接倒了一满杯,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满杯,那瓶在丹特帝国要卖三千金币的珍藏就这么见了底。

    “干杯!”龙四兴奋的举起大号的茶杯。

    天闲发现龙四在喝酒的时候会特别的兴奋,她似乎除了缓解压力之外,的确还是比较喜欢喝上几口的,尽管酒量实在是让人无法恭维,而且酒品嘛……不说也罢。

    一面想着,天闲一面眼睛瞪圆的看着龙四把那大号凉茶杯子满满一杯的酒咕噜咕噜的喝了下去。

    心中哀叹,天闲知道龙四恐怕是十秒之内就要醉了。

    瞄了一眼自己手边还有一瓶酒,天闲慢慢拿起这瓶,正准备藏起来,反正天闲知道龙四喝醉了也是不会数数的,谁还记得多带了一瓶酒过来。

    “做什么?”龙四一把抓住了天闲的手,那一杯酒已经喝了个精光。

    一大杯酒下肚的龙四脸上已经开始渗出醉人的嫣红,双眼迷离,但手上却依旧十分有力,紧紧抓住了天闲的手腕。

    天闲讪讪,“我只是……”

    “你已经喝了我半瓶,所以这瓶……是我的。”龙四抢过了酒瓶。

    天闲苦笑,原来这家伙是想说这个。

    自己端着一杯酒,看着龙四直接举起酒瓶开心的喝着,天闲就觉得,自己似乎成了龙四的起瓶器,这家伙要喝酒的时候就兴冲冲的跑来。

    当然还有人形自走应对女醉鬼反应机的功能,每次这家伙喝醉了还会发酒疯,自己还要好好的把她送回房间去……

    “喂,你怎么不喝?”龙四忽然把酒瓶重重砸在天闲面前,双眼古怪的看着天闲手里并没怎么变化的酒杯。

    “我喜欢细嚼慢咽。”天闲轻轻抿了一口。

    龙四咯咯娇笑,“像个女人一样。”

    天闲也不在意,知道龙四已经在发酒疯了……

    往天闲这边凑了凑,龙四笔直望着天闲,“你是不是厌烦我了?一个喜欢喝酒,然后缠着你不放的女人,嗯?”

    天闲心想难得你还保持着一些清醒,用茶杯轻轻碰了碰龙四的额头,笑着说:“还好吧,虽然对付醉鬼有点麻烦,不过……偶尔我也想喝上一杯,有人陪着也不错。”

    龙四痴痴的笑,“那……你怎么不喝醉,像我一样,嗯……什么都不用再去想。”

    说着,龙四左右晃晃身子,又是咯咯的笑起来。

    天闲看看她,淡淡一笑,“你是女人,而我是男人。”

    龙四顿时嗤之以鼻,“男人怎么了?这世界上喝醉次数最多的就是男人,你平时见到哪个女人喝的烂醉如泥了?”

    天闲心想你还真敢说!

    “我……喝不醉的。”天闲轻轻叹了口气,自从逆心诀小成以来,就没有体会过真正醉酒的感觉了,这种神经麻醉般的感觉会被逆心诀自动的驱散。

    “不会醉?”龙四好奇的左右看着天闲,一脸惊讶的模样,又是痴痴而笑,“那我岂不是很吃亏,总是我喝醉,你却不醉。”

    天闲有点奇怪的看了龙四一眼,真正喝醉麻痹了自己的人是不会说自己喝醉了的,那种肆无忌惮放纵的感觉容不下一丁点歉意和自责,完全的自我释放,思考是什么东西都会完全忘记,怎么会知道自己醉?

    “能喝醉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怎么会吃亏。”天闲抿了口清淡的酒液,刚才集中思考的紧张也稍稍舒缓开来。

    龙四歪着头看着天闲,痴痴笑容里似乎有些莫名的古怪,“啊……我想起来了,我之前喝醉的时候,是你抱我回去的。”

    天闲把龙四逼过来的脑袋按回去,淡淡说:“如果你想让别人看到你东倒西歪的样子,我到时候可以安排别人送你回去。”

    龙四左右躲着天闲的手,但她这时候笨拙的动作哪能躲得开,索性张开口直接咬了天闲一口。

    这女人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天闲也不敢弄伤她,只好任凭她咬了几口,这才缩回手来,手指上已经有了牙印。

    龙四看着天闲无奈的表情掩口呼呼的笑,“喂……你是不是,喜欢男人?”

    天闲一口酒差点喷出来,目瞪口呆的望着双眼迷离的龙四,“你……你说什么?”

    龙四扭扭身子,“人家都喝醉了,躺在你怀里,甚至特意打呼噜,你怎么无动于衷,你对我做点什么,我也完全不会知道的,呵呵呵……”

    天闲的眼神微微一跳。

    龙四咕噜噜把剩下的酒喝完,顺手丢了酒瓶,直接就缠了上来,几乎把自己挂在天闲身上,“小冤家,你到底要人家等到生么时候,已经很多次了,人家可是再也想不出新的花样给你机会了。”

    天闲一颗心都要跳出了嗓子眼儿。

    咔嚓!

    天闲手里的茶杯被不自觉的力量捏爆,暴走的力量让天闲的身体猛烈颤抖!

    一片红光喷涌而起,天闲全身亮起古神铭文的光芒,如一个火红的刺猬将猛烈的邪眼火焰激射而出。

    龙四在火焰中无声无息的化为了灰烬……

    一个翻身滚到远处,天闲满头冷汗。

    龙四的灰烬飘落地面,扭曲了两下,化作了黑烟浓雾,悄然渗入地面,消失不见……

    见……见鬼!这东西竟然能进来!还能被这样完美的变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