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逼近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更新快,,免费读!

    按照天闲的计划,这几乎是一次天衣无缝的作战,没人会识破自己使用不存在于这个大陆上的力量这件事。

    之前,进入龙渊帝国的军营时,天闲已经实验过,当将这种能量水晶中的力量以某种方式运用的时候,可以在极其短暂的瞬间让自己进入一种上位世界生灵的状态。

    也就是,上位世界神灵们的存在方式!

    极其短暂的一瞬间,但只要合理的利用能量水晶的力量,完全可以做得到,连续使用的甚至可以持续的保持这种状态一段时间。

    上位世界和下位世界巨大的鸿沟在这一刻变得模糊……

    天闲知道如果持续使用一定会被识破,机会只有一瞬间。

    而且天闲的确做到了,仅仅凭借一下块能量水晶的残片在那么万分之一秒的瞬间达到了那种奇妙的状态,堪堪避开了白的攻击。

    当然为此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虽然这短短一瞬间的上位生灵模式并没有对天闲造成太多消耗,和白天持续发动这种模式相比,现在这根本算不上什么。

    但白的剑差点砍的天闲痛死。

    而且……还是被发现了……

    天闲有些沮丧的看着白,对方在得知了自己在黑色大海上的经历之后似乎就开始发呆,默默的坐在那,也不说话,甚至动也不动,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就那么呆呆的望着远方,仿佛那漆黑的沙漠中有什么勾走了他的魂魄。

    “前辈……”天闲偷眼打量白,小心的问。

    根据天闲对白的了解,这个时候最好不要刺激他,这种活了不知道多久,也不知道具体身份是什么的老怪物都有着一个通病——极其古怪和自我的性格。

    一个信念鼓荡之间,他可能就会把剑杀人,相比自己心间的冲动来说,杀人简直是好不紧要,鸡毛蒜皮般的小事。

    反正也没人可能来追究他杀人这件事……

    白仿佛完全的陷入来一种无法描述的状态,僵硬的坐在那,望着远处,天闲能看到他的眼中似乎有一朵火焰在慢慢的燃烧,证明他没有完全失神。

    天闲无法描述白的眼神,痛苦、无奈、哀叹、无助……无数情感在他眼中交织,仿佛几生几世的情感翻涌着,让人有一种要被他的目光吸进去的感觉。

    天闲不再出声,就那么陪着白枯坐在一旁。

    这一坐,就是几乎一夜。

    眼看天边已经开始泛白,白依旧坐在那,一言不发,天闲也只好陪着,哪敢动弹一下,甚至大气都不敢喘。

    雪他们早得到了消息,几乎全部赶到了,不过已经化为尘埃的白的小院深深的震撼了每一个人,大家都站在远处,担心的望着这边,但并不敢靠近。

    “呼…………”

    终于,白微微张口,发出了一个呼吸声,仿佛一块石头忽然间活了过来,天闲大喜,连忙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脸颊。

    “小子,你打算什么时候再出海?”

    白再开口,居然是直接问这件事,天闲被问的一愣,但随之心中狂喜,忍不住惊叫起来:“您同意我出海了!”

    “没有。”

    天闲差点被一句话给噎死,傻傻的看着白,不明所以。

    “但愿赌服输,我不会赖账的,特别是对你这种小不点,”

    天闲不由咧开嘴,但没敢发出声大笑,赶紧说道:“多谢前辈,请前辈放心,我已经做了完全的准备,纵使这次没有什么收获,遇到危险的时候也足以应付,用不了多久就会平安回来的。”

    白长长的叹息,犹如魂游天外,“小子啊……你根本不明白我在担心什么,也不知道你到底在做些什么,如果我能早些知道这件事的话,结果可能就完全不同了。”

    第一次的,白的脸上流露出了一丝苦笑,“酒这种东西,或许真的会误事。”

    天闲明白,上次出海的决定有些突然,白没有得到消息,恐怕那个时候他正喝醉后懒洋洋的睡大觉呢。

    白开口说话,而且直接答应了出海的事,天闲的胆子顿时大了起来,琢磨一下忍不住问道:“前辈,关于这件事……您,您有什么要提点我的吗?您看,我对黑色大海几乎一无所知。”

    白近乎无奈的看着天闲,那种复杂的眼神让天闲实在有些难以明白。

    “你很像我。”白忽然冒出一句让天闲发愣的话来。

    “或许这也是我一直没有杀你的原因之一。”

    天闲感觉脖子上寒气直冒,在白的念头里,杀掉什么似乎是一种固有的处事原则。

    天闲相信,昨天晚上白真的起了杀心,如果不是那能量水晶中近神的力量,以及那么一点点的运气,或许自己已经去见阎王了。

    “不过我并不喜欢我自己。”白盯着天闲,眸光如火,“许多时候我都会想,或许我这样的家伙根本不该存在,对于这个世界,对于我自己来说,我都不是什么值得庆幸的存在。”

    缓缓抬起手,白如同千钧重量压在手指上,缓缓的,沉重的轻轻点了点天闲的胸口,“小子,你……正在走我的老路。”

    天闲心头猛然一震,不可思议的望着白,这……是什么意思?

    白闭上了眼睛,痛苦的神色在他年轻俊朗的脸上一丝丝的爬过,“你还没有回答我,什么时候出海?”

    “五天到十天,我要安排人手将所有的东西安置好。”天闲飞快回答。

    “的确很快……”天闲吐了口气,“到时候来叫我吧,我……我也想出去看看。”

    天闲以为自己听错了。

    足足过了几十秒后,天闲终于慢慢的瞪大眼睛,嘴巴也跟着张开,下巴差点直接掉在城墙上。

    “您……前辈,您是说……”

    白睁眼望着远方,幽幽说道:“人类大陆之外的力量,小子……你带回了打破禁忌的东西,可惜我现在还不能对你说太多,总之……这一次我需要一同去,有问题吗?”

    天闲的脑袋拨浪鼓一样飞快摇动,“没有,完全没有!只是……”

    “只是?”白剑眉一皱。

    天闲搓搓手,“前辈,您……您有什么特别的要求吗?比如一个小小的静室之类的,这一次我们出海的条件会好很多。”

    白苦笑的看着天闲,这就是年轻人啊,朝气蓬勃……静室?难道这个小子觉得去黑色大海是去野游吗?

    “不必,什么都不需要。”白摇摇头。

    “那……那么,既然您都一起去了,一定……有什么特别的事情要吩咐我吧?”天闲期待无比的望着天闲。

    天闲的心中鼓荡着一股热流,开玩笑啊!白居然要亲自出海了!这如果不代表着极其特殊的情况发生就见鬼了,早先制定的计划必须全部重新考量,白才是整个计划的核心!他才是知晓一切的大人物!

    白默默的看了天闲好一阵,并没有说话,而是伸出手来轻轻拍了拍天闲的肩膀,像朋友,也像长辈一样轻声说:“活下来,这就是我对你最想说的话。”

    天闲的脸顿时就绿了,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这次出海对于我来说是一件九死一生的事情不成?甚至要白这样的人物出动才能保我不死?

    白缓缓站起,望着天边渐渐浮现而出的白光,轻轻的说:“小子,我真的没有想到你会去黑色大海,真的没有想到……这是计划之外的事,嗯……”

    沉吟半晌,白摇头,“这是一个意外,但……或许这就是命运,真正发生的时候你必须去接受,准备一下吧,三天之后,如果你还是活着的,我就真的告诉你一些事,关于我,关于灵官,关于这个世界和黑色大海,你想知道的很多事。”

    天闲的心一阵滚烫!

    但瞬间又转为冰冷,愣愣的看着白,天闲结结巴巴的问道:“前辈,您……您前边那句话,是说……说三天?”

    白的口气恢复了些许不负责任的笑意,“是的,小子,原本不会这么快的,原本你还有一点点时间,积累自己的力量,沉淀自己的心境,这是一次生死考验,但……你不小心将这次考验的时间提前了,我也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能熬过去,一切就看你自己的了,在这件事中,没人能帮你。”

    三天!只有三天?

    天闲渐渐瞪大了眼睛,之前白和渡婆都说起过类似的话,什么艰巨的考验,生死的抉择,但久而久之,天闲觉得这就好像大人哄小孩的话一样。

    忽然间,就只有三天了?

    原本飘渺的东西,一下就拉到了眼前成了现实?

    “前辈,呃……那个,这件事,我是说……”天闲有点发懵,“您既然……能不能……”

    白摇头,静静的凝视天闲,”小子……生与死,就在你一念之间,你到底能成为什么样的人物,很快就会见分晓,我希望在三天之后,依旧能看到你好好的活着,无论……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

    天闲惊疑不定的望着白,但他的目光已经恢复了平日的懒散,什么也看不出来。

    蓦然间,白的眉梢抬了起来,向城外望了一眼,“来了……”

    天闲愕然望向城外,那里什么也没有,只有黎明前让人心悸的黑暗。

    “去吧,小子,活着回来。”白说完最后一句话,白衫在风中猎猎作响,人已经消失在原地。

    天闲不由发呆,远处,见到白忽然消失的众人顿时冲了过来,古丽第一个到了天闲的身边,她的脸色苍白的厉害,刚才白释放到远处的杀气让每个人都要很辛苦才能站稳。

    天闲现在还是满脸鲜血的模样,一夜间血都凝成了黑色,天闲看起来好像一个凝固的血人,看的大家心惊肉跳。

    望着都有些惊恐的大家,天闲好言安抚,显然他们是更被吓坏的那些人。

    回答着大家的问题,尽量让自己显得镇定从容,天闲的目光却忍不住的望向城外,那里……真的什么都没有。

    大家七嘴八舌的问了一通,天闲倒是实话实说,因为本来白也没说什么不能讲的事,大家听了天闲的简单叙述都是脸色古怪。

    “三天?”露娜翠绿的眼珠转了转,“什么意思?三天内难道会有灾难降临?”

    “我也不知道。”天闲苦笑,“算了,我们经历的灾难还少吗?好了好了我明白的,不过你们看我是不是应该先回去洗个澡……真的真的……我没受伤,只是流了点血,现在伤口都愈合了……”

    回到城镇大厅,天闲把所有人赶出去,把自己泡进了浴室的热水中,凝固的血皮飞快的被洗掉,露出了下面已经完全恢复的肌肤,天闲的身上不知道被砍了多少剑,但现在皮肤只是微微发红,一丝伤痕也没有留下。

    泡在热水里,一晚上的惊恐和疲惫渐渐溶解,天闲感觉脑子变得活络了起来,白的话也开始更加清晰的在脑海里萦绕。

    生死考验?这三天?

    揉着有些发酸的肩膀,天闲一时有点不明所以,三天之内……似乎根本不会发生任何事?

    巴巴洛特?

    这似乎是唯一能想到的威胁自己的东西,可是现在他连寒古塔的防御阵都进不来?

    血盟?圣灵殿?

    完全没有可能。

    天闲有点恍惚,已经临近的事却丝毫没有头绪,这种感觉真的有些难受。

    难道是忽略了什么东西?天闲在脑海里飞快的搜索着任何可能的线索,但一时却找不出什么头绪。

    蒙头睡上三天,是不是一切就过去了?天闲脑子里忽然冒出这样一个让自己都有些好笑的想法。

    清洗了身体,天闲跳出热水池,在大镜子之前照了照自己高大匀称的身体,确定没有什么伤留下后,手抓向了旁边的袍子……

    在手指接触到袍子的一瞬间,一股猛烈电流般的感觉贯穿了天闲。

    全身一震,天闲双目难以置信的慢慢放大。

    一股若有若无,仿佛牵引在灵魂深处的气息在火叶城外出现,缓缓靠近……

    天闲的手颤抖起来……

    这,就是白所说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