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道别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

    关于狄斯塔丽,天闲确定她会好起来的,她的力量有明显不受控制的趋势,那种狂躁的力量波动,偶尔在自己心底深处也会传来。??

    天闲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类是恶魔的后裔,或者全部都是,当然像好的方向讲,只是很少的一部分。

    狄斯塔丽的力量觉醒了,一定和巴巴洛特有着分不开的关系,而自己的力量是因为没有圣痕的原因吧……

    天闲自己不怎么确定,不过这件事并不怎么在意,因为在意似乎也没有任何用处……

    普通的圣痕不能压制这种力量的话,那么……或许需要换一张脸来面对大家了。

    想到这些天闲就不由苦笑,现在能确定的是:香应该是有恶魔血统的,包括乌雅,整个高地一族或许就是恶魔的后裔……

    其他人现在还看不出什么,或许屠戈也是,他那一身雪白的毛和迥异于其他狮人的兽化特点弄不好就是恶魔的力量。

    这么一说的话,嘉米娜似乎也有嫌疑……

    头疼啊。

    天闲很想拿那面小镜子挨个人照一下,看看大家到底都是什么样子的。

    但,要觉醒的总会觉醒,不会觉醒的这一生就是人类,这才是真相。

    世界极限的那一边,在那里这些事情都不再那么重要了。

    天闲现在的心都在烟色大海之上,人类大6这块被迷雾环绕的土地再也无法容纳天闲的心。

    天闲想知道真相,想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是在什么样的规则下运转,自己……到底应该做些什么。

    在大海的那一头,一定有着某种真相。

    出海的准备飞快的进行着,白再也没有来看过那些工匠的进度,也没有再来警告天闲,不过天闲明白,只要自己敢带着这些设备离开火叶城,白一定是第一个挡在自己面前的那个人。

    但现在还不是担心他的时候。

    先,要让小灰愿意接受这次艰巨的任务。

    天闲懂得小灰不会逃避危险,但毫无疑问它是个尤其好吃懒做的问题龙族,别的龙兽都是自己出去捕食,然后老老实实回到巢穴里睡大觉。

    小灰只有在想换换口味的时候才自己飞出去找吃的,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它可以窝在自己的巢穴里几个月不出来。

    一头一点都不想往天空和金灿灿物品的龙,只喜欢吃。

    那么问题来了,这一次出海,天闲需要小灰搭载不少东西。

    也就是这些日子赶工制作的各种设备。

    包括小型营地、风帆、折叠瞭望塔等等……

    这是天闲重新规划了小灰宽阔背脊后的制作的计划,其中最主要的就是那个巨大的主桅杆。

    五十几米的主桅杆已经加了风帆,主桅杆会固定在小灰巨大的骨刺上,运用得当可以缓解小灰很大一部分的飞行压力,也就是说给小灰多装了一个巨大无比的翅膀。

    不过新加的许多东西要求小灰不能随便扭来扭去,否则的话这些东西可禁不住它折腾。

    但安静的飞上一段距离,这对于小灰可是高难度的要求,这也是为什么天闲喜欢坐在小灰的脑袋上飞,而不是坐在它后背上。

    因为小灰飞起来,有时候就喜欢四脚蛇一样扭来扭去……但脑袋总还是向着前面的。

    这个说服工作天闲足足用了一个上午的时间,还是将露娜和雪全都请过来助阵,好说歹说,许诺了无数条件,小灰这才十分不情愿的答应了。

    天闲真的很想好好收拾一下这个好吃懒做的巨大家伙,为了这次出海,今年火叶城财政收入的百分之五要拿出来买美味的食物了……

    火叶城的财政收入,哼哼……那还真不是一个小国可以想象的。

    天闲倒不是心疼钱,而是心疼耗费的人力物力,采购这样海量的食物,又是在沙漠地区,而且还不是能一次就完成的任务,这估计要辛苦不少狮人战士来回奔波了。

    好在问题总算是解决了,三天以后天闲打算先把那个半浮空的营地先放上去看一看效果,如果可以的话再继续进行下一步的计划。

    “你这几天,好像有点怪怪的。”

    天闲正躺在小灰的肚皮上晒太阳,忽然白光一闪,古丽面色微微有些古怪的出现在天闲身边。

    天闲瞧了瞧天上的太阳,沙漠地带的太阳早上闪烁着刺骨的寒光,中午放射能烤焦铁片的灼热,每天能晒太阳的时间就那么一点点……眼看时间就要过了,天闲索性四仰八叉的躺在那,哼都不哼一下。

    古丽又好气又好笑,“你们两个真是一个模样,小灰完全是被你带坏的。”

    小灰也趴在那,把肚皮朝上,晒太阳……

    火叶城的居民们都认为小灰是一个奇特的物种,你见过哪个龙型兽会翻过来晒肚皮的……

    “反正都一样,谁带坏谁有什么关系?”天闲懒洋洋回答,眯着眼看着天空,这可是一天中最美好的时光。

    古丽在天闲身边坐下,“你似乎一点都不着急。”

    “什么。”天闲随意哼哼。

    “出海的事……”古丽笑着,“还有城外的战事,还有……”

    “还有什么?”

    古丽轻轻吸了口气,轻松的说:“还有巴巴洛特,这段时间感觉你这些都混不在意,胸有成竹的样子。”

    天闲眯着眼睛,灼热的光线下不得不完全合上眼皮,晒太阳的时间结束了。

    一扭身坐起,天闲往古丽身边一靠,嬉笑着搂住古丽的腰肢,“这样不是挺好的。”

    古丽瞄了眼不远处忙碌的工匠,轻轻瞪着天闲,但还是靠在了天闲肩头,“我只是有点……有点害怕,你又会像以前那样,什么事情都自己去做。”

    “不会的,这次我保证。”

    天闲一脸笑意望着古丽微微疑惑的脸庞,“这次的事,不是我一个人能解决的,准确的说是没什么人能解决。”

    古丽一下瞪大美丽的双目,“你果然有事瞒着我们。”

    天闲嘿嘿一笑,“当然,你们看得出来,但我现在还不能说。”

    轻轻捏捏古丽腰上的软肉,天闲作势瞪眼:“老实交代,是谁让你来问的?”

    古丽顿时心虚,“是……是露娜姐姐。”

    天闲拍拍额头,古丽也学坏了,知道露娜可是自己得罪不起的大人物。

    瞧瞧天闲,古丽柔声说:“这次,和烟色大海有关吗?”

    天闲点头,“有一些,但不完全是,时机成熟我会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们的,不用担心,但在那之前,让我思考一段时间。”

    古丽往天闲身边挤了挤,缩着身子几乎靠在天闲怀里,“你知道不知道,你现在这个样子,有那么一点点迷人呢。”

    天闲看了看古丽有些朦胧色彩的眸子,“难道我从前就不迷人了。”

    “现在的你看起来更……自由自在。”古丽轻轻抚摸天闲的脸颊,“你总是皱着眉,让人心疼。”

    头靠在一起,天闲轻笑着,古丽也笑,甜美无比。

    “这次出海之后,我带你去火雾山。”

    古丽全身一震,不敢相信的看着天闲,双眼一点点瞪大,“火雾……火雾山?”

    天闲双眼微微亮:“嗯,见见我父亲,红炎姐你已经见过了,想必她已经给家里回消息了,既然她现在还没告诉我父亲气的要死,就是说你被接受了。”

    古丽呆呆的,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

    好半天惊叫了一声,“去……去见你父亲!!”

    天闲一阵好笑,“虽然这不是必要的,但好歹是我们火雾一族的规矩。”

    “不不!我是说……呃,那个……”古丽一时言语凌乱,“我是说……不用再等到,比如,比如……瑶瑶。”

    天闲的眼神没有丝毫变化,摇头说道:“不,没有必要了,瑶瑶我一定会救回来,她既然还活着,我一定救她回来,这已经不再是考虑的事,而是一定,而现在应该是计划你们的事情的时候了。”

    古丽心中五味纷杂,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已经习惯天闲在身边的日子,不知觉间也习惯以天闲的妻子自居,但要说去见天正则,遥远的事情一瞬间在眼前变成现实,古丽错愕而茫然。

    “不……他不喜欢我怎么办?”古丽忽然间心慌起来。

    “嗯,那就叫他生气好了,反正我从小没少气他。”天闲哈哈一笑。

    吻了下古丽的脸蛋,天闲跳起身,“不必担心,我父亲是个开明的人,就算你的模样和我们火雾一族完全不同,而且脾气也不好,也不会做家务,甜言蜜语更是一窍不通,对我们的礼节也丝毫不懂,但我想我父亲还会不会刁难你的。”

    古丽简直要哭出来了。

    嬉笑的看着古丽的模样,天闲捏捏她的脸蛋,“傻瓜,一切都不需要担心,有我在就好了,对不对?”

    古丽扁扁嘴巴,不由一下又笑出来,“你……你真是……”

    天闲哈哈笑着,“我还要去个地方,你在这里帮我监工,我等会再回来。”

    “你……”古丽还没等细问,天闲已经没了影子。

    晒完太阳,调戏完古丽,天闲要去办正事了。

    来到城头,默默运转逆心诀几个循环,感觉身体热起来后,天闲直接射出了城墙,奔着龙渊帝国的大营而去。

    天闲打算在白天进入军营,去找狄斯塔丽聊聊。

    再过几天就要出海了,天闲要确定狄斯塔丽的情况。

    特意选择了白天,天闲想验证一下自己这些天的现。

    没有布置阵法,没有缩小身体,天闲几乎是直接对着军营大门闯了过去。

    一手紧握,死死捏住之前被白捏碎的能量水晶残片,天闲的身形模糊起来,如一阵风刮进了军营。

    守门的士兵感到一阵古怪的风吹过,个个怪叫起来,沙漠的气候早让他们受够了,热风和沙尘里总是他们无穷无尽的抱怨。

    怒叫和抱怨声中,却没有预警的喊叫。

    没人现天闲。

    天闲的身形时隐时现,模糊不清,风一样流动,烈日之下穿梭在军营中,竟如入无人之境。

    视野开始模糊了,天闲身形模糊的同时,眼前的一切也开始扭曲,这时几乎已经看不清东西了。

    在整个世界扭曲成一团之前,天闲停了下来,能量触手探出,找到身边的空帐篷钻了进去。

    大口的喘息着,天闲额头上一片冷汗,松开手,那几块能量水晶碎片已经彻底变得灰白,咔吧咔吧几声破裂成碎尘。

    果然……果然!

    天闲眼中一片神光闪烁,缓缓在怀里又拿出几块水晶碎片握紧,身形一晃消失在原地。

    ……

    这几天狄斯塔丽都表现都十分安静,就连士兵们都奇怪这个暴躁都统帅为什么忽然之间变得沉默起来,往常几乎每天都有人受到责罚。

    狄斯塔丽把自己关在帐篷里,仔细的体会着自己的力量变化,那种让自己撕心裂肺,仿佛要破体而出的力量犹如一只沉睡过去的野兽,终于不再折磨自己。

    奇异的是,和沉静下来的力量竟然变得更加强大稳定。

    轻轻抚摸由自己的力量凝结而成的烟色长剑,狄斯塔丽思索着这些天前后的事情。

    天闲,自己这可怕的力量,还有圣痕。

    为什么这些最普通的圣痕可以压制自己的力量?那都是给婴儿使用的祝福型弱小圣痕,甚至连一丝丝战斗的力量都没有。

    这个世界,无论是土地还是这块土地上生存的人,似乎都已经不一样了。

    “难得见到你安静的模样。”天闲的声音忽然响起。

    剑光极闪,烟色的剑锋停在了天闲的喉咙前,剑刃上波动的烟色气息几乎擦到了天闲的肌肤。

    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拨开狄斯塔丽的剑,天闲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看到你这样精神真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

    狄斯塔丽惊愕的看着天闲和自己的长剑接触的手指,这个家伙竟然可以用手接受自己的剑?

    “下一次你还是这样出现的话,我一定会不会再停下剑了。”狄斯塔丽收起剑锋,“白天来到这里,你疯了吗?”

    天闲一笑,“我是来道别的。”

    --

    嗯……昨天似乎偷懒了,不知道有没有被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