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禁令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

    偶尔的,天闲也会怀念在火雾山的生活,虽然长辈们过度迁就的目光让人总是心中发酸,还有同龄孩子们时常的欺凌。

    但是和现在的一切相比,那算什么呢?

    真是幸福啊。

    天闲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小灰的头,思绪穿过无尽山川,仿佛看到了那青砖红瓦,那被云雾环绕的自家大院。

    童虎他们,依旧坐在大院中眼中流露童真的目光,嬉笑的听着三娘讲着那本永远讲不完的古书。

    这几年的日子,他们一定很开心吧……

    风沙一日九万里,梦醒时分人不同,天闲有些恍惚,摸摸自己的脸颊,竟然感到自己有些苍老。

    自己那充满了无奈和青涩不安的童年,永远留在了那茫茫大山之中。

    “大公!主桅杆已经造好了!”一个粗壮有力的声音忽然响起,天闲的思绪长鲸吸水般从遥远的山脉中缩了回来,不由愣了下。

    天闲面前是个粗壮汉子,在烈日下赤裸的上身黝烟铮亮,冒着细细的汗珠,他正古怪的望着有点出神的天闲。

    “哦,造好了?”天闲眨眨眼,一下跳了起来。

    “大公请看!”汉子让开身,背后是那五十米高的巨大桅杆,那些上下攀爬的工匠正在拆卸一部分脚手架,显然已经完成了主要部分。

    “按照您的吩咐,绝对的坚固!”黝烟的汉子颇有些自豪的拍了拍胸脯,“就算是精灵的铁木,我们也一样雕出了最好的桅杆!就算这艘船彻底被打碎,这桅杆也会好好的飘在海上,哈哈哈!”

    对于自己的杰作无比满意,这黝烟汉子爽朗的大笑起来。

    这五十米高的桅杆赫然是用东部王国才出产的铁木制作的,高大粗壮,而且坚固无比。

    “船是绝对不会被打碎的,就算这桅杆被打碎,船也绝对不会被打碎。”天闲笑了笑,看了看身后还对此一无所知的小灰。

    黝烟汉子眼神透出古怪,有些讨好的说:“尊敬的大公,我们已经收到了五倍的工钱,但……但您不能告诉我,这个桅杆是做什么用的?”

    比划一下桅杆的高度,黝烟汉子十分不解,“在人类大陆上的任何河道里,似乎都用不上这样巨大的桅杆,而且也不会有能威胁这样桅杆的风浪,除了……”

    说到这,这个黝烟汉子嘿嘿笑了笑,嘴巴咧的有些谨慎,有点希望的望着天闲。

    “我们要去烟色大海。”天闲直接说。

    这黝烟汉子的双眼瞬间就瞪了出来,眼球险些掉了出来,他狠狠吞了吞口水,“尊敬的……尊敬的大公,您说……您说要……”

    “不要告诉别人,好吗?”天闲微笑着请求。

    黝烟汉子脑袋顿时摇的和拨浪鼓一样,“绝对!绝对不会告诉别人,以神灵的名义发誓!我绝对不会说出去的!”

    天闲只是笑笑,火叶城的人有一点是其他城市的人无法比拟的,那就是忠诚。

    这些犹如柳絮四处漂泊,希望能在混乱的世界中寻找生存场所的人,一旦来到了火叶城就像找到了家园,火叶城虽然人口流动极其惊人,但每一天留下来定居的人则更是惊人。

    这个黝烟的汉子是个出色的工匠,从遥远的西方国家流浪而来,在火叶城已经一年时间了,现在是一个管着很多人的工头。

    这是他第一次带人建造这么奇怪的东西,不过在精灵工匠的指导下,还是顺利的完成了工作,看到天闲就坐在一边,这个家伙忍不住的过来聊天。

    火叶城的人都知道,这位大公神圣而不可侵犯,是神灵的使者,但也是一位仁慈亲切的使者,他可从不会欺负人,十分好说话的。

    “其他东西呢?”天闲看了眼不远处的几个工作区。

    黝烟汉子擦擦额头的冷汗,“就快好了,主桅杆动用了大部分人手,但其他工作也没有怠慢,很快就会完成的,不过大公……您真的要去烟色大海吗?”

    天闲点点头。

    黝烟汉子不由面露担忧,“尊敬的大公,我这样的人没有向您进言的能力,但……但您一定要小心,一定要回来,我们……”

    看了眼身后的工匠们,看了眼火叶城,这个粗壮的黝烟汉子竟然双眼红了起来,“这样的城市,不会有第二座了。”

    “我会回来的,向你们保证。”天闲依旧只是笑笑。

    汉子用力的点点头,也没再说什么,转身呼喊着自己的手下们继续埋头工作去了。

    “这个……是船吗?”忽然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天闲也没回头,淡淡回答,“是的,出海用的船只。”

    白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小灰的脑袋上,懒洋洋的靠在小灰头顶高高的骨角上,晃悠着手里的酒壶,“小子,我一直觉得你胆大包天,神啊!我真是大错特错,你完全是不知死活!烟色大海那种地方根本不是你可以去的!”

    “哦?”

    天闲转过头来,目光灼灼的望着白,“前辈,那么那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去的?您这样的人吗?”

    白怒哼一声,“小子,不要惹恼我,否则你不用出海一样可以死无葬身之地。”

    天闲耸耸肩膀,又回头去看那正飞快建造的船只部件,“前辈,许多事都是无法预料的,也无法决定自己要去做什么,您或许觉得我是在说大话,但现在……我真的不怕死了。”

    白一愣,之后一口酒差点全喷出来,“你不怕死?”

    讲心里话,天闲是白见过的最怕死的家伙了!

    目光上下狠狠将天闲刮了一遍,白不由皱眉,这么几天没见,感觉眼前这个小鬼似乎什么地方和以前不一样了,可是又说不出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同了。

    “前辈,您去过烟色大海吗?”天闲反问。

    白的眼角跳了跳,没有回答。

    “我已经去过了。”

    白差点一下蹦起来,忍不住一声惊怒的大喝:“你去过烟色大海了!?”

    这一声喝如一道惊雷,吓的不远处正紧张忙碌的工匠们全部呆住了,惊愕的望着这边。

    白双目寒光一闪,无形的杀气凶猛的逼迫过去,所有的工匠都是浑身一抖,赶忙回过头来,又再次拼命忙碌起来,再不敢多看一眼。

    天闲走回来,轻轻靠在小灰身边,发现小灰满脸委屈,似乎很不想白坐在自己的脑袋上,可是白呆在那,小灰本能的一动也不敢动,仿佛千万刀锋架在脖子上,动一下就要血溅黄沙。

    好笑的拍拍小灰的脑袋,天闲一脸希翼的望着白,“前辈,您这样的人神通广大,我实在想不出这人类大陆上还有哪里是您不能去的,您没有感觉过无聊,想出去走走,看看大海那边的世界吗?”

    “小子……”白终于皱起眉,“你在做很危险的事,你根本不知道烟色大海意味着什么?”

    天闲也终于狡黠的笑了,“这么说,您的确去过烟色大海,而且对烟色大海也十分了解。”

    白的眼中透出了杀气,“我不会允许你出海的,只要我在!”

    天闲并不畏惧,相反脸上还有嬉笑之色,“前辈,我可没说我要出海呢。”

    白哼了一声,“你刚才对那个工头说的话,当我没有听到吗?”

    天闲面露惊愕,“那些混蛋的神灵在上,我尊敬的前辈!岳丈大人,您居然躲在别人屁股后偷听别人的谈话!”

    白恨不得一下掐死天闲,“总之你不许出海,这件事就这样了。”

    完全不给天闲商量的余地,白说完站起身就要走,天闲却不慌不忙的从怀里拿出一件东西来,“前辈,您是否愿意看看这个东西?”

    白的目光扫到天闲手里的东西,眸子顿时猛烈的一阵收缩,挥手将那东西夺了过来,左右检看一番,脸色顿时变了,“这是从哪里来的?”

    白手里的,是天闲炼化的能量水晶,那种蕴含来不属于这个大陆的力量,又巨兽的身体组织提炼出来的庞大能量凝集的水晶。

    “前辈,您望了,我刚刚也说过,我已经去过烟色大海了。”天闲眯起眼来,“看来前辈对这东西十分熟悉,您果然去过烟色大海啊,而且一定看到了比我更多的东西,了解比我更多的秘密。”

    “啪!!”

    白硬生生捏碎了手里的水晶,身体一晃,一道白光从他身上冲天而起,天闲只感到半空猛的一亮,光芒盖过了天空的天阳,之后就是一阵凛冽的杀气直逼过来,再能反应的时候,冰冷的剑锋已经停在了自己的咽喉前。

    白全身杀气鼓荡,双目放出森森的光芒,面孔近乎狰狞的望着天闲,“小子!给我记住!永远不要再去打那片大海的主意!否则你就对我没有用了!我会毫不犹豫的杀掉你!”

    天闲早就知道白的实力达到了一种自己无法揣测的地步,可是也没想到会是这样惊人,甚至是夸张的地步。

    他的剑能直接逼到自己的咽喉并不奇怪,可是……他竟然一把捏碎了那块能量水晶!

    天闲双眼完全瞪了起来,那可是烟色大海中那巨兽的血肉提炼出来的!可是说是神力的水晶!

    白一个凡人怎么可能一把就捏碎了!

    有些惊恐的望着白,天闲一时间脑袋稍稍短路,发现从前对白的认识似乎和真实的他完全对不上。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东西!?

    白很满意天闲眼中透出的惊恐,虽然他不知道这并不是天闲对于被杀的恐惧,但他晃晃身体收起了自己的剑。

    那把杀气森然的剑化作一道白光消失在了白的身上,白的手里只剩下了一个酒壶。

    白凝望着远方,沉声说:“小子,你的行动出乎我的意料,但你必须记住我的话,烟色大海对你没有任何好处,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度过眼前的难关,不要以为我只是在吓你,马上……你就要经历一次生死考验,没人能帮你,甚至你自己都会在这次考验中想要尽早去死!熬不过这一次,一切都是空谈。”

    喝掉最后一口酒,扔了酒壶,白大袖一甩,人早消失不见。

    不远处的工匠们在火辣辣的太阳下全都冒出了冷汗,所有人都知道那个穿白衣的中年人是个绝对不能招惹的人物,就算是大公平时都对他恭恭敬敬呢,可是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夸张大这个地步!

    刚才是掏出剑来了吧?那是一把剑!这个家伙居然拿剑指着大公的脖子!

    摸了摸脖子,天闲转头看了看那些工匠,工匠们迅速又拼命的忙碌起来。

    无奈的叹了口气,天闲看着手上的一丝血痕,知道脖子被戳破了,刚才或许白真的有了杀心。

    “唉……我这个女婿好难做啊。”天闲唉叹着,慢腾腾的爬上小灰的脑袋,懒洋洋的躺下,自己却忽然哈哈的笑了起来。

    “烟色大海,果然是一个好地方啊。”

    天闲现在完全可以肯定白是去过烟色大海的,并且知道烟色大海的许多秘密,虽然无法确定更多的事,但白神秘的身份倒是更加明朗了一些。

    尤其是……这家伙那种非人的力量!

    捡起一小块能量水晶,天闲现在还有点不敢相信,这水晶居然被白一把给捏爆了!这东西或许是现在人类大陆上能找到的最坚固的物体之一了。

    “老妖怪啊……”天闲哼哼着,脑海里闪过一张张面孔,渡婆、空奶奶、教皇……

    “为什么都要瞒着我呢,我又不是你们的棋子。”天闲摸摸肚皮,感觉一阵好笑,“这个世界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虽然白的威胁犹如一道铁闸,但天闲并没有让工匠们停工,而是依旧加快脚步赶工,尽可能早一些完成所有的工作。

    毕竟建造完成只是第一步,之后的组装才是难点。

    “小灰啊……这次可全要靠你了,现在我们可是头上悬着利剑,如果这次不能成功的话,嗯……我觉得有七成的机会要被杀。”

    “呼噜噜……”小灰不明意义的哼哼着。

    “嗯……你有九成的机会要先被砍死。”天闲摇头晃脑。

    “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