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大隐于世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

    北部的高地的情况一直被天闲留意,关于烟角的出现和原因也一直在猜测。

    根据香的情况天闲猜测这种力量和恶魔有关,并非来自北部高地的土地,不过这其中有一个无法解释的问题。

    除了高地人,高地上的其它生灵也有很多发了狂,而且事实上,那些生灵发狂的数量远远超过高地人。

    香这次收集来的烟角种类很多,有高地人的,有野兽的,有魔兽的,还有一些罕见的元素生物。

    一字排开的烟甲样式不同,一共十九枚。

    “十二种生灵的烟角,小生只能找到这些。”

    天闲看着无价之宝一样望着这些烟角,“已经超出我的预料了,也就只有你这个土生土长的高地人能找到那么多生灵,我们去的话恐怕转上几个月也找不到这么多,那……有什么发现吗?”

    “有的。”香拆开细绳,将这些烟角慢慢的分开放置,很快分成了十二堆,“小生仔细比对过,每一种生灵的角都有独特的外型,虽然看起来差不多,但是弧度和花纹截然不同。”

    “嗯……外型。”天闲眨巴眨巴眼睛,这个线索似乎没有太大的价值,“还有呢?”

    香将十二份烟角重新前后排列一下,慎重的说:“依照小生的感觉,这些角中蕴含的力量强弱,和种类有一些关系。”

    “而且……”香从长衫中拿出里一份地图,在桌前铺开,“这是小生在地图上做的记录,有这些角出现的区域,还有这些角的力量强弱的分布。”

    把地图推到天闲面前,香继续说:“其实收集的角有很多,这些是比较有代表性的,其余的角就在房间里,如果……”

    “不用了。”天闲摇头,看着那份地图,双眼不由眯了起来。

    让香去做这件事绝对是一个再正确没有的选择,这是一份高地的地图,香在上面做了许许多多的标注,粗略看一下,香收集到的角可能有上百之多,大致均匀的分布在这份地图的每一个角落,看来香几乎走遍了高地。

    每一个角的地点,种族,大概的强弱,还有一些附带的信息,全部都小心的标注在这张地图上,可以说这是一份十分详尽的任务报告书。

    天闲把这份地图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原来你几乎跑遍了整个高地,真是辛苦你了。”

    “这是小生份内的事!”香谦逊的低下头。

    “那么结论呢?”天闲一手拖着腮帮,一手轻轻的敲击着地图,“有了这么多的信息和我之前告诉你的秘密之后,你的结论是什么?”

    香的脸色微微白了一下,很快又恢复了过来,她吸了口气,似乎在鼓起勇气,然后才轻轻的说:“这些烟角,从地域、种族、力量的强弱等等情况有着明显的分类,其中……种族的差别最大,一旦某个生灵发狂了,生出的烟角就好像是这个种族的一种特征一样,同时……”

    香的目光扫过桌上的烟角,“这些角的力量虽然强弱不同,但以小生粗略的感知能力来看,性质相差的并不是很多,几乎可以认为是同一个源头。”

    “嗯,然后呢。”天闲点点头。

    香的双眉开始不由自主的聚到一起,“如果这是古代的某种力量在苏醒,那么……明显的分类,清晰的种族差别,除了高地一族之外,其它生灵也在苏醒着这种力量,所以……诸神大战之后,高地上除了留有高地人的祖先之外,还可能……同时有着其它神灵的祖先。”

    天闲和香都沉默了下来。

    天闲轻轻敲打着那份地图,目光却在那些烟角上扫视着,能量触角以此对它们进行细致的探查,天闲可以比香更清晰的看到这些角的相似之处以及互相之间的区别。

    就像香所说的,这些角有着明显的分类,高地一族发狂之后生出的角只是其中的一种罢了。

    不得不说,这并不能算是一个好消息。

    天闲叹了口气,有点无奈的看着香,“好吧,这似乎也不算是一个特别不好的消息,只是我们身边多了些客人而已。”

    香看起来有些虚弱,“难道……小灰它也会?”

    天闲顿时瞪大双眼,嘴巴张成了圆形,呆呆的看着香。

    香似乎还没意识到自己说了一个重量级的话题,轻轻揉着额头,“一切简直都疯了……小生现在还有些不敢相信,这个世界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天闲好不容易才从震惊,甚至是有点恐惧中缓过神来,天哪!小灰!这件事天闲可从来也没有想过。

    甩甩头,少少冷静一下,天闲对香笑了笑,“不用担心那些事,反正那是不会出现的情况,完全不会发生的事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香叹气,这几天香叹气的次数比从前所有的日子加起来还要多好几倍,“知道这些事真的让小生……有些,稍稍有些难过,虽然小生也明白道理,但一想到……”

    “我明白,我敏百……”天闲笑着,“毕竟像我这样没心没肺的人不是那么多的,不过很快你就会习惯的,久远的那些岁月并不属于我们,属于我们的只有现在,香,你一定要记住这一点。”

    香点头,“小生明白,只是稍稍的……感慨一下,那现在小生还要去做什么呢?”

    “嗯……”天闲眯起眼,“休息,香!你现在需要休息,这些角我先带走了,会有用处,你接下来好好休息,带着乌雅四处溜达玩一玩,我现在有些事需要去确定一下。”

    ……

    站在寒古塔之前,天闲不由得和香一样唉声叹气,很多事真的有些无奈,自己似乎已经窥视到了世界的秘密,但是有些东西却依旧好像隐藏在迷雾之中,而且高高在上的看着你,你永远弄不明白那到底是什么。

    这一次,天闲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真的得到一些有用的消息。

    当天闲走进寒古塔的一个大房间时,伊芙正安静的坐在那,缝补着一件衣衫。

    那赫然是白的长衫。

    天闲忍不住的翻了翻眼睛,这个老不休,平时表现的对伊芙爱理不理的,还总是一身白衫穿的洒脱仙气,到头来衣服还是伊芙缝补的,不用说,肯定也是伊芙帮忙清洗的。

    伊芙很专注,把衣衫上破损的地方小心翼翼的用细密针脚缝补好,不仔细凑到眼前去看的话,绝对看不出缝补的痕迹。

    天闲在一旁看了半天,当伊芙补完了伊芙,转身向要抖开仔细瞧一瞧的时候,一眼看到自己身边不到一尺地方蹲着一个天闲,不由惊叫了一声。

    天闲咧嘴一笑,“伊芙姐姐,你真是贤妻良母,现在还会补衣服的女人可不多了,你看凌和雪,她们两个怕是针线都不会拿。”

    伊芙气鼓鼓的瞪了天闲一眼,“忽然跑来吓姐姐,还说姐姐女儿的坏话!这可不是好男人该做的事。”

    天闲亲热的凑过来,瞅瞅那件白衫,“前辈的衣服吧,哎呀……补的真仔细。”

    伊芙俏脸顿时一红,把补好的白衫迅速收起来,转头瞪了瞪天闲,“忽然跑到这里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天闲摇晃着脑袋,“伊芙姐姐,有些事……我还是想问一下。”

    伊芙的神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掩口笑了笑,“姐姐能告诉你的可都已经全部说完了,那些没告诉你的,姐姐可是绝对不会说的。”

    对于好女人的典范,坚决维护自己丈夫的一切的伊芙,天闲也是什么脾气都没有,就算有也没用,人家可还是自己的岳母大人呢。

    “一些别的事,可能会告诉我的事。”

    伊芙无奈的吐了口气,“你这个小鬼头,又来欺负姐姐心软,不过不能说的姐姐可是绝对不会说的,明白吗?”

    “这件事,关系到雪和凌今后的生命。”天闲想了一阵,终于想出了这句话。

    完全没有错的嘛!虽然这件事其实关系到所有人,甚至是所有人之外的很多不知名生灵的生命。

    伊芙果然一下愣住,露出绝对吃惊的神色,“什么事?”

    第一步成功了,但如果问从前的问题,那是绝对不会有结果的,天闲打算先旁敲侧击一下,“伊芙姐姐,现在我的每一个问题都十分重要,当然你可以不回答,但如果有可能,我希望你能给我真正的答案。”

    伊芙一下紧张起来。

    “首先,我一直都不知道,天眼一族在古代到底是信奉什么神灵的?这位神灵叫什么,有什么特别的力量吗?”

    伊芙当时就是一愣,没想到天闲会问出这个问题来。

    这……有什么重要的吗?伊芙有点莫名奇妙,难道雪没有说起过吗?雪言语不多,那么凌难道没说过?好吧凌似乎也不是很会聊天的性格。

    “鄂尔多斯神。”伊芙清楚的回答。

    这次轮到天闲一愣,鄂尔多斯……那是什么东西?

    伊芙继续解释:“这是我们信奉神灵的名字,她能看穿别人的内心,并且赐予我们在遥远的地方呼唤同伴的能力。”

    “那……虚灵呢?”天闲眨巴眨巴眼睛。

    伊芙笑的有些神秘,“曾经,那并不是一种特别的力量,只是如今只有天眼一族更会使用而已。”

    天闲面色微微一变,这个可从来没听说过,在诸神时代,虚灵难道是一种十分常见的力量,许多神灵都可以驱使虚灵吗?

    说完,伊芙瞧着天闲笑了起来,“你到底想要问什么,和姐姐都圈子可是没有用的,在许多年前姐姐就已经会用这招对付族长了,想出其不意的问姐姐些什么古怪的问题吗?那还不如现在就问的好。”

    天闲顿时有点尴尬,说起来天闲的确是这么想的。

    “嗯……”天闲有点心虚的来回看了几眼伊芙,“我知道,之前天眼一族在极北之地的时候,会有人来处理掉高地上那些发狂的人,原因……我这次不问了,但我想知道,天眼一族中,难道没有人发狂过吗?”

    伊芙轻轻掩住嘴巴,眼角翘了起来,看来倒是没料到天闲会问这个。

    “有过吗?”天闲再一次问。

    伊芙思考了一会儿,脸上还是笑眯眯的,“为什么不去问雪或者凌?”

    天闲摇头,“她们不会知道的,因为不想让我知道的事绝对不会让她们知道,她们从不瞒我。”

    伊芙撅了撅嘴巴,“我的女儿现在都不站在我这边了,女人真是命苦,不仅要跟随自己的男人,还要忍受女儿不理自己的痛苦。”

    天年嘴角一阵乱咧,心想怎么看你怎么是乐在其中吧……哪来的痛苦!

    “没有!”小小的抱怨后,伊芙给出了精确的答案,“姐姐小时候也算是族内的天才呢,了解很多天眼一族的历史,还有真相……虽然都是偷偷看到的,但天眼一族并没有出现过发狂的症状,这一点,姐姐可以保证。”

    天闲了然的点点头。

    “还有什么问题吗?”伊芙永远都是那种开心的口气。

    “还有一件事。”天闲似乎想起了什么,“雪昨天说伊芙姐姐的点心最近变的好吃了,所以为什么带着雪魈游荡呢?”

    天闲笑眯眯的望着伊芙,伊芙同样笑眯眯的望着天闲,一个字也没回答。

    十几秒钟后,天闲讪讪的笑了笑,“果然警觉性很高呢。”

    伊芙捂着小嘴儿乐个不停,“狡猾的小鬼头,但姐姐小时候可比你还要狡猾呢,别想从姐姐这偷到什么。”

    天闲苦笑。

    不过虽然遗憾的没能问到什么额外的东西,但其实天闲已经有所收获了。

    把脸皮揉厚,天闲一点也不感到羞涩的赖在伊芙这里把自己的这位岳母大人大肆夸赞了一番,从美貌到贤惠任何地方都不放过,在天闲说完之后,伊芙俨然已经成了一个完美的女人。

    当然,伊芙还是什么都没说,倒是被天闲逗的咯咯娇笑。

    最后,伊芙用三块点心打发走了天闲,表示已经到了去白那些烧饭的时间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