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晓之以歪理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更新快,,免费读!

    公平的讲,香并不是脑子比较笨,真正的笨蛋是没办法凝聚意志和心绪进行严格的修炼的,也没有办法领悟高层次的力量。

    香只是单纯。

    世界应该是美好的,人应该是善良的,这是香,也是高地一族质朴的世界观。

    所以当天闲开始尽量委婉的向她透露一些可怕的秘密时,香感到了无以伦比的恐惧。

    “我的族人们……”香双唇抿了几下,“还会有可怕的事在他们身上发生吗?”

    “也许有,但我们会尽量避免。”天闲尽量比刺激香的神经,“而且其实高地上的问题和我们一直在关注的问题有很多联系的地方,无论能不能解救高地上的人们,我们都会有所收获。”

    香的眼中恐惧加深了几分,她那张清俊的可以引诱小女孩的面孔都扭曲了起来,“高地……和诸神还有什么其他的联系吗?”

    天闲犹豫着,同时审视着香,思考是不是应该再透露些什么,起码现在来看,香还是表现出了很坚定的意志。

    “香,你知道高地一族的历史吗?”天闲忽然提出一个和八竿子打不着的话题来。

    香也是一愣,“高地人的历史……当然,小生常常听族长讲起。”

    天闲点头,“说说吧,我现在……想听听。”

    这无关紧要的话题似乎让香更紧张了,因为越是奇怪的话题往往意味着越惊人的事实。

    “高地一族,从诸神时代就生活在那里,那时候那里还是一片肥沃的草原,诸神大战改变了地貌,同时也让人们失去了信奉的神灵,但他们的信仰并没有失去,依旧忠诚、勇敢、善良,他们并没有离开已经荒凉的故土,并重新建立了家园。”

    香有些小心的看了看天闲的神色,见天闲没什么反应,继续说:“诸神大战后,人类撅起,统治广阔的土地,很多人都离开了高地,但少部分人留了下来,坚持着古代的信仰,坚守着自己的家园,时光流逝,两千年过去,人们称这片土地为北部高地,而留下的人们的后代,就成了高地一族。”

    天闲点点头,香说的很简短,而且很谦虚,高地一族在人类大陆上享有很高的声誉,因为他们没有背弃信仰,坚守在苦寒的高地上,一代又一代,每一个高地人本身就是一个贴满了各种赞誉之词的标杆。

    而且历史留给了高地人淳朴、忠厚的品格,每一个偶尔出现在人类大陆的高地人都展现出极其高贵的品格,这是他们终生不变的特征。

    他们还自发的镇守北部高地与极北之地的边界,阻挡那些传说里邪恶的东西,当然现在那些邪恶的东西其实已经全部舒舒服服的在寒古塔里逍遥度日了。

    香疑惑的看着天闲,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提起高地一族的历史。

    天闲转了转眼珠,“香,从历史上可以看出,高地一族的祖先,是一批很特别的人,嗯我是说……他们有着高贵的品格。”

    香茫然,为什么说历史,为什么又提到高地一族的祖先?

    天闲有点无法直视香越来越惊恐的目光,垂下眼帘,慢吞吞的说:“现在我们其实已经可以知道,就连离开北部高地,黑角的力量依旧存在。”

    香抖了一下。

    “已经将力量运用纯熟的你是这样,还只是刚刚掌握了这种力量的乌雅也是这样,香……”天闲抬起目光,“我认为……这种力量和那片寒冷坚硬的土地并没有必然的联系。”

    香有些傻了,“那……那和什么有联系?”

    一句话问到关键,天闲凝视着香,没有回答。

    香的眼神中迸发出来自内心深处的恐惧,她死死盯着天闲,希望天闲的目光能有所改变,但天闲就那样望着着,坚定无比。

    一向严谨自律的香眼中流露出软弱,祈求般的望着天闲,但天闲似乎无动于衷,依旧用那种近乎残酷的目光凝望着香。

    呻吟一声,香身体软了下来,双手撑地,大口大口的喘息,冷汗慢慢从她鼻尖滑落。

    天闲舔了舔嘴唇,犹豫了很久,还是没有去任何动作,现在只能相信香是个真正意志坚强的人了。

    香喘息了很久,终于慢慢的撑起身体,再抬起头时,脸上已经一片苍白之色。

    轻轻挽起自己的长发撩到背后,香的手不由自主的停在了头上,虽然那里现在并没有代表了强悍力量的水晶角。

    “是……是我们的关系对吗?”香几乎用尽全力的说,带着哭腔,“是因为我们是高地人的原因对吗?我们发狂,我们像野兽一样嚎叫,是因为……是因为高地人的血脉吗?”

    香说的不错,但天闲摇了摇头,因为香只说对了一半。

    香陷入了茫然,“小生……说错了?”

    “不知是高地人,香……不知是高地人!”天闲喃喃……

    香略微恍然,“还有东部王国,异族们……”忽然香脸上露出无比古怪的神色,“异族?异族们的话……”

    天闲直接掐死了香刚刚燃起的希望,“东部王国有几百个部族,但来到人类大陆的只有十几个,这十几个部族中,还有发狂的例子。”

    香的神色立刻暗淡了下来。

    天闲吸了口气,缓缓的说:“香,你还要明白,不只还有东部王国的异族。”

    香猛的抬起头,惊愕的瞪着天闲,“还有?”

    天闲苦笑,“是啊,还有……比如,人类大陆。”

    香的眼睛瞪了起来,然后在还没有发出惊呼声的时候,整个人彻底石化掉了。

    天闲一愣,发现香的神色似乎有点不大对劲儿,“香?香……你怎么了?”上前轻轻砰砰香的身体,香直接就倒了下去,竟然已经晕了……

    天闲好一番忙活才把香弄醒,心中不由庆幸,连香这么心思单纯的人都晕了过去,多亏没有直接告诉大家,否则的话说不定会出什么事情。

    香醒过来后就呆呆的,直勾勾的望着天闲,就好像天闲脸上开了花一样。

    “人……人类大陆?”香艰涩无比的说。

    天闲点点头,“很遗憾,香……你没听错,唉你别又晕过去啊!!”

    再把香弄醒,天闲这次把一颗散发着特别味道的药丸塞在了香手里,“不许再晕了,再晕之前就闻一下这个!”

    香可怜无比的望着天闲,眼中一片绝望。

    天闲也是无奈,香意志坚定,但她不会怀疑别人,现在已经完全相信了自己的话,说起来这样对她的冲击似乎还要更大一点。

    “听着!香!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如果一个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我们会感到稀奇,可是所有人都是如此,那么这根本不算什么,世界上所有人都是纯洁善良的和所有人都是杀人犯其实没有多大的区别,你明白吗?”

    显然,香不明白这个。

    天闲翻了个白眼,“但无论怎样,我们还是可以救你的族人。”

    这句话立竿见影,香的眼神抖了下,顿时恢复了不少生气。

    “可……可那还有什么用吗?”香依旧有些茫然。

    “当然有的!”天闲用力抓紧了香的肩膀,大声说,“香!看看你自己!你就是活生生的答案!你得到了这种力量!”

    香的眼神一跳,仿佛眼中燃起一丝火焰。

    天闲很高兴看到香这样的眼神,飞快的说:“香,情况和你想的有些不大一样,但也差不多,但凡事总是会有解决的办法的,嗯……现在我还要和你说点别的,你好好的听着,而且!不要再晕了!”

    随后天闲竹筒倒豆子一样将有关于恶魔的存在和目前所掌握的一切线索,以及根据这些线索的推论全部说了出来。

    等天闲说完,香看起来似乎已经失去了灵魂,苍白的坐在那,呆呆的望着天闲,但这次真的没有晕过去。

    “香?”天闲问了一声。

    香木然的望着天闲,刚才眼中的那一丝火苗几乎熄灭了,“这么说,不知是小生和乌雅,高地一族,甚至是……是……”

    “是我!”天闲抢先说,“是雪!是凌!甚至是毫无战斗能力的阿里昂和塞纳!我们所有人!包括来自东部王国但是还没有发狂的狮人和精灵们!”

    香闭上了嘴巴,已经完全说不出话。

    天闲喘了口气,闷闷说道:“我知道这不好接受,但我想这就是真相,所有的事都可以完美契合的解释,没有比这更加真实的历史,高地一族和东部王国的某些种族只是一个巧合,仅仅是巧合的先觉醒了而已。”

    香默默的拉起了衣袖,露出光洁的小臂,在那里有一个不起眼的火焰刺青般的图案,那是香的圣痕。

    天闲没见过香使用它的圣痕,也是第一次见到香的圣痕,看起来那是火属性的圣痕,和香的闪波刀属性不合。

    “高地一族大多会让新生儿继承一种火焰圣痕,为了新生儿能够在寒冷中活下来,但这样的圣痕后来大多不会有强大的力量,仅仅是生活使用,这难道……”

    天闲倒是忽略了这件事,想了想不由点头,“最少会有一部分原因,圣痕会压制体内的力量,就像封印,如果圣痕十分弱小,而且有一些奇特的外部条件刺激的话……”

    香似乎还想起来什么,但张了口,却又摇了摇头。

    天闲第一次听到香叹了口气,这个总是精神饱满而且严于律己的高地女孩叹了口气,“原来,所有的努力只是为了一个虚假的幻象……”

    “虚假的……幻象?”天闲眯起眼,“香,如果你真的这么想,现在就拔出闪波刀砍掉我的脑袋吧,反正这一切毫无意义,只是虚假的幻象,我也只是幻象的一部分。”

    香抖了两下,缓缓摇头,用力的摇头。

    天闲站了起来,用决然的目光望着香,“如果你觉得一切都已经毫无意义的话,那么我无话可说,但我还会一如既往的去做要做的事情,因为现在站在这里的是我,没有什么所谓的真实和虚假,我站在这,我经历过昨天,我有我的同伴和亲人,有需要我去做的事,这就是所谓的我!”

    凝视着香,天闲咬着牙说:“就算是虚假的幻象,也不能否定经历过一切,在今天,在这一刻站在这里真实的我!”

    说完,天闲丢下呆呆的香,离开了演武场。

    坐在房顶的小花园里,天闲吐出一口闷气,感觉心情好转了很多,这么多天把这个秘密憋在心里还要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简直要把人憋死了,现在说了出去,一下子天空都变得多姿多彩起来。

    仰望天空,天闲深深的呼吸,这个世界如此美丽,就算是虚假的,也一定要把它变成一个现实的存在,毕竟……自己的一切都在这里。

    喝了半壶凉茶后,天闲抬头看了眼楼梯口,香正在那里犹豫着探头探脑,似乎不知道该不该过来。

    这或许是高地女孩有生以来第一次没办法从自己的坚持和执着中寻求答案,香有些不知所措。

    “茶有些热了,要是有闪波刀的话……”天闲的话才说到这,闪波刀凛冽的刀锋已经贴在了茶壶上,噼噼啪啪的响声中,这半壶凉茶被冻成了冰坨。

    天闲看了眼忽然出现的香,苦笑,“我只是想一想,你别这么激动。”

    香讪讪的收回闪波刀,脸色涨红,竟然好像第一次见到天闲那样局促起来,“小生,小生……”

    天闲笑了,这才是像嘛。

    “香,你喜欢这个世界吗?”

    香不知道怎么回答,今天天闲一股脑的问了太多奇怪的问题了。

    “我很喜欢。”天闲笑着把那个冻成冰坨的茶壶在桌子上敲碎,手指弹动间火光切碎了冰块,把冰块丢进嘴里美滋滋的品味一番继续说,“我爱这个世界的一切,它给了我生命,给了我没有体会过的亲情和友谊,给了我意想不到的痛苦,也给了我无限的欢乐。”

    嘿嘿一笑,天闲指了指自己,“而且,我很喜欢我自己,我不会让这一切让我觉得无聊的,如果是虚假的,没问题的,我就弄出些让我开心的真实的东西来,比如……一个世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