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零二十章 纯洁的真相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

    防御阵内,乌雅瞪大一双漂亮的眼睛,满脸全是惊愕的望着防御阵外的天闲。

    “不用怕,对你来说不会有什么问题,这个防御阵会很好的保护你。”天闲说着,一点一点的将防御阵完成,倒是没有留意到乌雅眼中那种难以言喻的光芒。

    乌雅从来没有见过防御阵,这种需要精确尺寸和精妙花纹才能组成的东西在北部高地上绝对的稀少罕见,在那种地方,任何东西只要一会儿功夫不动,那么就有可能被飘飞的大雪直接埋葬。

    摸摸地上的防御阵,乌雅虽然不知道这么一个奇怪的图案怎么就可以保护自己,不过好奇归好奇,最后乌雅还是选择了无条件的相信。

    天闲用了比平时多出几倍的时间来勾画这个防御阵,毕竟这关系到乌雅的安全,虽然……就算没有这个防御阵天闲觉得乌雅也不会有什么问题,这只是以防万一而已。

    “乌雅,你现在可以将你的力量完全施展出来。”构建来一个堪称完美的防御阵后,天闲脸色也严肃来起来,缓慢的对阵中的乌雅说了一声。

    乌雅听了顿时露出担忧之色,“全部吗?我现在虽然能使用一点,但如果是全部力量的话,我还是有些难以控制。”

    天闲露出绝对自信的微笑,“没关系,将所有的力量全部展现出来吧,我保证一切都会没事的。”

    本来有些担心的乌雅听了心中有些了底,重重点点头,“好,那么……如果我出现了什么不好的情况,请……请你一定让我安静下来。”

    说完,乌雅深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双眼。

    在天闲期待的目光中,乌雅的身体猛然颤抖了几下,一股暴虐的力量从她身上冲天而起。

    天闲不由目光凝重,紧紧的盯着开始出现变化的乌雅。

    乌雅依旧坐在那里,但一股沉重的风包裹了她的身体,那头柔软亮泽的烟发正在疯狂的生长,垂到地上如有生命的四下蔓延。

    与此同时,暴虐的力量漩涡般在乌雅的头顶凝聚,两枚漆烟的长角开始一寸一寸的,犹如寒风中凝结的冰晶般出现在乌雅的头顶。

    防御阵几乎瞬间启动了,一股柔和的力量升起,将乌雅身上散发出来的冲天暴虐气息包裹住,并将其以柔和的力道压制住。

    虽然知道乌雅能够控制这种力量必然经过了刻苦的修炼,比当初一定强大了许多,但真正亲眼见到这一幕,天闲心中还是有些震惊。

    这几乎已经找不到当初乌雅第一次觉醒时候的样子了。

    那一次乌雅头上的角并不是很明显,而且当时就失去了神智,几乎是被这力量操控了身体。

    但是现在乌雅坐在防御阵中,双眼隐隐透出青色的微光,头上的烟甲纹理清晰,浑身散发出强大的能量波动,而且在这种情况下她依旧能安静的坐在那,虽然看起来控制这种力量不暴走就已经几乎精疲力竭了,但是比起当初真的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一定经过了非人的忍耐和坚持,这才拥有了这种非人的力量。

    看着乌雅,天闲不由得一阵感概,这个世界上,这样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

    乌雅身体颤抖着,在这不属于她的力量支配下,她小巧的身体都变成稍微丰满了一些,漆烟的长发下,本来娇美细嫩的脸蛋上一片森然之色,她微微抬起头,双眼放出凶狠的光芒,盯住了天闲。

    天闲微微一愣,这目光……似乎有点不大友善。

    心思转动,天闲立刻明白乌雅现在恐怕有些要失控了,她刚才说如果施展全部力量的话可能会出现一些问题,想必这就是问题的所在了。

    香也曾经说过,这种力量一旦引发,最大的障碍是保持心智的清醒,这种力量越是强大,就会越容易吞噬你的内心。

    想必,乌雅的修行还远远不能和香相比,天闲猜测现在乌雅所展现出来的力量大概有香刚刚觉醒时的一半左右,香起步的时候就比乌雅快了将近两倍,而且勉强能自如行动,但现在乌雅在防御阵的镇压下依旧要失控了。

    但是,天闲也明白,高地子民千千万万,并不是每个人都有香那样惊人的天赋的,而且还有一颗纯洁的心,这是最重要的。

    天闲低声的说:“乌雅,不必控制,放开心灵,享受这种力量吧。”

    说着,天闲稍稍的降低了防御阵对乌雅的压制,乌雅体内那股暴虐的力量一瞬间迅速膨胀,几乎直接撞出防御阵来。

    乌雅的双眼也转为了吃红色,长发无风自己飘了起来,头上的两枚长角发出嘎嘎的声响,尖端再次开始生长。

    天闲凝望着乌雅,单手一挥,那个耗费了很长时间才刻画好的防御阵一瞬间崩溃,化作一道微光飞旋而起,瞬间隐没在了乌雅的身体之中。

    防御阵崩溃的瞬间,乌雅低吼的扑向了天闲,犹如一头野兽。

    天闲坐在原地并没有移动,也没有防御,只是双目死死的盯着乌雅。

    一道烟光闪过,天闲身上衣服被扯出了几道长长的口子,乌雅的手在距离天闲不到一寸的地方硬生生停了下来,攻击到天闲的只是几缕劲道的风力。

    乌雅发出低声的咆哮,近距离的盯着天闲,身体开始更加剧烈的颤抖,一种难以形容的痛苦出现在她脸上。

    随着一声咆哮乌雅的手再次劈下,但是另一手瞬间抓住了自己的手腕,死死的向回拽去。

    乌雅在挣扎,自己的内心和膨胀的力量开始角力。

    天闲没有丝毫反应,只是坐在那,双目安静的望着乌雅在眼前挣扎的扭曲成一团,最后痛苦的蜷缩在地上,发出一阵阵不甘和痛苦的低吼声。

    房间里出现了诡异的一幕。

    天闲好像老僧入定一样坐在那里,半闭着眼皮,目光似乎落在乌雅身上,又似乎根本没有在看乌雅。

    而乌雅则倒在地上,拼命的自己挣扎着,她抓自己的手腕,扭住自己的双脚,甚至有时抱住自己的脑袋,整个人疯狂的在地上打滚,指甲和头上的角在地上留下一道道骇人的痕迹,整个房间很快一片狼藉。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一只手轻轻的按在了挣扎的乌雅头上。

    一股纯净而浩然的力量注入了乌雅的身体,近乎霸道的驱逐占据了乌雅身体的力量,乌雅的身体轻轻抽搐起来,头上的烟色长角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一节节的碎裂,化为看不见的尘埃。

    天闲轻轻按住乌雅的额头,只是过了三两分钟的时间,乌雅完全恢复了原状,那头惊人的长发也缩了回去,她再一次变成那个清丽爽朗的高地女孩。

    乌雅有些脱力了,瘫软在地上,喘息着,刚才的挣扎几乎消耗掉了她所有的体力。

    看着地上的乌雅,天闲一阵苦笑。

    计划,原本不是这样的。

    “傻瓜,就是要你来攻击的,怕你不肯才没有告诉你,谁知道你竟然这么能忍,最后都没有出手。”天闲无奈的摇摇头。

    乌雅虚弱的眼神露出几丝疑惑,但是现在她已经没多少力气去想那么多了,她很疲惫,想要睡觉。

    天闲知道现在也不是解释的时候,赶紧把香叫来,香一见乌雅倒在地上顿时吓了一跳,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情,发现乌雅只是虚弱过度这才放下心来,赶紧抱起乌雅回去休息了。

    过了一个多小时,香匆匆赶了回来,她已经带乌雅回去,给乌雅洗了个热水澡,然后然她躺在舒服的床上安心的睡了。

    看着香有些古怪的眼神,天闲不由笑了笑,“香,你是不是想问我到底在做什么?”

    香的脸颊顿时红了起来,不擅长言辞,又不会掩饰的高地女孩支支吾吾,“小生,小生只是……只是……”

    “我知道,我知道……”天闲摆摆手打断香的话,“你想知道为什么我要乌雅过来,而不是让你来帮我,对不对?”

    香抓抓头,不好意思的笑了,“小生……是有些不明白,但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原因,所以……”

    “所以你觉得没必要问,但心里又十分想知道。”

    香尴尬起来。

    天闲倒是觉得十分有趣,香和古丽不一样,她们两个的共同点是基本上都把心思写在脸上,但古丽会死撑到底,打死也不会承认。

    香却淳朴的让人有些难以相信这世界上会有这样的近乎傻的女孩子存在,她会害羞,会觉得做错了事,会害怕责备,就好像……邻家那个来偷走了饼干的五岁小姑娘一样。

    “香,你的力量,现在高出乌雅多少?”天闲忽然问。

    香一愣,不明白为什么忽然问这个,见天闲似乎很认真,只好思考一阵,如实回答:“如果只用烟角的力量,不用闪波刀的话,小生大概有乌雅的六倍刀七倍的样子,如果用闪波刀,小生也不知道……”

    六倍到七倍?

    天闲看了看眼前淳朴的高地女孩,心中微微笑了笑,香还是低估了自己……

    自从上一次精灵王城之战后,就再也没见过香的极限状态了,她每天都勤恳的修炼自己,实力日益精进,以现在香身上散发出来的能量波动估计,恐怕比乌雅强上十倍还有不少富于……

    “香,那你明白烟角的力量到底来自于哪里吗?”

    香被问住了,这个问题早有答案,但天闲这么问,似乎原本的答案并不正确。

    想了半天,香摇摇头,“难道……不是诸神的力量在高地上觉醒吗?这烟角的力量,其实就是诸神的力量。”

    “我们一直是这么认为的。”天闲露出了一个让香莫名感到心中发凉的笑容。

    “难道……不是这样?”

    “不,这种理解其实也没什么问题,只是有一些偏差而已,你不要这么看着我,这个我现在也无法说明,你先这样记住就可以了,这种力量正在觉醒,并且影响到了高地人,嗯……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东部王国也出现了这种情况?”

    香疑惑的眨眨眼,“东部王国……”

    天闲继续问:“人类大陆这么宽广的地方,为什么就没有听说什么地方的人会头上长角呢,而只是在北部高地出现这种情况。”

    香完全无法回答。

    “而且……”天闲凑近了香,“香,你不觉得,在高地上受到这种力量的影响而产生变化似乎合情合理,但离开了高地后,这种力量不仅依旧存在,而且还可以越来越强,这有些奇怪吗?”

    这次香完全愣住了,隐隐的香感觉有什么让自己害怕的东西在心中滋生出来。

    “香,你觉得是北部高地受到了诸神力量的侵袭,还是……这种力量首先在高地子民身体中苏醒了呢?”

    香目瞪口呆,“这……这,这……”

    天闲点到为止,知道心思单纯的香一时可能有些接受不了这些,转而说道:“我要乌雅来到这里,就是希望她能帮我找出北部高地诸神力量苏醒的秘密,你的力量已经趋于成熟,无法从中看出力量本体的一些波动,只有乌雅这样还不成熟的个体才能看出一些端倪,接下来还会有几次实验,乌雅可能会很疲惫,但她不会有危险,她有防御阵保护着。”

    香还在发呆着,天闲刚才的话好像炸弹一样将香炸傻了。

    虽然香知道天闲不是从根本意义上说的好人,但香也明白天闲对自己人百分之一百的信任,他从不对自己人说真正意义上的谎话,刚才的话听起来十分骇人,但那绝对不会是毫无意义的。

    见香似乎还不回神,天闲知道这个单纯的高地女孩一定是一时间拐不过弯来了。

    “香,我之前拜托你的事情,进展怎么样了?”天闲忽然问。

    香眼神抖了抖,终于被这句话拉回了神来,她眼巴巴的看了看天闲,“还……还好,小生已经在努力了,再有五六天的时间应该就有结果了。”

    天闲满意的笑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