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一个条件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

    天闲当然是会滚的,但那是搂着雪逗她笑的时候,现在天闲可没有这个心思。

    “我希望我的盟友能承担起盟友的责任,而不仅仅只是一个传播霉运的笨蛋。”上下打量狄斯塔丽,天闲毫不客气的说,“我们之间的信任十分脆弱,如果你不能一直取信于我,那我们的合作也就立刻终止了。”

    狄斯塔丽并没有显示出天闲预料中的愤怒和慌乱,她笑了。

    “尊敬的大公,我现在需要你清晰的明白一件事,从前我的确需要你的力量才能够完全摆脱巴巴洛特,但是现在……你已经不再是必要的了。”

    天闲扬起双眉,轻轻抖动了下双肩,一丝若有若无的能量波动传出,和空气里狄斯塔丽暴躁混乱的能量波动撞击在一起,擦出肉眼可见的火花。

    “就凭现在这样的力量吗?”天闲有些不屑。

    “是的!”狄斯塔丽声音中有着病态的兴奋,“我已经感到我就要突破了,很遗憾巴巴洛特无法阻止我的这种突破,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阻止我!”

    慢慢站起,狄斯塔丽缓缓走进天闲,面孔几乎贴着天闲的脸,那张活皮面具般的面孔在天闲眼前微微显得有些扭曲,“就凭借这种力量,我一样可以摆脱巴巴洛特,这已经只是时间问题,而你,我尊敬的大公!只要我有足够的耐心,你已经不再是我必须的条件,明白吗?”

    天闲后退了两部,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原来是这样,那……真是遗憾。”

    “遗憾?”

    天闲的眼神冷了下来,“是的,非常的遗憾!我一只认为我的眼光不错,现在看来并非如此,起码在挑选盟友这件事上,我看走了眼!”

    狄斯塔丽高声笑起来,“我尊敬的大公!你这种虚张声势的模样真是难看!如果你想给自己找台阶下话,那么……还是早点滚吧!你不相信我的话,我也不想再和你合作!”

    天闲再不废话,直接抬起一只手,对准了狄斯塔丽,“虽然我并不怎么稀罕和你合作这件事,但这毕竟对我有好处,所以我打算给你一些小小的告诫,但愿……你会喜欢!”

    指头轻轻一弹,一点星芒自天闲指尖飞出,射向狄斯塔丽。

    狄斯塔丽不屑的哼了一声,抬手间一片烟烟笼罩了她的手掌,对着那点星光就抓。

    那星光就好像子弹射穿豆腐一样好无阻碍的穿过烟烟,直接透过了狄斯塔丽的手掌。

    狄斯塔丽惊叫一声,缩回手来,一个细小的伤口已经在慢慢流血。

    天闲毫不客气,又是一点星芒弹出!

    狄斯塔丽双眼顿时一红,全身喷涌起汹涌的力量波动,一层厚实的烟墙壁瞬间出现在面前。

    那点星光慢悠悠飞来,却带着不可阻挡的锐利之气再次贯穿烟烟,射透狄斯塔丽的小臂飞了出去。

    狄斯塔丽不由亡魂大冒,“你……你这是什么力量?”

    天闲只是哼了一声,又一次弹出一点星芒,“你不是说没人能阻止你吗?如果真的是这样,就用你自以为是的力量来试一试?”

    狄斯塔丽望着那向自己飘来的星光,双眸一阵猛烈的收缩,凝聚全身力量,这一次只在星光前凝聚了不大巴掌大小的如铜墙铁壁般的烟烟壁垒。

    一声惊恐至极的尖叫,狄斯塔丽跌回了床上,她的肩头被星光刺穿,凝聚全身力量的防御竟然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

    头上冒出一层冷汗,狄斯塔丽难以置信的望着放下手来的天闲,死死的盯着天闲的指尖,哪里,点点星芒正在消散。

    “不可能……”狄斯塔丽喃喃自语,随即尖叫起来,“这不可能!你……你的力量并没有觉醒!这不可能!”

    天闲负手而立,目色凝重的望着狄斯塔丽,“蠢货!给我听着!或许这个世界上的确没有什么能阻挡你的力量觉醒,但是并不代表这个世界之外的什么东西就做不到这一点!你最好给我安分守己!如果你的举动威胁到我,你该明白我们原本就是敌人,我对于敌人并没有那么多的仁慈施舍!”

    “不可能……不可能……”狄斯塔丽双眼瞪大,“那到底是什么力量?什么叫做这个世界之外?你到底……”

    天闲直接打断她的话,“我没有必要回答你的任何问题,只是想让你知道自己多么愚蠢可笑!巴巴洛特去过很多世界,他在那些世界经历过无数次生死,这才得到了现在的强大力量,这个世界的一切规则对他来说都是不适用的,你在沾沾自喜的时候,巴巴洛特或许只是冷漠的看着作为跳梁小丑的你而已!明白吗?”

    狄斯塔丽眼中一片死灰。

    天闲吐了口气,为了能震慑狄斯塔丽,刚才可是下足了本钱,别看只是弹出了几道星光,但那可是古神铭文的一种极致运用,而且刚刚才炼化的能量水晶其实已经被抽空了一个,这让天闲无比肉痛。

    带回来的巨兽鲜血和身体组织本就不多,能量水晶也就能炼化那么几块而已,刚才短短时间就用完了一块。

    一想到这些,天闲脸色就不由得有些狰狞起来,赔本的买卖天闲是绝对不干的,本钱投了进去,这利润可要在狄斯塔丽的身上翻倍的收回来。

    拿了把椅子坐在狄斯塔丽面前,天闲皱眉望着她,“现在明白了吗?我,尊敬的火叶城大公,再一次成为了你必须的条件。”

    狄斯塔丽抬起头望着天闲,眼神中满是怨毒,“该死的人类!你们到底想玩弄我到什么时候?你们早晚都会受到最严厉的惩罚!永远徘徊在虚无的尽头!”

    “玩弄你的是巴巴洛特,不是我。”天闲目光中没有丝毫怜悯,“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想必你也不会告诉我,我也不知道巴巴洛特是怎么把你弄到这个世界上来的,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如果你想与我合作对付巴巴洛特我十分欢迎,只要你给我聪明一些,收起那种蠢货才会有的面孔!”

    扬起下巴,天闲拿出来高傲的姿态,“如果你真的能帮会我除掉巴巴洛特,我保证不会伤害你,给你自由。”

    狄斯塔丽惨笑,“我现在……还有别的选择吗?”

    “显然,和我合作是最好的选择。”

    笑声惨淡的狄斯塔丽恨声说道:“现在我的确没有选择了,但你们会后悔的,无论是你还是巴巴洛特!你们这些人类!总有一天会后悔的!我将会加倍偿还你们给我的羞辱和痛苦!”

    “欢迎之至。”天闲耸了下肩膀,“但我相信真诚、善良的我是不会受到诅咒和复仇的。”

    说着天闲拿过旁边的一皮囊清水,自顾的喝了几口,“好了,言归正传,你现在应该告诉我了,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忽然之间会出现这种不自然的力量变化?”

    “这是我们合作的基础!”天闲强调。

    狄斯塔丽一把抢过水囊,自己喝了几口水后,这才吐了口气,“这是一个意外,巴巴洛特怀疑我对他不够忠诚,进一步的催促我提升力量,但由于一些原因,我不能无休止的提升力量,我……受到一些限制。”

    “是神域,我明白的。”天闲淡淡笑着,“你不是人类,或许是某位弱小的神灵,或者是随便什么,但你受到神域的限制,如果你的力量过于强大就必须要在神域中活动,否则就要和下位世界一起灰飞烟灭,我说的对吧?”

    狄斯塔丽深深望了一眼,“起码说对了一部分。”

    天闲继续说:“所以,你最起码受到巴巴洛特这样一种限制:你的力量强弱由他来决定,因为他可以制造小型神域维持你的生命,我确定你每隔一段时间就必须去巴巴洛特构建的小型神域中呆上一段时间,只有那样才能让你活下去,我说的对吧?”

    狄斯塔丽的双眼闪动着幽暗的光芒,“又说对了一部分。”

    天闲笑笑,“不用这么看着我,巴巴洛特之所以会构建神域,是从我这里学去的。”

    狄斯塔丽顿时瞪大了眼睛。

    “由于一些不可抗拒的原因,是的,他从我这里学会如何构建和维护神域,所以才有了你的出现,你看我是多么的诚恳,什么都会对你说的,那么接下来又发生了什么,该你说了。”

    狄斯塔丽再一次打量了天闲后,说道:“我不得不听从他的话,选择进一步释放我的力量,但在这个过程中,莫名觉醒的力量开始失控,我也是好不容易才将自己稳定到了现在这种情况,这个意外让巴巴洛特也没有办法。”

    天闲心中顿时一片了然。

    恶魔的力量失控了啊!这一点恐怕巴巴洛特的确是想不到的。

    那么如果是这样的话……天闲看着狄斯塔丽心中不由思量开了。

    既然是恶魔的力量开始觉醒,那么毫无疑问狄斯塔丽曾经是一个恶魔,那么……巴巴洛特又是从什么渠道将她弄到这里的呢?

    而且无论怎么看,她都应该是一个神灵的身份才对,毕竟根据自己得到的消息,降临的是一个神灵,狄斯塔丽应该就是那个神灵,或者是和神灵有着莫大联系的人才对。

    到底是恶魔,还是神灵?

    “于是……你觉得自己的力量脱离了巴巴洛特的掌控,认为自己可以得到自由?”

    狄斯塔丽不得不点头,心中浮现起刚才的那一幕,不由颓丧的叹了口气,“没想到……结果却是这样,这个世界的人类,已经不是我所知道的那样了。”

    天闲站了起来,“不必灰心,一切都还是可能的,巴巴洛特是我的死敌,你能帮助我对付他,那么就是我的朋友,对待朋友,我一向都还是不错的。”

    狄斯塔丽轻声说:“巴巴洛特对于我忽然失控的力量很恼火,真在寻找办法掌控这种力量,但看起来段时间内不会有什么办法的,我会利用这段时间和多多接触,多得到一些有用的情报,如果有什么好的进展,我会立刻通知你。”

    “那最好不过。”天闲点点头,“当然,如果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助,也可以及时告诉我。”

    “我之希望我能早日得到自由,而你们……全部下地狱!”

    天闲知道谈话结束了,耸耸肩走向门口,“那么真遗憾,我这样纯洁无瑕的人一定会去天堂的,再见,但愿下次见面的时候我们会更加融洽一点。”

    狄斯塔丽以幽深的目光送天闲离去,然后翻身倒在了床上,休息。

    返回火叶城,天闲总算是长长的吐了口气。

    和狄斯塔丽对峙,气氛紧张的有些不大适应。

    这个身份不明的存在犹如背负血海深仇一样,给人的感觉十分压抑。

    还好,今天暂时将她要爆发出来的复仇情绪压了回去,原来她的力量是自己渐渐释放出来的,结果出现了失控的现象,巴巴洛特现在一定十分头痛吧。

    但天闲倒是很乐于见到这种情况,狄斯塔丽一定会给巴巴洛特带来更多麻烦的,这个时间足够自己做很多事情了。

    时间已经是深夜,天闲回到房间时雪和凌已经相依而睡。

    近乎本能的,雪转身摸到了天闲身边,缩进了天闲怀里,随着时间的流逝,雪晚上做噩梦的时候也渐渐的减少了,天闲不在的时候,有凌陪伴偶尔也可以睡个好觉。

    当然,还是天闲这个第一选择睡的更舒服。

    吻吻雪的脸颊,将凌柔软的身子也揽过来一些,免得她又滚到被子外,天闲舒舒服服的躺下了。

    “烟……”忽然雪轻轻在天闲耳边出声。

    “怎么不睡?”天闲奇怪。

    “下次,我也想出海。”雪呓语似的说。

    “嗯……那里可没什么好看的。”

    “我想去。”

    雪忽然执着起来。

    天闲奇怪,从来雪都是千依百顺的,这次是怎么了?

    “我预感……我应该去。”

    “好吧!”天闲笑着答应,“但有条件。”

    “还有条件……”雪皱皱小巧的鼻子,不依的蹭了蹭天闲的脸颊。

    “亲我一下。”天闲嘿嘿笑着说出了条件。

    雪眨眨眼,抬头亲了天闲一下,忽然也笑了笑,又亲了一下天闲,“双倍……不许反悔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