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九百九十九章 堕落啊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第九百九十九章 堕落啊

    北部高地寒风凛冽。 ww.od.

    灰蒙蒙的天空乌云凝聚,好像被冻结的色块,色块边缘透下高亮的阳光,在昏暗的高地上洒下一片片奇异的明亮地面。

    香仰望天空,严寒的风中长衫猎猎作响,闪波刀挎在腰间,任凭风雪飘摇依旧纹丝不动。

    相比起沙利特大沙漠的酷热干燥,香更喜欢这里的酷寒阴冷,自从回到北部高地,就连闪波刀上的力量都明显活跃了起来,寒风中不时跳起几缕白色的气息。

    “寒气向北方移动了。”

    香收回目光,眺望北方的天空,目光在一片漫天彻地的风雪中搜索了一阵什么,然后转身向南方走去。

    这一次只有香一个人来到了北部高地,天闲很清楚在这个地方没人帮的上香的忙,反而会碍手碍脚,虽然香平时看起来笨手笨脚外加吃嘛嘛香,但是在这个外人连活上一天都成问题的北部高地,无论是生存能力还是战斗能力,香都是最顶尖的!

    一把闪波刀在手,这一片高高的苦寒之地全部都是香的力量源泉。

    能回到家乡,香很高兴,也很谨慎,虽然想念远方的族人,担心着他们是不是已经全部陷入疯狂,是否还有幸存者,但香知道自己还有任务在身,必须时刻小心行动。

    这是在北部高地跋涉的第六天,小灰将香送到这里之后就返回了火叶城,香一人一刀在广阔的寒原上跋涉了五天半的时间,找到了两个废弃的村庄,那里已经没有人烟,跟着一些人类活动过的痕迹前进,但最终还是一无所获。

    遇到两次外出猎食的魔兽,这让香饱饱的吃了两顿家乡的肉。

    现在香的手中又攒了一串长长的黑角,比之前那一串更多,也更长。

    香也是现在才发现,那一串黑角自己已经带在身上很久了,而那些明显比从前还要强大的魔兽也让香明白,和当初离开北部高地,肩负一族使命去寻找解救黑角肆虐办法的女孩相比。

    自己已是今非昔比。

    但香还是很困惑。

    为什么要在敌人围城的时候让自己回到家乡来执行这样奇怪的任务。

    香在搜索高地人活动的痕迹,这种痕迹在经常风雪肆虐的北部高地上很难寻找,不是常年生活在这里的高地人几乎不可能找到其他人的痕迹,因为人和魔兽不同,会随时掩藏自己的形迹。

    前两次追踪都失败了,那里的确有村庄,但已经破败,显然没有人居住,或许只是偶尔路过的高地人经过那个地方临时落脚。

    不过香很兴奋,因为这证明还有高地人好好活在这片土地上。

    循着现在的线索又走了一天一夜,香感觉自己或许应该休息一下,或者去找些什么出来觅食的魔兽充饥的时候,风雪里出现了村庄的轮廓。

    香精神一振,欣喜的加快了脚步。

    不过,在就要跨进村庄的时候,香停了下来,因为村庄显然遭到了巨大的破坏,从痕迹推测被破坏的时间还不久,风雪中甚至能在房屋中看到还没冻成黑色的碎骨。

    闪波刀在轻轻鸣响……

    香吐了口气,目光微微垂下,眼底飘散起烟波似的寒气。

    闪波刀缓缓出鞘,对准了迷茫风雪中出现的一个个身影。

    衣着破烂,头生黑角的高地人身影。

    风雪凛冽,香的目光却比这风雪还要寒冷,“但愿……你们可以挽救所有的族人!”

    一道刀光劈开了混沌的乌云,闪波刀的寒气一瞬间冲天而起……

    火叶城的空气依旧炙热,两军对峙的气氛则不仅仅是炙热而已,遥遥相望的这片荒原上,满是灼人皮肤的杀气。

    圣灵殿一反常态,开始主动出站,而龙渊帝国却忽然间当起了缩头乌龟,极力避战。

    就在两天之前,圣灵殿将十个人拉出营门,一直拉到战场中心,对着龙渊帝国一方将这十个人全部砍头,之后扬长而去。

    傍晚,龙渊帝国派出一些士兵将这些人的尸体收走了。

    这十个人全部都是龙渊帝国的奸细,其中有八个是血盟的血徒,圣灵殿抓了其中几个血图,经过严酷的审问立刻揪出了一匹奸细,这十个人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血盟的消息莫名其妙的漏了出来,不军队中的一些奸细被抓,在其他国家活动的一些血徒也受到了一定的波及。

    向来善于伪装隐匿的血徒们被大批的抓捕,一时间血盟提供给龙渊帝国的消息网面临崩溃,血盟开始迅速让血徒们转移,并且将怒火洒向了正和圣灵殿对峙的龙渊帝国。

    因为这次血盟消息网受到打击到底引起了什么样的震动,这些天闲并不知道。

    反正那不会是太重大的影响,毕竟血盟的消息网只是龙渊帝国渗透人类大陆的手段之一。

    不过天闲很开心的是,一些潜伏在火叶城的血盟奸细倒是也一起被挖了出来,这些家伙竟然大多数是普通人!根本不是血徒。

    这让天闲暗呼大意,原以为这样的人一定都是精英血徒,没想到普通人反倒是躲过了自己的能量波动搜捕。

    其中有两个擅长隐匿的血徒进行了激烈的反抗,很遗憾的他们没能活着见到天闲,因为屠戈在他们反抗之后直接劈成了两半。

    那些普通人没人知道血盟内部的消息,只是受到诱惑或者威胁而听从血徒的命令行事而已,天闲也不为难他们,直接放掉,这样的人血盟要多少就可以有多少,抓他们完全没有意义。

    虽然没等到重要的消息,但是天闲还是从他们的各种供词中窥视倒了一些血盟的情况。

    血盟现在腹背受敌,十二分的狼狈!

    火叶城这边的战争吸引了整个大陆的目光,人类两大势力以一座城市为博弈的目标,百万大军犹如两头巨兽嘶吼咆哮,可谓人类历史上罕见的大规模战争。

    但世界并不是只有大规模战争。

    很多人趁着大多数人被战争吸引目光的功夫行动,可谓事半功倍,便利无比。

    比如,现在穿过各国国境要简单的多,武器铠甲的价格翻了几倍,各国军队大规模抽调,国内空虚,匪盗横行,佣兵收取高价维持治安,甚至被临时聘为守备长官的事情比比皆是。

    而借着战争的混乱窃取大势力利益的人更是大有人在。

    战争开始之后,暴露在整个人类大陆目光下的血盟就好像一个散发着诱人气味儿的水蜜桃,无数人为之蠢蠢欲动。

    抵抗那些不断来骚扰的冒险者和佣兵已经让血盟十分疲惫,还要抽调精锐帮助龙渊帝国进行战争,这次情报网遭受的打击不仅让支持龙渊帝国的情报网几乎完全崩溃,血盟本身的情报网也受到了巨大的牵连,短时间内几乎变成了睁眼瞎。

    这段时间血宗接连发布几道命令,收缩情报网,大有放弃已经控制区域的意思,其中的焦灼可见一斑。

    天闲得知这一切不由轻松一笑。

    这位血宗大人也算是狠狠的坑了自己一次,挖掘古神骸骨的那一次要不是自己命大,恐怕现在已经尸骨无存了。

    现在他去挠挠头,不要闲着来坏事就好了,最好是能让大陆上各种揶揄血盟利益的人直接灭掉。

    思索一阵之后,天闲找到了正在城里阁楼中与大小姐弹琴的四姑娘。

    这几天来听琴的人渐渐多了,虽然四姑娘眉眼间杀气森然,但这琴声倒是婉转动听,温柔如水,大家听着听着,第一个人心惊胆战送上一壶凉茶没有被追究后,礼物就雪片似的飞到了这座小酒楼上。

    现在楼下的街上有不少人驻足听琴,附近的商铺立刻见杆就爬,瓜果酒水,小吃板凳全都摆上价,就连听琴的地皮也水涨船高,从前巴不得有客人在这多呆一会儿,现在?先拿钱来!

    天闲的出现又引起一阵喧闹,天闲笑哈哈的和居民们打着招呼,走上楼来发现大小姐正开心的抚琴,四姑娘坐在一旁,眼带笑意的看着。

    “天小哥,你怎么来了?”一见天闲,四姑娘顿时惊喜万分。

    “免得你被抢走了。”天闲看了眼堆满桌子的礼物,笑着点点四姑娘的鼻尖。

    四姑娘面带羞涩,讷讷说道:“天小哥不喜欢的话,妾身不来就是了。”

    天闲一乐,“这城里喧嚣吵闹,难得有些能听的琴声,我舍得你不来,楼下那些人可舍不得。”

    四姑娘望了楼外一眼,目光中流露出一丝自然而然的冷意。

    天闲自然知道四姑娘可全没把外面那些人放在心上,需要的话可以毫不犹豫杀个精光。

    “好啦……没必要让人家害怕嘛。”天闲揽过四姑娘柔软的身子,在旁边坐下,瞧着一旁聚精会神抚琴的大小姐,“多亏了你,当时我甚至以为她活不久了,你这份能体谅别人的心意,干嘛不让多些人了解,你看城里人都怕的不敢看你。”

    四姑娘依恋的俯在天闲怀里,“妾身只要天小哥喜欢就好了,妾身美丑不论,但只给天小哥一个人看。”

    “顶嘴。”天闲好笑的戳戳四姑娘的额头,四姑娘一阵娇笑。

    “妾身知罪了,所以现在天小哥但有吩咐,妾身必然从命。”四姑娘笑着,眼睛弯成了两个月牙。

    “就你知道的多,不过……确实有些事要你去办。”天闲依旧望着大小姐,琴声身叮咚动听,如人心怀之声,“血盟的奸细和密探这次受到了很大的打击,我想很快血宗就会急于建立新的情报网。”

    四姑娘冰雪聪明,听到这里已然完全会意,“天小哥是想让妾身趁虚而入,将还掌握的线人安插进去?”

    “有困难吗?”

    四姑娘咯咯轻笑,“天小哥有命,妾身一定办到,而且这个并不难,那些线人都是妾身买来的死士,身份隐蔽而且没人知晓,做这件事再合适不过。”

    “不过……”四姑娘眸光流动,眉眼间流露出些许思索,“血盟的情报网遭到破坏,必然追究责任,圣灵殿已经杀了十个奸细,恐怕这笔账要算到龙渊帝国头上,说不定血盟现在正和龙渊帝国吵的不可开交。”

    说着四姑娘抿嘴一笑,“妾身还在血盟时就知道这些情报网建立不易,这次忽然受到重创,一定是有人泄漏了很多秘密,以妾身对血宗的了解,必然是怀疑龙渊帝国没有保守秘密,结果大范围牵连了血盟的整个情报网。”

    狄斯塔丽的倒戈除了天闲之外还没人知道,天闲还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但四姑娘这番话却是已经把真相猜的八九不离十了。

    “这个时候只是渗透血盟就太可惜了,妾身觉得……不如散布些假消息,然后从中取利,比如……龙渊帝国想要削弱血盟才故意走漏风声,或者血盟想要借此达到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必听起来像真的,只要混淆视听就好了。”

    说着,四姑娘抬头瞄了瞄天闲,“妾身觉得,巴巴洛特远不及天小哥聪慧,等他理清这些混乱,已经失利在先了。”

    天闲暗叹,这个妖精般的女孩子多亏是躲在自己身边就满足了,要是放出去真的会祸害人间,这件事她肯定是早就想好了,专等着自己来问她。

    想到这,天闲把脸一拉,“还有什么没说的,统统招来!胆敢隐瞒,家法处置!”

    一说“家法”,四姑娘顿时面色一红,但瞧着天闲一本正经的“老爷”面孔,又被逗的忍不住咯咯笑起来。

    “是~~”四姑娘吐出香气,嗓音柔媚起来,“妾身还有些事要向老爷您坦白,还请老爷您细细听妾身说来。”

    这回轮到天闲绷不住面孔乐了出来。

    阁楼上琴声悠扬,四姑娘躲在天闲怀里,细声软语的说着,天闲细细倾听,不住的点头。

    当然天闲其实不用听也知道这些事交给四姑娘去办就好了,只是,这悠闲的气氛和满怀的香腻让天闲有些舍不得。

    天闲发现越来越喜欢四姑娘这媚骨天成的味道了。

    唉……堕落啊。

    ://..///12/1296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