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九百九十五章 召唤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第九百九十五章 召唤

    清晨,燥热的空气让龙四迷迷糊糊醒来。 .tw.

    摸摸身边空荡荡的,只有沙漠空气传来的渐渐灼热的温度,毫无意义的哼着,来回在床上滚了两圈,她终于一骨碌爬了起来。

    扭扭腰身,感觉到自己的身子和平时没什么两样,周围也没有什么痕迹,龙四小小的叹了口气,“好不容易喝了半醉,还是没成功……”

    懒洋洋爬下床,在镜子里仔细照一照,里面那个发丝凌乱,衣衫不整,满眼迷离的女子是那样让人心动。

    “哎呀……”龙四自怜自艾,“别说嫁人,已经沦落到勾引人家都不要的地步了……”

    瞧瞧四周,这是自己的房间,但自从搬到寒古塔顶层办公其实已经很少回来住了,看来是不想让自己醉醺醺的样子被别人看到,也想让自己好好睡上一觉。

    哪有男人把酒醉不能反抗的女人抱上床转身就走的?

    “男人果然都是混蛋!”嘀咕着,龙四把身上在这一晚上已经被她自己滚的皱皱巴巴的衣服随手脱掉,一件件衣衫脱落,然后又在镜子里照了照自己诱人的身子。

    “嗯……果然是混蛋!”

    转身去梳洗,龙四猛的又回到镜子前,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她脑子里一下冒出个念头。

    “难道这家伙不喜欢醉鬼!”

    挠挠头,龙四还是气哼哼的去洗漱了,“一个混蛋,还那么挑剔……”

    天闲这时候正坐在城镇大厅里,性质盎然的翻着那本精灵遗言,这上面的的内容很庞杂,天闲打算好好检看几次,毕竟这是现在最真实的史料,里面很多东西对自己有着极大的好处。

    “主人?”

    嘉米娜跪坐在一旁,腮帮一动一动,吃着点心的同时疑惑的望着天闲,怎么感觉这位主人大人今天好像全身发着光一样,心里的兴奋和愉悦简直要溢出身体来了。

    “什么?”天闲双眼只盯着精灵遗言。

    “看书很开心吗?”嘉米娜完全无法理解。

    “我看是别的事很开心才来看书。”露娜坐到天闲对面,拉过点心盘子,疑惑的望着正认认真真一副好学宝宝的天闲。

    嘉米娜立刻凑到露娜身边,望着被霸占的点心盘子可怜巴巴的望着露娜。

    露娜好笑的捏捏嘉米娜的鼻尖,从怀里拿出了一包东西塞在了她怀里。

    小狮人顿时一声欢呼,那是一包精灵果实的果干,这种果子只有精灵的新王都才有,绝对的限量供应。

    “露娜姐姐真好。”嘉米娜凑过去搂住露娜,亲昵的蹭着脸蛋儿。

    “这么好吃,小心吃的和屠戈一样。”露娜被嘉米娜蹭的脸颊痒痒,忍不住咯咯娇笑。

    “不会的,哥哥吃的比我还多呢。”嘉米娜跳回来,拿出果干送到了天闲眼前,“主人,好吃的。”

    嘉米娜一直都是严格贯彻有好吃的一定要分天闲一份的原则。

    天闲老实不客气的吃掉,柔柔嘉米娜的小脑袋,“嗯……比上次的好吃。”

    看着自己的礼物落到天闲嘴里,露娜无奈,“小鬼,你到底有什么事,为什么不告诉我们,上次去圣灵殿的宝库到底知道了什么?”

    天闲抬眼看了下露娜,嘿嘿而笑,“这可是秘密。”

    露娜抱起双臂,把二郎腿而翘了起来,女王大人一转身就变成了流氓,“难道姐姐我也不能知道?”

    天闲继续嘿嘿的笑,“只告诉妹妹,但你们全是姑奶奶级别,我只好保密了。”

    露娜气的一阵好笑,嚼着点心,对天闲左看右看,疑惑的眨眨眼:“好事?”

    “嗯。”

    “那就说嘛。”

    “保密!”

    在露娜捏紧小拳头准备逼供之前,天闲早一溜烟跑的没了影子。

    “唉……到底什么事情啊?”露娜无可奈何,然后拉过嘉米娜,舒坦的抚摸着她毛茸茸的耳朵,“你可千万别让这个小鬼教坏了,有什么秘密一定要对姐姐说,知道不知道?”

    嘉米娜被揉着耳朵,脖子都习惯的缩了下来,眯着眼吃着果干一个劲儿的点头。

    火叶城里的气氛莫名的有些放松。

    因为这一天大公颁布了几条政令,进一步的削减了那些可怜的赋税,降低火叶城流动人口的审核标准,还正式公布要再建设一个商业区,并开辟黄金交易专区。

    以及杂七杂八的一大堆大大小小的政策。

    城外正两军对峙,杀气弥漫,现在流动人口几乎已经为零了,但是城内却开始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人们早上一睁眼,发现火叶城又颁布了新的政令,而且城镇大厅的“官员们”已经开始行动了。

    古丽一出现,依旧是人山人海的前呼后拥,自从雷霆古城一战成名,几年下来非但没有渐渐失去光芒,反倒是追逐古丽的人越来越多,作为一个时常需要出门露面的大管家,古丽也是无奈。

    但并没什么办法,火叶城绝大多数居民都是优秀的圣痕修炼者,哪个不想早早突破,古丽这个活目标整天到处溜达,自然是到处被人追逐。

    关键是,作为大公的还未娶的妻子,及时被烦的怒火冲天,可也不会有狮人和精灵战士来把你绑到木杆上抽一顿鞭子,看着美人俏生生的发怒也是一种享受啊……

    阿里昂依旧混迹大街小巷,唯一具有震慑力的屠戈带着狮人战士和新增的卫队到处巡逻。

    自从城外大军压境之后,城内难免萧条,不过今天很明显的在各种变动中渗透出丝丝的生气和活力。

    在商业区的多层小楼上,四姑娘陪在一旁,大小姐一头乌发垂在背后,身着素白的女衫坐在阁楼之中,一把箜篌琴放在身前,十指轻轻拨动,铿锵琴声在小楼周围不断回响,人们忍不住的向这边看来,楼下的人更是伸长了脖子想瞧瞧楼上的情景。

    但没人敢上楼去,如果这是古丽在楼上那早就拼了命挤上去,而现在楼上陪着大小姐的,却是四姑娘。

    这位红衫黑发,妩媚天成的女孩眼底偶尔流露出的森寒杀机足以将半城的人瞬间逼退。

    不过,这琴声倒是悠扬动听,满是欢快祥和之意。

    “姐姐谈的真好。”四姑娘在一旁放下凉茶,满眼的欢喜。

    大小姐光洁的额头微微见汗,也开心的笑了起来,“真好……真好,你也真好。”

    一头乌发已经重新焕发光泽,眉目如画,风采灵动,大小姐曾经如老辣政客心机费尽,现在却如初生婴儿,笑着,眼中纯真无垢。

    一番生死经历,她也算是真正完成了新生的蜕变。

    “姐姐,累的话妹妹和你出去走走吧,听说前面新开了家铺子,有棉糖吃的。”

    大小姐顿时双眼亮了起来,“走……走!吃糖,吃糖。”

    这一天,火叶城的居民们觉得城里的气氛莫名缓和了许多,大战的那种紧张和沉默好像鸡蛋壳被轻轻敲破。

    天闲就坐在城楼的城垛上,一条腿放在城外晃荡着,一面喝着凉茶一面瞧着那本精灵遗言,城里是什么情况根本没去留意。

    把这本精灵遗言反复的看了七八遍,天闲确定已经可以倒背如流,一字不差。

    “历史还真是有意思的东西。”

    天闲把精灵遗言揣进怀里,瞧瞧天色渐晚,太阳开始西沉,不由摇头晃脑的思考起来,城外双方大军依旧在对峙,但自己可没那么多时间等待了。

    轻轻抚摸心口,那股异样的悸动似乎还在心中回荡,天闲默默点头,现在的自己应该可以承受了。

    夜晚,火叶城灯火如炬,大公亲自下令,全城欢庆,中心广场开启盛大的欢庆仪式,免费酒席流水送上。

    欢庆什么?没人知道。

    但那不是什么问题,火叶城的居民才不管那么多!

    人们聚集到广场,有免费的酒宴也一样搬来吃的喝的,三五成群聚在一起就有一片欢笑声响起,或是为了信仰,或是为了生存,这个城市的人们有着一种独特的默契。

    这种晚上的聚会其实处处都有,大多集中在商业街和周围区域,这次倒是直接挪到了中心广场,更多的人涌了进来。

    当嘉米娜和一群精灵女孩出现在中心广场开始翩翩起舞时,整个广场沸腾起来,不到五分钟上万人冲进广场中心舞池,开心的扭起了屁股。

    天闲觉得,战争给了这座城市太多的压力,虽然没有攻城,但谁都明白,这座城市就像两股巨大力量之间的一颗鸡蛋,脆弱,又无辜。

    这座城市需要活力。

    在大家不知道为什么而欢庆的时候,天闲却离开了火叶城。

    龙渊帝国的大营守卫森严,虽然这几天没有同圣灵殿交战,但是守卫士兵都绷紧神经,不敢怠慢。

    当然,他们不可能挡得住天闲的入侵。

    当然,天闲其实也不敢随便乱溜达。

    巴巴洛特能尽起龙渊帝国军队,整个国家早攥在手中,谁知道这样一个偌大的帝国有什么样底牌,万一跳出两个老妖怪般的人,那自己一不小心恐怕要吃亏。

    隐在暗处在军营里穿梭,天闲感到心中一阵阵的发热,因为那种古怪至极的力量波动正在渐渐清晰。

    在这种力量波动还很模糊的时候,天闲就停下了脚步。

    已经没有必要靠近了,虽然天闲还不知道自己的目标在什么地方。

    在原地迅速布置好阵法,天闲向前迈出一步,整个人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每一步,周围的一切都会拔地而起,黑暗更加浓厚,军营的灯火也更加刺目,军营里的声音变得更加深沉厚重,天闲不断的向前走,周围的景物不断变化。

    天闲缩小了不知道多少倍,整个世界已经放大到完全变形,同时,世界的声音也更加细微的传到天闲的身上。

    无论是脚步声还是火焰的波动声,天闲立在原地,缩小的身体好像一片薄薄的蝉翼清晰的感受着空气里所有的能量波动。

    笑了笑,天闲踏出了第一波。

    心底那种仿佛沉睡了许久的力量苏醒过来,顺着天闲的脚注入地面,一道无形的力量波向四面八方扩散。

    背着双手,天闲缓缓向前,偶尔也后退两步,一步一缩小,天闲也不敢把自己缩的太小,万一路过一只蚂蚁把自己踩死了那未免太过冤枉。

    闲庭信步,天闲就在原地左右溜达,一道又一道无形的能量波穿过地面在军营里海浪一样冲刷着,一波又一波。

    很快,天闲停了一步,因为一道飓风般的能量波从远处冲来,仿佛一个回应。

    天闲笑了笑,继续来回的溜达。

    不知道过了过久,天闲停下了脚步,因为现在根本不需要再去感应那种回应的能量波,脚步声都已经清晰的传进了耳朵。

    空气里传来士兵们衣甲摩擦的声音,他们挺直了身体,而那个脚步声来到天闲不远处,停了下来。

    脚步声停了一下,继续走动,似乎在寻找什么。

    天闲嘴角微微翘起,不动声色。

    那个脚步声在周围转了几圈,似乎有点疑惑,又倒着转了几圈,明显焦躁起来。

    “大人,需要属下……”一个兵长走了上来。

    “滚!”一个恼火的女声打断了士兵的话。

    士兵的脚步声飞快退走。

    天闲一阵好笑,轻轻又迈出一步。

    那个脚步猛然一顿,直接转向了天闲这个角落。

    天闲感到一阵风吹了过来,带着沙尘的气息和女子的香味。

    这个女性黑甲统帅连铠甲都没来得及穿好,只裹了一身黑衣,目光疑惑的四处扫视。

    这是营地里不起眼的一处地方,火光昏暗,但并没有什么多余的东西,几座矮小的帐篷戳在那,显然只是备用的。

    周围的情况一览无余,但是这见鬼的力量波动是怎么回事?

    皱眉望着一座帐篷边的空地,她感到莫名其妙。

    天闲脚尖点了点地面。

    这一下就瞬间明朗了。

    女性黑甲统帅转身把周围的士兵赶走,回头抬脚就对着前面踩了下去!

    一阵猛烈的能量波动立刻传来。

    “真是……神奇!”

    收回脚,女性黑甲统帅眼看着一个人影在黑暗中慢慢站了起来。

    ://..///12/1296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