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九百九十四章 爱谁是谁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第九百九十四章 爱谁是谁

    回来好不好……好不好……

    夜色如水,冲刷着天闲的思绪,这如泣如诉的呼唤还在心中回响,让天闲心潮澎湃。请大家搜索(品@)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和之前相比,这风变得舒服了很多,夜都温柔了许多。

    “呼……”

    慢慢吐出一口气,天闲依旧觉得自己的气血无法平静,但这已经不再是那种躁动而不安的气息。

    温暖,甚至是滚烫的,一浪一浪的热血在心中激荡。

    那柔柔弱弱的呼唤声还在,刚才大家关切的眼神……当然还有懊恼的拳脚还记忆犹新。

    抽丝剥茧,天闲感觉什么东西正在从身体中慢慢脱离,世界正随着这股让人焦躁的东西的离去而变得明亮。

    “你在这里做什么?”忽然背后传来一个声音。

    天闲微微一愣,回头看去却发现龙四满眼古怪的看着自己。

    她披着一件防寒斗篷,黑色秀发随意的挽在身后,看上去有几分懒散。

    这是一段没人的城墙上,唯一的活人是远处的精灵哨兵,天闲觉得没人会来打搅自己,龙四怎么会出现在在这。

    “你来这里又是做什么?”天闲反问。

    龙四一翻白眼,“这是我的地方,你还来问我。”

    说完,龙四毫不客气的走过来把天闲挤到一边去,伸手在一块城砖上摸索了一阵,然后在天闲目瞪口呆中小心翼翼拉出了一块城砖。

    然后,在天闲更加目瞪口呆中,龙四从那块转头的空隙中拿出了一瓶酒来。

    还是半瓶的!

    毫无淑女形象的打开酒瓶喝了一口,龙四斜眼看看天闲,“说吧,找我什么事?”

    天闲愣在那,瞪眼看着龙四,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在龙四开始皱眉后,天闲不得不苦笑,“抱歉,我只是……凑巧来到这,只是想吹吹风。”

    龙四不由瞪起眼睛,上下审视天闲,“凑巧?”

    天闲无奈的耸耸肩膀,看着龙四手里的酒瓶,“你经常来这?”

    很显然这是龙四的私人地盘,虽然在城墙上开洞这个罪名简直足够杀头,但如果开洞的理由是藏酒,那么……

    “不行吗?又不是只有你有时候想吹吹风。”

    天闲不由心中微动,自己是想静静思考,平静下来,龙四却为什么……

    而且显然她经常来这里。

    不过……

    天闲指了指那瓶酒,“我记得我们说好的,我会陪你喝酒,但你自己……”

    龙四微微一笑,虽然一个拎着酒瓶的女人实在有些不那么耐看,但夜色下倒是添加了一分别样的妩媚。

    “那是你的内务大臣对你的承诺,但你见过拎着酒瓶跑到城墙上的内务大臣吗?”

    天闲一时哑然。

    “没事的话,能让我一个人在这里呆一会吗?”龙四一点也不客气的下逐客令。

    天闲挠挠额头,还是靠在了龙四旁边的城垛上,“有事。”

    龙四十分不满的看了眼天闲,“我的意思是你赶紧给我消失。”

    这下天闲更不想走了。

    翻身趴在城垛上,微微笑着,“一个人喝酒,总不如两个,怎么样,这个理由能不能让我多呆一会儿?”

    龙四还没反应过来,酒瓶依旧被天闲拿走了。

    “啊,还真是好酒。”天闲喝了一大口,冰凉的酒液落到肚中,顿觉神精气爽。

    “你……”龙四不由又瞪起双眼,但酒瓶已经被塞了回来。

    龙四面颊上透出一丝羞怒,恶狠狠瞪了天闲一眼,“作为一个男人,你难道不知道要用自己的杯子吗?”

    天闲一摊双手,嘿嘿笑了起来:“怎么,没了内务大臣的光环,你就变成一个羞答答扭捏的小姑娘了?”

    龙四重重哼了一声,举起酒瓶喝了一大口,然后将酒瓶重重推给天闲。

    结果,龙四瞪大双眼看见天闲自己从背后又摸出一瓶酒来。

    “那么吃惊做什么,今天我也想独自喝一杯,只是还没开始你就来了。”

    说着,天闲打开瓶盖,用酒瓶碰碰了龙四的酒瓶,“为了意想不到的相遇。”

    龙四闻言神色不由微微一动,眼神变得多了几分无奈,“意想不到的相遇……”

    拿起自己的酒瓶晃了晃,龙四轻轻叹息,默默的喝了一口,“现在回想起来,有些相遇还是没发生过的好。”

    撩了撩被风吹散的发丝,龙四的语调听起来有些萧索。

    “时间流逝,从来无法逆转,神灵都无法让时光倒流,我们也只能向前而已。”天闲也是叹息。

    “所以才会跑到这个地方来喝酒,希望能暂时忘掉些什么,然后鼓起勇气继续向前。”龙四笑笑,“没想到居然能遇到我们无所不能的大公。”

    天闲望着龙四的双眼,好一会儿。最后还是放弃了问她为什么会来这里。

    “为了勇气和继续前进。”天闲举起酒瓶。

    龙四有些好笑,歪着头问:“你不是不许我喝酒?”

    “那是对我的内政大臣说的。”天闲晃晃酒瓶。

    龙四眉梢挑了两下,也举起了酒瓶,笑容渐渐浓郁,“为了勇气和继续前进。”

    两人喝着酒,趴在城垛上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就好像两个烂酒鬼凑在一起虚度人生。

    很快,龙四的酒就喝光了,然后她毫不客气的将天闲的酒据为己有,喝了一口之后还哼了哼,“原来比我的酒好……”

    天闲无奈,“你……你怎么好像酒量不错。”

    一直以来天闲都知道龙四的馋猫儿似的喜欢喝酒,但是酒量实在不敢让人恭维,但现在已经半瓶酒下肚,除了脸上酒气蒸出了诱人的红晕外,怎么看怎么还清醒着呢。

    龙四把长发放下,轻轻甩了甩,乌溜溜的黑发松散下来,整个人似乎都变得更加轻松随意了。

    对天闲微微一笑,龙四喝了口酒:“从前都是骗你的,傻瓜。”

    天闲不由一阵挠头,苦笑不已。

    龙四懒懒的吹着酒气,眯起美丽的双眼,夜色让她的话软软的,凉凉的,沁人心脾。

    “一个公主,怎么可能没有酒量,从小就会被培养喝酒,我不仅酒量惊人,而且对酒还很有研究,甚至可以根据合适的情况让我表现出醉了几分,是面颊微红还是大醉失态,呵呵……”

    天闲可是听的目瞪口呆,仔细回想,火叶城自己酿造的酒,似乎有不少都混有龙四莫名其妙的建议。

    扭头瞧瞧天闲,龙四略有挑衅的动动眉梢,“怎么样,生气了吗?”

    “生气的话可以从你那讨回什么代价吗?”

    “不能。”

    天闲叹气……

    龙四不由咯咯笑了起来,一面嗅着酒香,一面问道:“那么,我能不能问一下我们体谅弱女子的大公,您为什么跑到这里来吗?”

    在天闲说话之前,龙四飞快补充:“您可以对一个只会出现在这里的酒鬼说一些平时不好说出来的话,我保证这个酒鬼不会出现在别的地方。”

    天闲忍不住笑了出来,就算是精明如龙四,这样运筹帷幄的女诸葛,也还是忍不住的想要窥视一些别人的秘密。

    想了想,天闲眨眨眼,忽然问:“如果我现在告诉你,我其实并不是天闲,你会怎么样?”

    龙四似乎被吓了一跳,瞪大眼睛上下打量天闲,过了几秒钟后才全身重新松懈下来,小口小口的喝酒,“那我真遗憾。”

    “遗憾?”天闲莫名其妙。

    “这世界上竟然还有人和他一样愚蠢和白痴。”

    天闲:“……”

    看着天闲的模样,龙四一阵发笑,“你这个家伙就算是化成灰我也认得,快说为什么来这?”

    理由是绝对不能说的,就像那位生灵大人说的一样,知道了真相未必就有好处,天闲很明白自己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那你说,如果你其实也根本不是你,你会怎么样?”

    “嗯?”龙四眼神古怪起来,左右瞧着天闲,然后上来摸了摸天闲的额头,“你是不是生病了,怎么总说胡话。”

    柔软香甜的酒气吹到了天闲脸上,天闲忽然记起,这女人以前确实没喝醉过,因为气息似乎都很流畅,只是自己没有怀疑过。

    “别打岔,回答问题。”天闲打开龙四的手。

    龙四显然对这个问题不感兴趣,回到城垛前望着外面无尽的黑色苍穹随口回答:“我不是我,那我是谁?之前经历了我的事情的又是谁?”

    小口喝着酒,不觉的咂着嘴巴,龙四哼哼着:“管他呢,我可不在乎我曾经是谁,甚至不在乎我现在是谁,那些该死的身份都让他们见鬼去吧!我不是公主,也不是内政大臣,我只是个醉醺醺的酒鬼……”

    龙四回头瞪着天闲:“一个酒鬼还会在乎自己是谁?”

    天闲摸摸鼻子,忽然发现自己似乎问错了人。

    “你呢?”龙四喝着酒,反问。

    “我?”这个问题还真是一下把天闲给问住了。

    龙四咯咯笑了,凑过来在天闲身边一靠,“你不是你,那你是谁?曾经的那个天闲又是谁,是谁遇见了雪,是谁总是色迷迷的看着古丽,又是假装神棍把凌骗到手,还有欺负人家四姑娘一颗渴望光明的心,嗯对了……还把某个倒霉的公主骗来做苦工,这样该死的混蛋到底是谁呢?”

    天闲一阵冒汗。

    怎么这些事在龙四嘴里说出来自己就有种十恶不赦的味道……

    “管他是谁呢?”龙四忽然痴痴笑了两声,再去喝酒却模糊的哼哼了几下,随手丢掉了酒瓶。

    天闲这才发现那瓶酒已经又被喝了的一干二净,自己只喝了小半瓶,那两瓶酒倒是大半全落到了龙四肚子里。

    随身一晃,龙四直接扑到天闲怀里,天闲吓了一跳,赶紧接住她软绵绵的身子,仔细一瞧,顿时暗叫大意。

    龙四已经面颊绯红,整个人被酒蒸的冒出丝丝热气。

    从前一杯就倒,现在知道那是假的,这次咕噜噜直接喝了一瓶多,那可是火叶城自己酿造的烈酒。

    这次是真的醉了……

    把天闲一搂,龙四舒服的挨紧天闲,哼哼着说:“是谁能怎么样?能陪我喝酒就好了……可惜有个混蛋就连陪我喝酒都是抠门的要死!嗯……”

    抬起头,龙四迷离的眼神儿里露出妩媚的光彩,“你陪我喝酒,嗯……很多,你比他好多了……”

    天闲苦笑,被人指着指着鼻子说不是,但一声也吭不得。

    嘿嘿笑着,龙四明显醉了,整个人软在天闲身上,把头又埋回去蹭着天闲的胸口,“我只管谁陪我经历的事情,其他的……”

    “爱谁是谁!”

    说完,龙四自己噗嗤的笑了起来,笑的天闲也跟着她的身子一抖一抖……

    “喂!”龙四忽的又抬起头,喜滋滋的望着天闲,“你娶我好不好?”

    天闲苦笑,“为什么啊,我有老婆的,她们一定不答应。”

    “她们?”龙四瞪眼,腾出手来捶了天闲一下,痴痴的笑,“色狼,那么多女人……”

    天闲挠头,原来龙四真的会发酒疯,现在还是赶紧把她送回去休息才好。

    “那……我要做情人。”龙四却不依不饶,又搂住了天闲,身体挑逗似的轻轻扭动。

    似乎一下意识到了什么,龙四恍然的说:“对,没错!情人才对!嫁娶什么的最麻烦了,还要为男人负责,情人的话不喜欢了就丢掉。”

    说着龙四又是痴痴的笑。

    “好不好,好不好嘛?”龙四撒娇的开始摇晃天闲。

    “好好好,你说的都好。”天闲赶忙答应,“我现在送你回去好不好?”

    天闲有些吃不住龙四的攻击了,这个女人浑身冒着诱人的香气,平时虽然打扮随意,但宽袍大袖下却是丰润饱满的身躯,贴在身上若有若无的扭动,神仙也要血压升高。

    好在对付醉鬼天闲还算有经验。

    顺着她说总没错。

    龙四又轻轻锤了天闲一下,“你坏……这就要占人家便宜。”

    “我坏我坏……我是色狼嘛,我们走了……”

    龙四完全趴进了天闲怀里,“我是公主哦……我受过训练,我知道怎么伺候男人,嗯……虽然没机会尝试。”

    “给你机会,给你机会……”

    龙四说什么天闲就说什么,把那块城砖推回去塞好,天闲揽着龙四想走,却发现她几乎已经挂在了自己身上。

    软软的身子散发出诱人的热香,夜色里分外撩人,细细的呼吸在自己胸口响着,像只小猫。

    已经睡着了……

    天闲苦笑一下,想想也好,伸手将她抱住,那凹凸的曲线更加强烈的刻印在天闲脑海之中,但天闲却更加平静。

    “你说的不错,我们所经历的,才是我们自己。”看着怀里的龙四,天闲开心的笑了笑。

    将她拦腰抱起,天闲无奈的一叹,“走吧,酒鬼,沾了我一身酒气,回去又要被凌数落。”

    一扭身,天闲带着龙四消失在了原地。

    ://..///12/1296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