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九百九十三 回来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

    龙四吓了一跳,天闲看起来就好像要扑上来绑人的恶霸,只不过手里的绳子变成了莫名其妙的镜子。

    不过天闲很快脑子转过弯来,又迅速坐了下来。

    龙四又是吃惊又是疑惑,“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天闲丝毫不掩饰望着龙四的那种想要一探究竟的眼神。

    在你的圣痕之下,在人类的外表之下,你到底是什么样子?

    龙四被天闲看的浑身不自在,“你最好别再这么看着我,我一点也不想成为你疑惑的牺牲品,你的眼神告诉我……你又在打什么坏主意,而且和我有关。”

    毫无疑问龙四猜测的没有错,虽然她完全不知道天闲到底在思考什么。

    冷静下来,天闲自然放弃了刚才的想法,实际上,这是一种必须阻止的冲动,天闲感到自己的脑子有些混乱。

    “我需要安静。”

    龙四直接就把混龙枪丢了过来,“是你在打搅我办公,你这个混蛋!”

    天闲抓住混龙枪,点了点头,面无表情的起身离开。

    龙四心中激气,这个该死的混蛋什么时候能稍微理解一下别人的心情!?

    “喂!你是不是有什么为难的事,如果我可以帮忙的话,你说出来好了。”

    天下站住脚步,回头看了看龙四,“没有。”说完快速离去。

    龙四面孔慢慢涨红,等天闲离开火冒三丈的把桌子直接丢了出去,“这个不长眼的白痴!!”

    天闲知道自己必须保持冷静,越是这个时候,就越是应该保持冷静,不去向任何人求助,也不需要任何外力,有些事必须依靠自己的力量去克服。

    来到一段没人的城墙上,天闲望着城外互相对峙的两*队,陷入久久的凝思。

    圣痕,圣痕……原来是一道保护锁。

    曾经帮助人类在末世重新站起,并称霸整个世界的圣痕,原来是这样的作用。

    天闲想要大声发笑,但是却丝毫也笑不出来。

    自己是没办法继承圣痕的,在这个身体上并没有所谓的圣痕力量,也就是说自己没有那一道保护锁。

    那么,那个女性烟甲统帅又为什么会和自己一样?

    深深吸气,天闲仰望天空,脑海里除了这个念头什么也思考不出来,一切的一切全被一股闹的扫进垃圾堆,岁月、荣誉、信仰,一切原来全是假象!

    所渴望的,所憎恨的,一切的一切,全部都只是假象而已。

    抬手凝望自己的手指,天闲有一种无以伦比的渴望——撕开这只手的血肉,看一看那里是不是真的有人类的血肉和白骨!

    人类……

    想起这个字眼儿,天闲不由苦笑,这个见鬼的世界!这个应该被所有怨恨和愤怒去诅咒的世界,见鬼的原本就没有人类!

    天闲感到深深的恐惧,灵魂似乎都在颤抖,人类……这个世界的人类,还有其他世界的人类,自己那个文明世界的人类,到底都是什么东西?

    当诸神回归,弱小的人类文明将会彻底崩溃,自己竭尽全力阻止他们回归,希望有一个人类可以自由生活的世界,然后……

    简直是最恶毒的讽刺!

    他们根本不曾离开,而且也从来不存在,将来也不会存在什么所谓自由的世界!

    人类本身,就他妈是一道枷锁!

    逆心诀在汹涌波动,随着天闲的情绪海潮般澎湃咆哮,只要稍微仔细的去思考,天闲就发现这个该死的世界简直应该付之一炬!

    所有人!所有的东西!哪怕一片灰尘都不应该留下!这个肮脏可憎!满是污浊的下流世界!

    所有的一切都应该彻底湮灭!

    “烟……”

    或许,这才是自己莫名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原因,这才是自己应该去做的事情!之前的一切……简直就是疯狂的愚蠢!

    “烟!”

    澎湃的破坏*在天闲的心中如烟色的火焰疯狂的燃烧!

    一切都应该彻底消失!

    “烟?”

    我要这世界上所有的一切……

    天闲心中汹涌的狂澜激荡怒啸,某种深深埋藏在心海心中东西恣意蔓延,开始疯狂的吞噬一切。

    轻轻的,一个凉丝丝的身体投入了天闲的怀里。

    天闲微微一颤,感觉怀里一股凉意渗透穿透身体,一瞬间传导到四肢百骸,整个人如被迎头泼了一盆冰水。

    猛的一抖,天闲瞪圆双目,心中回复了清明。

    愕然眨了眨眼睛,天闲向下一望,那是雪冷幽幽的眸子。

    “烟……”和天闲对望一眼,雪低头依偎进了温暖的怀抱里,小手搂紧了天闲的腰。

    沙漠炙热的风吹来,天闲却打了个寒颤。

    “刚才……”天闲额头渗出冷汗,刚刚竟然心神失守了,这简直无法相信!

    恐惧蔓延在天闲心头,但很快……天闲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还有什么可恐惧的呢,自己所惧怕的一切,原来也不过就是自己本身而已……

    “雪……”

    无力的呻吟,天闲轻轻拥抱怀里凉凉软软的身子,恐惧之下,这一丝丝凉意依旧让人感到宁静和安心。

    贴着天闲的胸口,聆听混乱的心跳,雪轻轻蹭蹭脸颊,“烟……你不开心。”

    天闲深深呼吸着,更加用力的抱紧雪,好像这是世界上唯一的希望。

    一瞬间,天闲有些想哭。

    一切变得茫然起来。

    世界变的如此陌生,一切都变了模样,天闲感到自己无比渺小,蝼蚁般即将被碾碎……

    “烟……我感觉你离我好远……好远。”雪轻轻呢喃。

    天闲本能的将雪抱的更紧,“我在,我在这,就在这里。”

    雪忽然抬起头,冷幽幽的眸子柔弱的望着天闲,“烟……你不要我了吗?”

    天闲惊愕的望着雪,“不……当然不,你为什么……”

    雪踮起脚尖,努力的贴近天闲,柔嫩的脸颊依偎在天闲脖颈之间,依恋的摩挲,“烟,不要走……回来好不好?好不好……”

    天闲心中巨颤!

    雪轻轻柔柔的声音在天闲心海间轰然回响,犹如洪钟般振聋发聩。

    猛的一个趔趄,天闲抱了个空,身体向前摔去。

    惊愕之中天闲一头摔在地上,茫然发觉自己怀中空空如也。

    并没有人在这里,雪那冰冰凉凉的身子和细细柔柔的声音都不曾来到这……

    爬起来,天闲犹如发癫般瞪着前方,沙漠的风在城头呼啸,天闲的身体随风摇摆,飘零如叶。

    “噗!”

    一口心血喷了出来,天闲仰天栽倒。

    龙渊帝*营。

    一个布置奢华的大帐内,那女性烟甲统帅只披着薄衣,正在镜前梳妆,满身的慵懒意味。

    一团烟烟毫无征兆的在她背后凝聚起来。

    “你好歹算是个男人,不知道这样闯进来很无礼吗?”烟甲统帅冷冷的说,依旧慢慢梳妆。

    巴巴洛特的声音自烟烟中传来,冷冰冰没有丝毫感情:“你去见过他了?”

    “是的。”

    “这就是我们败阵的理由?”

    烟甲统帅妩媚的一笑,“不行吗?你不是说只要达到目标,手段并不重要,几个人类而已,这就舍不得了?”

    冰冷的声音中流露出丝丝的怒意:“你不要忘了,没有我你连活都活不下去,你的命捏在我的手中,我让你死,你就不能生!”

    “我知道,那你现在要我去死吗?”烟甲统帅冷笑。

    “不要再尝试激怒我,再擅自行动的话,不要怪我不客气。”

    烟甲统帅悠然回应:“你能不依靠我的力量对付那个小子的时候再说这样的话吧。”

    巴巴洛特微微一声怒吼,大帐内一阵阴冷的力量鼓荡起来。

    烟甲统帅猛然转身,冷冷凝视面前的烟雾,汹涌的冰冷气息在大帐内冲撞对抗,床柜灯具瞬间无声的扭曲撕裂。

    好一阵过后,帐篷内几乎所有的东西都被扭曲撕裂,只有烟甲统帅凝立那里与眼前波动的烟烟对峙。

    “你果然比我想象的要强大。”巴巴洛特冰冷的声音中透出淡淡的杀机。

    “或许比你现在想象的还要强大几分。”

    巴巴洛特哼了一声,帐篷内鼓荡的能量倏然消散,“我需要你的力量,但绝对不容许你变成阻碍,你的命在我的手中,记住这一点,在这之下,你可以使用任何手段去对付他,但今后……必须要让我知道。”

    烟甲统帅的回答是一声冷哼。

    巴巴洛特的烟烟开始慢慢消散,“你好自为之。”

    帐篷内恢复了宁静,很快沙尘鼓荡帐篷的声音再次变得清晰,烟甲统帅身体微微一晃,无力的倒了倒了下来。

    “这个该死的东西,力量竟然已经达到了这种层次?”

    眼前一片烟暗。

    光亮一点点变大,变成模糊的视野。

    天闲咳了一声,眼前的人影赶忙转身端水过来,“喝点水。”

    略有些茫然的,天闲看清楚眼前的人,略显茫然。

    凌望着天闲的眼神,微微有些慌乱。

    虽然总是给天闲脸色看,说话也是没好气,但眼前这少年的一举一动却牵动着她的心。

    面对古神骸骨,面对灵官,最终他都从容脱身,这一次怎么好端端的会吐血晕倒。

    目光转动,天闲发现身边只有雪和凌,“其他人呢?”

    凌忍不住说道:“你忽然就吐血晕倒,吓死我们了,大家都跑出去找药品和医生,准备藤架把你抬出去治疗。”

    天闲不由笑笑,看来自己并没有昏迷多久,大家才刚刚跑出去而已。

    “让你担心了。”天闲接过水来,喝了两口放下了杯子。

    凌感觉有些别扭,平时天闲和自己说话不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就是讨好的嘿嘿笑着,这样平静甚至认真的话可是少之又少。

    “你……啊!”凌说到一半不由叫了一声,因为天闲忽然伸手将她抱了过去。

    “你……你干嘛?”凌立刻推推天闲,但天闲没有丝毫放开她的意思。

    搂紧凌的腰肢,让她紧贴在自己身上,天闲用鼻子蹭蹭她的脸颊,“抱歉,总是这样让你担心,我会注意的,尽量不会这样了。”

    “你……你放开我啊。”凌被天闲的气息喷在脸上,一时脸红心跳,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天线从前也不会这样刻意亲近她的。

    推着天闲的手,莫名用不上力气,倒让对方抱的更紧了,凌求助的望向雪。

    雪在安静的笑着。

    将凌完全揽了过来抱在怀里,吻吻她的脸颊,天闲轻轻笑笑,“你的身子比雪重一些,但是更暖和。”

    凌已经羞的脸上发烫了,紧紧捏着自己的衣襟,“你……你……”

    “也比雪害羞。”天闲坏笑的看着她,还是先将已经要开始头上冒烟的凌放开。

    对雪招招手,天闲笑着,“过来。”

    雪微微撅着嘴巴,轻轻卧到了天闲怀中,“什么叫比我害羞,难道人家是厚脸皮?”

    天闲没有回答,只是微微的笑了笑,轻轻的抚摸雪的长发,深情又专注,“谢谢。”

    “嗯?”天闲声音太小,雪都没听清。

    “没什么,你真好看。”天闲嘿嘿而笑。

    雪皱皱鼻子,“又乱说。”

    “那以后不说了。”

    “嗯……”雪模糊的哼哼着,“不……”

    没过多久,大家就匆匆的跑了回来,有的抬着医疗箱,有的扛着单价,有的抓着医生……

    结果,看到的是天闲一脸幸福左拥右抱的场景。

    在被愤怒的“关心群众”无情的修理了一番之后,天闲好像受气小媳妇一样一个人老老实实坐在一边,详细的讲着自己为什么会吐血晕倒。

    原因很简单:逆心诀进入了新的境界!

    天闲的逆心诀大家都知道,但没有人可以修习,气血逆流这种事只要一个呼吸就可以杀死任何生灵。

    只有精灵们得到了两层七宝灵心真解,但再向前也没有什么进展。

    大家懂的逆心诀的强大,但都是一知半解。

    没有人能拆穿天闲的话。

    雪隐隐的感觉到什么,但天闲的眼神那样温和而沉着,雪知道那是并不需要自己说任何话的眼神。

    天闲并没有打算把自己知道的一切告诉大家,因为天闲已经有了自己的决定。

    一道通往深渊的不归路已经在眼前铺开。

    但天闲,打算转身,回去。

    ----

    兄弟姐妹们!新年快乐!

    一会守岁吃饺子去了,明天是新的征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