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九百九十二章 所谓圣痕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

    小老头儿有点不忍心去看天闲的样子,伸手轻轻的拿回了那面小镜子。

    天闲忽然疯了一样抢了回来,跑出几步瞪大眼睛看着镜子,一点点的……让镜子照过全身。

    钢铁般的漆烟身躯,裸露在空气中的肌肉棱角分明,茂盛的烟亮短发,两只弧形的烟色长角……

    天闲的手颤抖着,一点一点照过自己的全身,然后怒吼一声把镜子向地上摔去。

    但青筋浮起的手硬生生停在了半空。

    喘息着,看着手里的小镜子,天闲吞吞唾沫,还是回到了小老头儿身前,“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老头儿这次没有再次拿那面镜子,只是苦笑,“小家伙儿,你以为……人类是什么?”

    天闲呼吸急促,脑子也一片混乱,低吼道:“我不知道!我现在只想要答案!”

    小老头儿垂下目光,到了杯茶,淡淡的说:“你比我预想的要镇定的多,其实……无所谓什么恶魔,分明就是人类而已。”

    天闲身体猛的一晃,过往的事情走马灯般在脑海中飞速旋转起来,一时间头疼欲裂。

    小老头儿依旧淡淡的说:“恶魔的确已经销声匿迹了,不会再出现,也不会再威胁这个世界,因为是整个人类将他们消灭的,也是整个人类选择了遗忘这个事实。”

    喝了口茶,小老头儿怅然一笑,“你以为,圣灵殿到底是为什么而建立的?”

    天闲完全呆了,彻彻底底的呆在了那里。

    一个无法抑制的想法在天闲心中喷了出来,嘴唇蠕动几次,终于艰涩的说:“圣痕?”

    小老头儿缓缓点了点头。

    天闲感到眼前有点发烟。

    一瞬间,有些一直郁结在心中的疑惑仿佛被炸开一样“轰”的一声豁然明朗。

    再一次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天闲慢慢平静了下来,近乎木然。

    “那本精灵遗言中没有记载恶魔的来历,对吧?”小老头轻轻的问。

    天闲眼神有些空洞,点头。

    “因为那本遗言虽然记载的都是事实,但有些事实并没有被记载,而后来的精灵王,其实也不记得那些事实了。”

    天闲再一次感到如坠冰窖,不敢相信的望着对面的小老头儿,“您……您说什么?”

    “这世界拥有无数生灵,你不觉得奇怪吗?在诸神时代之前,可从来没有他们的记载。”

    天闲再也说不出话,脑子几乎一片空白。

    “诸神之战,是一场灾难,幸存的生灵在灭亡和妥协之间做出了选择,他们活了下来,等待着第二次君临大地,其中少部分执着的离开了,他们……应该大多死掉了吧,而更多的……”

    小老头笑笑,“其实选择了留下。”

    “破坏了上层世界,所有的生灵必须进入下层世界生存,没有谁能借机窃取这个世界,想要活下去就要沉睡,想要再一次君临这个世界,就必须醒来,但一旦醒来就可能被下层世界杀死,什么时候醒来,什么时候才能创造上层世界,这是一场赌博!”

    “胜者,再一次统御这片土地,败者……永远的沉睡。”

    小老头儿悠悠一声叹息,“这是一个轮回啊……”

    天闲闭上了眼睛,心潮澎湃!

    原来,这个世界竟然是这个见鬼的样子!一切的一切和自己所知晓的都完全不同!

    小老头儿不再说话,只是静静的喝茶,天闲坐在那里,闭着双眼慢慢的呼吸着,呼吸着……

    这一天一地的空气都不够天闲用来呼吸,用来平复自己内心深处的滔天巨浪。

    良久,天闲睁开眼,眸子中重新有了些许光亮,“那么,司教大人……不,我该称呼您为什么?”

    小老头儿呵呵一笑,“随便什么好了,反正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没有人知道。”

    “那还是叫您司教大人吧。”天闲长长吐出一口气,“我还有几个疑问。”

    “说吧,能告诉你的尽量告诉你,下一次你再来的时候,我应该不会再出现了。”

    天闲怔了怔,轻轻问道:“我……我是说为什么是我……”

    小老头儿知道天闲要问什么,“这没什么奇怪的,诸神之战后,有一些生灵离开了,相对的他们的这种做法会连接去往的世界,偶尔会有那个世界的生灵来到这里。”

    天闲不由苦笑,“您是说……我,我是个意外?”

    小老头儿点头,“不错。”

    “这么说……还有一些其他的意外?”

    “应该会有,但这本身并不重要,这个世界原本就有无数意外,你们不会产生太多的影响,在命运之路上,不是你出现,就是另一个人出现,然后可能做出和你相似的事情,并且今天坐在这里,这些都是可能的。”

    天闲感觉有些荒谬,这么说来自己到底是什么?这身体,这精神,到底什么才算是自己的?

    “那么……”天闲舔舔嘴唇,“您能告诉我……恶魔的最初来历吗?”

    小老头呵呵一笑:“你已经猜到了何必还要再问,我说过了,那是一个轮回。”

    天闲闭上眼,深深的吸了口气。

    一切都找到了答案……

    “这面镜子,我能带回去吗?”天闲轻轻的问。

    小老头儿想了一阵,“你确定要带这个东西回去吗?这东西是当初我们特别留下的,但只是作为一个纪念而已,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用处。”

    天闲坚决的点点头,“我明白,但我还是想拿回去,我会谨慎使用的。”

    小老头儿又犹豫了一阵,“好吧,反正留在我这里也已经没有用处了,您能第二次来到这,就归你吧。”

    天闲默默的收起了这面小镜子。

    张开嘴巴,天闲本来还想问什么,但声音堵在喉咙里,什么也问不出。

    小老头儿望了眼天闲,“你看,知道了的确不是一件好事对吧,我们都不能再改变什么,而且还可能破坏今后的计划。”

    天闲默默点点头,虽然不知道对方本来打算告诉自己什么,但是现在这件事之后,已经无需再说任何事了,任何事在这件事面前都变得没那么重要了。

    诸神到底去了哪里?他们的尸体去了哪里?他们到底会不会回来?什么时候回来?人类大陆上复苏的力量来自哪里?为什么会影响人类和其他生物?东部王国的异动是受到什么力量影响?巴巴洛特哪里挖出了那么多邪恶的力量?恶魔又是什么?

    所有所有的一切,全部豁然开朗……

    天闲忽然感到有些可笑,兜兜转转,原来一切不过去是圈而已。

    忽的,天闲灰蒙蒙的心中冒出了意思嫩绿色的疑问,不由微微振奋起来,“司教大人,我还有一个疑问。”

    老头儿很高兴,“说吧。”

    “烟色大海之外……有什么?”

    小老头儿对于这个问题倒是有些意外,不过他只是笑笑,“想知道的话,不妨去看看,我应该是知道的,但……真的记不起来了。”

    天闲顿时有些失望。

    小老头儿看了看半空游动的幽光,轻轻一叹,“感觉轻松了很多,我原本想说的,或许就是这些吧,我很快就要沉睡了,这些事情会成为永远的秘密,但被完全埋葬的秘密会成为灾难的隐患,必须有人知晓,必须有人应对,嗯……我应该就是因为这个才坚守在这的。”

    天闲怔了怔,“您是说……”

    “这个世界总需要有人知道一些秘密才行,可惜的是……你并非一个好人选,但我们都没有选择了,这就是命运。”

    说着,小老头拿出一个不起眼的小本子来扔到了天闲眼前,“拿着吧,这个才是我要给你的东西,里面记载了一些从前的事情。”

    天闲如获至宝的将这个只有半指厚,巴掌大小的本子拿了起来。

    “但是!”

    小老头儿的声音凝重来很多,“你要自己选择到底去不去看!”

    天闲的手微微一抖,惊讶的望着对方。

    “很多事我都已经不记得了,但是我从来没有看过里面的内容。”小老头儿凝视天闲,“有些事就应该埋葬在时光中,没有必要就不应该再被回忆,我想现在你已经很清楚这一点了,东西就交给你,今后如何去做,是你自己的选择。”

    天闲郑重点点头,将小本子收进了怀里。

    小老头长叹一声,仰望半空的幽光,楠楠说道:“霸业!鲜血!荣耀和烈火……一切都在时光中消失了,很多时候我们不该去回忆,因为我们已经面目全非,而今天的自己,才是从前我们希望的那个样子。”

    “小家伙儿,你走吧,我已经……想睡了。”

    天闲神色微动,眼神中露出几分不舍。

    小老头儿嘿嘿一笑,“去吧,命运总是孤独的,但也是公平的,我的命运已经结束了,你的命运却才刚刚开始而已。”

    天闲缓缓站了起来,“最后一个问题。”

    小老头儿不由苦笑,“你怎么这么多问题?”

    “我……我该去哪里?”天闲轻轻问。

    小老头儿哈哈一笑,“当然是你希望的那个地方!小家伙儿,不必迷茫,我们都不过是命运的一部分,去呐喊,去挣扎吧!那没什么关系!”

    天闲只好点点头,慢慢退后几步,对这位人类历史上第一位司教大人恭敬的行了一礼,转身离去。

    世界再一次开始极速抽动,森林狂风般在周围飞逝而过。

    天闲的心犹如一片安静的湖水,没有任何波澜,当停下脚步回头看去,那森林花园已经消失在无尽的烟暗之中,周围只有海量的宝藏。

    天闲感到头微微疼痛,经历刚才的一切,现在好像大梦初醒。

    在原地出了一会神,散开能量触角找到了空间出口,路上随意摸了几件古籍,用第一层的古籍替换,天闲离开了宝库。

    教皇正在外面等着,天闲进去好久还是不出来,他心里多少有些担心,毕竟这藏宝库里有圣灵殿十分贵重的密宝。

    当然他不知道天闲路过那些密宝的时候,看都没看一眼。

    “教皇大人,您亲自在这等待,真是让我惭愧。”天闲出来一瞧,教皇居然站在门口,连忙走了过来。

    “刚刚过来问一下情况,刚刚,刚刚而已……”教皇一双眸子在天闲身上乱转,显然天闲没拿什么东西,不过神色倒是有些不大寻常。

    天闲笑笑,拿出基本古籍晃了晃,不等教皇看清就塞了怀里,“教皇大人不是舍不得吧?”

    教皇立刻露出笑脸,“怎么会?大公喜欢这些典籍,该多拿一些才对,我们平时也都留有副本的。”

    两人客套一番,向来时的小宫殿走去。

    再一次看着眼前的宫殿,看着这白石绿草,那些虔诚的人们,还有身边的教皇,甚至头顶的苍穹,天闲无限感慨。

    这世界,到底还有多少秘密?

    没心思和教皇唠叨,天闲直接返回火叶城。

    关于那位司教大人说的话,天闲并没有告诉其他人,对雪也守口如瓶,回来之后就把自己关在寒古塔顶层的房间里发呆,一坐就是一天。

    那个小本子就摆在天闲眼前,天闲就那么望着它,不知道该打开,还是不该。

    那位司教大人的话已经将这个世界在天闲的认识中撕的支离破碎,天闲暂时还不想对大家说这件事,那可能让大家接受不了。

    而眼前这个本子里,不知道还有什么更让人心惊胆颤的东西存在。

    “喂!”

    龙四实在忍不住了,“你能不能不要再我面前摆出这幅臭脸!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回来办公了!起码让我看些心里舒服的东西可以吗?还有那个小册子到底是什么?”

    天闲抬起头望着她,眼神直勾勾的。

    龙四微微愣了下,被天闲盯的浑身有点发毛,“你……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你说……真的有神灵吗?”

    “你又发什么疯?”

    龙四瞪起眼,然后愣住,“你……你干什么?”

    天闲已经站了起来,从怀里拿出一面小镜子,就好像看着一只待宰的小白兔一样走了上来。

    “你的圣痕是什么类型的?全都告诉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