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九百九十一章 幻形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更新快,,免费读!

    时间在这个森林花园中近乎停滞,天闲留心观察花园的气息流动和头顶阳光,这和普通时间没有区别。

    难道,又是一个时间割裂的空间吗?

    小老头儿看起来很有谈性,也不着急,东边一句西边一句和和天闲聊着,似乎每句话都很重要,可是仔细想却又没什么味道。

    “司教大人。”天闲忍不住加重了口气。

    小老头儿楞了一下,然后笑眯眯的摸了摸胡子,“对对,我曾经是一位大司教来着,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当时我……嗯,不提了,不提了。”

    天闲吸了口气,“司教大人,您如果有什么话要说的话,晚辈洗耳恭听,如果一时没有,不知道能不能回答晚辈的问题。”

    “你急什么?”小老头儿动动眉毛,“反正又不耽误你的时间。”

    天闲心想不耽误时间,可耽误的是心情啊!你倒是轻松,我可是着急的很!

    “算了,年轻人……别向我们这些老不死的一样慢性子也是好事,嗯……我想说什么,刚才一直在想,想到了自然会告诉你。”

    天闲暗暗苦笑,得……这位老人家原来是把要说的话给忘了。

    “那,晚辈冒昧的问一个问题。”

    小老头儿点点头,一副随便的态度。

    “您……知道恶魔吗?”

    上一刻还懒洋洋的小老头儿一瞬间懒散全无,他瞪开那双眯缝的小眼睛,眼中爆发出一层精光。

    天闲被那目光扫过,不由浑身一抖,好像被什么东西冲刷了一遍身体。

    “小家伙儿,你问这个做什么?”小老头儿浑身散发出一股无形的压迫力,毫不掩饰的逼了过来。

    天闲就知道有关恶魔的事绝对隐含了什么极大的隐秘,但没想到这个小老头儿身上竟然拥有这样惊人的力量。

    逆心诀随心而动,清晰的古神铭文浮现在天闲的皮肤之上,好似悬浮的光纹。

    天闲紧皱眉头,因为催动古神铭文,自己还是被那股无形的力量压的身体不断后仰。

    古神铭文几乎被压的变形,天闲感觉气息不畅,勉力开口:“因为……可能有恶魔干扰我阻挡诸神回归!”

    小老头儿本来目光森然的望着天闲,听了这话却忽然一愣,空气中无形的压迫力瞬间消散。

    眨巴着小眼睛,小老头儿古怪的望着天闲,“有恶魔出现了?还干扰你阻挡诸神回归?”

    天闲感到身上一轻,空气一下子又包裹了自己,呼吸顺畅起来,赶忙回答:“是!”

    “啊哈哈!”

    小老头儿忽然大笑起来,笑的手舞足蹈,好像听到天闲最可笑的事情,那双小眼睛甚至笑出了眼泪来。

    天闲微微皱眉,这种事有什么好笑的?精灵遗言明确记载了恶魔的存在,白和渡婆以及灵官的态度也间接证明了恶魔的存在。

    而那个女性黑甲统帅,她那一次释放出的那只骇人的爪子无论是外形还是使用的方法都和精灵遗言中的描述极为相似。

    如果推断不错的话,巴巴洛特在弄出了降临的神灵之后,又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挖出了恶魔的秘密。

    而现在自己对于恶魔却一无所知,而从那女性黑甲统帅的情况来看,这明显是一种十分强大的力量。

    最关键的地方在于,恶魔被从历史上完全抹杀掉了!

    什么原因,什么力量才能做到这一点?

    巴巴洛特又是如若挖出这些无人知晓的秘密的?

    天闲心中全是疑问。

    “司教大人,看来您是十分了解恶魔的。”天闲望着哈哈大笑的小老头儿,“而且不是那种随意捏造野史的了解。”

    小老头儿笑的呼呼喘气,好一会儿才停住笑声,“小家伙儿,我当然十分了解恶魔,其实我们都十分了解。”

    天闲眼神一跳,“什么?”

    “你以为恶魔是什么?”小老头儿眼巴巴的望着天闲,一脸笑意。

    天闲板起面孔,“根据我的了解,那是一种体型巨大,和人相似拥有四肢的生物,有尖锐的利爪,还有锋利的獠牙,嗯……身体有粗硬的黑毛……”

    还没说完,小老头儿就“哦”了一声,“你是找到了精灵遗言吧?”

    天闲瞬间愣住。

    怎么谁都猜得到?当时渡婆也是一口断定自己看了精灵遗言。

    一看天闲的表情小老头儿就知道自己说对了,呵呵笑了两声说:“那些个精灵啊,就喜欢把别的种族写的丑陋不堪,然后把自己写的高大俊美,唉……从古至今都是这样。”

    天闲只感到一道雷劈在了自己脑门上!

    精灵遗言中……确实有些描述精灵们自己的文字,那些描述显然不符合精灵们的实际情况,可以说极尽美化,因为是精灵王留给族内的秘密文本,当时自己并没有多想,就好像父辈夸耀一样的文字……

    但天闲发现自己忽略了一点!

    精灵遗言确实是最真实的记载!但那是以精灵的视角进行记录的!

    “可是……”天闲感到喉咙干涩,“我确实看到了……那只巨大的爪子,长着黑色的硬毛,厚背刀锋一样的爪子!而且还有那种邪恶无比的力量。”

    小老头儿笑笑,“这不奇怪,你的话……应该是可以看到的,不过其他人可就看不到了,对吧?”

    天闲望着对方,瞬间有种坠入五里雾中忽然找到了一个领路人的感觉!

    “司教大人!您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小老头儿看着满脸激动的天闲,目光慈祥,甚至有几分怜悯,“小家伙儿,命运已经讲你推上这条道路,老头子我,我们亏欠你了。”

    天闲满眼疑惑,“您……您这是在说什么?”

    小老头儿笑笑,“以后你会明白的,现在……我给你说说恶魔的事吧,你好像对这个很感兴趣。”

    “您说,您说!”天闲的脑袋立刻变成了捣蒜机。

    小老头儿笑眯眯的望着天闲,“恶魔这种东西,曾经出现过,后来全部消失了,而且今后也不会再出现,其实你不必太介意。”

    天闲一呆。

    “刚才我还以为是恶魔又重新作恶,原来只是你看见了一只爪子而已,相信老头儿我,那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儿。”

    “可……”天闲苦笑,“可恶魔到底是什么?”

    小老头儿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戳了戳天闲的心口。

    天闲茫然望望自己的心口,完全不明其意。

    然后,天闲发现这位司教大人又点了点他自己的心口,这才又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司教大人,您这是什么意思?”天闲心想咱就不要打哑谜了好吗?

    “恶魔是没办法解释清楚的,自古就是这样,但你既然看到了,以后你一定会知道,而且比谁都知道的更清楚,现在就算你知道一些对你也没好处。”

    天闲忍不住冲口说道:“可我现在就要知道!我妹妹危在旦夕!我等不到以后!”

    一股积压已久的火气在天闲心中腾腾而起,关于恶魔的事渡婆他们显然都是知情的,可没人愿意告诉自己。

    白和渡婆都说很快自己就会大难临头,可也没人详细说明!每次问到关键地方就只是笑而不答。

    一直忍耐,因为只有忍耐才能保持冷静,才能好好的救回瑶瑶!

    可是现在就在眼前冒出一个恶魔这种东西来!天闲是不想去管!可那就横在眼前,那只爪子生撕了古恩的战马,下一次又会冒出什么东西来?又会发生什么事?

    巴巴洛特到底在干什么?他到底从什么地方挖出了这些怪诞的东西!

    渡婆站在自己这边,白站在自己这边,灵官也站在自己这边,这些老妖怪每一个都有通天的能耐,可是一个字都不愿意吐露!

    我只是想救我妹妹!

    天闲双眼微微发红,“司教大人!我天闲从不怕死!您明白我的来历,我这条明是白捡来的!只要值得!粉身碎骨没什么了不起!可是……你们都是一副我必须要去做什么的口气!从来不问我到底要什么?”

    猛的站了起来,心海翻腾的天闲全身散发出逆心诀的红芒,“什么狗屁的好处!我就没有想过什么好处!我生!我死!我就为了我身边的人而已!如果您知道什么?请您务必现在就告诉我!只要对救回我妹妹有益,天闲人您吩咐!”

    瞪圆一双漆黑的眸子,天闲望着眼前的小老头儿,心中滚热。

    这位司教大人是和自己关系最稀薄,而且同样知晓世界秘密的人物,或许他才能给自己一些真正意义上的指点。

    “唉……”小老头儿轻轻一叹,神色微微暗淡。

    抓抓胡子,他对天闲招招手,“先坐下,老头子这样看你脖子疼。”

    天闲无奈,只好又坐下,但是眼神却没有半分放松。

    见天闲情绪激动起来,而且明显不肯善罢甘休,小老头无奈一笑,“本来……我记得是想说些温和的事情,可惜有些记不得要说什么了,既然你这样执着,我给你看样东西吧。”

    天闲脸上顿时露出一丝喜色,“什么东西。”

    小老头又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拿出一个物件来,圆圆的巴掌大小,竟然是一面镜子。

    小老头凝望天闲,目光中多了些复杂的东西,“小家伙儿,这件东西你看了之后……对你有好处,更有坏处,在我看来坏处远远大于好处,甚至……你可能。”

    天闲没等他说完已经伸出了手,目光一片决然,“司教大人,人类大陆看起来只是普通的战争,其实情况一片混乱,我身在局中茫然无比,如果这东西能让我看清什么,我已经做好准备。”

    小老头儿点点头,“好吧。”

    轻轻的,那面镜子被放到了天闲手里,小老头儿郑重的合上天闲的手指,拍了拍。

    天闲能够感受到对方眼神里的一丝不忍。

    这种目光让天闲感受到手中这面小镜子的沉重。

    慢慢松开微微发白的五指,天闲看着这面平平无奇的小镜子,心情紧张却又疑惑,这镜子难道有什么不妥?

    显然这面镜子从来没有见过,不是自己认识的任何女人所有的东西,上面还有一些古老的花纹,看起来应该是很有年头的东西。

    天闲仔细的检看这面小镜子,翻来覆去几次不由茫然,这东西完全没什么不对的地方。

    把镜子拿到眼前,仔细查看边缘的细小铭文,天闲忽然身体僵住。

    一只蓝幽幽的眸子正凝视着天闲。

    蓝色的眸子如一团安静的火焰,偶尔翕动,跳跃着冷冰冷的光泽。

    天闲的心脏一阵疯狂的跳动,冷汗瞬间冒了出来。

    呼了口气,天闲动了动眉毛。

    镜子里的那条漆黑的眉毛跟着动了动。

    慢慢的将小镜子拉远,天闲凝视着镜子里的自己,眼中闪动着疯狂的光芒。

    黑铁般的面孔,一双蓝幽幽犹如火焰的眸子,镜子中一个狰狞的面孔正与天闲对望。

    天闲脸上的肌肉猛烈抽动两下,那狰狞的面孔随之抖了抖面孔,双眸幽幽的盯着天闲。

    猛的一把将镜子扣在地上,天闲抓住自己的脸惊恐的一阵乱摸。

    逆心诀淬炼的肌肤强韧细腻,光滑而有弹性,还是那张颇为俊俏的面孔。

    猛的再拿起那面镜子,望着里面狰狞的面孔,天闲心中瞬间冻透,全身狠狠抖了一下。

    “这是什么?”天闲一把将镜子丢了出去,满脸涨红的大声问道。

    小老头儿摸着自己的胡子,轻轻一叹,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心口,“小家伙儿,所谓恶魔……就是我们自己啊。”

    天闲骇然的望着这位司教大人,他神色淡淡,没有丝毫打哑谜的意思!

    用力吞了口唾沫,天闲忽然跑出去捡起那面镜子,冲到小老头身后,把镜子举在了他的眼前。

    镜子中,干干巴巴的小老头儿一脸苦笑。

    天闲狠狠吐出一口气,瞬间恨不得宰了眼前这个老头儿。

    “你……”

    嘴里才跳出一个字来,天闲再次愣住了。

    镜子里小老头儿无奈的笑着,在他身后,一张狰狞的面孔正咧开嘴巴,露出尖锐的獠牙,蓝幽幽的眸子鬼火般翕动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