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九百八十九章 手信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天闲独自在藏宝库中行走,巨大的藏宝库无边无际,黑暗蔓延。

    数之不尽的宝藏胡乱丢在四周,巨大的珠宝山好像通天的巨塔,天闲脚下叮当的响着各种宝物的声音,能量触手却在搜索着和宝物完全没有关系的东西。

    上一次是因为嘉米娜的神煌舞才引起了圣灵的注意,但这一次只有天闲一个人前来,黑暗无边无际,一丝丝光线都没有。

    肉眼是找不到那处神秘花园的,天闲寄望与能量触角可以有所收获,可惜的是走了很久,却什么也感觉不到。

    这巨大宝库之中,广阔的令人心悸。

    天闲有点后悔,上次进入那个神秘花园的时候,应该留下空间印记才对,那样现在起码有前进的方向。

    第二次进入宝库,教皇虽然还没发现问题,但肯定是更加上心的盯着,而且自己说好了会很快出去,要是晚了绝对是受到怀疑。

    伸手入怀,天闲拿出了灵官的教典。

    现在这教典自然是已经成为一本神话故事,天闲翻动书页,手指在书面轻轻抹过,一道道古神铭文在书页上亮起,古老的强大力量催动特殊的暗金材料,一股特殊的力量波动向黑暗中传播而去。

    这本教典的暗金材料是很特别的,也存在了近两千年,想必那位圣灵一定是知晓的,如果他能感受到这股力量的话。

    天闲等了一阵,依旧一无所获,不由叹气。

    正没注意,忽然之间天闲瞥见手上的教典动了一下。

    这本暗金教典自己动了一下!

    书页抖动,卷曲,但很快恢复了正常。

    天闲不由一呆。

    这暗金书页也算柔软,但到底是暗金材质,可不是能搓扁揉圆的纸页。

    定睛看去,天闲发现书页已经不再动了,看起来平平无奇。

    仔细看了看书页上的内容,和之前也没有任何区别,天闲不由心中大为奇怪,这书页自己少说也翻了几百遍了,根本没有这种情况。

    轻轻一捏书页,天闲顿时心中一动。

    这张书页竟然十分柔软,明明还是暗金材质,但摸上去柔软细腻,竟然和纸张一样。

    捏着书页轻轻卷了一下,这书页顿时被卷了起来,看的天闲目瞪口呆。

    哪有金子书页能卷成这样的。

    “啪!”

    天闲正惊愕,不觉手上没拿捏好力量,那书页被捏在手里,一下从根断裂,半边都掉了下来。

    这一下可是把天闲吓的冷汗直冒,这可是灵官的教典!虽然现在找了理由还留在自己这里,但总是要还回去的,弄坏了的话以灵官那种脾气可是有死无生。

    慌忙想要把书页推回去。

    “啪”那书页整个的掉了下来。

    天闲顿时一阵呜唿哀哉!这东西可不比普通的金箔书籍,可不是那么容易就修补好的!

    赶紧抓住掉落的书页,就在这一瞬间,金光从天闲手中勐的冒出。

    天闲毫无防备,被这光芒吓了一跳,仔细一瞧,手里还哪有什么书页,只有一片金灿灿的光球飘在那,散发着惊心动魄的光华。

    见了鬼了!灵官这教典是怎么回事?

    那金色光球晃了晃,黑暗中留下金色的轨迹,不等天闲反应,一道闪电般向远处飞去。

    天闲亡魂大冒!这要是丢了灵官的教典书页!那可是要命的事情!

    逆心诀瞬间而动,天闲全身浮起古神铭文的光芒,一步跨上半空,追着那金光而去。

    那金光快若闪电,天闲自认修习古神铭文之后实力大张,加上逆心诀跨入第二层,更是前所未有的信心满满,对于巴巴洛特也是丝毫不惧。

    这速度,自然也是快的惊人,甚至天闲觉得和古丽也可以一较长短。

    但是在这金色光球面前,天闲却顿感无力。

    这东西就跟打了鸡血一样!

    闪耀着金色光芒发了疯的在前面狂奔,任凭你如何努力也是追不上,逆心诀都已经进入暴走状态了,甚至速度提升到逆心诀强化的身体开始有些承受不住的地步。

    那金色光球依旧在远处遥遥领先。

    这空旷无银恍如天空般的藏宝库中,一旦这东西飞远了,那可就再也找不到了。

    极限速度的狂奔飞快的消耗体力,天闲都想不到自己会在十几分钟,甚至可能只是几分钟的时间内开始感到气息不畅。

    整个身体都在压榨一丝一毫的力量提升速度,可却还是追不上那金色光球……

    勐的,天闲感到眼神微微一黑,顿时暗叫不妙!

    逆心诀从未如此极速提升的狂暴过,第二层心法的强大力量还有些没能完全适应,这样压榨身体的坏处几乎是立竿见影的出现。

    天闲不得不停下了脚步。

    躁动的气血让天闲浑身散发出不自然的猩红光晕,好像血气隐隐蒸发而出。

    奶奶的!竟然被一个死物给跑了!

    这短短的时间,天闲觉得自己可能跑过了半个大陆的路程,当初被古神骸骨追击的时候也没有这样疲惫过。

    逆心诀果然还是要稳步修行,强行催动对身体的负担太沉重了。

    知道是追不上了,天闲心理倒是坦然,毕竟现在比灵官还大的麻烦多的是,他老人家就先放一放吧。

    悄悄四周,天闲也不知道自己追到了那里,但周围的景物却也没什么变化,依旧是宝藏无数,能量触手重新探出,天闲知道自己必须开始考虑回去了,时间已经过的差不多了。

    就在这时,一点星芒在这时出现在天闲眼前。

    恍如刺破黑暗的第一缕光,这藏宝库竟然亮了起来。

    天闲陡然已经,身边的景物极速飞舞,整个世界都旋转蠕动起来。

    在向远处望去,无数的宝藏已经不知所踪,身边古木参天,空气里飘荡着清新的草木气味,不远处,阳光透过密林,柔柔的照射着一个林间花园。

    天闲瞪圆了眼睛!这花园竟然自己蹦出来了!

    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天闲简直笑出声来,一路小跑奔着那花园而去。

    一步跨越史的感觉再一次出现,没踏出一步好似跨过万里的距离,周围的一切狂风般倒退,天闲只跑了几步,已经身在花园之中,回头望去,那密林幽深无尽,也不知道有多大的面积。

    石碑依旧矗立在,苔藓散发出特别的气味,天闲抬头一瞧,那些游魂般的灵光正在半空缓缓旋转。

    天闲感觉它们和虚灵十分相似。

    让天闲有些错愕的是,那个金色光球竟然也在半空,这时正慢慢落下。

    天闲心中若有所感,伸出手来,那光球落在天闲手中,微微一闪,又变成了一张暗金纸页。

    这东西还能这样!

    天闲大喜过望,连忙拿出教典,尝试着把书页对上,只见接缝处闪过一片金光,书页已经完好如初。

    天闲不由轻笑一声,将教典收进怀里,心怀大畅。

    “嗯,竟然会有人来到这里,还拿着我的手信。”一个疑惑的声音在天闲背后想起。

    天闲转身一瞧,那位被尊为圣灵殿的圣灵大人正站在自己面前,老头依旧干干巴巴,尖嘴猴腮的模样,正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己。

    天闲张了张嘴巴,还是忍了下来,先十分尊敬的行了一个大礼,这才恭敬的说:“圣灵大人,晚辈又来打搅,真是多有过意不去!”

    老头瞄了瞄天闲,满眼困惑,“我们……见过?”

    这句话可是让天闲的心中顿时凉了半截!

    何止是见过,这不是不久之前的事情吗?

    惊愕的望着老头儿,天闲瞧着那完全不像是做作的模样,心中勐的恍然大悟。

    恐怕,是对方已经忘记了!

    这位圣灵殿的元勋的记忆正在不断的丧失,上一次他已经说过了,只是天闲没有想到竟然会厉害到这种地步,才是前一段时间见过的人,现在竟然已经不记得了。

    天闲迅速思考了一阵,说道:“老人家,我前一段时间才来过,我们见过,当时我们还说了不少话。”

    老头儿十分怀疑的望着天闲,“前一段时间,那是多久?”

    多久也没用啊!显然这老头儿是不记得了。

    天闲伸手入怀,拿出了灵官的教典,“老人家,您认得这个吗?”

    老头儿一眼瞧见教典,顿时小眼睛瞪大了起来,“哦……你怎么会有这个,不对……不对不对!怎么……怎么感觉有点熟悉,好像……哦哦哦!”

    老头忽然一阵拍脑袋,“对对对!前一段时间,前一段时间!哈哈我记得了!我记得了!”

    想起了不久前的事情,老头似乎一下子兴奋起来,“对对对,前一段时间见过,见过!”

    再看看天闲,老头儿喜上眉梢,“你我也见过,是前一段时间那个小鬼!呃……似乎,似乎……”

    老头困惑了一会儿,“似乎……似乎上次还有其他人。”

    天闲大喜,“对!没错,上一次还有我的几个同伴!但这一次是我一个人来的,您记起来了!”

    老头大笑,摸着虎子说道:“我虽然老了,但记性还不差!”

    天闲顿时一阵无语。

    “嗯……东西拿来我看一下。“老头指了指天闲手上的教典,天闲赶忙递了过去。

    老头翻开教典,就翻到刚才的那一页上,用手摸索了一下书页,那张书页顿时散发出一片金色光芒。

    天闲心中顿时一震。

    整个花园在书页散发出金色光芒的时候似乎抖动了一下,天闲清晰的感觉到了空气的震动,似乎这个地方被什么力量狠狠的扭了一下。

    “哦……原来是这样,是我自己留下的手信,怪不得,怪不得……”老头刚才还十分兴奋,但是现在忽然口气有些落寞起来。

    把教典丢会给天闲,老头儿叹了口气,“看来,我的记性也不是很好啊……”

    天闲一时不知怎么接话。

    显然,这位老人家已经把自己记忆正在消失这件事都忘掉了。

    天闲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但只要是想一想就感觉十分可怕!

    自己思念的人,自己喜爱的人,自己做过什么,自己都曾经去过哪里,自己都有什么值得骄傲的东西,甚至于……自己是谁……

    一切都将慢慢淡忘,或许一觉醒来就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甚至不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是什么……

    “老人家,我……”天闲看着老头一脸落寞的模样,不知该如何劝慰。

    老头儿瞄了天闲一眼,忽然微微一乐,“你竟然能又一次找到这,看来我还是有些眼光的,当初那些家伙……啊,算了,不提他们。”

    天闲清楚的看到了老头儿眼中的一丝恍惚,想必……他是想说当初的那些同伴们怎么评价他,但显然……他不记得那些同伴们的评价,而且很可能又不记得他们都是谁了。

    气氛有些沉重,天闲勉强笑了笑,岔开话题问道:”老先生,您刚才说,是您自己留下了手信,这是怎么回事啊?“

    刚才那到金光把天闲累的半死,这件事还真是让天闲十分疑惑。

    老头走到石碑前,摸了摸石碑上的苔藓,声音里倒是多了几分欣慰,“那是我留下来的标记,我知道自己快要什么都不记得了,我们……我们这些老家伙也就算是完全消失了,不过……总是想留下些念想,所以做了个决定。”

    “决定?”

    “嗯……如果真的是诸神的意思,我想你会再一次回到这里的,到了那个时候,老头儿我可以对你说些事情,呵呵……虽然不是什么重要的,但总该有些人知道才好。”

    天闲怦然心动,嘴里一阵发干,“您……您要对我说什么?”

    老头儿看起来一点不着急,慢慢走到一边坐下,望着半空游动的灵光,竟然出神了。

    天闲也不敢催促,只好在一边等着。

    “先说说你为什么来吧。”老头忽然说了一句。

    天闲赶紧上前,“我有些事情想要相信求证,所以又来打搅。”

    老头儿点点头,“是我的手信让你没有看懂对吧,这不是什么重要的,那上面的内容……”

    对天闲眨眨眼,老头嘿嘿一笑,“都是我瞎编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