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九百八十四章 埋伏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两种力量混杂在一起,让天闲十分疑惑,从前,巴巴洛特的力量都十分纯粹,他的力量,寒冷,黑暗,让人不寒而栗。

    而现在,这种力量之中,明显的混杂了一些和之前完全不同的东西,具体的,天闲也说不上来,但和之前的力量明显不一样,那是一种躁动的,不安的力量,和原来的力量完全不同。

    营地里十分黑暗,天闲毫不费力地躲在黑暗之中。

    身处营地之中,那种奇怪的力量波动更加清楚,巴巴洛特的力量和那种古怪的力量混合在一起,十分突兀,可是,天闲又觉得,在某种程度上十分协调,这两种几乎截然相反的感觉,同时存在,让清闲十分矛盾。

    而且,越是接近这个营地,那种古怪的力量就越清楚明了,那似乎是一种有些熟悉的力量,慢慢的鼓动,好像是个心跳。

    天闲慢慢向营地中摸索,很快惊讶地现,这种力量的波动竟然干扰了自己的气血。

    自己的心血鼓荡,开始受到这种力量波动,变得与之协调。

    赶紧运转你警觉,天闲平复自己的情绪,等到气血恢复平静后,心中不由骇然,这是怎么回事?

    跟随这股力量波动,天闲锁定了营地中的一个位置,那是几座巨大的帐篷。

    说是帐篷,其实,就是几辆大车,上面盖着厚厚的粗布,四角用铁定钉死,并且上面撒了大大的网兜。,

    这显然是装载物资的专用大车。

    这种奇怪的混合力量波动,就是从这些车辆中散出来的,

    天闲疑惑着,摸到这些车辆附近,仔细的感应了周围的情况,确定周围并没有人注意到自己之后,能量触角探了进去。

    车中全部都是各种武器装备,天闲顿时喜忧参半。

    喜的是,已经找到这次的目标,这些武器装备,显然是那些黑甲统帅所用,他们的武器铠甲和其他普通的士兵有着绝大的差别,绝对不会搞错。

    忧的是,这种古怪的力量波动是从哪里来?

    虽然天闲还摸不准这些武器铠甲的材质到底是什么?但是很显然,那种古怪的力量,并不是从这些铠甲中中散出来的,而是后天沾染上去的。

    天闲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两个手指在车上划出了两道深沟,轻轻一拉,车辆旁边开了一个巨大的缺口,然后小心翼翼的从里面拿出了一把长剑。

    这是标准的黑甲统帅所使用的长剑,通体漆黑,入手冰凉。

    但奇怪的是,这把长剑一旦出手,先前那股力量就已经消散无踪,只剩下一种淡淡的巴巴洛特爸爸啰嗦的力量。

    天闲确定这是和巴巴洛特相同的力量波动,但心中更加疑惑,手中拿着这把长剑,仔细的感应了半天,可是却一无所获,这让天闲感觉有些恼火,明明就在手边的力量波动,却忽然间消散无踪。

    从车中又拿出一件胸甲,情况和刚才一样,那种古怪的力量波动在铠甲入手的瞬间消失了,这算是怎么回事。

    这一次,天闲锁定一件金属手套,慢慢的将它拿到手中,和先前一样,手套上的力量波动瞬间消散,不过这次,天闲的能量触角追逐了上去,现这些消失的力量全部依附到了其他的武器装备上,

    怎么感觉自己是个瘟神?

    现在,目标已经达成,听见完全可以带上这些装备,迅离开这里,回去好好研究一下这些的装备,从这些黑色铠甲的材质,蕴含的能量波动,以及制作的工艺等等,肯定能够从侧面推出巴巴洛特的一些情况。

    这些黑甲统帅是巴巴洛特以某种手段催生的,为他们量身打造的武器装备中肯定隐藏着什么蛛丝马迹。

    但是,现在天闲完全不想走了,因为明明现了近在咫尺的新线索,可是却抓不到,这些新线索就在指尖上来回的溜达,嘲弄般的让你白白费力,却什么也得不到。

    天闲又尝试了几次,可是所有的武器装备都是如此,一旦拿到手中,那股力量就消散无形。

    天闲立在原地思考了好一阵,然后从地上抓起了一把泥土。

    邪眼的火焰迸而出,将泥土完全烘干,瞄准车内的一把长剑,然后猛的一抖手,粉面般的泥土激射而出,在剑身上打出了一排奇怪的纹路。

    这是一个残缺不全,而且威力小到极致的……神域。

    虽然大型神域布置起来十分困难,但是这种小规模的完全一挥而就。

    真正的神域可以割裂世界,而这一个天闲不过是指望它能将那股力量气息完全封锁。

    小心翼翼地拿出这把长剑,能量触手向前一探,天闲顿时眉头一挑,脸上露出了笑容。

    这股力量气息被封锁在了里面,似乎知道了自己的命运,这次居然也没有飞散开来。

    天闲索性又抓起了一把泥土,打算把每样装备都带回去几件?而就在这时,一个笑声在营地中响起。

    “人家小偷都是拿了东西就走,哪有你这样拿个没完的?”天仙大吃一惊,逆心诀急运转,古神铭的力量环绕全身,瞬间全身戒备。

    让天闲更吃惊的是,这声音好像从四面八方同时传来,能量触手四下探查下,竟然也,感觉不到他到底是从哪里传来的。

    就好像,有成百上千的人在周围一同说话,而那个声音只说了一句,就再没有动静。

    营地里再次陷入了寂静,周围一片漆黑,也没有什么士兵巡逻,天天凝神戒备了一阵,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当然,天天知道那绝对是真实的,有一个声音在笑,而且这个声音就是那个女性黑甲统帅。

    天闲不动,也不说话,自己感觉的周围的能量波动,既然对方现了自己,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果然,那个声音再次传来,“你是不是很奇怪?我到底在什么地方?巴巴洛特说你似乎有一种很奇怪的力量,能够探查到别人的动向,但是现在,你却找不到我了,对吗?”

    天闲一阵皱眉,确定了这个声音就是那个女性黑甲统帅,但就像他说的那样,自己根本找不到她。

    “原来你也不是像他说的那么难缠,果然是高估你了,现在就让你知道我在哪好了,你可要睁大眼睛好好看着。”

    话音刚落,天闲就感到一股风暴在周围这几辆大车中间吹了起来。

    阴冷的风刮擦着脸颊好像冰霜的刀刃。

    而在能量触角的探查下,天闲惊愕的现周围这几辆大车中的古怪能量气息开始全部飘散出来,随着刮起的风暴向中央的小空地上汇集。

    黑夜中,被黑夜更加浓稠的黑暗波纹在空气中出现,顺着风暴漩涡汇集在一起,飞快凝聚成一个黑色的人影。

    天闲的心微微沉了下来。

    原来,那股怪异的能量波动本身,就是这个女性黑甲统帅!

    她将自己完全打散,化身成稀薄的烟气附着在这些武器铠甲中,犹豫黑夜和烟气国语稀薄的原因,自己竟然没有现。

    而她散出的另一种古怪的力量完全迷惑的自己。

    黑色波纹飞凝聚,黑甲统帅仿佛探出黑水的妖精从里面走了出来。

    依旧是一身黑甲,头戴战盔,腰悬长剑。

    她站在那,在营地的不明亮的灯火下可以比骑在马上更清楚的看到身体的变化。

    她的确长高了一些,并拥有了比之前稍稍丰满了一些的身姿。

    同时,她身上那种从前所不具有的力量波动也更加的清晰起来。

    那是一种让人为之难以抗拒的力量,就好像来自本身灵魂深处的波动,一波一波冲刷着身体,连心脏都要随着这种力量改变跳动的频率。

    逆心诀默默的运转,天闲抗拒着这种古怪的能量波动。

    天闲感觉自己就像是水中的一条鱼,而眼前的黑甲统帅就是一个搅动水流的动机,水波一阵阵袭来,让自己由不得的跟着晃动。

    从前可没有这种情况!

    那女性黑甲统帅俏生生站在那,也不进攻,也不说话,就那么看着天闲,战盔之下似乎能射出幽幽的目光。

    “啊……你似乎的确,和他说的有点相似,起码没有立刻受到我的影响。”女性黑甲统帅咯咯娇笑。

    这一笑起来,天闲顿时心身动摇,逆心诀极飙升,整个人身上透出了一层红光,这才堪堪压下了这股莫名的心神悸动。

    这心神的动摇也就在呼吸之间,恢复清醒的天闲不由头上冒出了一层冷汗!

    逆心诀以固守精神为本,强化体魄为辅,在这个完全没有道家法门的世界里可以说是绝对独一无二的修心法门!

    对方只是随意笑了笑就可以让逆心诀出现动摇,这是什么力量?

    脑海里浮现出之前她和古恩战斗的场景,天闲不由心中更是感到诡异,那时候虽然也感觉到她身上出现了奇怪的力量,但并没有现在这样厉害!

    “哦?居然还能站着?”那女性黑甲统帅似乎有些惊讶,“和!巴巴洛特这个白痴!信誓旦旦的说一定能制服你,最后却是这样的结果。”

    天闲听了这句话顿时大叫一声不好!

    原来对方是在埋伏!这次计划已经被看穿了!

    直接一掌批出去,邪眼的火焰脱手而出,变成一个火球砸向了女性黑甲统帅。

    天闲飞身而退。

    敌暗我明,中了埋伏不说,还被莫名的力量克制!

    天闲怀疑巴巴洛特就埋伏在附近,当下能量触角极降低感应强度,极延伸出去,最大化探查距离,飞快扫视周围的广阔地面。

    “轰!!”

    邪眼的火球砸在货车上,顿时一个冲天的火柱窜了起来,整个营地顿时一片火红!

    瞬间营地就乱了套!

    那火柱窜上半空,噼噼啪啪的炸开无数小火球向四面八方爆射,彻底爆成了也巨大的烟花。

    那女性黑甲统帅瞬间被吞没其中。

    天闲为的只是通知古丽他们迅撤退,同时闹出声响吸引敌人的注意力,至于会不会伤到对方,那根本不在考虑之内。

    天闲几乎是一个纵身就消失在黑暗之中,营地里那些小火球到处爆炸,一时间火光冲天。

    飞窜的火焰中,浓稠的黑烟重新聚集,女性黑甲统帅从中慢慢走出,望了一眼天闲离去的方向,冷笑,“跑的倒是够快!”

    天闲这次真的是有多快就跑过快!

    能量触手大范围的搜索周围空间,但凡是遇到黑甲统帅或者是巴巴洛特就立刻避开!

    但一路冲出龙渊帝国的军营,跑到预定的集合点时,天闲才现自己一路上根本没有现任何一个黑甲统帅,更没有现巴巴洛特。

    回头看了一眼已经乱作一团的龙渊帝国营地,天闲不由有些愣神儿。

    居然就这么轻易的跑了出来,那个女性黑甲统帅似乎也没有追击。

    古丽是第一个返回的,她的圣痕来去自如,根本不会被现。

    “被现了?”古丽闪现在天闲身边,神色紧张的望着天闲。

    天闲点点头,没说话。

    过了一会儿功夫,香和屠戈也安全返回了,他们都没有受到任何阻碍。

    一问之下,除了天闲,三人都没有找到黑甲统帅所使用的武器装备,而且也没有现任何黑甲统帅的踪迹。

    天闲越想越觉得有些不大对劲儿,但现在已经打草惊蛇,不能再去探查了。

    “走!”

    迅进入沙漠,召唤来了沙奴,天闲四人飞快的返回火叶城。

    ……

    “这就是……收获?”

    城镇大厅里,露娜望着桌上摆着的几把长剑就是一阵皱眉。

    这是天闲逃脱之前拿到的。

    天闲坐在那里,甚至是瘫软在那里,毫不掩饰自己的后怕,脸色甚至还在白。

    “天小哥,你是不是不舒服?”四姑娘把天闲的头枕在自己双腿上,轻轻的揉着天闲的太阳穴。

    天闲哼哼着,“吓了我一跳,还以为这次要被堵在军营里,没想到这么顺利的就逃了出来,嗯……巴巴洛特那个混蛋,这次算计了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