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九百八十一章 消失的信徒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天闲并不指望教皇能真正的知道些什么,虽然他贵为圣灵殿的教皇,但和白那样存在相比,显然,他只是一个小人物。?

    不过现在,天闲唯一能够想到的渠道就是这个小人物,无论是白,渡婆还是灵官,都没有给自己明确的答复,教皇是还能想到的最后一个渠道。

    当然,天闲并不指望教皇能带给自己什么明确而且十分有用的信息,毕竟自己所暗示的方向都十分模糊。

    不能说的更露骨了!

    天闲很明确的意识到,恶魔这种玩意儿不能随便提起,渡婆他们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

    只要一点点情报就好,就一点点。

    天闲只希望教皇能给自己一丁点可靠的情报,哪怕是模糊的,关于恶魔,天闲现在想极力的了解一些东西。

    那个女黑甲统帅忽然释放的巨大黑色爪子,天闲总感觉和自己有着重要的关系,但……一切都隐藏在迷雾中,而且事关巴巴洛特,自己这里却一条线索都没有,完全是睁眼瞎。

    这让天闲有一种不寒而栗,仿佛被什么东西窥视的感觉。

    敌暗我明这种事,天闲一点都不喜欢。

    返回圣灵殿的大营,教皇显然已经下达了命令,一个看起来地位不低的骑士亲自来接天闲,并将天闲恭敬的带到了附近的一个大帐篷里暂时休息。

    临走时,这个其实叮嘱天闲暂时在这里等待,他会随时回来传递教皇的消息。

    天闲暗暗一笑。

    这就是叫你不要随便乱跑,老老实实在这里呆着的意思。

    第一眼见到这个骑士,天闲就确定这个家伙是一个厉害的角色,虽然他不声不响的带路,说话也十分简短,甚至始终带着头盔。

    但是,从他身上散出来强大气息是掩饰不住的,虽然他已经在极力的掩饰。

    能量触角清晰的探查到了他身体周围的能量波动,虽然那并不强大,但却十分纯粹,从他身上散出来的每一丝力量波动,都显得纯净明亮。

    天闲甚至不必去看,就可以感觉到一种光明和祥和。

    显然,这家伙绝对不会是个普通的带路角色。

    天闲估算一下,从感觉到的情况来看,这个家伙起码能和屠戈拼个旗鼓相当,但屠戈的圣痕威力有限,只是辅助自己战斗而已,而圣灵殿大多数骑士都是以圣痕作为主要力量来源的。

    真的拼杀起来,屠戈还真未必是对手。

    这圣灵殿的大营里果然藏龙卧虎啊,天闲十分肯定自己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家伙,而在这个军营里,这样的骑士不知道到底还有多少。

    天闲没等太久,甚至天闲还在琢磨教皇现在是不是已经在找人手搜集资料的时候,那个骑士回来了。

    “教皇大人有请!”

    天闲眉梢一挑,立刻跟这个骑士离开了帐篷。

    这次,却没有回到刚才那个地方,而是又在军营里饶了几圈,来到了一个灰扑扑的小帐篷前。

    天闲眼睛差点没瞪出来。

    这分明是马厩吧!说帐篷都是夸张了,只是一大片粗布张开了一面遮风挡雨的棚子,周围挂了些破网,用木头柱子支撑,里面还有马槽和干草,一股腥臊的味道在周围的空气里飘散。

    “请。”

    天闲甚至怀疑这个家伙是不是在耍自己,不过目光一扫,这才现在马厩旁边还有一个十分低矮,比马厩还破烂的小帐篷。

    这应该是看管战马的士兵睡觉的地方。

    现在战马都拉了出去,士兵自然不在,天闲凛然现,风吹过那个破烂的小帐篷,当门帘一脚吹起时,里面是一片混沌的漆黑。

    “请,”那骑士又说了一声。

    天闲耸耸肩,“下次,不能找个好点的地方吗?”

    那骑士面孔掩在头盔里,也看不出表情,而且也没吭声,就那么站在那,看着天闲。

    没趣!

    天闲不再理他,走到帐篷前,猫着腰钻进了那个小帐篷。

    屁股还没进去,天闲一抬头,就现自己又到了之前的那个宫殿中,半空白云悠悠,凉爽舒适的空气浸透了上半身,而屁股上还是沙漠火热灼人的空气。

    教皇依旧立在宫殿中,正皱眉望着这边。

    天闲这才现自己有点不大雅观,好像窃贼一样趴在地上,贼眉鼠眼的四处乱瞧。

    迅钻进大殿,天闲拍拍屁股站了起来,“教皇大人真是好效率,我桌上的茶还没喝完呢。”

    教皇只是嗯了一声,神色肃穆。

    “刚才,我联系了灵官大人。”

    天闲一愣,“灵官?”

    这让天闲有些没有想到,同时也让天闲感到自己大意了,这么一段时间以来,灵官一直住在火叶城,而且总是和白在一起,上一次去圣灵殿总部更是借助灵官的威名吓唬住了教皇,久而久之,自己竟然都有些认为灵官是站在自己这边的了。

    但实际情况非但不是这样,准确的说,灵官甚至是站在对立面的,始终都是圣灵殿的底牌。

    “灵官大人说什么了吗?”天闲自然的笑笑。

    “灵官大人吩咐,实话实说。”

    天闲心中顿时微微一喜,灵官是不会说谎的,教皇也不敢在灵官的事情上说谎,那么教皇的话肯定是真的了,也就是说……

    “那么您打算告诉我什么呢?”

    教皇抿着嘴唇,脸色并不好看,他一再看了看天闲,似乎还是有些犹豫,天闲明显的在他眼中看到了不解和不满。

    看来,如果不是灵官的话,那么教皇是不会说的。

    天闲心中想着,忽然微微一愣。

    如果是灵官的话……

    见鬼,不会又是白在从中搞鬼吧?这种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这些事,虽然灵官大人没有直接交代,但是想必你应该明白,离开这里之后,是要绝对保密的。”

    “当然。”天闲回答的无比干脆。

    “对你身边的人也要保密!”

    天闲眨眨眼,“我尽量。”

    教皇气的半死,什么叫我尽量!

    天闲却不在乎,什么叫做灵官没有直接交代,那意思很明显,就是不用完全遵守喽。

    倒是灵官说实话实话这个意思是无比明确的,虽然这可能是白在捣乱。

    “神灵确实是有敌人的。”教皇沉声说。

    天闲的耳朵顿时就竖了起来。

    人类大6两千年的历史记载中,这个说法绝对的不存在。

    诸神是至高无上的,是这个世界的创造者和建设者,这里是他们的家园,是绝对的统治者,任何记载中都是这样描述的,没有例外。

    现在,圣灵殿的第一人,教皇大人亲口说,神灵是有敌人的。

    “就像你说的,如果我们人类之间存在冲突,那么信仰同一个神灵会怎么办,根据一些记载,通常神灵是不会去管这些小事的,偶尔才会有支配者干预,在不知道多少岁月之中,这种情况……总会出现些差错,比如……”

    “比如某一方脱离了原来所信仰的神灵。”

    教皇无声的点了点头。

    “那么,脱离之后会怎么样?寻去其他神灵的庇护吗?”

    教皇这次摇摇头。

    天闲顿时奇怪起来,“难道就变成没有信仰的自由人吗?这恐怕会被原来所信仰的神灵除掉吧,就算神灵懒得管理这些事情,可还有支配者,还有其他的信徒呢?”

    教皇的目光盯着天闲,“你……对于支配者似乎完全没有意外。”

    天闲一愣,顿时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

    支配者!

    支配者的存在同样是一个秘密,在人类历史中虽然有提及会有诸神的使者在人类中行走,但并没有支配者这个字眼儿的存在,对于他们的描述更是根本没有。

    这位老先生不知不觉就又套走了自己的一些秘密。

    “教皇大人,我想现在应该是您对于透露一些我想知道的东西的时候,而不是您想方设法从我这里挖走秘密的时候,灵官大人应该也是这个意思。”

    灵官的名头还是绝对好用的,教皇看着天闲的目光虽然满是深意,但并没有在支配者的问题上继续说下去。

    “那些脱离原本信仰的人并不会被其他神灵接纳,因为他们是渎神者,是背叛者,但他们也不会轻易受到惩罚。”

    “难道自生自灭吗?”

    “嗯……有可能。”

    天闲一愣,“什么叫做有可能?”

    “因为我也不知道。”

    天闲不由愣在那,“您是说,您不知道那些脱离了原来神灵的人会怎么样?”

    教皇点头,“具体的情况我不知道,但……大概他们会加入一个特别的势力。或者说这些人会促成一个团体。”

    “那个势力叫什么?”天闲双眼顿时放光。

    “不知道。”

    才被提起了兴趣,天闲不由翻了翻眼睛,“您如果知道什么的话,请一口气说完好吗,不要再这样吊胃口了。“

    教皇笑笑,“年轻人,你应该学会耐心。”

    “但我们的敌人可不会有那么多的耐心。”

    教皇看着天闲又是笑了两下,“那么久远的事情,我也仅仅是从圣灵殿的秘典中窥视一二,具体的情况或许已经没人知道了,但我知道那个时代确实有人脱离原本信仰的神灵,嗯……根据确切的记载,这似乎并不是绝对偶然的事情,根据条件的许可,这是一种选择。”

    “一种选择……”

    “对,如果这是一种选择,那么就是说有着明确的目的,那么事情就很好猜测了,在那个伟大神灵遍布这个世界的时代,脱离了信仰的神灵无异于失去了基本的庇护,那么如果是你,在什么情况下才会这样做。”

    天闲愣了愣,“我……我的话……”

    双目微微一亮,天闲回答:“寻找到更加强大的庇护时!”

    “不错,那么在其他神灵又不会接受这些人的同时,他们所选择的庇护人,又是谁呢?”

    天闲心中一震。

    没有神灵会接纳背叛者,那么这些脱离了原本神灵的人们,又去了哪里?

    他们投靠了谁!?

    天闲期待的望着教皇。

    教皇却又是摇头,“记载很有限,我并不知道这种举动的具体目标是谁,但如果猜测的话,应该就是……某种对立的势力,起码是和原本那位神灵相对立的势力。”

    这个猜测合情合理。

    天闲想了想,感觉这不仅是合情合理,甚至应该就是唯一的解释。

    而且,这个势力显然不是诸神中的某一个。

    教皇继续说道:“在诸神时代,这个世界上的生灵远比现在要丰富的多,是后来我们统治了这个世界,所以很多其他生灵都消失了,或者被迫无奈选择躲去了一些偏僻的地方。”

    “那个时候,人类有所信仰的神灵,精灵也有,狮人也有,各个种族都有,呵呵……就和传说的一样,诸神创造了世界,然后创造了我们,每一位神灵都有信仰他的种族,而且很多时候并不只是一个种族。”

    “神灵们和睦相处,他们的信奉者自然也是一样,这个世界繁荣而美丽,不过……那些脱离了所信奉神灵的种族……却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那似乎是那个完美的世界所缺失的一环。”

    缺失的一环!

    天闲心中一动!

    缺失的一环,不错!这个世界的确缺失了什么,因为按照那些古老的记载来看,这个世界在诸神时代简直是完美无缺!

    完美无缺到……不可能的程度!

    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完美无缺的东西,这是最最完美的定律!

    “我想……那么多的神灵,那么多的种族,那么多不同立场的生灵,他们离开之后都再无消息,或许……”

    “或许就是去了同一个地方,而关于他们之后的消息被统一抹掉了。”

    教皇微笑着,“大概,就是这样吧,不过这些也只是古老的记载,已经无法考证。”

    “还有吗?”天闲殷切的望着教皇。

    教皇思索了下,似乎在搜肠刮肚,“和你所说相关的,没有了。”

    天闲略微失望,但还是对教皇笑了笑,“多谢教皇大人。”

    教皇点点头,“这些……对于这场战争真的有用吗?”

    “或许有,或许没有。”

    几分钟,天闲又回到了燥热的空气中,圣灵殿军营中的嘈杂声充斥在周围滚热的空气里,火叶城就在不远处。

    吐了口气,天闲把刚才教皇的话仔细的回忆了一遍。

    苦笑。

    的确只是一点点线索而已,而且还是以灵官的名义换来的。

    要知道,灵官当面可是什么都没说的。

    那么到底是真、是假……

    揉揉脸颊,天闲还是笑了笑,管他呢,总之得到消息就是好的。

    而且,古老的传说没办法去考证了。

    但眼前,就有事实!

    拍拍笼子,天闲对里面的咕噜说道:“回去告诉大家,开始准备,我们要上场了!”(未完待续。)8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