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九百八十章 第一笔敲诈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教皇的表情很难看,甚至有些阴沉。?  ?

    不过他的脸色很快恢复了平静,因为无论如何,他清楚眼前这个少年的背后,现在是有灵官存在的。

    “年轻人,你这样说话,可是对神灵的亵渎。”

    天闲微微一笑,“就算是在诸神时代,神灵也是割据一方,可不是大家和睦相处,其乐融融的,这一点在圣灵殿宣扬的诸神故事中可是再常见不过了,某位神灵用伟大的力量斩杀了什么怪物,又或者某位神灵去干了作恶的神灵,类似的故事数之不尽,那么很显然有值得憧憬的神灵,就有值得唾弃的神灵。”

    天闲望着教皇,“但是,似乎在圣灵殿的这些记载中,关于那些总是被伟大神灵欺负的坏人们,并没有什么过多的记载,他们出现的意义,只是作恶然后被殴打而已。”

    实际情况就是这样。

    在人类大6的古代典籍,特别是有关诸神时代的记载中,神灵都是伟大、正义而且仁慈的,他们的事迹往往伴随着某些名字含糊不清,地位也不多做介绍,而只是将班班劣迹一一列举的“坏人”一起出现的。

    这些“坏人”一般是某位堕落的神灵,要么就是可恶的怪物,总之是绝对的反派,然后那些伟大的神灵就会以无比光明的形象对他们一顿痛殴。

    故事大多如此,只是花样繁多而已。

    那些伟大的神灵,都有着自己的名字,独一无二的事迹,描述具体的神力,以及……几乎可以考证存在过的信徒。

    许多人都以这些神灵的信徒自居。

    而圣灵殿,就是这些信徒们最向往的地方,因为圣灵殿自称神灵的后裔,怜悯世人,以伟大诸神们的力量帮助人类重新崛起。

    所有关于诸神的记载,都充满了“神棍”的味道。

    天闲很早以前就对这些东西嗤之以鼻了,因为根据这些记载,这个世界是一个充满了光明,几乎不存在黑暗的世界。

    显然,这是不对的。

    有光明的地方,就有黑暗,伟大的人,从来都只是平庸的人的对比,相同的,光明正义的神灵,也只是黑暗邪恶的对比而已。

    很显然,有关于诸神时代黑暗一面的记载,被一笔带过,作用只是凸显一下某些神灵的伟大而已。

    天闲望着教皇,“诸神尚且有纷争,我们有怎么能回避呢?而且我们在诸神面前只能寻求庇护,如果一位神灵无比庇护我们的话,那么自然……”

    “年轻的大公,作为神启者,您这样的言论真的十分危险。”教皇凝视着天闲,眼中闪动着冰冷的意味。

    天闲不由冷笑,虽然说天闲很尊重老人家,但是对于这位教皇的教皇大人,天闲也仅仅是保持着有限的尊重,因为这位老人家实在是没有在别的地方可以赢得别人的尊重。

    最起码,作为圣灵殿的主人,他自己在说别人作为神启者的言论十分危险的时候,自己……又何曾有坚定的信仰。

    上一次拜访圣灵殿时的一切现在还历历在目。

    圣灵殿,也不过是托名自保而已,什么为了整个人类的生存,什么为了虔诚的信仰。

    天闲只想说一个字:呸!

    完全不理会教皇的神色,天闲依旧问道:“教皇大人,您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教皇微微冷哼了一声,“对神灵的信仰是要虔诚无比的,如果大公您觉得随时可以改变这种信仰,那么我想这和没有信仰毫无区别。”

    天闲点点头,这就说到点子上,简单来说,整个圣灵殿从两千年之前开始,就已经不再有什么真正的信仰了。

    这个结果天闲觉得也是必然的,要不然诸神时代是不是乱成了一锅粥,神灵们每天除了抢夺信徒之外,恐怕就没有时间去做别的事情了。

    所谓信仰,本身就包含了坚定不移的意思。

    那么,事情就有些不大对劲儿了。

    教皇有些奇怪的望了望天闲,见天闲似乎在思索,眼神一阵阵的变化,不由问道:“你这样着急的要见我,难道就是为了说这些事情吗?”

    天闲看了看他,微笑的说道:“当然不,这只是一个小小的事件而已,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要说。”

    教皇显得已经有些不悦,“那就快一些吧,这个地方是无法长久停留的,希望你能明白。”

    天闲想起了帐篷内外的差异情况,心中明白这地方肯定是圣灵殿以什么特别的手法弄出来,而且很可能要付出什么代价,无法长久保持这种情况是极为可能的情况。

    “教皇大人,现在龙渊帝国正在与我们开战,他们有一些,呃……您也看到了,他们有一些十分厉害的家伙,而且他们的力量稍微有些奇怪,我是想向您询问一下,关于他们,您有什么可以告诉我的情报吗?”

    教皇很有些恼火,瞪着天闲说道:“尊敬的大公,现在我的战士不明不白的死去,我甚至还要委托您去调查清楚这件事,现在您倒是反而来问我知不知道对方的情报吗?”

    天闲摊开手,微笑着示意教皇不要火,轻轻说:“我的意思是说,您觉得什么样的力量才会和圣灵殿正面对抗呢?”

    教皇皱起眉,“和我们对抗的自然是血盟……”

    骤然间,教皇眉毛皱成了一团,“你是怀疑血盟的人混在龙渊帝国的军队中。”

    天闲暗暗撇撇嘴巴,这简直是公开的秘密好吗,虽然说血盟没有大张旗鼓的加入到龙渊帝国的一方,但是人就知道血盟和圣灵殿势不两立,现在他们也只有站在龙渊帝国的一方而已。

    但是,对于血盟,天闲现在并不在意,相比起巴巴洛特的威胁,血盟只能算是二流货色而已,而且现在血盟已经有些自顾不暇,他们的主要力量肯定是留守在总部防止被其他势力攻击,就算参与了龙渊帝国的进攻,恐怕也只是派出了小猫三两只而已。

    根本不足为惧。

    “血盟的情况,您一定比我更了解,我想他们现在应该已经被您打压的喘不过气来,够不成什么威胁了。”

    天闲不介意替圣灵殿吹嘘一番。

    实际上圣灵殿并没有给血盟造成多大的压力,血盟现在的压力在于——整个人类大6。

    血盟的敌人可以说遍布天下,他们的名声实在不怎么样,圣灵殿可以大摇大摆的开门做生意,还能赢得无数美誉,他们只能藏起来,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自己的藏身地在哪。

    而现在的情况是,瞎子都知道血盟的总部在哪了,荒野上一座城市那么大的地洞摆在那,简直想不知道都不行!

    古神骸骨的出现将血盟总部的位置暴露无遗,整个人类大6上但凡对血盟有些想法的人都会去碰碰运气的,反正去的人不止我一个,是不可为离开就是了,而且……

    还有圣灵殿的人做主攻对不对?

    捞好处!几乎是每个人的想法!

    当然,血盟并不是好惹的,这么多年的凶名不是吹出来的,只是面对全大6贪婪和仇恨的目光,倍感压力。

    而现在的情况是,整个大6都来骚扰血盟,虽然总部深埋地下,易守难攻,但架不住五花八门的各种骚扰。

    自从那个地洞出现,每天都有无数人聚集在周围,每天都有人尝试的进入地洞,每天都在爆冲突。

    而且,这个地洞自然而然成了垃圾处理厂、厕所、污水沟……

    聚集在地洞外的人把人类所能有的一切东西都毫不顾及的丢下去,残破的铠甲、兵器、瓜果皮核、穿烂的内衣、各种垃圾、便溺……

    地下的血盟总部每一天都有一种数十万鸽子在头顶飞过,并且集体拉屎的感觉……

    而他们现在无可奈何,最能倚仗的盟友龙渊帝国也正在倾尽全力出兵,根本没有人可以对他们进行救援……

    只能挺着。

    可以说现在自保倒不是很费力,但无比难受……

    天闲不觉得这个时候血宗还敢出来搞事,事实上那个巨型地洞出现之后,血盟已经注定了要被长期打压,除非他们找到一个新的秘密藏身处。

    “他们在圣灵殿的打压下已经自顾不暇,我是说,这个战场上还有其他主导的力量。”天闲望着教皇。

    教皇的眼神有点迟疑,更多的是疑惑:“你到底想说什么?”

    天闲很小心的措辞,毕竟眼前的老人虽然名义上是圣灵殿高高在上的第一人,但显然他不是,甚至于灵官可能都不是。

    “您看,血盟是在诸神消失的时代与圣灵殿为敌,而他们也只是小心翼翼的多起来,而龙渊帝国却这样无所顾忌,是否可以认为,他们觉得……就算是对抗圣灵殿的某些强大力量,他们也不会失败?”

    教皇的眼神微微抖了一下。

    天闲敏锐的抓到了这个眼神,“这场战争显然并非是军力的较量,教皇大人您应该明白,您的骑士们离奇的战死了,而且已经阵亡了一位元帅,龙渊帝国正有一股诡异的力量存在,您觉得,这股力量……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教皇的眉皱的更深了,他凝重的望着天闲,“你是说,龙渊帝国凝聚了某种我们不知道的力量,而且十分强大吗?”

    这不是天闲想听的话。

    后退一步,天闲耸耸肩,“教皇大人,这是废话,既然这里不能长久的停留,我们都该节约时间,您的人死了,死的很奇怪,而且我也感觉到了更加奇怪的力量,但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如果您想让我帮忙的话,最好能提供一些线索,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当然……”天闲深深的望着教皇,“如果您觉得这些事可能有损圣灵殿的尊严和威名,甚至那是一些必须对我保密的事情,那么请您不要再指望我能做什么,我想要的,只是守住我的城市,而显然,有灵官大人在的话,这似乎不成问题。”

    教皇的脸色有些难看了。

    灵官是压在教皇头上的一块无论如何都搬不动的巨山。

    这一点天闲清楚无比。

    渡婆、白和灵官都不愿意透露任何关于恶魔的消息,天闲认为教皇他很可能对此也不知情,但不排除他是特殊人物的可能,而且就算不知情,或许会知道一些相关的情报。

    天闲越来越觉得,巴巴洛特的那一面,情况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复杂,这个疯狂的家伙不知道又做出了什么疯狂的事情。

    “你……可以直接去问灵官大人。”教皇平静的说。

    “灵官大人没有告诉我。”天闲十分直白的说出了真相,“所以我才来想您请教。”

    教皇面色古怪,“如果灵官大人都不想……”

    天闲打断他:“那是灵官大人的想法,或许那是没什么意义的事情,但我想知道,更主要的是……”

    天闲露出微笑,“我会把这件事视为您对我的帮助。”

    “帮助?”

    “是的,而且……”天闲顿了顿,“我想灵官大人总会在火叶城呆腻歪的,所以我会在合适的时候给他一些建议,比如……到外面转转,或者……回家呆上几天。”

    教皇不由变了脸色。

    天闲继续说:“我不大清楚灵官大人的脾气,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喜欢火叶城,不过……您倒是可以信任我,起码我可以接受您的帮助,然后……”

    裸的,天闲嘿嘿笑了笑。

    教皇脑子一团混乱!

    这算是什么事情!

    这个小子居然以中间人的身份介入到圣灵殿和灵官之间,要知道圣灵殿才是灵官一方的力量才对!火叶城算是哪里冒出来的!

    但,灵官偏偏就呆在了火叶城,也不给理由,还无比器重这个小子。

    说实话,教皇的心是有些凉的,隐隐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

    但是,难道已经到了要这个小子来和灵官保持联系的地步了?

    “您可以考虑,但不要太久,毕竟……这里无法长时间逗留。”天闲适时的说了一句,依旧满脸笑容。

    “我需要……准备一下。”教皇的脸锅底一样黑,“你不要离开军营,晚些时候我会再找你!”(未完待续。)8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