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九百七十八章 资格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自从战争开始打响,灵官的日子就变得和白一样悠闲起来。

    说白了就是无所事事。

    灵官在火叶城本来就没有什么事情可做,留下的原因是因为天闲的要求,而且也只是负责教导天闲而已。

    白起码还算是一个正常向的人类,就算打扮的和别人有些不同,但是走在大街上也就是被大家多看上几眼就是了。

    灵官就不同了,这个高大强壮的犹如超大号北极熊,面孔犹如岩石般的家伙怎么看都不像是正常的人类,而且在中心广场与天闲打了一场之后,火叶城的人们已经被剥夺了记忆。

    实际上现在火叶城里没什么人知道还有一位灵官大人居住在这里。

    毕竟灵官居住的地方十分清静,而且这个地方大家都知道,是一个大公没有明说,但绝对是大人物居住的地方,因为白就住在这里。

    平时并没什么人会靠近这边,至于那座奇异的宫殿,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是天闲弄出来给这里的大人物使用的。

    最主要的,灵官一旦上街,特别是前往城镇大厅向天闲授课之后,都会顺便抹去城里人短暂的记忆。

    灵官的存在,是一个秘密。

    虽然对于灵官这样的做法颇有微辞,但是天闲并没有什么办法阻止他这么去做,毕竟……无论如何也是斗不过灵官的。

    但天闲也不得不承认这其实是有不少方便的地方的,灵官的身份保密对于自己来说并没有任何坏处,而且还可能减少不必要的麻烦,最主要的是,灵官的身份不曝光的话,那么外面就不会有人知道自己向灵官学习过什么东西。

    巴巴洛特也不会知道。

    平时灵官并不会出门,战争开始之后更是深入简出,每天唯一的出门项目是离开宫殿,然后进入距离他宫殿只有二十米不到的小院里,去找白喝酒。

    其实天闲很以后,只有头和手脚的灵官,他的酒到底是喝到了什么地方去。

    当天闲找到这里的时候,灵官果然一如既往的呆在白的小院里。

    他庞大的身型挤在院里的那个小桌子前,让桌子显得无比可怜。

    白在,而让天闲没想到的是,伊芙竟然也在。

    而且她正笑吟吟的为灵官斟酒,并说着什么,似乎……似乎已经和灵官十分熟络了。

    天闲不得不感叹,伊芙这个女人,天生就有一种亲和力,或者说:极其惊人的自来熟性格。

    “哦?”一见到天闲,白立刻笑了起来,“你怎么会跑到这里来,不是在战场上吃了亏,想要来搬救兵吧?”

    伊芙笑意满脸,立刻对天闲招招小手,“快来,今天姐姐带来了好酒。”

    天闲忍不住的想,这火叶城里大半金贵的酒恐怕都被你拿到这里来了……

    天闲保持着严肃的面孔,默默的坐了下来。

    白本来懒洋洋的靠在那,见天闲这幅模样,立刻十分感兴趣似的坐了起来,“怎么,不要说你真的是来搬救兵的,不过……真的遇到那件事的话,你应该明白这样是没有涌出的。”

    打量两下天闲,白疑惑起来,“你到底来这里做什么?”

    “是关于……”天闲看了看白,又看了看灵官,心想正好你们都在,“是关于恶魔的事情。”

    灵官石板一样的面孔没什么变化,白倒是扬了扬眉毛,“什么?恶魔?”

    伊芙也是眨眨眼,一脸好奇的样子,“恶魔?”

    “关于恶魔,我想向两位请教,不知道两位能否告诉我一些关于恶魔的事情。”

    白似乎一下失去了兴趣,又懒洋洋的靠了回去,“我还以为你是为了什么事情跑到这里来,原来是说这种没来由的事情,我可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种无聊的事情上。”

    说着白端起酒杯,享受的喝了一口,眯起眼,竟然打起盹来。

    天闲知道事情不会那么顺利的,不由把目光投向了灵官。

    灵官板着脸,一言不发,好像根本没有听到天闲的话,事实上天闲注意到,自从自己进入这个院子,灵官似乎坐在这里,压根就一动没动过,就好像一尊石像。

    唯一对天闲的话表现出浓厚兴趣的,只有伊芙。

    “恶魔,就是传说里的那种东西?”伊芙双眼放着光,脸上的表情和好奇的小女孩丝毫没有差别,还呲了呲牙,双手在头上比了个犄角的样子,“就像这样?”

    天闲苦笑,两位正主都不说话,倒是这位好奇宝宝的姐姐看来想要添乱。

    “前辈,灵官大人,根据我现在所掌握的情报,没有任何关于恶魔的正式记载,不过我现在觉得,我今天亲眼看到了恶魔。”

    这句话一说出口,伊芙顿时瞪大了眼睛,露出极度惊愕的表情。

    白也不由睁开半只眼睛,飞速打量了两下天闲,眼中流露出疑惑之色。

    至于灵官,他终于动了动,慢慢端起了自己的酒杯,喝酒,放下,再没了动静。

    “小鬼,恶魔那种玩意儿,到底是不是真的存在还不清楚,你怎么就知道那是恶魔?而且就算真的是,那又能怎么样?如果那种东西不站在你这边,砍了就是了。”

    天闲认真的听着白所说的每一个字,但是遗憾的是从白的话语里听不出任何能够有价值的情报,而且白话语中的意思,似乎并不知道恶魔这种东西在历史中的地位,他的认知停留在恶魔只是野史传记中存在的一些鬼怪传说而已。

    “灵官大人,您对此有什么看法吗?”

    天闲已经去找过渡婆了,也问过了邪眼,但是对于恶魔的情报几乎是一无所获,不过从渡婆的反应天闲可以断定,恶魔这种东西绝对不是随便什么记载中所说的那种鬼怪而已。

    他们一定真实存在过,一定像精灵遗言中所描述的那样,曾经给这片土地带来过巨大的威胁,甚至曾经与诸神开战,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们彻底的销声匿迹,历史中没有留下他们的任何痕迹,别说是典籍的记载,就算是一些传说歌谣中也没有他们曾经历史的真实影子。

    有的,只有一个毫无意义,看起来完全是随手捏造的名称而已。

    历史隐瞒了真相,人类所了解的并非是真正的历史,但有些人却记住了真相,因为他们还活着。

    比如渡婆。

    而天闲判断,灵官和白十分可能也知道些什么,从种种迹象推测,他们都有着惊人的寿命,甚至可以延伸到诸神时代,他们的脑海里保存着完整的历史真相。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都闭口不言,对恶魔这个称呼保持了缄默。

    目光望着灵官,天闲希望能从他的脸上发现些什么。

    但天闲失望了,想从灵官的脸上看出些什么的这种想法,本身就十分幼稚,因为灵官几乎没有表情,他的脸永远都好像是一块石头雕刻成的。

    天闲甚至怀疑,在他保留了头和手脚而活下来之后,或许脸已经失去了表情的功能。

    “没有。”

    很久之后,灵官才慢慢给了天闲回答,简单而直接。

    天闲再一次的看了看白和灵官,他们谁也没有想说点什么的意思,一个满脸无聊,而另一个则毫无表情。

    唯一似乎想说点什么的伊芙,显然她不可能知道什么,而且如果白不想说,就算她知道的再多,那么也是绝对不会透露的。

    天闲叹气,“我必须承认,这次龙渊帝国的进攻,有些地方超出了我的预料,而且是在非常要紧的地方超出了预料,所以我才会来到这里打搅你们两位,但如果因为什么原因二位不能给我什么回答的话,那么我就问一个相对简单的问题。”

    天闲的目光再一次从白和灵官的身上扫过,“如果,龙渊帝国之中有恶魔助阵的话,我……是否还应该坚持抵抗呢?”

    伊芙的双眼瞪的更大了,“恶魔?真的有!什么样子!?”

    白依旧不咸不淡的望着天闲,而灵官也依旧面无表情,天闲的话并没有对他们产生任何的效果,最起码在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的波动。

    天闲有些失望,本以为会看出些什么的。

    “恶魔……”白笑了一声,“那种东西难道很了不起吗?我不知道你到底看到了什么,不过如果你是这样问的话,我只能说,小子,好好准备应战吧,你已经大难临头了。”

    天闲看了看白,白的意思,难道是之前他所说的劫难和恶魔完全没有关系吗?

    灵官又喝了一次酒,这是他的第二个动作:“击败龙渊帝国,是第一要务,无论如何都必须去做。”

    这个答案也不是天闲想要的,两位很可能知道些什么人给出的回答都和恶魔的线索没有半毛钱关系。

    是真的不知情,还是……守口如瓶。

    显然,如果精灵遗言是真的,那么破碎时代结束就存在的灵官一定知道关于恶魔的事情,而和他有着很深交往的白极可能也知道一些内情。

    不约而同的守口如瓶,就意味着不约而同的说了假话。

    灵官也会说假话?

    天闲有些惊讶。

    但回过头一想,天闲立刻发现了不对劲儿的地方,灵官并没有说假话。

    白的话中明确的表达了对恶魔那种玩意的认识程度,但灵官并没有,他的第一次回答和第二次回答都没有……

    想到这,天闲断定,最起码灵官一定是知道有关恶魔的情况的。

    那么今天就不必再问了,问也是白问。

    “多谢两位的指点,我会好好记在心上,并且尽可能迅速击败龙渊帝国联军。”

    对两位怪物级的任务各自点点头,天闲站了起来,“前辈,您放心,我会竭尽全力活下来的,无论如何我也不想死在这个时候,而灵官大人也可以放心,就算是在战争期间,我也会继续领悟教典的真意,做一个虔诚的信徒的。”

    说完,天闲转身离开了小院。

    天闲一走,伊芙立刻奇怪的看着白,而这时候白也睁开了眼睛,再次坐了起来,“恶魔是什么?”

    白没有回答伊芙的问题,而是摸了摸下巴,“这个小子是从哪里知道有关恶魔的事情的?这一阵子他似乎也没有去过什么特别的地方。”

    灵官面无表情,“你的选择总是出乎别人的意外,这一次尤其是。”

    “他似乎已经了解到什么了。”白皱眉,“这个小子有时候真的会让我也感到有些惊讶,嗯……这也是我选择他的一个原因吧。”

    伊芙可怜巴巴的望着白,虽然没再问,但是轻轻抓着白的衣衫,好像被抛弃的小动物一样幽怨。

    白瞧瞧她,“别这么看着我,恶魔那种东西,不知道的也没什么不好,反正那也已经没什么意义了,不过……”

    “他知道总不算是一件好事。”灵官闷闷的说,“如果他能从什么地方调查出什么的话,你计划的一切就全部付之东流了。”

    白叹了口气,“难缠的小鬼,嗯……嗯?”

    忽然,白一愣,“他刚才是不是说,如果见到恶魔什么的?”

    伊芙气恼,轻轻推了白两下,“现在才想起自己女婿说的话!”

    白看了看灵官,灵官还是面无表情。

    “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啊。”白转转眼珠,“恶魔……恶魔已经不可能存在了啊,因为他们……”

    看了看自己瞬间兴奋的瞪圆了双眼的妻子,白叹了口气,“你还是不要知道了,这不是什么好事,会让你心情不快的。”

    “他的确说见到了。”灵官又闷闷的说。

    “我们这么世界,不可能存在的。”

    “去看看?”

    白想了一阵,又懒洋洋的靠在椅子上,“算了,没有必要。”

    “如果他说的是真的。”

    “啊,应该是真的,那个小鬼从不对我说谎。”

    灵官去拿酒杯的动作一下僵住。

    白呵呵一笑,“那也没什么不好,一道劫难是死,两道劫难也是死嘛,区别不大。”

    “那可是我们的女婿!”伊芙顿时不干了。

    白晃着酒杯,慢悠悠说道:“要是别人,还没资格去这样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