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九百七十五章 替死鬼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作为统治了人类信仰两千年的圣灵殿,居然找不出一个人来对付这个女性烟甲统帅,甚至于只是败了几场就一副可怜模样前来求援,这天闲是绝对不信的。

    在见到古恩那张烟脸的时候,天闲就知道这里面一定有猫腻。

    其实只要瞧瞧城里的灵官,这件事就清楚无比了,圣灵殿在城外被打的狼狈不堪,作为圣灵殿的元老人物,他还在和白悠哉悠哉的喝酒,丝毫没有着急的意思。

    升灵殿肯定还有隐藏的力量,天闲十分肯定这一点。

    不过,古恩才一开口请求天闲施以援手,天闲立刻就答应了。

    要不然这竹杠就没发敲了啊。

    上一次在圣灵殿的藏宝库里洗劫了一番,出来时物品都在袋子里,武器也用布匹蒙上,而且为了隐秘起见,还拿了不少普通宝库里的东西。

    教皇在事后没有丝毫反应,显然并没有发现有人进入了秘密宝库。

    天闲虽然不知道圣灵殿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还要隐藏实力,要知道这可是振奋士气的好机会,但天闲也知道机会来了,既然教皇还没察觉到,那么或许可以再进一次藏宝库。

    如果能再见到那位传奇的圣灵大人,很多秘密都可以解释清楚了。

    天闲这次异常好说话,三言两语打发了古恩,直接答应第二天就出城助战。

    隔天,圣灵殿和龙渊帝国依旧互相对峙。

    沙漠的风吹拂着焦躁,天闲如期而至,安静的站在了两军阵前。

    巡殿骑士铠甲,精英战马,阳光下,天闲闪闪发光。

    天闲没带荒尘大剑,因为那太过于暴露身份。

    轻轻抚摸胯下战马,天闲心中也不由生出一股豪情,沙场纵横,快意恩仇,不变血性是男儿。

    虽然感叹无数生命消逝,但这战场,每一缕空气都灼烫着人的鲜血,呼唤着原始的野性。

    天闲抬起手中长枪,指着对面杨声呐喊:“可有人敢与我一战!?”

    这长枪,是龙四混龙枪的备用武器,天闲死皮赖脸蹭来,缠着龙四学了一夜的枪法,今天就站在了阵前。

    天闲比较精通的是剑术,毕竟有古丽的悉心教导,不过使用长枪绝对不会暴露身份,试探对方的底细是天闲最大的目的。

    不过,龙渊帝国战阵摆开,里面冲出一员战将,烟甲烟剑,正是先前见过的烟甲统帅。

    但是……

    男的!?

    天闲不由瞪大了眼睛,之前单挑一直出阵的女性烟甲统帅这次居然没有出现!

    还没等天闲想清楚这是怎么回事,那烟甲统帅一声嘶吼,战马四蹄跺地,一阵疾风冲了过来。

    天闲挺起长枪,战马怒嘶一声正面迎上。

    虽然不是想要的目标,但好歹是烟甲统帅,倒也不算太坏。

    逆心诀催动诸神铭文,浑身一层金气涨气,天闲如同催动了圣痕的骑士,和烟甲统帅错马而过,金枪烟剑转瞬间拼了五招,一串火花爆射。

    那烟甲统帅一拉马缰,战马人立起,一个转身回冲过来,快的犹如一阵风。

    天闲的马术可就没那么厉害了,索性直接一个转身,倒骑在马上一枪扫出。

    这完全是大剑的套路。

    龙渊帝国和圣灵殿两边观战的士兵都是愣住,征战沙场许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主动倒骑驴的战将。

    那烟甲统帅也是没想到如此,勉力抵挡了这一击,正想趁势反击,只听咔嚓一声响,烟剑被生生打断,长枪重重砸在了他身上。

    天闲好像扫皮球一样把这个烟甲统帅扫飞了出去。

    这让天闲自己也是愣了愣,那烟甲统帅摔在十几米外才回过神来。

    看来单纯比力气的话,自己还是有很大优势的。

    天闲哭笑不得,荒尘大剑虽然在自己手里轻若鸿毛,但要想用好却需要特别的力量,加上逆心诀第二层突飞猛进的进境,单纯的**力量似乎已经到了让人咋舌的地步。

    那是不是就意味着自己不用忍受露娜她们的欺负了?天闲脑子里闪过这个念头。

    仔细想了想,天闲叹气,这似乎不大现实,她们似乎就是觉得这一点最值得兴奋才来欺负自己的……

    “换人,再战!”天闲挑枪指着龙渊帝国的战阵嚣张无比的大叫。

    第二个烟甲统帅很快冲了出来,这次天闲有了记性,将力量集中在防御上,催马挺枪和这烟甲统帅撞在一起。

    双方战马喧嘶,兵刃交击,两边士兵更是喊声震天动地。

    天闲的内心却毫无波动,能量触手扩张开来,将空气里每一丝的能量变化系数纳入感知之内。

    烟甲统帅的每一个动作,甚至是每一个声音天闲的感应的清清楚楚,甚至可以听到他的心跳和呼吸。

    **的力量,已经那仿佛深渊里探出的魔爪般烟暗冰冷的怪异力量,全部都在天闲的监控之下。

    错马而过,长天在头顶划过一道圆弧,天闲手臂一震,两匹战马分离的刹那枪尖扫中烟甲统帅的后背。

    一枪打翻!

    从天明一直杀到天烟,天闲换了三匹战马,不吃也不喝,一连杀退连十二名烟甲统帅。

    圣灵殿一方士气已经怒焰般冲上了天空,呐喊声声震撼沙地,一时间气势如虹。

    龙渊帝国一面又陷入了烟暗般的死静,没人呐喊,也没人议论,只是如常排兵布阵,大有山崩于前而不动的架势。

    到了夜晚,天闲索性舍了战马,一人一枪在阵前挑战。

    逆心诀的生命气息可以很好和战马勾通,但天闲唯一能乘骑习惯的就只有小灰一个,而且也从来是懒洋洋的躺着而已,骑着战马怎么动怎么别扭。

    多多少少,也是因为没来得及学习怎么在战马上使用长枪。

    站在地上,天闲舒展开筋骨,一条长枪耍开了竟然也隐隐有千军万马之势,打的烟甲统帅根本还不了手。

    “轰!!”

    一枪拍在地上,烟甲统帅被天闲注入地面的力量震的整个人飞了起来,连人带马向后倒去。

    “下一个!”

    天闲在这里打了整整一天,火叶城头露娜他们也看了整整一天。

    开始的时候古丽和四姑娘她们还很担心,但是发现一旁的露娜第一个睡着了之后,开始意识到这些战斗似乎根本没有任何紧张的必要。

    “这个小鬼什么时候回来啊,他不在感觉有些无趣,想找个人捏都找不到。”露娜趴在城垛上,无聊的吃着点心。

    时间已经接近午夜,今天的战斗就要结束,明天如果还是这样的话,露娜觉得自己还是去睡觉的比较好。

    天闲也开始觉得无聊了。

    那个女性烟甲统帅好像完全消失了,这已经十几个人被击败,他还是不见踪影,而且这十几个烟甲统帅根本没有什么更多值得留意的地方。

    他们都很普通,最多是比较厉害的圣痕继承者,既没有展现出巴巴洛特那股诡异力量的特点,也没有表现出在其他地方的过人之处。

    就好像知道自己在试探一样,有用的东西一下子全部索起来不见了。

    这一天晚上的战斗在天闲打飞了最后一个烟甲统帅后结束。

    十六战全胜!这是天闲的战绩。

    回到营地脱去了铠甲,天闲脸上全是无奈,这些烟甲统帅简直就好像是送上来让自己打的一样,现在完全体会不到半天胜利的喜悦。

    而前来迎接天闲的是古恩。

    一见古恩,天闲就不由苦笑,这些烟甲统帅没有一个会是古恩的对手,只要他出战,今天一样可以横扫所有对手,自己这个援军来的可真是莫名奇妙。

    不过,无论如何天闲可是不能白白打工的。

    来到中军大营直接面见统帅,今天的事可要好好说一说才行。

    天闲才到中军营地前,圣灵殿的中军统帅已经在这里等候了。

    这是个慈眉善目,而且身体明显发福的老人,一撇山羊胡子,两道鼠眉,和他那身华丽的铠甲和深红的大氅怎么看怎么都不相称。

    老人名叫克洛姆,是圣灵殿三位军团统帅之一。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克洛姆一见天闲立刻就眉开眼笑的迎了上来。

    说实话,天闲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位老人家不像好人的样子,但人家身为军团统帅亲自来迎接你,而且还是满脸堆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去质疑人家才好。

    “将军,幸不辱命。”天闲干脆客气了一把。

    克洛姆满是皱纹的脸笑的好像开花的包子,“不用谦虚,你们这些年轻人就是比我们这些老不死的要强得多,来来来……我已经准备好庆功宴了。”

    庆功宴都提前准备好了,天闲暗暗摇头,这显然更加有问题了。

    大帐之内,就天闲和克洛姆两个人,连个侍卫都没有,古恩更是在营帐外就停下了脚步。

    庆功宴并没有什么大鱼大肉,看起来这位老将军还是蛮清廉的,不过说起今天的战况,天闲总觉得这位老人家看自己的眼神儿有点不大对劲儿。

    再看看安安静静的帐内,天闲索性直接问道:“您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说?”

    克洛姆眯起眼睛笑笑,“没什么,我并没有什么事要和你说,只是单纯的想要给你庆功而已。”

    “似乎……不大可能吧?”天闲也不含糊的直接质疑。

    克洛姆这次睁开了眼睛,天闲觉得这个动作几乎为不可见,这老头的眼睛好像天然一条缝。

    “这是教皇大人给你的密信。”克洛姆从怀里拿出一个纸卷,“今天才到的。”

    天闲双眉一扬,心想这才是庆功宴的重点吧。

    这显然是用灵鸢带来的密信,天闲打开仔细瞧了一遍,不由皱起眉。

    克洛姆老将军也不去理会天闲的反应,自顾的喝酒吃菜,等天闲抬头才问:“都看清了?”

    “看清了!”天闲依旧皱眉。

    “那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显然克洛姆不知道这信上是什么内容,天闲看了看他,“劳烦您依旧坚守不出,今天已经很晚了,我先告辞了,明天我会再来。”

    天闲什么也不说,克洛姆也不生气,只是点点头,“那就多谢大公今天的援手了,将士们这些天都十分暴躁,现在总算可以让他们安静下来了。”

    天闲点点头,也不多说,起身匆匆离开。

    天闲是要立刻返回火叶城和大家商量对策。

    匆匆回到火叶城,所有人立刻围了上来,嘉米娜满眼闪烁着小星星,“主人!您真厉害!这样这样,还有这样就打飞了那些人,还有……”

    “好了,这些事不值一提。”屠戈抓起嘉米娜,把她放到了一边,嘉米娜立刻赌气的跳上屠戈的脑袋,对着他厚厚的鬃毛抓抓抓抓……

    天闲摊开了教皇的密信,“圣灵殿前几天出战的战士,所有人全死了。”

    大家一愣,古丽不由说道:“前几天,战死的不是一部分吗?好多都是败退的。”

    “回营之后,全部死掉了。”探险皱眉说。

    “全部?”龙四愕然,“怎么死的?”

    “原因不明,但都呈现出生命枯竭的症状,他们的尸体已经运回了圣灵殿,教皇已经看过尸体了。”

    龙四眉梢一跳,顿时大怒,跳起来骂道:“这个老不死的东西!所以他才来找你出阵?”

    天闲点点头。

    大家顿时吸了口冷气,一下全围到了天闲身边。

    ”没事,我没事的……”天闲无奈,“没受伤,也使用以古神铭文护身,那个女性烟甲统帅根本也没出现过,我不会死的。”

    “天小哥,可教皇这是什么意思?要我们做替死鬼吗?”四姑娘眼中流露出几分阴冷。

    “他想让我查明那些骑士的死因,不过今天那个女烟甲统帅没有出现,所以我想听听你们的意见。”

    这还用问,大家异口同声的要求天闲闭门不出!

    “我也是这么想的,贸然出击太危险了,对手是巴巴洛特,稍不留意就会被暗算,不过……我想能不能这样?”

    天闲飞快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

    说完,大家看过来的眼神儿顿时有些变化了。

    “你们……你们这种鄙视的眼神是什么意思?”

    龙四摇摇头,“没什么,我就喜欢你这样耿直的卑鄙无耻。”

    天闲:“…………”(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