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九百六十九章 万仞壁垒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在精灵遗言的记载中,破碎时代之前的时间中精灵们还是竟然能真正见到月神的,在那个诸神共存的年代,月神经常出现在精灵们面前,给予精灵们指引和赐福,而且从不所求,也没有任何类似人类支配者的仆从。

    只是单纯的眷顾着精灵一族,让他们在那个诸神遍地的伟大年代中,作为一个弱小种族而能生存下去。

    有时精灵们主动献上食物,月神也只是象征性的选取一些,在那个年代,月神是仁慈与希望的代名词。

    甚至有时候月神还会化身精灵来到精灵族内,她每次出现都是出现在孩子们之中,向他们讲述神奇的故事,并告诫他们要真诚而善良。

    而且,在诸神之中的某位神灵从一个世界召唤来了什么邪恶的东西,遗言中称之为“恶魔”后,月神还曾经赐予精灵族对抗恶魔的力量让他们能够自保,月神自己还曾经的参与过诸神对恶魔的大规模讨伐。

    从那位精灵王的描述中,天闲发现对恶魔的描述,和刚刚离去的精灵王堕落后的模样如出一辙,特别是他们那种超强的防御和生存能力,完全一模一样。

    遗言上记载,要杀死恶魔,需要很强大的神力,只有诸神才有那种力量,甚至弱小一些的神灵都拿那些强大的恶魔没有办法。

    更让天闲惊讶的是,月神赐予精灵一族对付恶魔的力量,就是祭月阵。

    祭月阵原本并非是精灵们向月神献祭的仪式所需,而是为了对付恶魔而从月神那里得到的力量。

    在破碎时代之前的记载中,月神对精灵一族没有丝毫索取,更不要提献祭精灵的事了。

    这和天闲现在所掌握的信息完全不同。

    月神是一位穷凶极恶的神灵,她为了回归这个世界引诱精灵堕落,并不惜以整个精灵一族为代价,可谓危险至极。

    而且,天闲自己亲身感受过月神的力量,在那清澈的光辉背后,那种浓稠的黑暗和深入骨髓的寒冷现在还另人不寒而栗。

    自己的感觉天闲绝对不会怀疑,而且那是真正经历过的事,没有比那再真实的了。

    不过……

    这本精灵遗言的意义就是记录事实,这上面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应该是最真实的真相。

    看着上面十几位精灵王忏悔自己的罪过,将最羞于启齿,最无法对别人讲述的事实记录下来,天闲无法相信另外的一些东西竟然会是虚假的。

    翻看下去,天闲又在更早的记录中看到了许多关于月神的记载,可见月神和精灵一族的关系是十分紧密的,这上面关于月神的记载非常多,而且都是一些隐秘的事,比如月神赐予精灵族祭月阵时的叮嘱和祭月阵的凶险性等等。

    甚至还有一位精灵王记录了月神偷懒没有按照惯例来面见族人,而是去和其他神灵游玩的事实……

    每一个字都渗透着这一代精灵王虔诚的口气,甚至能通过这些文字感受到他们记录下这些文字时安宁的表情。

    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在告诉天闲,这上面记录的一切全部都是真实的,连一个字的虚假都没有。

    露娜的翻译或许会有疏漏,但天闲相信文意不会有什么偏差。

    也就是说,月神的形象在历史上和自己看到的完全是不一样的。

    要么历史上的月神一直在伪装,要么……

    天闲微微抖了一下,要么……看到的根本不是月神。

    一时间,天闲无法分辨到底哪一边才是真实。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祭月阵并不是精灵族为了向月神献祭的,这种做法是在破碎时代后期才开始的。

    诸神大战让整个世界支离破碎,许多神灵都无暇顾及他们的仆人,月神就是其中之一。

    在很久没有得到月神的消息后,最初是一位极为虔诚的老年精灵自愿牺牲自己,希望这样能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换来月神的联系,当然,那之后什么也没有发生。

    而随着破碎时代终结,七日灭世之战将天空和大地统统摧毁,精灵一族险些灭族,这一历史事件随着大批精灵死去而被埋葬,当时的精灵王也不幸殒命。

    下一任精灵王在遗言中确实看到了事实,但他没有选择公布,而是在月神久久没有回应之后,选择了再一次以精灵为代价开启祭月阵。

    那似乎已经是精灵们唯一可以和月神有所联系的机会。

    这种并没有明确道理的仪式,经过两代精灵王的推动和灭世之战的变故,渐渐变成了一种共识。

    祭月阵可以向月神献祭,换来月神的恩赐,甚至在精灵们的典籍中都出现了这种说法。

    当然,两代精灵王都在遗言中表达了无奈和悲伤,尤其是其中的第二代,他强烈的表达了自己的负罪感,但为了精灵一族的未来,他选择秘而不宣的背负这份罪孽,将这唯一从月神手中得到的力量一再的使用,期待能换来奇迹。

    但奇迹并没有发生,他因过度的悲伤和自责早早殒命,也是历代精灵王之中寿命最短的一个,登上王位仅仅三百年就郁郁而终。

    下一任精灵王登位后领导精灵们在东部王国建立了最强大的过度,稳固了自己的统治地位,不过他也沿袭了两位前辈的做法,保留了祭月阵的秘密,但使用的十分谨慎。

    在他死去之后,就是这位被月神所蛊惑的精灵王登位,也是他引发了灭世之战后精灵们最大的一场浩劫。

    天闲翻着书页,指尖流淌着上万年的岁月,每个字都十分合理,没有丝毫怀疑的余地。

    一直看完最最远古的记载,那已经延伸到距今一万多年的从前,仿佛是另一个世界故事,天闲放下手抄本,沉默的思考起来。

    毫无疑问,精灵遗言即是真相,因为是真相才被称谓精灵遗言。

    这上面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实的,比任何记载都要真实。

    不过,这些记载是真实并不一定就代表那些事就是真正的事实,精灵王也可能被蒙蔽,也可能被欺骗。

    天闲不想去过多的思考到底哪些是绝对的真实,那些有可能是欺骗后的假象。

    现在也没有任何条件去证明几千甚至上万年前的事情到底是真是假。

    天闲在思考一个很奇怪的问题。

    恶魔,到底是什么?

    在精灵遗言中很多地方提到了他们,而且看得出恶魔对诸神时代带来了许多变化,他们强大、残忍,而又不受控制,自从被某位神灵召唤到这个世界上,就好像打开了一个缺口,源源不断的出现,侵蚀这个世界。

    完全成为了所有生灵,也是神灵的敌人。

    他们造成过极大的破坏,影响了整个诸神时代的很多大事,还因为和神灵爆发过几次重大的战役。

    但是,后世完全没有关于恶魔的记载。

    一丝一毫都没有。

    作为一个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了十几年,从小也是听着诸神故事长大的人来说,天闲觉得自己对于这个世界一点都不陌生,对于那个充满神秘色彩的诸神时代也不算陌生。

    但人们记住了诸神,却把恶魔忘记的一干二净,就好像……刻意从历史中抹去了一样。

    从小到大,天闲从没听过说过恶魔这种东西。

    而在精灵遗言中,他们却是活生生的,实实在在的,深深烙印在历史中的一部分。

    这个世界的某种力量剔除了恶魔的历史。

    圣灵殿?

    天闲觉得有可能,但又不大可能,因为他们毕竟只是人类,还没有强大到那种地步。

    就算是灵官这种可以改变别人记忆的存在也不可能做到这一点,毕竟灵官只有一个。

    这种事只要泄露一丝半点,就会被好事者无限放大,就算抹掉了很多痕迹,但一定会有蛛丝马迹残留。

    而事实是在这个世界上,就连恶魔的野史传说都不存在,诸神时代只有神灵,没有恶魔!

    然后,诸神消失了,恶魔也消失了。

    现在,诸神要重新回归,那么……

    天闲揉了揉脸颊,那么恶魔们在做什么呢?

    如果他们也要回归的话,似乎这个世界的一切和现有种族压根儿就没有什么太多关系了。

    还是说……有什么事情一开始就没有发现。

    拿着这本精灵遗言的手抄本,天闲开始有些迷茫。

    沉重的历史真相让天闲忽然感觉自己无比渺小,上万年的历史所发生的一切仿佛万仞高山耸立在眼前,顷刻就要崩塌下来。

    如果你看不清其中的关系,瞬间就会被砸扁。

    火叶城的空气,竟然显得有些微寒,天闲想拉紧一下衣服。

    然后,衣服真的被拉紧了。

    低头一瞧,天闲瞪眼发现龙四不知道什么时候摸了过来,正努力的爬到自己腿上,然后顺势翻了个身,枕着自己的腿又睡了。

    真是不吃亏,这就要还回来。

    天闲无奈,不过看着龙四红彤彤的睡脸,绷紧的心不由松弛了下来。

    现在不是迷茫和畏惧的时候,身边的朋友们还在看着自己,今后,希望是一个每天都可以让大家喝酒到醉,睡觉到迷糊的好日子……

    “喂,你再不醒的话,我可要动手了。”天闲把手抄本收了起来。

    也不用龙四回答,反正天闲知道她已经没办法回答了,附身将她轻轻抱起,一跃跳下城镇大厅,从正门走了进去。

    把龙四放在堆满靠垫的长椅上,酒瓶就放在她手边,天闲可很怕她到时候说少喝了一杯,再重来一次。

    关于恶魔的事,天闲怎么也不能释怀。

    仔细想了想,支配者的记忆中没有任何关于恶魔的信息,这十分奇怪,而现在的白和灵官,似乎也不大可能告诉自己什么。

    剩下的,似乎邪眼应该清楚,不过越是了解到强大的存在,天闲越觉得邪眼不靠谱,这个号称能烧毁整个世界的邪灵,似乎越来越不是那么值得依仗了。

    犹豫了一阵,天闲还是拿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铭牌,打开了通往迷雾小镇的入口。

    永远的迷雾小镇,似乎永远都不会有任何变化,依旧是迷蒙的雾气,昏暗的街道,来来往往总喜欢遮掩面目的食灵者们。

    以及那仿佛空气,仿佛泥土一样是世界背景的虚灵们。

    渡婆果然还是在自己的小屋前开心的给她那永远缺水的小花圃浇水。

    “小鬼,你跑到这里来做什么?”渡婆这次有点奇怪。

    天闲拉了一条小板凳过来,一屁股坐下,表明了自己打算多赖一会儿的念头,“渡婆婆,我有个问题想问您。”

    “哼!有问题就跑来,你以为老太婆我是专门给你解答问题的老师吗?”

    天闲眨眨眼,不由一笑,“说起来还真是,有时候觉得您就像我的老师,关于虚灵的很多事,还有大陆上的许多事,都是您告诉我的。”

    “那就心存感激,不要老是来烦老太婆我。”

    天闲嘿嘿的笑,“您看我来也来了,平时也没谁来和您聊天,您就当解闷好了。”

    渡婆瞥了天闲一眼:“小鬼,你已经快到最重要的时候了,还有心情跑到这里来,小心啊……这次真的会死的。”

    天闲还是笑着,“我知道,白前辈也这样对我说,但我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所以我也就不去想了,而且我来这也不是问您关于我的事。”

    渡婆抬抬眼皮,“那是为什么?”

    “渡婆婆,既然您亲历过灭世之战,那么想必一定知道恶魔吧?”

    渡婆猛然转身过来,厉声喝道:“你说什么?”

    天闲大吃一惊,渡婆身体一瞬间散发出诡异的光芒,整个人膨胀起来,身型长高,面容急速恢复年轻,一头白发从发根刷漆般开始变黑。

    “渡婆婆!您……您怎么了!我是天闲!”

    惊叫着,天闲飞快后退,渡婆的战斗姿态,天闲无论如何也不想去面对,而且那根本是无法面对的一种存在。

    渡婆一双眸子中闪动着诡异的光,她似乎一下意识到什么,立刻转过身去,身体的变化也随之停止,并且急速恢复衰老的模样。

    “真是个让人操心的小鬼,跟我来吧,看来你有不少事情想要问我。”(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