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九百六十八章 幸运的孩子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坐在城镇大厅顶上的小花园里,天闲的桌上摆着凉茶和点心,手中是露娜抄录的“精灵遗言”。

    这是一份精灵族的绝密档案,历来只有精灵王才知道它的存在,上面记录了历代精灵王留在上面的秘密,一些不能留在典籍中流传后世的事迹,一些精灵王私人的事件和想法,以及一些精灵历史上悬而未解事件的真相。

    其中,很大一部分内容是精灵王的内心独白,大多都是忏悔。

    作为一位王者,他们的错误通常只能在这里忏悔,提醒后来人不要再犯相同的错误。

    这是一本极其珍贵的典籍。

    因为它的年代足够古老,古老到足以做人类世界任何古典的祖爷爷的地步。

    天闲不知道精灵们是用什么材料打造的精灵遗言,居然可以保存这么久的时间,不过有一点毫无疑问,这本精灵遗言上的内容,已经清晰的延伸到了诸神时代。

    上面记载了包括刚刚离去的那位贤王在内的一共十一位精灵王的遗言,通常来说精灵王都是高等精灵,比普通精灵的生命要长久一些,而且会享有秘法加持等等特权,都会有一千岁以上的寿命,偶尔的甚至可以达到两千岁。

    十一位精灵王有三位是中道而亡,但其他的都是寿终正寝,单单是那八位寿终正寝的精灵王所留下的记录,就涵盖了一万年的岁月。

    一万年,天闲自己根本无法想像。

    “露娜说的就是这个吗?”天闲正细细的看着露娜的手抄本,龙四的声音忽然在面前传来。

    天闲一抬头,发现龙四拿着酒瓶和酒杯,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小花园里。

    “你怎么……”

    “偶尔也要偷懒一下,否则整个人都要僵硬了,每天除了公务就是吃饭睡觉,睡觉吃饭。”龙四无奈的扶了扶额头,“而且就算这样,还是挡不住有些人嫌弃我,想要把我趁早嫁出去,直接扫地出门。”

    天闲苦笑,“我已经让那些来求婚的各国使臣都不用再来了,这件事你不要再记仇了吧。”

    “那陪我喝一杯,我就完全忘了这件事!”龙四喜滋滋的放下了酒杯。

    天闲一瞧,这次龙四可是拿了瓶好酒,果然是把偷懒进行到底。

    “坐吧,时不时就该休息一下。”天闲看了眼龙四拿酒的手,那是她之前受伤比较严重的那只手,现在已经可以拿酒瓶四处乱晃了,看来几本不用再去检查康复情况了。

    龙四毫不客气的在天闲身边坐下,倒了两杯酒,身子凑过来挤了挤天闲,把露娜的手抄本拉过来一些,好奇的看起来,“露娜没说我不能看吧,就算说了只要你不说她也不知道的对不对?”

    天闲哭笑不得,“这里面都是关于精灵的事情,露娜是让我看看是不是有我们能用的上的消息,抄回来就是给大家看的。”

    “那好,先喝一杯。”

    龙四端起酒杯碰了碰另一杯酒,享受的嗅了嗅,一饮而尽。

    天闲没来得及阻止,见她又倒了一杯,赶紧说道:“慢慢喝,现在是白天,热的很呢。”

    龙四嘿嘿一笑,“没关系,反正我喝完了也就不知道冷热了。”

    天闲一阵流汗,心想你终于承认自己的酒量不怎样了!!

    一杯酒下肚,天闲觉得龙四的眼神儿就开始不一样了,她倒是很喜欢喝酒,但显然酒量欠佳……

    “上面到底写了什么?”龙四这次直接把天闲挤到一边,自己两手一撑,保护领地一样把露娜的手抄本护在了手臂正中。

    天闲暗暗摇头,心想这个女人说不得又要开始发酒疯了。

    翻了几页,龙四脸上露出十足惊讶的表亲,“居然有破碎时代的记载,我以前一直想找,可都找不到,精灵能活那么久果然有很多好处,嗯……我要是精灵就好了,呵呵……”

    回头对天闲妩媚一笑,龙四眨眨眼,“精灵的话,二十几岁还是小孩子呢。”

    “你就算是精灵,也是学坏的那个,小孩子可不该喝酒。”

    龙四哼哼了一声,“可是你答应我经常要来和我喝一杯的,可是这几次你跑来跑去,别说来和我喝上一杯,连我工作的房间都被你铲除了,男人真不是好东西,说过的话转眼就忘掉了。”

    “我是怕你变成酒鬼嫁不出啊。”天闲大为叹气,“你偶尔喝些酒就好了,火叶城在沙漠边境,到底还是不适合多喝酒。”

    龙四端起酒杯就又喝了一杯,看的天闲直瞪眼。

    “那白整天喝酒,你怎么不去管?”龙四瞪过来。

    “我的姑奶奶,谁敢去管他啊?我都怀疑这世界上是不是真有他一剑劈不死的人,我还想多活几天呢。”

    龙四咯咯的笑了起来,酒气微微蒸起,面颊微红,笑声都比平时柔软了好多。

    “欺软怕硬。”龙四笑着,又倒了一杯,“你怎么不喝?”

    天闲无奈,“你喝酒总是这样一杯一杯的干掉吗,这可不是凉茶,要这么喝才对。”

    轻轻抿了一口,天闲脸上作舒畅状,“要仔细品味,回味酒液余香,一口喝下去,简直是暴殄天物。”

    龙四大笑起来,“你这个笨蛋,居然来教我。”

    坐直身体,龙四微微吸气,脸上虽然依旧微红,但目光清明了很多,端起酒杯凑到唇边,以长袖掩住嘴巴,缓缓喝了一口,微微放下。

    末了,颔首以小指轻轻抹了下嘴角。

    天闲微微发呆。

    这动作如此娴熟而优雅,那杯酒几乎还满着,龙四几乎没喝。

    放下酒杯,面色平静温和的龙四忽然咧嘴一笑,“哈哈,怎么样?”

    “这……”

    重新端起酒杯晃了晃,眯着眼睛喝了半杯,舒服的吐了口酒气,龙四又是哈哈大笑,拍着天闲的肩膀说道:“这些礼仪我七岁就学会了,你这个笨蛋说的那些根本不对的,哈哈……”

    天闲揉揉额头,心想好吧,你开心就好……

    “现在那些东西已经完全没有必要了……”龙四笑眯眯的望着天闲,“我不再是公主了,嗯……一个可以偷懒喝酒的内政大臣,呵呵……也不错,而且还有人陪我喝酒。”

    “好吧,是我错了……”天闲扁扁嘴吧,龙四又笑出声来。

    一饮而尽,天闲身体抖了抖,酒这种东西真是神奇,每次喝都感觉不同。

    也给自己倒上一杯,天闲问:“上面都写了什么?”

    龙四转过去又翻了翻那手抄本,“那个精灵王心爱的姑娘死了,好伤心啊,真可怜……还没对她说话就死了,嗯……这种事居然写下来,精灵王都是傻瓜吗?哈哈哈……”

    “哦,还有这个……精灵王居然会去偷窥!好厉害!”

    天闲给龙四倒酒,趁机把手抄本拿了回来,很显然,现在的龙四已经不是那个机敏过人的内政大臣了,而是一个开始有八卦倾向的醉鬼。

    “嗯……我也要看。”龙四顿时不满起来。

    “好好,我念给你听。”

    龙四双眉一杨,“听故事吗?我还没有这种经历,普通人家的孩子,是不是晚上都会有父母讲故事,然后一边听,一边入睡?”

    “普通的人家很多都会。”

    龙四忽然很感兴趣的望着天闲,“你呢?”

    天闲也望着她,“我不会,因为……”

    笑了下,天闲摇摇头,“总之,我没有这样的经历。”

    天闲清楚的记得,在自己还很小的时候,天正则会在以为自己入睡后来到床边,望着自己。

    天闲自己也不清楚这位父亲心中在想什么,是怜爱还是愤怒?

    或许,他对自己寄予厚望,但从小父子之间并不亲密,这是事实。

    龙四歪歪头,理了下自己的长发,垂下目光来,“抱歉,我问了不该问的,我……有些喝醉了。”

    “还知道自己醉,看来还是没真醉。”天闲微微一笑,“这没什么,睡前能听故事的孩子都是幸运的,问题是大多数孩子都不算幸运。”

    龙四抬起目光,又笑了起来,“那……为我们这两个不算幸运的孩子,干一杯。”

    这个女人……应该还是喝醉了吧,天闲苦笑。

    又喝了一杯,龙四索性趴在了桌子上,“你念给听,我就当做是听故事了。”

    天闲很愿意,只要龙四安静一下就比什么都好。

    小花园不大,天闲开始念起露娜的手抄本,声音在小花园里微微的回响,火叶城的喧嚣似乎都消失了,只剩下这点点声音。

    龙四垫着下巴,有些出神的望着天闲,酒杯就在身边,很久却都没去碰。

    偶尔的,龙四还要插话,提出问题,表达惊讶,展现愤怒……

    精灵王的遗言可谓包罗万象,他们上千年的生命中,大多数无法对人提及的秘密都会记录在这上面,纵观这本书的时间,其实就是一本活生生的,最真实可信的历史。

    而因为精灵在诸神时代也是神灵之下的上等种族,精灵王知晓很多秘密,这份手抄本的含金量十足,许多事都是闻所未闻,甚至和人类所创造的典籍截然相反的。

    天闲惊讶无比,甚至有种身体微微发颤的感觉,时光回溯,上万年的历史就在这一本不厚的书中,波澜壮阔又真实无比,没有比这更能震撼人心的记载了。

    天闲一页一页的翻看着,忽然发现,龙四趴在桌子上,居然睡着了。

    叹了口气,天闲过来把她放倒在长椅的软垫上,遮阳伞也拿来挡好,别看沙漠里睡觉不会感冒,但你敢在沙漠的阳光下无遮无挡睡着,那么分分钟让你明白什么叫做太阳的毒辣。

    才要去继续看书,天闲感到后心一紧,龙四竟然醒了,抓住了自己的衣服。

    一阵哼哼,龙四努力爬了起来,然后发现爬到了天闲背上。

    “嗯……念完了?”龙四有些迷糊。

    “姑奶奶,还没有,这东西内容很多,我才看了不到一半,你困了先睡一会儿,酒我不会偷喝的。”

    “不……”龙四直接摇头,“睡醒了就要去工作了……”

    嘿嘿笑着,龙四抢过了天闲手里的手抄本,“轮到我来念了,让你做一次幸运的孩子,快坐好,不对,是躺好。”

    天闲无奈了,“我说,你就去睡吧,不要来添乱了。”

    “添乱怎么了?”龙四直接问,一下把天闲问的不知道怎么回答。

    “添乱你也不能把我怎么样。”龙四咯咯的笑,“躺下躺下……”

    把天闲按倒,龙四坐在一边,一手端着美酒,一手拿着手抄本,一个字一个字的开始给天闲念故事。

    这真的让天闲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不过,听着听着,天闲不由竖起了耳朵。

    “恶魔……那种东西,只能用恶魔来形容,嗯……来自深渊之下,比黑暗更加黑暗,比寒冷更……更加寒冷,不知……是谁召唤了它们,月神……很愤怒……愤怒,这个字是愤怒……没错……”

    恶魔?

    天闲不由坐了起来,来到龙四身边望着手抄本上的内容,露娜在把这个手抄本交给自己的时候表情很凝重,似乎里面有许多惊人的秘密,但没想到会提到恶魔。

    难道和之前精灵王所说的是一种东西?

    “他们……他们,嗯?”龙四一扭头,发现天闲居然坐了起来,“躺下躺下……”

    “我坐着听好了,太远了听不清楚。”

    龙四眨眨眼,笑了,“你这个小色狼,好好……我知道了。”

    天闲又被按躺下了,但这次被按着枕在龙四的双腿上,龙四就把手抄本放在天闲胸口上,迷迷糊糊的念着,念着……

    然后龙四睡着了……

    这次真的睡着了。

    天闲起身才发现,那瓶酒只剩下瓶底,几乎都被龙四喝光了。

    再次把龙四好好放到一边去,天闲迅速查看起龙四念的那一部分。

    只翻了几页,天闲不由面色凝重起来。

    这上面有关于月神的记载,不过……这上面的一切和自己看到的一切并不相同,甚至是完全相反的。

    而且,显然这部遗言上的文字必然是真实的才对!(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