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九百六十七章 宽恕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精灵王永远的消失了。

    他没有再选择回到精灵遗言中,而是就那么呆在防御阵中,默默的等待自己再一次被邪恶的力量侵蚀,重新变成一个狰狞的魔鬼,最后因为没有真正的和精灵遗言的庇护而消散……

    天闲、露娜还有莱妮一直都在这里默默的看着他一点点走向死亡。

    这是个让人纠结的过程,但这也是对这位走上不归路的贤王能够献上的唯一敬意。

    “我们走吧。”天闲撤去了防御阵,其中已经空空如也,精灵王再也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露娜一直流着泪,而后来醒了的莱妮则表情木讷,似乎受到了过于巨大的震动。

    走出研究所,书院里的精灵们还不知道生了什么事,孩子们依旧在吵闹的玩耍,好几个精灵老师头痛无比。

    见到露娜和莱妮,精灵们又围了上来,亲热的和露娜与莱妮打招呼。

    勉强应对过去,天闲几人迅离开了书院。

    在精灵王宫的一个小房间里,露娜默默的翻着那本精灵遗言,她的眼中时而闪过丝丝惊讶的波动,但表情十分平静。

    虽然这上面记录了太多精灵族的隐秘,但那已经成为历史,精灵一族已经和之前并不一样了,而且没有什么秘密能向今天生的事那样对精灵族再产生巨大的影响。

    天闲依旧无法看到精灵遗言上的字,除了露娜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上面到底写了些什么。

    “有一些……是比较有用的消息。“露娜轻轻叹了一声,“我……去写下来,你等等我。”

    努力笑了下,露娜一个人离开了。

    天闲当然知道,在这里写是一样的,但是现在露娜一定希望自己能安静一下。

    她为了寻找亲人才冒险进入人类世界,但直到今天依旧没有什么消息,人类只有百年生命,十几、几十年过去,一切消息都已经烟消云散。

    再一次回到东部王国,还没来得及解开和母亲的误会就亲眼看到她的离去,天闲清晰的记得那时的露娜。

    那样无助,那样弱小……

    刚刚的精灵王,已经是露娜唯一的亲人,但只是短短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她再一次亲眼目送他离去。

    露娜在这个世界上或许已经没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了。

    一定很难过吧,而且是看着上一代精灵王那样落寞的离去。

    同时,天闲也明白露娜的另一层意思。

    莱妮坐在一边,呆呆的,好像完全傻掉了,自从离开研究室后就没说过一句话。

    “莱妮?”天闲轻轻呼唤。

    一连叫了三声,莱妮才有所反应,转过头来望着天闲,“您叫我?神……”

    她的话音立刻止住,好像被一只无形的手卡住了脖子。

    天闲看得懂她的眼神,那是已经惊愕、骇然,甚至是畏惧。

    “莱妮,过来。”天闲对她轻轻招招手。

    莱妮抖了一下,眼神中刹那间闪过犹豫之色,但最后还是低下头慢慢来到了天闲面前。

    天闲现她在抖。

    “把手给我。”

    莱妮缓缓抬起双手,她的手抖的厉害。

    天闲握住她的双手,那一刻莱妮做出了微微躲闪的动作,她的手冷的像冰块一样。

    “莱妮,冷静下来,我有话要对你说。”天闲尽量放轻口气

    莱妮颤抖的更厉害了,身体开始向后缩,极力要挣脱天闲的手。

    天闲微微皱眉,抓紧莱妮,同时默运逆心诀,一股平和的气息顺着手掌进入了莱妮的身体。

    莱妮身体顿时猛的颤了两下,挣扎的动作随之停止。

    但她依旧不敢抬头。

    “莱妮,冷静,冷静。”

    天闲的气息和七宝灵心真解运转的气息同出一脉,在天闲的引导下,莱妮开始默运七宝灵心真解。

    “冷静,冷静……”天闲没有放手,始终望着莱妮。

    过了好一阵,莱妮终于慢慢抬起头,那双漂亮的眸子里闪动着清醒的光彩,同时依旧带着掩饰不住的畏惧。

    看了天闲一眼,莱妮立刻低下了头。

    “莱妮,我不是神使。”天闲轻轻说。

    只是这一句话,刚刚平静下来的莱妮顿时呼吸又急促起来。

    天闲紧紧握着她的手,“但我是受大祭司的嘱托才冒充神使的。”

    莱妮一怔,身体僵硬了一下,抬起头用不敢相信的眼神望着天闲。

    天闲的神色很诚恳,虽然这么说不算完全真实,但也确实不是假话。

    “大祭司离开的时候身边没有别人,她只能相信我,将她月神祭祀的传承和她的记忆都留给了我,那时精灵一族破碎不堪,精灵王和月神祭祀双双陨落,元老议员也几乎死伤殆尽,我只是一个人类,我没有办法振臂一呼让精灵们相信我,你明白吗?”

    莱妮缓缓的摇头,眼神透着畏惧,不知是想说不相信,还是不明白,又或者是根本不懂。

    “那她想让你继承月神祭祀的职位,你知道吗?”

    莱妮又抖了一下,这次她的眼神清明了很多,意义明确的摇了摇头。

    “那是我第一次去东部王国,第一次见到精灵部族,作为人类我对精灵的了解十分有限,我之所以准备让你继承月神祭祀,其实这是大祭司的意思,我无法分辨你和莱娜到底谁更适合。”

    天闲小心的说着,观察着莱妮的反应,这时天闲也不敢说太多刺激莱妮的话,但只要提起大祭司,莱妮就会认真的听,而且平静下来,这一点天闲猜对了。

    望着她的眼神,天闲尝试放开了手。

    莱妮迅抽回手去,但并没有远远躲开,这让天闲安心了很多。

    “莱妮,我听莱娜说,你们两个都是从小跟随大祭司的,是吗?”

    莱妮又点点头。

    “那……”天闲把语调放轻,“精灵王说的,大祭司很久之前就希望能效仿人类世界改变精灵一族的状况,这是真的吗?”

    听到精灵王这个称谓莱妮的脸色微微白了一下,不过她还是点了点头。

    “这么说大祭司愿意相信人类?”

    莱妮咬咬嘴唇,这次她犹豫了。

    “比如……她愿意相信我,这个你应该知道。”天闲赶紧提醒。

    莱妮望着天闲,点头。

    天闲笑了笑,“那……你相信我吗?”

    莱妮顿时愣住了。

    天闲望着她,用最真诚,最诚恳的眼神望着她,天闲这一刻真的最渴望的就是眼前这个精灵女孩能点一点头。

    这个动作,在这一刻比什么都要重要。

    时间仿佛凝固了,莱妮望着天闲,眼神中闪动着复杂难明的东西,一时让天闲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忽然,莱妮的眼中涌起了泪花。

    天闲大吃一惊,顿时有些不知所措,连忙抓住莱妮的手,“莱妮,不要哭,听我说,冷静下来听我说!”

    莱妮的泪珠却已经落了下来,低头轻轻啜泣。

    天闲顿时焦急,如果这一次不能让莱妮走出阴影的话,恐怕今后就很难了。

    “莱妮,不要哭,看着我……乖,抬头看着我,冷静……冷静下来听我说。”

    莱妮“哇”的大哭起来,一下扑到天闲怀里,抱着天闲痛哭失声。

    天闲完全懵了,一时不知道生了什么,只要轻轻拍着莱妮的后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知道……”莱妮哭泣着,“精灵王抛弃了我们……”

    天闲心头顿时一震。

    “月神也抛弃了我们。”莱妮歇斯底里的哭着,“他们教导我们……他们,他们是精灵的一切,可是……可是却抛弃了我们。”

    “所有人都死了……全都死了!精灵王城也毁了!什么都没有了……都没有了!”

    “精灵王死了,大祭司也死了,元老们都死了!月神还要杀了我们……”莱妮丝丝抓着天闲的衣襟儿。

    天闲一声叹息。

    轻轻摩挲着莱妮的头,天闲无奈的说:“对不起,莱妮……你不该承受这些的,是我一直没有办法,又必须尽快有一位月神祭祀出现稳定精灵们的心。”

    莱妮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哭过,似乎想把一生所有的眼泪都哭出来,哭到声音沙哑还是不停的流泪。

    天闲好言安慰,心中一块石头终于落地,只要莱妮承认了这些事实,那么她就不会再有事了,只会变得更加坚强。

    “哭吧,哭吧……”轻抚着莱妮的长,天闲心下感叹,莱妮按照人类的年龄计算,才十五岁左右,这一切对她来说太残忍了。

    哭着哭着,莱妮忽然没了动静。

    天闲以为莱妮哭累了,低头一看,却现莱妮已经微微抬起头,正努力的擦着自己的眼泪,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

    “莱妮……莱妮不哭了。”哽咽着,莱妮擦掉脸上的眼泪,立刻从天闲的怀里起身。

    天闲摸摸莱妮的头,安慰道:“没关系,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经常哭鼻子,哭的比你还凶。”

    莱妮眼睛红红,似乎信以为真,惊讶的望着天闲,然后摇摇头,“但莱妮要成为月神祭祀,莱妮不会再哭了。”

    人变的坚强,往往只是一瞬间而已。

    望着莱妮,天闲微微恍惚了一下。

    “莱妮……”

    “莱妮知道!”

    一直以来,莱妮第一次打断了天闲的话,“是莱妮太软弱了,所以才会欺骗自己,让大家担心,让神使大人您担心,但今后不会了!莱妮会尽快成为月神祭祀,尽快让所有的族人安心。”

    天闲看了看莱妮,轻轻说:“莱妮,我……并不是神使。”

    “莱妮明白。”莱妮认真的点点头,也认真的说:“但对于莱妮来说,您就是神灵派来的使者,但不再是那位要杀光我们的月神,而是一位仁慈的神灵,您一定是他派来拯救我们的。”

    天闲愕然。

    莱妮眼带泪光,但露出了笑容,“就算不是,莱妮也愿意相信,莱妮请求您……就让莱妮一直相信下去吧,月神那样残忍的对待我们,莱妮……真的想有一位神灵去信奉。”

    莱妮到底还是莱妮,与理智的莱娜是不同的,或许就是这份感性让她更加敏锐,更适合成为月神祭祀。

    “嗯……好的。”天闲笑着点点头,“那么……是哪位神灵,就由你自己来想一个吧。”

    莱妮没有愕然,反而有些惊喜,“真的?莱妮可以自己……自己来决定?”

    “当然……”天闲呵呵一笑,“但可别太难听了,我也是好面子的。”

    莱妮终于喜滋滋的笑了,“莱妮知道了,马上就去想。”

    天闲望着脸上重新焕出生机的莱妮,微微点头,“好,去吧,慢慢想,时间还多得是呢。”

    莱妮用力点点头,慢慢后退,转身离去。

    “莱妮!”天闲忍不住叫住她。

    “什么事,神使大人?”莱妮回过头,笑的甜甜的。

    天闲抿了抿嘴唇,苦笑一下,“对不起,其实……是我想让你成为月神祭祀的,你本不用担负这些责任。”

    “莱妮知道。”

    莱妮的回答让天闲意外的从容和平静,“她说起过,我们四姐妹都没有资格继承大祭司的职位,除非付出巨大的努力,那么在五百岁后或许有机会,不过现在莱妮知道自己必须成为月神祭祀,莱妮一定会竭尽全力。”

    “并不是每一件事都能称心如意,就像神使大人也不得不做出自己不愿意的选择,莱妮不是小孩子了,全都明白。”

    天闲闻言心中有些感动。

    “谢谢。”天闲沉声说。

    “是莱妮该说谢谢,但这句话太轻了,莱妮会好好做事,绝对不会辜负您的希望。”

    天闲笑了,“好,去吧,想个好听点的名字。”

    “是,神使大人。”莱妮轻轻回答。

    在门口,莱妮和返回的露娜擦肩而过。

    “女王姐姐。”莱妮笑着行礼,轻盈的走过。

    露娜一愣,从来没见过莱妮这样过。

    走进房间,露娜疑惑的看看天闲,又看看门口。

    天闲长长吐了口气,开怀的笑了,“莱妮啊……比我想象的厉害多了,我感觉,我……”

    露娜奇怪,“你感觉什么?别说你喜欢她,那样我立刻先把你宰了。”

    天闲呵呵的笑,“我是说,我感觉……被宽恕了。”

    ---

    新年快乐!

    今天早稿,大家晚上陪陪身边的人,早些休息,明天就是新的征程了。(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