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九百五十九章 伪装之章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看着龙四笑的好像一条十足的狡猾狐狸,天闲顿时就觉得不靠谱了,“什么叫……我要牺牲?”

    龙四合上教典,凑近天闲一切,蛊惑的说道:“你想,关于古神的那些事我们其实都不清楚,唯一能了解到真相的途径就是你得到的支配者的记忆,可是支配者的记忆杂乱无章,要想了解确切的事很麻烦,有的甚至根本没有记载,但现在我们有一个现成的方法可以了解古神时代的事,而且还能得到相关的更多情报。”

    天闲立刻向后挪了挪,因为从龙四的身上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

    龙四马上又凑过来,“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错过这次……可能就没有下一次了,你可要想清楚。”

    伸出纤纤手指,在天闲胸口戳啊戳啊,龙四满脸笑眯眯的,“想清楚啊,想清楚……”

    天闲开始冒汗,“你到底……到底要我做什么?”

    “灵官啊!笨蛋!”龙四双眼亮起来,“现在还有什么途径比直接去问灵官更直接方便的吗?白的嘴巴是石头一样,什么都问不出,但灵官现在负责教导你,勾通更多,得到的信息也就更多!”

    “他知道教典变成了这个样子,还不宰了我!我刚才是特意躲开他的!”

    龙四耸耸肩,“所以我说牺牲喽,他怎么也不会杀了你的,对不对?”

    “你对我的关心程度,就只限于灵官不杀我就可以吗……”天闲欲哭无泪。

    龙四轻轻晃了晃还有些活动不便的手臂,“反正你和我们不一样,只要死不了似乎都没什么问题,是不是男人!死不了还犹豫什么!?”

    天闲竟然有点说不出话来,没想到对方可以把这样的话说的如此义正言辞……

    “可是……灵官也未必知道,而且就算知道也未必告诉我们,还可能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那就要看运气了。”龙四很光棍儿的说,“教典上的线索太模糊了,古神的故事对于我们来说完全没有实在概念,其中的重点在哪里只有真正了解那个时代的人才知道,灵官是不二的选择,至于……”

    思索一番,龙四点着头说:“万一灵官有什么不好的反应,我想也没什么事。”

    天闲忍不住瞪眼:“可我有事啊!”

    “白会保护你的。”

    “你怎么知道?”

    龙四微微一笑,眼中透出敏锐的光芒,“白之所以琢磨不透,是因为我们不知道他到底想要什么,但并非是他有多么高深莫测,在我看来,他强大无比之外也不过是个无奈的父亲,他追寻的目的和对亲人的感情存在着某种冲突,他疏远亲人,但却又对她们关切无比,我观察过他,这一点不会错的。”

    天闲奇怪的望着龙四,“你这么肯定?”

    “当然。”龙四笑了笑,“他看雪和凌的眼神,和龙渊大帝看我的眼神截然不同。”

    天闲挠挠头,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没关系,我并不在意这个,从小就已经习惯亲人冷漠的眼神了,反倒是到了这里,你们这群傻瓜白痴的眼神让我不适应了很久。”

    天闲不由笑了起来,然后左右打量起龙四。

    “看我做什么?”龙四很自信自己的仪表没什么问题,虽然打扮清淡,但也是精心修饰过的。

    “我给你说媒吧!”天闲忽然冒出一句。

    龙四顿时呆了一下,然后脸色一阵红白,“你……你说什么!?”

    “不也老大不小了,整天忙于政务看到的男人就那么几个,还都是俯首帖耳的部下,再这么下去,什么时候才能改改这凶巴巴而且满肚子坏水的性子啊,女人老的很快,一转眼可就是黄脸婆了。”

    龙四脸色由红白转为铁青,“你……你是说我老对吗?

    转身拿过食盘,龙四把里面杯盘碗筷刀叉有什么算什么,一股脑的丢了过来。

    天闲点头,这次没拿混龙枪,算是不小的进步。

    “我可没这个意思,只是给你个建议,爱情可以让女人更美丽……”一边飞快接住所有的东西,天闲一边悠闲的说。

    “砰!”

    接住了所有的杯子盘子等等东西,天闲的脑门上还是挨了龙四卷成筒的文件的“致命一击”。

    把文件接过来,揉揉脑门,天闲还是笑着说:“自从你得到龙渊帝国和平公主的封号后,各国前来向你求婚的人络绎不绝,你一个也没见过,我想作为大公,该为我的内政大臣的终身考虑一下。”

    龙四哼了一声坐回去,“还不是嫌弃我年龄大了,你这个混蛋!你以为我是在为谁每天埋头政务!几乎天天熬到深夜!现在你居然想把我嫁出去!你有没有良心?我是你的内政大臣!我不在这谁为你工作?我……”

    越说越是恼火,龙四索性一转身把后背给了天闲,“我不嫁!你不满的话就看着办吧!”

    天闲搓搓脑门儿:“喂喂……我没有要把你嫁出去的意思,那是你自己决定的事,我只是提一个建议,一个建议而已,嫁娶这种事人之常情,我只是……只是以朋友的立场说这些话而已。”

    “那也不嫁!”龙四冷冷的一哼,“我想要的是君临天下!那些垃圾一样的男人根本配不上我!简直让我恶心!我就算老死也不会嫁!”

    天闲叹气,“好好好,别生气了好不好,你不喜欢我今后就让来求婚的全部滚蛋,压根儿不许进火叶城的大门。”

    龙四扭过头来,“真的?”

    “当然是真的!”

    “这还差不多。”龙四露出笑脸,立刻又凑了回来,“那我们还是说说去见灵官的事吧。”

    天闲感到一阵无力……

    “我说你啊,这样下去以后就只能嫁给我喽。”

    龙四一怔,干笑了两下,“好啊,你想的话……就娶我好了,不过,不过我……我在你眼中只是个老女人而已,看来我是一定嫁不出去了。”

    天闲叹气,“要是老女人就可以让求婚者从火叶城大门口一直排到龙渊帝国边境,那我也想做个老女人,起码不用走倒哪里都被追杀,这次去圣灵殿开始的一段路你是没看到,我简直以为我是整个大陆的公敌了。”

    龙四笑了起来,然后有些认真的望着天闲,“你今天对我说这些,是不是真的……觉得我年龄太大了,我已经二十二岁了……大陆上大多十六七岁成婚,到了我这个年龄已经有两个孩子了,我……”

    一向强气的龙四罕有的垂下了目光,“我知道我并不漂亮,男人喜欢女人的特点,我……我可能都没有,除了一心住持政务,可以管理城市外,我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哪里可以让男人喜欢,我……我想……”

    “傻瓜。”

    天闲忽然伸过手来,轻轻捏了下龙四的鼻子,龙四不由微微愣了下。

    “从前明明已经说过类似的话了,你到底觉得怎样才算漂亮的女人啊?”天闲无奈的从一旁把镜子搬了过来放在龙四眼前,“看见里面那个小妞儿没有,按照这个模样去火叶城大街上找找,能找出五个比她漂亮的我把火叶城吃掉!”

    “非要像四姑娘那样妖媚的才算漂亮的话,天下的女人都有去上吊自杀了。”

    龙四面颊微微红了起来,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又有些不好意思去看。

    “所以我说或许你该多看看身边的男人。”天闲把镜子拿开,“然后就知道他们喜欢什么样的女人了,有一句你总说的话其实是非常正确的。”

    天闲不客气的打量龙四,“男人都是傻瓜,喜欢女人的理由十分简单,只要……好的好的别生气,我不说就是了。”

    赶紧收回在龙四身上转动的目光,天闲一本正经的说:“你二十二岁,只要比十八岁的女孩更美就好喽,年龄这种东西,有时候可以成为女人额外的资本,比如你这样的。”

    龙四咬咬嘴唇,望着天闲,天闲也望着她。

    忽然,龙四噗嗤的笑了,“你这个混蛋果然很会哄女人,我差点都被你哄的动心了!”

    “那就松懈一些,嫁给我喽!”天闲嘿嘿坏笑。

    “怕你不敢娶。”龙四扬扬眉毛,“我将来要嫁的人,一定会让我成为这片大陆的主人。”

    天闲再次叹气,“野心这么大,很难嫁出去的。”

    “不要你管!”

    龙四站起来,走到窗前的阳光中,吐了口气说:“或许……最终没人娶我吧,但我还是想活在自己的美梦中,我会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好好保养身子,等着那个男人来我身边,他不出现,我就一直等!”

    “我相信会出现的……”天闲也站了起来,把教典揣在怀中,“但是呢……性格柔顺一些机会才更大,所以像你这样总是对我挥舞混龙枪,那么……唉你干嘛?放下枪我们好好说话!”

    还好龙四因为受伤还在修养期,天闲顺利的逃出了寒古塔,但屁股上还是被戳了一记。

    这个混蛋女人,枉我那么关心你,还想给你说媒来着……

    嘀咕着,天闲又去了白的小院儿。

    再去见灵官之前,天闲还是想和白商量一下,虽然他几乎百分百的不可能透露任何东西出来,但……总不能放弃希望。

    在远处等了好久,一直等到灵官返回他的宫殿,天闲才蹑手蹑脚的走进了小院。

    和预料中的一样,白只在听到这件事的第一时间惊讶了一下,然后又恢复了懒散的模样,好像翻画册一样用了五秒钟翻看了教典,然后就丢了回来,“既然是灵官的东西,你去找他问问理由好了,这些死板的事不要来问我。”

    天闲无奈,只好又来找灵官。

    当初抬着灵官宫殿的那四个白袍人始终在宫殿四周侍立,天闲怀疑他们不是真人,因为他们从不休息,机器人一样站在宫殿的四个角上,只有当有人靠近的时候才会有所反应。

    说明来意,白袍人去里面通报一声,很快返回让天闲进去。

    这还是天闲第一次进入灵官的这座宫殿。

    进门十个封闭的房间,前面和左右各有一扇一模一样的门,天闲注意到就连墙壁上的火把座都是暗金打造的。

    回头一瞧,自己身后的那扇门和眼前的三面也是一模一样,如果在这里转个圈,很可能就分辨不出哪个是自己进来的门了。

    “走左边的门。”灵官的声音在空气里响起。

    天闲现在肯定,一旦选错了门,肯定会有不好的后果,乖乖推开了左边的门,天闲眼前一下亮了起来。

    这是一个古香古色的圆形书房,面积不大,周围是环形排列的书架,中间有一个壁炉,里面正燃着火焰,书房里没有其余的灯光,壁炉的光芒明暗不定,照的在坐在壁炉前的灵官身影在背后的书架上不断跳动。

    整个房间依旧全是用暗金打造的,墙壁、地面、书架、桌椅、甚至是书籍。

    天闲这才知道,原来暗金打造的书籍并不是仅仅只有灵官的教典。

    “你来做什么?”灵官正在壁炉前看书,他很仔细,粗大的手指轻轻抚过书页上的字,眼神无比认真。

    “我来……归还教典。”

    灵官扭过头来,半明半暗的僵硬面孔显得有些可怕,“为什么要送到这里?之前都是等我去城镇大厅的时候才还给我。”

    “因为……因为出了些问题。”天闲忍不住有点心虚。

    之前的确打败了灵官,但天闲完全不觉得自己能在生死斗中战胜对方。

    “问题?哪里有问题?”灵官放下书,站了起来,三米多高的袍子一下挤满了整个房间。

    “这个……您看一看就知道了。”天闲把那本教典递了过去。

    灵官接过教典,翻开来查看。

    天闲有些紧张,并且暗暗戒备,以防灵官忽然发怒出手。

    “是太深奥了吗?”灵官合上了教典。

    天闲顿时一愣。

    “这是最后一本了,你能默诵下来的话我就暂且承认你虔诚的信仰,人类小子,不要给我搞什么花样!”

    天闲慢慢瞪大了眼睛,灵官……灵官没有发现教典的变化!

    这怎么可能?(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