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九百四十章 抉择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灵官又坐在了城镇大厅中,好像远来的客人,默默的喝茶。

    白这次也在,而且就在灵官桌的对面,一脸得意笑容的喝着酒,不时对他几句什么。

    天闲没急于话,而是仔细的询问了所有人,确定大家的记忆都没有消失之后,总算送了口气。

    “灵官大人,现在是不是可以认为您已经执行完了您的规则和戒律,不会再喊打喊杀了?”天闲确定的问。

    灵官没有立刻回话,依旧默默的喝茶。

    大家的目光不由集中到他的脸上,或者是他的头上,就在刚刚这颗脑袋还掉下来过,现在竟然还能喝茶……

    “愿赌服输,难道现在你连这魄力都没有了?”白唉声叹气。

    灵官那万古不化的面孔第一次浮现出明显的怒意,“要不是你,也不会发生这种事!”

    白哈哈一笑,“或许是我,但谁又知道这是否就是命运呢?如果我不在这或许会有其他人,你今天终究是要败在这个子手上。”

    灵官沉吟半晌,终于叹息了一声,“好吧,既然许下诺言也无法完成既定的规则和戒律,这或许就是命运吧……”

    再次沉吟了一阵,灵官以沉重的声音道:“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会如实回去向教皇禀报。”

    望了天闲一眼,灵官的眼中闪烁着莫名的精芒:“神启者,已经出现了。”

    天闲一听大为兴奋,灵官的意思是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也就意味着圣灵殿将不再是敌人,而是盟友。

    “人类子,你所使用的,到底是什么力量?难道……”

    天闲心中偷笑,一本正经的回答:“灵官大人,看来您对我的身份还是有些怀疑,这和您刚才的话似乎不大一致。”

    “我之所以承认你的身份,是因为有约在先!”

    天闲一笑,“那么灵官大人,您到底有没有一个标准来承认我的身份呢?还是您一开始就已经认定我是渎神者,只是来大开杀戒而已,如果是这样的话,您现在坐在这未免太难看了。”

    灵官沉默下来,望着天闲的眸子里寒光闪闪。

    天闲并不在意,施施然道:“您并不了解我的力量,也不知道我到底经历了什么,就一厢情愿的做出了判断,甚至赌约之后在心中依旧不肯承认,您到底……是怎样看到所谓命运的呢?”

    “还是您认为自己的意志要高过诸神留给人们的命运?”

    灵官依旧望着天闲,但眼中的寒光却缓和了几分。

    天闲并不害怕,逆心诀可是一家独创,这天闲再无分号,就算把诸天神佛到齐了也没人能清楚这到底是什么,灵官自然就更不懂了,直接把这成是神力也没人能反驳分毫。

    况且,现在我是赢家!话自然有底气。

    白哈哈而笑,“要想和这个子斗嘴,恐怕你还真不是对手,但你承认也好,不承认也好,不要忘了你已经输了,而且我们打赌在先,你可不要嘴上总是规则戒律,而自己却不守规矩。”

    灵官闷头喝茶。

    “好了,既然打也打了,那么现在该是来谈谈赌约的时候了,当初我们好,如果你赢了,随便你怎么做都可以,而你输了的话……”白晃了晃酒壶,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

    灵官钢铁似的眉毛皱了皱,“我输了的话……你想怎么样?”

    “我能把你怎么样?”白摇摇头,“我也不需要把你怎么样,不过当时我的是,到时候让那个鬼自己去想条件,没错的吧?”

    灵官脸色开始发黑,“不错,是这样的。”

    “那就好了。”白转过身对天闲道,“子,这天闲最好的机会已经落到你面前了,作为胜利者,你可以提出赌约的条件了。”

    天闲这边所有人都愣住了。

    下一个瞬间,天闲不由开始流口水……

    这可是亲岳父大人啊!!

    可以向灵官提条件的机会!这简直是天上掉下一座金山!

    “真……真的?”天闲有不敢相信。

    灵官黑着脸,默默咽下凉茶,“可以!”

    “那……”

    天闲才要话,一下被露娜按住了嘴巴,飞快的拖到一边,大家全部凑过来,脑袋拥在一起飞快商量起来。

    灵官看到这样景象不由气的浑身发抖,感觉自己变成了待宰的羔羊。

    “白……你难道就不能回归正途,做些有意义的事吗?”灵官凝视着白问道。

    白懒散靠在那里,嗅着酒香,一脸迷醉,“正途?有意义的事?你难道是认真的吗?”

    “白!到底是为了什么你非要这样不可?”

    白吐了口酒气,“没什么,只是那些有意义的事有你这样的人去做就够了,而且你难道没发现吗?即使你走在正途上,做着有意义的事,可依旧什么都改变不了,倒不如像我一样,寻找一些其它的办法。”

    灵官沉默了,目光变的有些复杂。

    “或许,没有什么对错,但……有些做法,终究会走向毁灭,你如果不停下的话……”

    白轻轻打断灵官的话,“既然没有错,那么又何必惧怕毁灭,曾经的诸神现在也烟消云散,何况是你我,总有一天我们也会变成尘埃,在那之前,按照自己的意志走下去吧……”

    灵官无奈的叹了口气。

    白却笑着,举起酒杯来,“这就是所谓的命运啊……就连诸神也逃脱不掉,坦然接受吧!”

    那边,天闲这一大群终于商量出结果了。

    天闲脸上笑的花一样灿烂,好像要领奖杯一样走了过来。

    “子,决定好了吗?”

    “决定好了!前辈!”天闲双眼放光。

    “吧,无论你什么,他都会答应的。”白毫不客气的。

    灵官依旧黑着脸,但也没反驳。

    “两个条件!”天闲干脆利落的。

    “两个?”灵官声音中蕴含怒意。

    天闲理所当然的:“当时可没多少个条件,两个已经很少了。”

    白哈哈大笑,“不错不错,没有三个四个,子你真是比以前宅心仁厚的多了。”

    “多谢前辈夸奖!”

    “嗯嗯……今后继续努力,不要老是耍滑头,记住了吗?”

    “是!晚辈记住了!”

    看着白和天闲一唱一和,灵官心头冒火,但也不好什么,只能哼了一声,“吧,两个就两个!”

    天闲清清嗓子,认真的:“第一个条件,请灵官大人您详细的明一下,为什么……头掉了您还能活着呢?”

    灵官的脸顿时更黑脸。

    白挑挑眉毛,顿时满脸坏笑,“我子,你就是要问这种无聊的问题吗?”

    天闲表情很认真,“这件事……不弄明白的话,我们所有人心里都感觉十分难受!”

    “这件事,不如我来好了,让他自己怪为难的。”白嘿嘿的笑。

    天闲心想,人家就坐在那里,你在旁边“扒皮”人家的秘密,那才是最难受的吧!

    “不必!我自己来!”灵官眼中凶光闪烁的瞪着白。

    “好,好……你自己,自己。”白无所谓的笑着。

    灵官缓缓站了起来,巨大的身躯让天闲十分有压迫感。

    “人类子,你看清楚,这就是你想知道的秘密。”灵官着,缓缓拉开了自己的宽大长袍。

    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凑近了过来。

    当灵官拉开了他的长袍,每个人一瞬间瞪圆了眼睛。

    长袍下空空如也……

    根本就没有身体!!

    大家不由一再确定,真真的看清楚白袍下空空荡荡,根本没有身体之后不由脸色有些发白,抬头看看灵官,他的脑袋依旧活生生的在那……

    “唰”的一下掩好白袍,灵官重新坐了下来,低声:“我的身体,只有手脚和头而已,身躯和四肢已经没有了,袍子只是伪装。”

    所有人张大着嘴巴,难以置信的望着灵官。

    “以身躯和四肢为代价,用秘术强化了手脚和头,这是为了长久的存活下来。”灵官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对面的白,“并不是随便什么人都是可怕的怪物,可以让整个身体穿过岁月,从不衰老。”

    天闲脑子里一片混乱。

    如果是这样,这个灵官已经不只是并非人类,完全是另外一种存在状态的生灵了吧!还是头一次听可以只留下手脚和脑袋就能活着的!

    “满意了吗?”灵官冷冷望着天闲。

    天闲擦擦头上细细的汗珠,缓和一下心情赶紧头,“这个……这个真是抱歉,我还以为是什么厉害的招数,没想到……”

    从心中,天闲开始觉得这个灵官有悲惨了,看来他曾经是一个人类,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肯定不会心神愉悦就是了……

    “命运如此,第二个条件吧,人类子!最好不要像第一个这样无聊!”

    天闲吸了口气,大声:“灵官大人!请您教我今天决斗时召唤那些战士的那一招吧!”

    灵官的眉毛一下拧到了一块。

    “噗!!”同时白一口酒喷了出来,全喷在了灵官的白袍上。

    “是你!?”灵官双眼燃烧起愤怒的火焰,一下盯住了白。

    “不是我,不是……咳咳……”白一面咳嗽,一面赶紧否认,但他同时已经笑的喘不过气来了。

    “真的不是我……咳咳,我以……咳……发誓!不是我告诉他的……咳咳……”

    灵官好像被烧着了的野兽,双目寒意森森的望着天闲,“人类子!你再一遍!”

    天闲不明就里,但再笨也发现自己似乎提出了一个了不得的条件,当下再次提高了嗓门:“请您教我召唤那些战士的招数吧!!”

    “哈哈哈哈……”这回白彻底大笑了起来。

    灵官的脸完全黑成锅底,双眼明亮的好像两朵鬼火,似乎随时要跳起来吃人。

    “子!”白看起来脸都要笑的抽筋,“你的眼光不错嘛!你知不道灵官到底为什么称为灵官?”

    天闲不知道,直接摇摇头。

    白又是一阵大笑。

    “不行!这个条件无法答应!”灵官竟然直接拒绝了。

    “为什么?”天闲奇怪的问。

    灵官答不出,脸色漆黑如墨。

    既然灵官表情这么严峻,那天闲就更加不能松口了,瞪着灵官,灵官也瞪着天闲,场面顿时僵持住了。

    白在一旁悠哉悠哉的倒了杯酒,“我看算了,你就教他好了。”

    在灵官没发怒之前,白立刻补充道:“反正这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学会的,不仅要天分,还需要时间,人类只有区区百年的寿命,你怕什么?”

    “再……”不等灵官反驳,白继续道,“这可不是强人所难,而是你输给这个子的条件,你可要守规矩。”

    灵官仅有几句反驳的话也被白全部堵了回去,心中恼火,又发作不得。

    良久,良久……灵官眼中的怒火终于慢慢熄灭。

    “好吧……既然是在规则和戒律之下,这就是命运吧。”灵官缓缓的。

    “多谢灵官大人!”天闲兴奋差没跳起来!

    学习这个召唤奇异战士的招数,其实是四姑娘极力主张作为条件的,目的很简单,招数并不是单一的目标,目标在于可以长时间和灵官接触,那才是更具有价值的东西!

    “什么时候开始学习?”天闲迫不及待的问。

    “明天。”灵官简短的回答,然后轻轻挥了挥手,“你们都离开吧,我有话要和他。”

    灵官指的是白。

    天闲再次谢过灵官,开开心心和大家全部离开了。

    城镇大厅里只剩下灵官和白,白自顾的喝酒,也不理灵官,灵官也沉默着,大厅中寂静的压抑。

    过了很久,灵官以沉重的声音:“白,你做了一个危险的选择。”

    “哦?我不记得……”白笑笑,“刚刚可是你做出了选择。”

    “并不是刚刚。”灵官摇摇头,“你躲在这座城市里,是在等我来吗?”

    “怎么可能?我们都恨不得再也见不到对方才对。”白拿走灵官的茶,换了杯酒,“但不管怎么,今后我们倒是不想见也会常见了,先喝杯酒,除除晦气吧。”

    灵官并没有喝酒,“白,你要知道,如果我发现你的选择并不正确,或者只是开始怀疑,我会杀了那个子!”

    “哦?”

    白笑笑,“当然可以,一直以来,我都是这么做的。”(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