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九百三十七章 渡灵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看来似乎真的有效。”在广场外观战的露娜松了口气,“忽然要我按照那张图梳理头发,真亏得这个死小鬼能想出这种办法来。”

    看到天闲这一次在灵官手下俨然已经十分有抵抗力,大家顿时轻松了不少。

    一旁,莱妮已经在准备庆祝了,“是啊,还有那件袍子,女王大人您真是心灵手巧呢。”

    露娜看了莱妮一眼,毫不客气敲了一下她的脑袋,“什么时候变得能说会道了!在那个死小鬼(身shen)上学些好的,不要学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知道了吗?”

    莱妮揉揉额头,“是,莱妮知道了,不过女王大人真是心灵手巧呢。”

    露娜嘴角慢慢弯曲,最后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哈哈……莱妮,不愧是未来的月神祭祀,你最近变得越来越会说话了。”

    龙四瞧瞧明明已经心花怒放的露娜,小声叹气,对(身shen)边的四姑娘说:“我倒是觉得,露娜和这个小鬼厮混久了,就算做了女王也越来越不像精灵了……”

    四姑娘抿嘴儿一笑,小声回应:“姐姐你也越来越不像公主了。”

    龙四一愣,顿时微微有些尴尬。

    广场中,天闲不无得意的看着灵官,现在已经占据了主动。

    灵官的手被打变形了,天闲可以肯定他段时间内无法恢复,而且他根本没有武器,再加上根据白的描述,灵官的(身shen)体存在弱点,那么近(身shen)(肉rou)搏理应不是他的强项,综合所有的(情qg)况来看,现在他已经落入了下风。

    “灵官大人,如果您觉得不舒服的话,不妨先治疗一下,我们火叶城虽然贫瘠,但是疗伤高手倒是很多。”

    对于天闲这怎么听怎么不怀好意的话,灵官置若罔闻。

    “看来我过分忽视了白的愚蠢,也低估了你的实力,落入现在的境地真是愚蠢。”灵官抬起扭曲变形的手,用另一手握住。

    “嘎嘎嘎……咔嚓……”

    硬生生将变形的手扭回了原状。

    广场外的人群中发出一阵难受的低呼声,灵官的手犹如钢铁,扭曲的时候发出尤为刺耳尖锐的声响,那声音听起来他似乎把所有的骨头全部扭断了。

    天闲也是嘴角直抖,打伤那只手的天闲最知道那是什么伤(情qg),那并非只是普通的扭曲错动,而是真的将手掌骨头打断,扭曲的变形。

    这种伤硬扭回来只有伤上加伤,而且不会有任何效果。

    灵官扭好的手依旧显得有些弯曲,显然并没有完全扭转伤势。

    但他的拳头在天闲眼前惊人的再次握了起来,“小看了对手,这是战斗中最愚蠢的举动,作为惩戒,我会把手上的伤百倍奉还!

    灵官低低的念诵了几声什么,一层薄薄的蓝色光辉从他(身shen)体内渗透而出,笼罩了整个(身shen)躯。

    光芒很淡,不仔细看的话甚至无法察觉,但天闲却感到了一种莫名的危险,不有全神戒备起来。

    猛的,灵官巨大的(身shen)体犹如一道白色暴风卷了过来,巨大的拳头旋转巨石般砸下。

    好快!

    天闲双眸一缩,灵官这次的速度比刚才快了一倍有于!

    但,天闲最喜欢的就是这种纯粹的力量和速度的对抗。

    逆心诀进一步加速运转,天闲全(身shen)的红芒涨起,怒喝着直冲而上。

    一手虚引,一拳蓄力,论起近(身shen)(肉rou)搏,天闲有绝对的信心。

    “砰!!”

    天闲一个倒仰飞了出去。

    灵官巨大的(身shen)体风一样追击,拳头连续闪动。

    “砰砰砰!!”

    天闲转着圈的又连中三拳,人呈一个抛物线飞去,一头砸在广场边上。

    “轰隆!!”坚实的石板被砸的粉碎,观战的人们惊呼一声,纷纷向后退去。

    灵官白袍飘飘,(身shen)上的蓝芒缓缓退去,松开紧握的拳头,五指依旧微微扭曲变形,很难想象刚才就是这样的手使出了沉重如山的打击。

    “对一个人类这样出手有欠仁慈,但对于渎神者却正符合戒律。”灵官没有再追击,而是从他的袍子里拿出一张卷轴打开,“你的罪名以渎神为先,已经罗列在这里,如果……”

    “如果我赢了,这些罪名就都不存在了对不对?”碎裂的石板中,一阵哗啦啦的响声,天闲站了起来。

    广场外本来已经安静的鸦雀无声,瞬间再次扬起冲天的呐喊声。

    灵官十分意外,“竟然还能站起来!”

    天闲随手撕掉了破破烂烂的上衣,露出(身shen)上青黑的四个巨大拳印,这拳印看的场外所有人目瞪口呆。

    天闲的(身shen)体已经重新变得饱满坚实,这四个拳印犹如微微陷入(身shen)体,犹如钢铁烙印一样。

    摸摸(身shen)上的拳印,火辣辣的疼,天闲咧咧嘴,嘿嘿笑道:“样式倒是(挺tg)漂亮,可惜……浅了一点。”

    灵官把正要打开的卷轴重新收起,石板一样的脸上几乎无法察觉的皱皱眉头,“你真的是一个人类吗?是的话,没有理由还能站起来。”

    天闲吐了口气,逆心诀刚才被一阵连续打击的运转不畅,现在终于重新运转自如,晃晃双肩,天闲冷声回答:“灵官大人,您似乎太小看别人了,嗯……就是说您太自大了,按照戒律不知道这样如何处罚。”

    “自大的是你!渎神者!”灵官的白袍再次飘动起来,淡蓝的光辉若隐若现,“这一次不要怪我不留仁慈。”

    “你们什么时候有过仁慈?”天闲圆睁双目,逆心诀的红芒再次覆盖了(身shen)体。

    低吼一声,灵官再次风暴一样卷来。

    天闲运力双目,死死盯着那双拳头,刚刚的交锋明明已经挡开来攻击,结果……

    怒喝一声,逆心诀怦然暴走,燃烧般的血液在天闲(身shen)体内奔流,一步上前以妙至毫颠的速度和角度撞开灵官的拳头,空门大开之下迅猛还击!

    “砰!!”

    天闲再次被打飞来,灵官的手如有魔力,直接贯穿来天闲的防御,狠狠砸在(身shen)体上。

    这次天闲直接飞到了场外,轰的一声砸碎了火叶城唯一的一座珍贵无比的小型喷泉,水花和碎石四处飞溅。

    人群中一片愕然之声,露娜和古丽他们也是目瞪口呆,天闲刚刚似乎还占了上风,一转眼已经根本不是对手了。

    “轰!!”

    一声爆响,喷泉的碎石炸开,人影冲天而起,几个转(身shen)重重砸在场中。

    天闲又回来了。

    “呼……呼呼……”喘息着,天闲嘴角全是鲜血。

    灵官大为意外,实在没想到一个人类受了两下重击竟然还能站在自己面前。

    “灵官大人,这种手段就算是混混打架都不屑于使用,您作为圣灵(殿dian)的使者,未免太不厚道了……”

    场外的人们都是莫名奇妙,不清楚天闲到底在说什么,不过天闲瞬间又回到场中,呐喊声依旧高昂,甚至一浪接过一浪。

    “你说……什么?”灵官语气森然。

    吐掉血水,天闲摆好了架势,“灵官大人,这种手段可不会再奏效第三次了。”

    “狂妄!”

    灵官(身shen)上蓝色光芒涌动,怒吼一声再次冲上前来,双拳幻化成十几个,迎头向天闲罩来。

    天闲一个矮(身shen)冲了出去。

    避开灵官拳头沉重的锋头,天闲根本不再攻击,双臂一阵爆响肌(肉rou)膨胀起三分,怒吼着向什么都没有的眼前抓去。

    “砰砰”两声巨响,天闲的双手抓的结实,顺着(身shen)体的冲势和灵官擦(身shen)而过,猛力一扯!!

    下一刻,所有人都惊呆了。

    灵官大为惊愕,场外的人更是不明所以的瞪大了眼睛。

    但最惊讶的还是天闲。

    这……这是什么鬼东西!?

    天闲抓住的是两只拳头,但和灵官错(身shen)而过,扯出来的却是一个人!!

    一个人?

    蓝色的(身shen)体,犹如水雾烟波凝聚而成。

    天闲心头猛然一震,这东西和当时黑甲统帅凝结的人类灵魂竟然如此相似。

    “砰!”

    那个蓝色的(身shen)体一脚踹在呆住的天闲(身shen)上,天闲应声被踹了出去,但就地滚了两圈迅速站了起来,倒是没有受伤。

    站起来的天闲不由怒目圆睁,“没想到,圣灵(殿dian)竟然是这样肮脏不堪,藏污纳垢的地方!这个人的灵魂是怎么回事!?”

    “没想到,你居然能看出他的存在。”灵官的声音变得谨慎了许多,招招手,那个蓝色的(身shen)体飘到了他的(身shen)边。

    “被打了两次还看不出他在瞬间出手,那就只是白痴而已。”天闲凝视着那个蓝色的(身shen)体,心中怒火燃烧。

    “你似乎见过相似的东西,如此愤怒……难道是什么被痛苦所(禁j)锢的意志吗?”

    天闲一怔,忽然发觉这个蓝色的(身shen)影和之前黑甲统帅驱使的雾化士兵似乎有很大不同。

    刚才的(身shen)体接触中,只感觉到了强大的力量和触感,雾化士兵那种痛苦和绝望的气息丝毫也不存在。

    甚至,甚至刚才感受到了那个蓝色(身shen)影的愤怒。

    有自主的智慧?

    想到这里天闲可是惊愕莫名。

    “(情qg)况,看来比预想的要复杂很多……”灵官深深的吸了口气,“有必要速战速决,向白问明(情qg)况。”

    “速战速决?”天闲眉梢动了动。

    灵官缓缓张开双臂,“你已经……没有任何机会了!”

    “虚张声势这种事,我……”

    正说着,天闲的声音陡然停下,然后双眼慢慢的瞪大、瞪大……

    场外的人们也跟天闲一样,双眼瞪大、瞪大……

    灵官的(身shen)上浮起了浓郁的蓝色光芒,他纯白色的白袍上自动刻画出一个个蓝色的人类模样,然后……这些人就那么不符合常理的走了出来。

    一个,两个,三个……

    一转眼的功夫灵官(身shen)边多了十几个蓝色的(身shen)影,每一个都好似云雾烟波凝结而成,但比起黑甲统帅的雾化士兵,他们可精致的多了,不仅男女可辨,(身shen)上服饰的纹理都清晰可见,每个人高矮胖瘦都不一样,手持不同的兵刃拱卫在灵官(身shen)边。

    这……这是什么玩意儿?决斗不是一对一的吗?难道还可以叫帮手?

    天闲愕然看着这些蓝色(身shen)影迅速分散开来,训练有素的排成了战斗队形,他们都在远处,但已经隐隐把自己围在中心。

    在场外,刚才山呼海啸的呐喊声都熄灭了,人们都瞪着眼,不知该怎么出声才好。

    “那是什么!!?”屠戈放声怒吼。

    那十几个蓝色(身shen)影中,赫然有一个高大的狮人战士,手持狮人惯用的巨大战斧,就站在队伍的最前面。

    露娜也皱起眉,“这个灵官,真是棘手……”

    在广场边缘,两个蓝色(身shen)影已经和天闲呈三角形站位,箭在弦上。

    这是两个精灵(射she)手。

    这些蓝色的(身shen)影种族各自不同,其中最多的人类也只有四人而已。

    天闲倍感压力。

    望着隐隐包围了自己的敌人,天闲心里突突乱跳,这种(情qg)况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过,原本以为竭尽全力和灵官近(身shen)缠斗,加上简单神域的上位效果总会有机会取胜,可是却没想到决斗不是一对一,而是一对十,对面人数还有富于。

    能量触角飞速凝结,探向距离最近的那个狮人战士。

    但是,能量触角刚刚接触那个狮人战士就立刻烟消云消了。

    天闲皱眉,灵官的压制力依旧存在,凭借简单神域能够维持的只有(身shen)体的力量不受影响。

    不过这短短的一瞬间接触,天闲也探查到了一些东西。

    这个狮人战士,竟然是活的。

    呼吸,心跳,血流……竟然全部感觉到了。

    他看起来明明只是一个烟波流动的蓝色影子。

    灵官站在距离天闲最远的地方,巨大粗壮的双手握在一起,高声吟诵起一种古老难明音节。

    天闲觉得这声音似是而非,好像懂得一些,但又不怎么明白。

    但天闲很快知道灵官在做什么了。

    那十几个蓝色的(身shen)影迅速明亮起来,闪耀的光芒格外明亮,然后转眼褪去……

    光芒消散,重新显露的出已经不是虚幻的蓝色(身shen)影,而是一个个真实的(身shen)躯。

    “吼————”

    一头黑鬃的狮人战士仰天咆哮!!

    全场哗然!

    广场内外和四周的建筑中聚集了数万人,现在很多人心中都只有一个念头:不可能!!(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