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九百三十六章 帅气新头型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有了第一次的震撼,当灵官第二次出现在火叶城中时,城中的居民们没有像第一次那样震惊,但前来围观的却是人山人海。

    消息早就在城里炸开了锅,上一次灵官来的时候将城镇大厅打来一个大洞,这个洞可是被大家围观了好久。

    所有人都在猜测,这次灵官的到来又会发生什么,火叶城和升灵(殿dian)之间的关系是不是会出现什么戏剧(性xg)的变化。

    天闲依旧带着大家在城镇大厅门口迎接灵官的大驾光临。

    刚刚变长的头发被露娜剪短来,天闲恢复了本来模样,而且单单从发式来看比从前还耐看来一些,不管怎么说,作为精灵的露娜还是很有些艺术细胞的,就算她在人类世界中混的最惨的那段时间也还是可以让自己看起来不是那么狼狈。

    天闲很开心,比起半个月前不仅(身shen)体完全恢复了,歪打正着的居然从莱妮那里学会了七宝灵心真解的进阶心法,虽然那根本无法证明是不是七宝灵心真解决的真正心法。

    但天闲并不在意,逆心诀本来就不是七宝灵心真解的正统延伸,还不是依旧使用到了现在。

    最值得高兴的是……

    天闲仔细的梳理了下头发,然后美滋滋的把小镜子收进了怀里,有生以来,天闲还是第一次感觉自己这么帅气。

    “没问题吧?我怎么感觉他的心思不在正确的地方……”龙四小声和(身shen)边的露娜嘀咕。

    “如果是一个精灵的话倒是没问题。”露娜有点无奈,“算了,反正到了整个时候,一切只能看他自己了,对于那个灵官我们恐怕来靠近他都做不到。”

    大家其实几乎都是这样的想法,上一次灵官出现的时候着实让每个人为止震慑,这一次对方有备而来,更是不好对付。

    灵官的宫(殿dian)还是那四个(身shen)穿长袍的人抬着,越过城墙,从火叶城的正门大路缓缓向城镇大厅而来。

    寒古塔的塔尖上,白拿着酒壶酒杯,默默的望着灵官的宫(殿dian)进入城内,微微叹道:“小子,这世上英雄霸者不计其数,天纵其才又不懈努力的数之不尽,然而最终能被铭记的……是最有运气的那个,今天……就要看你自己的运气了。”

    看着灵官的宫(殿dian)进来,天闲这次主动从城镇大厅门口迎了出去,还在路上就迎住灵官的宫(殿dian)。

    “火叶国大公率一众官员,恭迎灵官大人!”天闲老实不客气的行了一个大礼。

    天闲背后,露娜和古丽他们就没那么好的心(情qg)了,跟着天闲哼哼了一声,随便点了点头了事。

    宫(殿dian)缓缓下落。

    当灵官从宫(殿dian)里慢慢走出来时,围观的居民们发出了一片惊叹之声,上一次在城镇大厅门口,并没有太多人看清灵官的模样,这次就在大街当中,四面八方全是良好的视角。

    三米多高的灵官站在城内是十足的巨人,(身shen)上洁净的白袍好像一面风帆随着沙漠的(热re)风鼓((荡dang)dang)。

    “灵官大人,别来无恙。”天闲再次释礼。

    灵官的面孔好似万年玄冰,没有任何表(情qg),他的目光在天闲(身shen)上转了一圈,“半个月的时间,你的变化让我惊讶。”

    半个月前天闲还处在虚弱之中,细胳膊细腿儿,这半个月仔细调理,加上逆心诀的生命催化,天闲的(身shen)体已经完全恢复如初,重新变得强壮起来。

    “是啊是啊……”天闲有些不能自制的露出一个笑容来,有意无意的摸了摸头发,“变化太大来,我自己都认不出自己来,啊哈哈哈哈……”

    天闲(身shen)后,大家你看我,我看你,一下都觉得这座城市没救了。

    “那么,你在这里拦住我,难道是想……”

    天闲打断了灵官的话,“十分抱歉,灵官大人,上一次您来的仓促,走的也急匆匆,我都没来得及问,您到底……是干什么来的?”

    这个问题一下让所有人都愣来下,大街上竖着耳朵听天闲说话的居民们也是一阵发愣。

    人家明显是来找茬的啊!上次直接把你的城镇大厅拆了洞,这还用再问吗?

    “执行规则和戒律。”灵官给出了让大多数人莫名奇妙的答案。

    “教皇大人就没嘱咐些别的事?”天闲又问。

    灵官沉默来一阵,就在大家以为他有什么秘密不好说出口的时候,他缓缓回答:“我只执行规则和戒律,教皇与我无关。”

    人群里响起一片呼声。

    虽然这话有点委婉,但谁都听得出来,灵官都意思是:教皇还管不到我头上。

    天闲其实早就料到这个结果了,只是心中还存着一点点侥幸,万一教皇有什么命令(性xg)的东西的话,那么倒是可以避免绝大多数麻烦。

    “请吧,城镇大厅对您来说太拥挤了,我带您去个宽敞的地方。”天闲笑着望了望城中广场的位置。

    广场中已经备好了桌椅酒菜,还为灵官特别定制了大号的桌椅,并且准备了大盘饭菜。

    “灵官大人,您远道而来,上一次也没好好敬您一杯,今天不论如何,请您喝一上一杯沙漠特别的凉酒,聊表心意。”

    带着灵官来到广场上,天闲坐下来,还是打算客(套tao)一下,既然灵官没有当场发难,那么说不定事(情qg)还有转机。

    灵官坐下后却一动没动,更别说喝酒。

    “酒的气味太重,我不喜欢。”

    天闲微微尴尬,“好吧,那么在您执行规则和戒律之前,我能否问一下,您的规则和戒律到底是基于什么呢?”

    “他没有告诉你吗?”灵官的话又沉重了几分。

    天闲哈哈一笑,“前辈说一切还要看我的运气,他不能帮我太多。”

    灵官默默点头,“他竟然还知道分寸。”

    “灵官大人,我想……”

    “不必想了……”灵官直接打断了天闲的话,“规则和戒律传承于古老的意志,我之所以忍耐到现在,是因为想看一看他到底让你有了什么改变,但看起来……并不是很多。”

    天闲一愣。

    灵官缓缓举起了巨手,伸开五指向天闲抓来。

    天闲心中凛然,这家伙怎么说翻脸就翻脸!

    灵官的白袍气球般鼓了起来,好似有狂风从在里面吹动,他沉声喝道:“规则和戒律之下,不该存在你这样的人类!”

    天闲微微皱眉,卷了卷袖子,双眸猛的闪出了寒光。

    “啪!!”

    一声爆响!天闲的手臂灵蛇般挥舞起来,一巴掌打开了灵官伸过来的大手。

    广场四周无数围观的居民们发出的惊呼声瞬间连成一片。

    看来又要开始冲突了!

    如果是普通城市里的居民们这个时候恐怕早就吓的四下奔逃了,但火叶城里普通的居民却只占很少的一部分。

    安分守己,想要默默无闻过小(日ri)子的人大多不会来火叶城,就算来了,一般也不会来凑这个(热re)闹。

    海一样的高呼声瞬间冲来起来,广场中心的天闲和灵官还没怎么样,外面的人群的呼声已经一浪高过一浪。

    “上啊!干掉那个灵官!”

    “我们的大公!上啊!!!”

    “杀!杀!!!”

    从某种方面来说,火叶城可以算是最有动乱危险的城市来,这里几半数的人都可以算是危险分子。

    山呼海啸的喊声中,天闲脱下了华贵的王袍,这袍子很贵,而且缝制不容易,天闲真舍不得弄坏它,尤其是现在,这袍子和新发型出奇的搭配……

    “灵官大人,看来升灵(殿dian)与人沟通的方式的确十分简单高效呢,真是让我另眼相看。”天闲站了起来。

    灵官似乎有些意外,没想到天闲可以打开他的手,看了一眼(身shen)上没有任何光芒,也没有任何力量波动的天闲,灵官也缓缓站了起来。

    “嘎嘎嘎……”

    灵官的双手按在桌椅上,可怜的桌椅在一阵呻吟声中被压成了碎片。

    一见这个场面,广场周围的吼声更是又高了一浪。

    “嗷哦~~~~~~~~~~~~~~”

    天空上掠过巨大的黑影,小灰也飞过来凑(热re)闹,放开嗓子狂吼,震耳(欲yu)聋的吼声瞬间把整个城市的声音全压了下去。

    看着狼藉一地的饭菜,天闲叹气,“真是浪费,灵官大人,沙漠地带的食物可是很珍贵的,您这样……”

    “砰!!!”

    灵官的手犹如一道飓风,以(肉rou)眼难见的速度席卷而来,天闲还在感叹,人已经被一掌打飞。

    广场四周沸腾了,唯恐天下不乱的危险分子们疯狂高喊起来。

    天闲在半空灵巧转了个(身shen),稳稳落地。

    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天闲皱起眉,“灵官大人,看来你只知道执行规则和戒律,可是却一点规矩都不懂,偷袭这种事……”

    话到一半,天闲瞬间在原地消失,整个人化作一道黑影,带着一阵风极速飙(射she)而来,瞬间冲到灵官眼前。

    “我也会的!!”

    “轰!!!”

    毫无花俏的一拳砸出去,天闲额角青筋浮现,这个灵官丝毫不讲道理,天闲已经明白理论这条路根本走不通来!

    灵官庞大的(身shen)体向后退了一步,但天闲的拳头并没能击中他的(身shen)体,以和巨大(身shen)体不相称的敏捷,最后一刻他用巨手挡住了天闲的攻击。

    这家伙的手怎么这么硬!

    天闲也没指望一拳能打倒对方,但是对方手臂的硬度却远远超出天闲的想象,这一拳就好像砸在了荒尘大剑上,整个手臂都被震的微微发麻。

    “难得的力量!”

    灵官低沉的声音充满杀机,巨大的手猛然一握,天闲没来得及收招,手腕被一把扣住。

    森然刺骨的寒意在一瞬间降临,好似一团最冷的寒气忽然炸开,广场四周正起劲儿呐喊的人们猛感到心中一紧,好似被一只寒冰手掌握住,呼喊声顿时弱了下来。

    “渎神者!这就是你的惩戒!”灵官的沉喝声伴随着山一样沉重的拳头砸向近在咫尺的天闲。

    “轰!!!”

    庞大的力量倾泻而出,天闲的(身shen)体被打的向后仰去,疯狂的力量在天闲脚下爆吐而出,坚固的石板地面纷纷爆裂,而一手被灵官抓住,天闲却无法逃脱。

    灵官一击得手,却并没有进行攻击。

    “果然,有所准备……”

    灵官的声音多了几分怒意,他砸在天闲(身shen)上的拳头开始轻轻颤抖,然后一点一点向后移开。

    广场外的人们忽然爆发出一阵冲天的欢呼声。

    天闲并没有被击中,一只手整牢牢抓住灵官的拳头,将它慢慢的推开……

    天闲脸上已经一片森然,“灵官大人,比起半个月前,您似乎有些衰弱了,难道……是因为海妖之月隐没的关系吗?”

    灵官吃了一惊,“这个蠢货!他居然告诉你这个!”

    天闲心中一笑,白可没告诉我什么,但你这样的反应倒是告诉了我很多事。

    逆心诀加速运转,天闲(身shen)上一层金红色的铭浮现而出,虽然铭闪烁一下立刻消失了,但天闲(身shen)体上散发出的淡淡红芒却没有消失。

    骨骼发出一串爆响,天闲怒吼一声,手臂猛的一抖。

    灵官的巨手拿捏不住,直接被天闲挣脱,手掌脱困的天闲一个弯腰拉步,攥紧的拳头嘎嘎响声中膨胀了一号,再迅速回缩,犹如火炭般红了起来。

    瞄准近在眼前的巨大拳头,天闲一拳就砸了过去。

    纯粹的力量,肌(肉rou)、筋骨、气脉,力量汇集到这一个点上,凶猛爆发!

    “咔嚓!!”

    刺耳的巨响中,灵官的手被一拳砸的变形,怒吼着向后退去。

    沉重的脚步踩的地面又是寸寸爆裂,灵官站稳(身shen)体,望着自己扭曲变形的手,简直不敢相信,“你……一个下位的人类,怎么可能?”

    “呼………………”

    天闲长长的吐了口气,拳上的光晕极速消散,这一拳打出去可很耗力,不过结果倒是让天闲十分吃惊。

    首先是没想到力量这么强,其次是……灵官的(身shen)体真的让人难以置信,白明明说是灵官的弱点,可是这能把钢铁砸憋的一拳,却只是将他的手打的变形而已。

    “哦……您很惊讶,这么看来你对阵法似乎也不是很精通,或者说……根本小看了人类。”天闲笑的狡黠无比,“您瞧,我这么帅气的人类可是不能小瞧的。”

    灵官猛的愣住,似乎发现了什么,愕然无比的惊叫起来,“你……你的头发!”

    “啊,您发现了啊,虽然有点晚……”

    天闲小心又小心的摸了摸头发。

    新的发式很漂亮,但也有些古怪,特别是在有些地方,莫名奇妙的把头发固定成什么型状……

    “神……神域!”灵官低沉的声音因为愤怒而颤抖。

    “啊……和您的宫(殿dian)一样,虽然这只是一个最粗浅的,但足够让我不站在下位了。”天闲动动眉毛,笑的有些森然,“这可多亏了我有一个心灵手巧的好姐姐。”(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