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九百三十二章 命运轮盘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教皇的产生,的确不是上一任教皇随心所欲任命的,如果不依照法典和戒律,不能服众的话,即使任命也不会得到支持。中??网  ≤≠≥.≈

    也就是说,人类大6上最庞大的势力升灵殿,在教皇的独裁之上,还有更高的法典和戒律统治。

    “教皇依照法典任免,这应该是人人皆知的事吧?”白看着眼前一排大张的嘴巴,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件事当然人人皆知,但惊人的地方在于并没有人知道这个法典和戒律还有一个具体的化身!

    天闲小声问:“那是不是说……灵官有权任免教皇?”

    白点头。

    众人的嘴巴顿时张的更夸张了。

    白瞪着大家不耐的说:“都给我收起这副模样,现在要开始说的才是重点!”

    大家赶紧严肃起来,天闲听了嘴巴却又张大了,被露娜一下用力合上。

    “半个月后他会再来……”白斟酌着,最后说,“由于某些还不能告诉你们的原因,我不能再阻挡他,到时候这里恐怕会被夷为平地,所以这半个月你必须学会对付他的办法,而先,你要知道他使用的是什么力量。”

    天闲不有看了看自己的手,“当时……我的铭消失了,那个灵官身上,好像有种能压制铭的力量。”

    “圣痕也消失了。”屠戈闷声补充。

    “小生的闪波刀的力量也消失了。”香急忙跟着说。

    大家七嘴八舌提供了下信息,然后惊愕的现在灵官动攻击后,大家的力量不是削弱到极点就是直接消失了。

    “这是当然的……”白打断了大家的声音,“这也是他最麻烦的地方,因为他本身就是一种戒律和规则。”

    大家讶然。

    天闲不由问:“戒律……和规则?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说现在人类继承的所有需要一定规则和方法的力量,在他面前都是行不通的。”白顿了顿,加重口气,“尤其是圣痕,以及……铭!”

    “圣痕和铭对他无效?”天闲差点跳了起来,大家也是满脸惊骇。

    古神铭大6上能够使用的只怕寥寥几人,可以暂且不论,但圣痕是现在人类赖以生存的手段,那岂不是说这个灵官无敌天下了!

    白轻轻哼了声,“那是理所当然的事,人类世界只有还没现的圣痕,却没有他不了解的圣痕,从圣灵殿成立至今,一直如此。”

    四姑娘闻言不有轻轻惊呼一声,然后立刻掩住了嘴巴,但双眼已经瞪得大大的,满脸惊恐。

    “怎么了?”天闲还抱着她,看到她脸色苍白轻轻捏捏她的小手问。

    四姑娘连忙放下手,强自镇定,“没……没什么。”

    白的目光略显森然,无声的在四姑娘身上来回扫视着。

    “好啦……你怎么老是和小孩子过不去?”伊芙轻轻推了推白。

    白皱着眉,终于把目光收了回来,“女人就不该想的太多……算了,反正过后还是会说,不如现在说说看,你想到了什么?”

    四姑娘额上冷汗涔涔,身子不自觉的往天闲怀里缩了缩,似乎找到了安慰,终于鼓起勇气说道:“圣灵殿之所以有今天的地位,是因为曾经将圣痕无偿提供给整个人类,如果……如果那个灵官在圣灵殿之初就拥有现在的力量,那么……”

    一道晴天霹雳砸在所有人脑门上,大家瞬间石化了一样僵在那里。

    白望着四姑娘,点头,“不错,当年是灵官主导了这件事,确切来说,人类的圣痕是灵官带来的。”

    所有人都开始有些软了,人类辉煌的近两千年明其实就是圣痕展的明,而真相原来……

    天闲结结巴巴问:“前辈,您是说……那个给了全人类圣痕的灵官,现在要来杀我吗?”

    “因为你不符合规矩和戒律,而且开始动摇到圣灵殿的位置。”

    要死了,真的要死了……天闲小脸儿一片惨白。

    猛的,天闲想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不对!灵官为什么能压制铭?那是古神的力量?”

    白嘿嘿而笑,“那只是古神力量十分粗浅的部分,对于灵官来说并不算什么。”

    天闲眼角猛跳,“前辈,我想问一下……圣灵殿存在至今,一共……出现过几位灵官?”

    白笑的意味深长起来,“小子,你也有聪明的时候……答案当然是,一位!”

    天闲俨然已经看到自己半个月后被扭断脖子的景象了,圣灵殿千多年的历史中只有这一位灵官的话,那他完全是活了上千年的怪物!

    再加上凌驾于圣痕和铭之上的力量,天闲的脑子里一个名字不由自主的跳了出来。

    “支……支配者!?”

    众人听了脸色一阵惨白,支配者的恐怖现在还深深烙印在每个人的心中。

    “差不多,但有些不同。”白随意的回答将大家心中最后一丝希望也掐灭了。

    天闲抱着四姑娘原本是为了安慰她,现在觉得似乎抱着四姑娘自己反倒是更有安全感那个……

    “前辈,如果是这样……别说半个月,就算半个世纪之后他再来,也一样是轻松杀了我,那种力量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正面阻挡的!”

    “半个月是有原因的,而且这也是他能答应时间的极限了。”白望着天闲,“剩下的就要考验你某一方面的能力了!”

    有希望?天闲瞬间精神起来,“哪一方面?”

    “运气。”白淡淡回答。

    “运……运气?”天闲立刻又软了下来,“还是让他直接来杀我的好……”

    “前辈,为什么……为什么是半个月后呢?”四姑娘怯生生问,还是有些不敢直视白的双眼。

    “因为半个月后,海妖之月就结束来,这个小子会有那么一点点希望。”

    天闲一怔,迅数数手指,沙漠边境四季几乎没有变化,连月份都不在意了,不过算算的话,半个月后的确已经度过这个海妖之月了。

    “灵官,和海妖之月有什么关系?”天闲不由看看天空,现在是白天,还看不到那轮美轮美奂的海妖月亮。

    白嘿嘿笑着,“海妖之月现在已经成了佣兵和冒险者的信仰,他们都在这个月出,相信能够得到庇护获得财富,但人们似乎都忘了,海妖之月还象征着智慧,海妖之月下的灵官,就算是我也拿他没什么办法,你只有死路一条。”

    天闲心想怎么看根本都只有死路一条吧!

    “灵官……出生在海妖这个月份?”龙四小心翼翼的问。

    白听了呵呵而笑,“也可以这么说。”

    “还是说,他的力量本身就和海妖之月有关?”

    白的目光一下打到龙四身上,龙四浑身一抖,不由自主垂下目光去。

    “小子,你身边碍事的女人实在太多了!”白脸上隐隐浮现出怒气。

    “要不是这样,灵官没来我已经横尸荒野了。”天闲嘿嘿一笑,瞧了龙四一眼,“前辈,她的话倒是提醒了我,人类历史上一直有个谜团,那就是破碎时代后天空出现的命运之月,诸神消失后一直轮流照耀大地,就好像……是诸神特意留下的一样,如果灵官的力量和海妖之月有关的话,那么其它的命运之月是否也……”

    天闲停了下来,看着白,白也望着天闲,视线碰撞在一起,空气变得凝重起来。

    白没有出声,天闲则继续问:“比如,一个和灵官似乎拥有同样强大力量和悠久生命,而且还和他互相熟悉的人,是否也和某个命运之月的力量有关呢?”

    “小子……”白终于开口,打断天闲的同时,眼底透出了杀机,“你最好……不要胡思乱想!”

    天闲和白对视着,丝毫没有退缩。

    众人被凝重的气氛压抑的有些喘不过气来,面对白这样近乎无敌的强者,所有人都不知道现在该怎样去帮天闲。

    “哈哈……”

    天闲的笑声忽然打破了沉寂,小手摆着,天闲笑的开心,“当然只是胡思乱想,前辈你难道还当真来不成,那个灵官的母亲一定只是不想他生在之后倒霉的残血之月才提前让他降生而已,一定是这样,哈哈哈哈……”

    大家脑子微微有些混乱,这样的理由居然能这么自然的说出来,这份脸皮上的功夫真不是随便吹吹而已……

    不管怎么说,沉重的气氛被打破,大家都是偷偷擦汗,微微松了口气。

    白的眉毛动了几次,慢慢合眼,再睁开时已经没了那股凛然的杀气,“总之,度过这个月,你才有胜算。”

    天闲想知道的,几乎都知道了,脸上也再次笑的花一样灿烂,“那么那个灵官的弱点到底在哪?前辈一定知道的清清楚楚吧!”

    白看着天闲那满是期待的面孔,心中没来由一阵恼火:怎么感觉又被算计了!

    “本来并没有所谓的弱点,不过对于你来说,有一个可趁之机。”白不怀好意的看着天闲。

    小子,早晚我会好好收拾你!

    天闲读懂了白的眼神,脸上还是笑的花一样灿***起保命,被收拾简直是划算到家了。

    “什么可趁之机?”天闲眼睛瞪的大大的。

    “身体。”

    “身体?”天闲疑惑的重复。

    “圣痕和铭对他并没有效果,在规则和戒律下的力量无法伤害他,但单纯的身体力量却可以,本来你没有一丝机会,邪眼对他也没什么威胁,但很幸运,你有一个怪物一样的身体,如果好好利用,可以依靠纯粹的**力量救自己一命。”

    “纯粹的……**力量?”天闲看了看自己瘦弱的手臂,“可刚才,身体的力量似乎也被压制了。”

    “因为你只是下位者,能够站在和他相同的高度,身体的力量才有挥的余地。”

    “下位者?”天闲不解,“那是什么意思?”

    白将两只空茶杯放在桌上,“一样的茶杯,用刚好能推动的力量推动茶杯的话,你说我们谁会推的快一点?”

    天闲心想就算我不聪明这种问题有什么难的?

    “当然是一样快,因为用的是一样的力量。”

    “真的?”

    白笑的有些古怪,“那我们来试试。”

    两只相同的空杯,白和天闲一人推一个,全都是慢慢用力,推动的一刻就不再增加力量。

    两人几乎同时推动了茶杯,两只茶杯向前推进,度也几乎相同。

    天闲正觉得奇怪,忽然间大家微微惊呼了一声。

    白的茶杯还在向前,天闲却停了下来。

    天闲自己也愣住,刚刚明明没有改变力量,逆心诀绝对不会出错。

    “这就是上位者和下位者的区别。”白在茶杯里倒了茶,悠闲的喝了一口,“你的力量会被自然的压制,人类世界并不存在能突破这种界限的力量。”

    天闲有些说不出话来。

    “不过,你倒是个例外。”

    天闲知道还有希望白才会在这里解释,但依旧皱眉,因为灵官的力量已经大大的出了预估。

    “那要怎么才能站在上位者的位置?”

    “依靠神域。”

    “神……神域!”

    白自得的笑,“的确,你是个十分幸运的小子,强悍的**力量,人类不该拥有的对神域的理解,有这两个条件,再度过这个海妖之月,你就有些胜算。”

    神域……神域?

    天闲的脑子一下冒出了无数的想法,让自己陷入了一种有些混乱的状态,白的话好似牵动了无数线索,这些线索随着思考无限的翻涌而出。

    “小子,脸色这么难看,害怕了吗?”

    大家也现了,直到刚才都笑的开心的天闲现在居然脸色惨白,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滚落。

    “天小哥……”

    天闲立刻抬手阻止四姑娘的话,眼珠抖动了好一阵,脸上终于多了分血色。

    “我……又想到一件事。”天闲深深吐息着,“那座浑金宫殿,难道……就是神域?”

    大家一阵惊呼!

    白的脸上全是意外之色,“没想到你这么快就看穿了,嗯……或许胜算能增加一些。”

    天闲的脸色依旧很苍白,因为刚刚所想到的,远远多余说出来的……

    “前辈,我有多少胜算?”

    “嗯……一成左右。”

    “只有……一成?”

    “这还是想让你有信心的说法。”

    那就是一成都不到了……

    天闲点了下,“那……前辈之前所说,会有一次巨大的麻烦,难道就是这一次?”

    “不……这只是插曲。”

    白微笑着,长叹道:“真正的危险,来源你内心,小子……你远远不够看,这一次我可以帮你一些,但当真正的危机到来,唯一能救你的,只有你自己。”(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