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九百零一章 最爱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不可能!”

    天闲几乎是想也不想的就把这句话冲口说了出来。 (w   .  . )

    一介人类?凭什么一介人类知道远古时代的事,而且具有如此强悍的力量?

    白笑着,“小家伙儿,我的确是人类,和你们没什么不同,非要说区别的话,就是我活的稍微久远了一些而已。”

    “有……多久远?”天闲惊疑不定,小心的问。

    “很久远,很久远……”白轻轻吐气,“我已经记不得了,很多事都记不得了,人类毕竟有人类的极限,如果是那些神灵一定还记得那些曾经发生的事吧。”

    瞄了一眼不自觉张大嘴巴还在等待答案的天闲,白的心情一下又好了起来,望着成长的年轻人总是让人心身愉悦,特别……还是自己的女婿时。

    “哈哈,不过那和我今天要对你说的事无关,你也还没必要知道的那么多,嗯……你现在只要知道一点点就足够了,只要……”白用拇指和食指做了个捏的动作,“只需要知道这么一点点。”

    天闲却觉得自己已经知道了无限多的秘密!

    这个家伙……恐怕是从诸神时代活到现在的吧!就像渡婆那样!活了几千年的怪物!

    上下打量着白,天闲第一次发现原来这种可怖的生物就活在自己身边,好像米虫一样窝在城里一角的小房子里,不声不吭的享受着这个世界的恬静。

    人类为什么能活这么久天闲很疑惑,但天闲现在更明白不可思议的事情多到更加不可思议,这种只是活的长久的人类似乎已经不算是十分稀奇的事了,只是……只是希望不要再冒出这样可怖的人类才好。

    “嗯……很久没有被这么注视了。”白饶有兴趣的让着一脸吃惊到无限大的天闲,“小家伙儿,你就那么惊讶吗?”

    天闲赶紧把自己张大的嘴巴合上,干笑两下,“人类多如牛毛,都是匆匆百年就化为枯骨,前辈这样的……确实是惊人。”

    “曾经,这并不是什么惊人的事。”白一笑,“可惜那些家伙都已经不在了。”

    喝了口酒,白再次抬起目光望向远方,“说着说着就跑题了,哈哈哈……你这个小家伙儿还真是能套人说话。”

    天闲擦擦汗,心想明明是你开心的不行,满嘴自顾自的说个没完才对。

    “神,已经回来了。”

    白忽然冷不丁的冒出一句差点吓死天闲的话。

    “什么!?”天闲差点跳起来,“神灵……降临了?”

    “在不久前。”白肯定无比的说。

    天闲脸都白了,“在……在哪?什么样的神灵!?”

    白只是笑,却没回答,笑容中似有深意。

    “前辈!请告诉我!”

    白喝了口酒,笑着回答:“是很特别的一位神灵!以很特别的方式降临!具体的,不能告诉你。”

    “不……不能告诉我?”天闲的血气一下涌上脑子,“前辈!这可是关系人类命运的大事!您不能儿戏!”

    白猛的转过头来,两道冰寒的目光瞬间刺在天闲脸上,天闲浑身一颤,接下来的话竟然好像冻在了肚子里,舌头都冷的不听使唤。

    白面带杀气,“无知!不要以为只有你才关心命运这种东西!”

    哼了声,白挪开目光,天闲感到浑身一松,那股刺穿身体的寒意随着白的目光离去,顿时大口**起来。

    白淡淡的说:“这是一次十分特殊的情况,我也没有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渡婆恐怕也没料到。”

    白知道渡婆,天闲现在已经对此不再感到惊讶,但白说的事实却让天闲心中发寒。

    神灵降临了!在不知不觉中!

    白继续说:“因为这是一次意外,所以我才来提醒你,如果你熬不过这一关,一切将前功尽弃!”

    “我……我熬不过这一关?”天闲再一次惊讶,“前辈,这是什么意思?”

    “你阻挡诸神的回归,他们自然不会放过你,这是第一次考验,你不闯过这一关,只有死路一条!”

    天闲摇摇头,“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为什么是我?前辈!既然你这样强大而且洞悉全局,为什么……”

    “我自然有我的理由!”白打断了天闲的话,“我清楚的知道现在发生着什么,但我就算铲除了一切也毫无意义,小家伙儿,如果你能闯过这一关的话,你或许会明白我的意思!”

    白似乎有些醉了,轻轻摇晃了下身体,白衫飘飘好像要随风而去,“好好修炼你的诸神铭文,虽然威力欠佳,但它将对你有巨大的作用。”

    “诸神铭文有千万种,我到底要……”

    “自己去猜!”白又打断天闲,“我能说的只能到这,从今天起不许再和雪与凌睡在一起,每天清心寡欲,不断修炼诸神铭文,有支配者的记忆帮你话事半功倍,这样你还有一线生机!”

    天闲的心中有些崩溃,支配者的记忆无比庞大,数千年的记忆好像一个巨型的博物馆,一个人就算穷其一生的精力也不能学尽其中的知识,要在短时间内学会剩余的诸神铭文是绝对不可能的!

    白喝了最后的酒,酒壶一丢,放声大笑:“男儿当走遍四海,踏平八荒!小子!你还差的远呢!”

    白衫滚动,白随着这阵笑声一眨眼消失在夜空中。

    天闲吸回了酒壶,免得砸死塔下的人,抱着酒壶在瞭望哨里坐了下来,好像缩在角落里的小动物,一脸茫然。

    神灵降临了?

    神域呢?神域的问题是怎么解决的?当初月神降临费尽了周折,几乎完全毁了精灵一族,整个东部王国都受到了震动,现在……这个神灵怎么就不声不响的降临了?

    如果神降临了,那么人类……岂不是要被赶尽杀绝?

    诸神的力量何其强横!月神、古神骸骨,这些未曾真正面对他们的威能,只是从侧面感受过他们力量的存在都让人畏惧无比,当一个真正的神灵立在你面前的时候,要如何应对?

    “啪!!!”

    天闲猛的双掌拍在自己脸上,一下站了起来!

    现在可不是想这些事的时候,如果神灵真的降临了,那么接下来将是一场生死厮杀!躲在这里自怨自艾可对付不了神灵,尽快修炼古神铭文才是现在应该做的事情!

    盘膝坐下来,天闲宁静心神,脑海里开始浮现出支配者遗留下来的光怪陆离记忆。

    支配者的记忆极其庞大,好像一眼望不到尽头的书架,所有书架上全是沉积着历史灰尘的厚厚古书。

    关于古神铭文就有近乎无尽的记载,一种铭文又有很多种变化和用途,不同的铭文还可以混合使用,甚至几个种类的复合铭文联合混用。

    光是铭文的使用类型就有亿万种之多,天闲算算现在自己学会的,一共才不到百种,而且都是最直白的释放力量类型,复合铭文更是一个都不会。

    这些铭文是支配者几千年积累下的,作为神的仆人生活极其简单,除了完成神的任务之外,她大多时间都在修炼铭文,数千年才有这样的数量。

    可正常人谁有几千年来用在学习上?

    天闲睁开眼,微微有些泄气,这已经是超越人类极限的任务了,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学会所有的铭文,别说所有,就算百分之一都不可能。

    但白的话让天闲深信不疑,他既然言之凿凿,必然有所深意。

    根本无法知晓到底是什么铭文会成为自己最强的助力,也无法学会全部的铭文,那么到底该怎么办?依照现在这种学习进度只能等死。

    琢磨了一阵,天闲还是决定找人商量一下。

    一个臭皮匠永远都是臭皮匠,三个臭皮匠就不一样了嘛。

    回到寒古塔顶层的圆形房间,这时大家已经各自散去,该干嘛干嘛去了,只剩下龙四坐在一旁的小地桌上,架着天闲送给她的那副眼镜,聚精会神的办公。

    看着龙四举手抬眼镜的动作,倒是透出十足的知性美,天闲很有点无法想象其实这么以为看起来恬静的美人儿其实性子急躁,一不开心还会破口大骂。

    回想一下,似乎……自从来到沙漠以后,龙四这位端庄的公主就变得野性起来了……

    不过这样也好,人难在随性,活成自己的能有几人。

    在小桌前坐下来,天闲满脸嬉笑,这个时候找龙四商量最好不过了。

    龙四眼皮儿都没抬,“立刻消失!或者去找胸足够丰满的女人,我这个让男人可怜的女人现在不想见到男人。”

    天闲哈哈一笑,“不要记仇嘛!人各自不同,而且我明明没说你的,只是古丽身材好没办法,这怎么能怪我!”

    龙四抬起头,“我尊敬的大公,你这种把可耻**挂在嘴边的男人真是让我这个内政大臣感到羞耻。”

    天闲摆摆手,“习惯就好了嘛,等你学的和我脸皮一样厚的时候就不会觉得什么了。”

    “而且,你明明也足够傲人了,没理由记恨我。”天闲一脸恭维。

    龙四忍不住像胸前瞄了一眼,脸上红了一下,但瞬间恢复常色,“我最最尊敬的大公,您现在……能滚出去吗?”

    “嘿嘿……还想再坐会儿。”天闲索性趴在桌子上,双手撑着一张笑脸。

    龙四无力的叹气,这个家伙不是不顾羞耻,而是到了忘记羞耻为何物的境界……

    丢下了手里的纸笔,龙四拿过边上的凉茶喝了一口,叹气,“说吧,又有什么麻烦?”

    “呃……你知道我有麻烦?”天闲惊讶。

    龙四翻翻白眼,“就差直接写在脸上了,你这谄媚的模样看起来就像要把我当作神灵供起来一样。”

    “有你这样的内政大臣真是幸运啊!这一定是我平时积德行善,所以……”

    龙四把茶杯往桌上重重一放,“说正题!”

    天闲赶紧刹住话头,规规矩矩坐好,嘿嘿笑着说:“那个……我看你每天做事效率高的吓人,不知道有没有什么能很快学会许多知识的办法,能一下记住好多东西的办法也行!”

    龙四怀疑的打量天闲,“刚才古丽她们是不是下手太重了?你不是被打坏了脑袋吧?这世上哪有这种好事?”

    天闲:“……”

    “一下学会很多东西,记住很多东西,那都是好逸恶劳的懒惰之徒才会想的事情。”龙四一手托着下巴,目光在天闲脸上转着圈。

    天闲感受到了龙四那**裸的鄙视,但并不以为意,聪明人鄙视笨人并没有什么好在意的……

    “可你似乎就可以一下学会很多东西,记住很多东西!”天闲立刻反驳。

    “哦?”

    龙四眉毛微微挑起,“我是那样的吗?”

    天闲瞪大眼睛,认真的说:“当然是!你看文件的速度比别人快三倍以上,批复的速度和准确度更是惊人,字也写的漂亮,穿插处理事务也不会混乱,分门别类一切井井有条,而且可以持续高效工作一整天,普通人根本做不到这些!”

    龙四眨了眨眼,连忙端起茶杯来喝了口凉茶,掩饰了嘴角抑制不住的一抹笑意。

    “嗯……原来你注意到了。”龙四不经意似的随口说,目光却瞄在屋顶的花纹上,眼中充盈着得意和欣喜,“怎么说呢……这其实真的没什么,我也只是和别人有一点点不同,真的只是一点点而已。”

    “是很不同才对吧!一定有什么秘诀才对吧!除了天赋一定也有特别的方法才对吧?”天闲大声问。

    “非要说的话……”龙四眨着眼,双手轻快的转动着茶杯,“是野心吧……想要更多的权力,想要更高的地位,想要更多人拜服在脚下,心中最强烈的渴望就会催生出应对的办法。”

    落下目光,龙四望着天闲的双眼不自觉露出几分炽热,“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天赋和渴望,只要遵从心中最强烈的渴望,毫无条件的相信自己,属于自己的路就会出现,虽然有些苛求自己,但走在自己的路上独享果实的喜悦却比什么都要美妙!”

    “心中的……渴望,相信自己……无条件的?”天闲对这个回答万分意外。

    “不错!”龙四浑身活力满溢,“对解决不了的问题,除了相信自己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如果这样都想不出办法,那就是心中的渴望还不够,对自己的苛求还没有达到极限,有时候……甚至需要必死的信念!”

    天闲彻底惊讶了。

    原来眼前这个才二十岁出头的女孩一直以来是如此严酷逼迫自己才走到今天的。

    她的机变百出,她的政务处理,她的运筹帷幄,一切都是在一条背后既是深渊的独行路上拼杀出来的结果。

    她能好好活到今天,没有精神崩溃简直是个奇迹!

    “但,一直这样下去的人是活不长的,需要适当的放松。”龙四一脸的敦敦教导。

    天闲忍不住问,“那你是怎么放松的?”

    印象里,龙四就好像一个可以无限旋转的陀螺,需要的时候几天几夜不睡的处理公务也没见任何不妥。

    “我?”

    龙四露出了无法掩盖的笑容,“这是天赋,我的大公!解决了问题的一刻,平常人或许会送一口气,而我……能感到的只有愉悦,并渴望更多的问题!渴望更多的愉悦!”

    天闲头一次认识龙四般瞪着她,好像看着一头怪物。

    原来这家伙是天生的超级工作机器!

    “当初,你把我骗到沙漠边境,虽然这件事让我耿耿于怀很久,但很快我发现,这里的事更让我兴奋,我的野心在膨胀,我得到了更多了东西,而且还能得到更多!”

    龙四脸颊开始浮现出兴奋的红光,“想想吧!我的大公!如果我们打败了诸神,这个世界就将要握在我的手中了!我龙四的手里!人类历史上还没有出现过任何一位君临整个大陆的帝王!我会是第一个!”

    天闲不由抹了抹脑门的细汗。

    “到时候你可要让我坐这个大帝的位子!反正你也不稀罕!对不对?”龙四双目灼热的问。

    天闲只好点头,感觉这时候说不的话肯定会有危险。

    “这就是野心!我的大公!”龙四兴奋的举起双手来,“只要有这份野心!没什么是做不了的!即使做不到,也会一直做到为止!”

    指了指天闲的心口,龙四不无自得的说:“很多时候求人不如求自己,问问你自己吧我的大公!你有别人无法相比的过人之处,利用自己的野心和天赋去解决问题,这才是永远不败的王道!”

    虽然天闲觉得龙四这种近乎自虐的精神施压法并不适合大多数人,但毫无疑问这是强大无匹的内心力量,龙四自己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这种力量,如果能借用的,哪怕一次也好,或许会对现在的情况有利。

    追问自己的内心,**,野心,凭借自己的天赋无条件的相信自己,一往无前的冲出去。

    甚至,抱着必死的决心!

    “多谢!”

    天闲站了起来。

    “哦?要走了吗?”龙四一愣,她还没说完。

    “没时间可以浪费了。”天闲眼中透出莫名的光彩,“很感谢你的提醒,如果成功的话,我会好好感谢你的。”

    “嗯?如果成功?”龙四皱眉,“根本没有失败的余地,这才是正确的想法!”

    天闲一笑,“的确,再次受教了!”

    “喂喂!你还没告诉我你要做什么?”见天闲转身就走,龙四打叫起来。

    “之后再告诉你,现在要去做事!”

    天闲眨眼消失在楼梯口,龙四忍不住翻了翻白眼,“我的话还没说完,真是个混蛋!”

    瞪着楼梯口,瞪着,瞪着……龙四的脸慢慢红了起来。

    “见鬼!”

    一下捂住脸颊,龙四的耳朵根都红透了,“居然被夸了几句就得意忘形了!那个混蛋现在一定笑趴在地上了!”

    往后一躺,龙四把自己的身子直接丢在了柔软的地毯上,望着天花板上精灵们雕琢的花纹一阵发呆。

    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了……

    抚摸胸口,感受着还在因为兴奋而加速跳动的心脏,龙四一阵无力。

    不过……手掌抚过胸前的曲线,龙四脑子里一下冒出个念头:这样,他就足够喜欢了……

    一下坐起来,龙四把刚才的念头飞快甩出脑子,拍拍自己的脸,再一次拿起了地桌上的纸笔。

    “工作,工作……只有工作才是最爱!”(未完待续。)

    ://..///12/1296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