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八百五十八章 实情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虽然才昏迷了一夜,不过现在天闲丝毫没有倦意,就坐在城镇大厅里,望着渐渐亮起的晨光,等待使者带回新的消息。.pb.

    “你不休息吗?”

    大家休息的休息,早起做事的做事,大厅里就剩下等待消息的天闲和龙四。

    天闲见她一会儿打一个哈欠,显然是累了,但靠在软椅上,就是不走,一会儿吃点东西,一会喝点凉茶……

    “最近睡不着,要累了才会睡,不必理我,我再呆一会就会走了。”

    失眠?

    天闲捏捏手指站了起来,“这种事要早告诉我,来,我给你治疗一下。”

    看着天闲把手指捏的咔咔作响的走过来,龙四略微有点发呆,“你……你这是干什么?”

    来到龙四背后,天闲把她脑袋扶正,“坐直,别动!”

    “疼!”

    龙四感到天闲的十根指头好像火炭般热了起来,并从中传出热流一下注入到了自己的脑袋里,热流灼痛的脑子,那种感觉……简直无法形容。

    “忍耐一下,一定会有些痛的。”天闲双手散发着淡淡金色微芒,在龙四的头上轻轻按摩,将逆心诀的气劲缓慢注入到穴道中,梳理筋络血脉。

    起初有些痛,但很快……一种同样无法形容的舒服感从头顶传遍全身,麻酥酥的,让身体好像飘了起来。

    这些日子一直浑僵僵的脑子也变得清晰起来,这让龙四万分惊讶,“你从前真的没学过医术吗?”

    天闲一笑,心绪飞回那个混乱的世界,随即回到了身上,“那已经是另一个世界的事了。”

    龙四自然以为这是玩笑话,舒服的哼哼着:“是是,我们的大公分身无数,巡游各个世界,现在能为我治疗真是我的荣幸。”

    “你在掉头发。”天闲忽然丢出一颗炸弹来。

    龙四顿时叫了一声,“你说什么?哪!哪里?”

    天闲不由笑出声来,“我是说,你这样下去,真的会脱发的。”

    龙四一脸惊愕,“什么这样?我……怎么了?”

    “你太累了。”

    天闲望着龙四直溜溜的烟发,叹了一声,“发乃血之余,我第一次见到你时,你虽然也饱受王权争夺困扰,但发丝还是乌烟油亮,而现在你已经不再是龙四公主,可这发丝却暗淡了许多。”

    龙四不由挽起一缕自己的发丝,出神的看了一阵,无奈苦笑,“没什么,只是年纪渐长,青春流逝而已,我已经不再是十七八岁青春茂盛的年纪了。”

    天闲好奇的问:“你到底多大了?”

    龙四不客气的一哼。

    是在关心你啊,天闲无奈……

    “这片大陆上,女子的平均寿命比男子多十岁以上,或许是因为战乱,或许是因为酒色没有节制,女子有六十几岁的寿命,你二十出头,才刚刚开始青春茂盛呢。”

    龙四笑了笑,笑容里多是叹息,“那又有什么用,女子的风华无人观看,只是凄凉之色而已。”

    “嗯?想男人了?”

    “我呸!”龙四差点就要跳起来拼命。.pb.

    天闲嘿嘿而笑,“想男人的话就去找嘛!找些轻松的事情做,你每天把自己绷的太紧,过度劳心,这才会精神空虚,气血郁结,疲惫而不能入睡,我现在简单的为你疏通一下气血,但这不是长久之计,你需要放松自己。”

    “放松自己……呵呵,我觉得我已经……”

    天闲打断她,“无所事事并不是真的放松,而是要心神松弛,重要的不是身体,而是心,你看嘉米娜,虽然每天都在城里跑来跑去,但她健康欢乐,没有比她更精神的人了。”

    龙四忍不住叹气,“有时候真想也变成一个无忧无虑的狮人……就算被族人那样虐待都不会心怀嫉恨,就算经历痛苦也能迅速忘掉,真好啊……”

    “我们的世界都是一样,不同的只是看待的眼光。”天闲轻轻一敲龙四的脑袋,“治疗结束,去好好睡一觉吧。”

    扭扭脖子站起来,龙四感到一身轻松,一种久违的昏昏欲睡让人感到疲惫的快意,“没想到你还真有些厉害。”

    “包治百病,呃……虽然不一定能治好!”天闲很自以为帅气的甩了甩头,然后微微愣住。

    龙四或许是累了,半眯着眼望着天闲,唇边一点笑意,竟然很是诱惑。

    “喂……睡着了吗?”天闲晃了晃手。

    龙四咯咯笑了声,“不,只是想好好看看你而已。”

    “我有什么好看的,每天都可以看。”

    龙四微微笑着,“自从我来到这里,就一直不得不看着你,不论是开始的不甘心还是后来的踌躇满志,我都一直看着你,所有人中我是最客观的一个,也更清晰的看到你的变化。”

    “我吗?”天闲也笑了笑,“应该是变的好看了吧?”

    “啊……的确。”龙四点头,“从一个毛头小子变成一个俊美少年,也变得坚忍、温情,一步一步,一点一点,越来越像一个迷人的领袖了。”

    “越是承受众人的期望,内心就会越来越强大,真是有些羡慕……”

    天闲摸摸脑袋,“你忽然这么说……还真是,有点不好意思,哈哈哈哈……不过你想说的话我也不会拦着你的!”

    “脸皮也变的厚了。”

    “啊……哈哈哈!”

    “也越来越让我迷惑,难以决断……”

    “啊?”天闲眨眨眼,“这是为什么?”

    龙四转身懒洋洋的离开,“多变的男人,总是让女人不够放心,而且……还是有些愚蠢。”

    天闲一脸疑惑,“你不放心我?哪方面?”

    “所以说,你还是有些愚蠢。”

    天闲瞪眼,“夸人之后不忘贬低两局,这可不是好女人的习惯。”

    龙四的身影消失在门口,笑声却飘了过来,“我可没说我是好女人,哪个好女人会像我这个样子……”

    龙四真的去睡了,当血盟的使者再次急匆匆赶来的时候,她正在做好梦。

    “尊敬的大公,血宗大人向您表达诚挚的歉意。”使者一见天闲,立刻满脸堆笑,“所以血宗大人命令属下稍微准备了些薄礼,算是略表心意,还请大公不要推辞。”

    立刻有两个随从抬上来好几个大箱子,打开来里面全是奇珍异宝。

    天闲不想知道这些宝物是从哪里来的,也不想知道这些东西价值几何,只是坐在那,一副我正等着的表情。

    见天闲不说话,这使者一脸会意的上前两步,“血宗大人还吩咐属下转告大公,关于大公需要的消息,想要弄到十分艰难,所以难免会有偏差,上次让大公亲临险境实在是一个失误,血宗大人也不想这样的事情发生。”

    天闲这才点点头,“嗯”了一声。

    “至于……”使者看着天闲的脸色,“大公所需的消息,血宗大人表示有固定的渠道探查,如果大公愿意在这次遗迹的探索中出手相助的话,这条渠道可以转让给大公。”

    天闲心中不由为之一动。

    旋即又立刻压下了心中的冲动,血盟和龙渊帝国是一丘之貉,所谓的消息,甚至是消息的渠道不过都是陷阱而已。

    一再警告自己,天闲脸色平静,淡淡的问:“血宗还有什么话让你转告给我吗?”

    使者一脸为难:“血宗大人说,时间紧迫,再过两天,恐怕就要错过探索遗迹的最佳时期了。”

    天闲冷笑,“我倒是第一次听说探索依旧还有最佳时期,全大陆的冒险者都知道海妖之月有奇迹的神灵庇护,那才是寻宝的最佳时机,如今狂龙之月还没过去,狂气在大陆上动荡不休,恐怕这个时候行动反而不方便吧?”

    “这……”使者顿时满脸尴尬,目光开始在大厅前后转悠起来,眼神里全是顾虑。

    “我这里不用小心说话,凡事不会祸从口出。”

    使者点点头,下了决心似的解释:“其实,这还是机密,本来血宗大人吩咐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外传,但既然大公怀疑,还请大公见到血宗大人时为属下解释,免得属下白白受到责罚。”

    “什么机密!说来听听!”

    使者的声音低了很多:“这次的遗迹与众不同,外围除了不明生物外,还有一层强大的防御阵守护,而这层防御阵受到命运之月影响,每过一个月就会产生变化!”

    天闲一听,心里顿时疑云丛生。

    四姑娘立刻出声:“遗迹都是古代诸神留下来的残迹,而命运之月是诸神时代结束后才形成的,那个遗迹的防御阵怎么可能受到命运之月的影响?这谎话未免太可笑了。”

    使者赶忙解释:“不不不!属下怎么敢在这里说谎!这就是这个遗迹的神奇之处!血盟探索遗迹这么多年,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遗迹!血宗大人亲自参与破解外围防御阵,可是每个月都会转变的情况让破解难度变得非常大,前几次都失败了,这一次也是付出了惨重代价才成功的,所以如果不赶在这两天之内动手的话,一切就又要从头再来。”

    天闲很奇怪,眼神与四姑娘简单交流了一下,也看到了对方眼内的疑惑。

    这使者说的似乎是真的。

    从天闲察言观色的本事来看,对方似乎没撒谎,而且撒谎的话,这样的谎话未免也太不靠谱了。

    “那么再等一年就不就好了,相比于独一无二的遗迹,一年的时间实在算不了什么。”四姑娘笑了笑。

    使者连连点头,“四姑娘说的不错,正常来说,就算再等一年也无所谓,可是就算是在同一个月内,防御阵也会有许多变化,从之前的探索记录来看,这种变化是会互相影响的,也就是说明年的狂龙之月,很可能这个防御阵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就算是,也很可能会有一些改动。”

    停顿了一下,使者面露沉痛,“而且,就算是现在这样的成果,也是付出了上百个精英学徒的生命使用困龙大阵才换来的,血宗大人不能去赌明年的狂龙之月,到那个时候,就不知道又要多少学徒丧生了。”

    天闲眼神一动:“困龙大阵?”

    使者点头,“这一点,属下在这里不能多说,但要说明的是这困龙大阵只能在狂龙之月使用,也就是说在这个月,血盟付出了上百精英的血,以只有这个时候能用的阵法窥破了遗迹防御阵的一角,机会只有这一次,到了下个月,知道明年的狂龙之月,可能都再也无法开启遗迹,而且……很可能明年的狂龙之月也无法成功。”

    天闲露出了然之色,“原来是这样,难怪血宗如此着急。”

    使者顿时如蒙大赦,“正是如此啊!大公!所以血宗大人才一直不停催促属下办成这件事,如果失败,可是要属下提着脑袋回去请罪的!”

    天闲点点头,“好,还有一天半的时间,你回复血宗叫他不要着急,我稍微考虑一下现在的情况,决定去的话,半天就到。”

    “大公!时间紧迫啊!”

    “知道!你先下去吧!我还要考虑。”

    使者无奈,只好用无比期待的眼神看着天闲,无比哀怨的退了出去。

    使者一走,天闲顿时面露古怪,挨个瞧了瞧在做的人,“血盟居然自己暴露了困龙大阵的存在,而且情况居然变得合情合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

    露娜也是满面疑惑,“那个使者说的倒是挺像真的,不过人类狡猾,不能全信。”

    四姑娘皱着秀眉,也是有些不解,“这或许是欲擒故纵,不过……如果是这样,手段也的确高明,几乎看不出什么破绽,连我们之前的怀疑都已经顺理成章起来,这样的话……”

    “如果血宗探索遗迹的事情是真的,天小哥打算怎么样?”

    “瑶瑶的线索已经出现,现在我哪里也不会去。”

    四姑娘点点头,“那就好了,既然是已经决定的事,那就不必再顾虑什么,以瑶瑶为第一条件的话,关于探索遗迹这件事,还有一点可以利用。”

    “利用什么?”

    四姑娘微微一笑。

    城镇大厅里莫名的冷了几分。

    “我们手里,还有一张王牌!”(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